008 阎王殿

  冬花已从大厨房取了食盒回来,正和冬草、冬果说着话,一眼看到五小姐进屋,三个人都呆了呆。
  一身简单的雪白柔软的中衣,衬出南方少女发育良好的玲珑身姿,披垂的湿润头发黑如墨玉,露出莹如白玉的前额,有一种沐浴后的自然清新,无眼波流转的娇弱美态,亦无妩媚动人的艳冶风情,只静静地站立着,那一点点苍白的面容,眼角斜飞的凤眸,长入鬓角的剑眉,线条分明的圆润的樱唇,却有着画笔难以描绘的妙到极处的和谐,那清冷凛冽的气度,宛若冰山上的雪莲开放在三千红尘!hahawx
  人人常常夸赞长安城里的贵女们个个美如天仙。三个丫环齐齐想着,天仙太远,五小姐太近!从昏迷中醒过来的五小姐,给她们的感觉有些不太一样,以前只觉得五小姐总是垂着头,不喜被人瞩目,安静得近乎无声无息,从无今天这样,如璞玉去岩,似明珠除尘,散发着冷若冰霜却又妍雅明丽的光华。这种感觉是陌生的,却又让她们觉得无比欢喜。
  冬果喏喏道:“小姐,也不比她们差的。”
  沈雪似笑非笑瞥一眼冬果,五小姐我素面朝天不比她们浓妆淡抹差的好不好,转目看着冬花:“布膳吧。”
  冬花正发呆,闻声忽地跳起来,“哦”了一声打开食盒,端出一个又一个彩绘花边的碗碟,开始碎碎念:“小姐瞧着,莲蓉水晶糕,薄荷水蜜糕,藕粉桂花糖糕,茯苓软香饼,翡翠香芹虾饺,豆蔻饮,红枣莲子羹,野山参乌鸡汤,哼哼,七小姐自以为得三老爷宠哩,老太君赏给小姐的血燕也敢抢,说什么给八少爷吃,八少爷落了水是小姐第一个救上岸的,回到府活蹦乱跳的就差上房揭瓦了,便是这样那老太君也没少赏,百年参论斤的舀,八少爷能短了血燕?哼哼,都是三房的庶小姐,谁比谁高贵不成,七小姐敢在大厨房抢五小姐的燕窝粥,五小姐的冬花就敢把大厨房的糕糕点点汤汤水水搜罗个遍!哪个瞪一眼,冬花踹一脚!”
  七小姐沈露露,生母小孙姨娘有个良妾的身份,沈凯川捧在手心里怕摔着的宝贝,沈雪微微一笑,有着嫡女的双名也大恨着不是从艾氏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吧。静静注视着冬花,沈雪说道:“你这般放肆,不怕被拖了去打板子?”
  冬花大无畏地抬头挺胸:“不怕,主辱仆死,要挨板子,奴婢也得拖着那些欺负了小姐的一起去,七小姐在三老爷跟前再得脸,五小姐也不是她可以欺负的,更不是一帮子没脸皮的下人可以欺负的!”
  沈雪坐到桌边,慢条斯理地吃着糕,喝着汤:“七小姐从听雨院要走的东西还少么?你家小姐从来就是谁都可以踩两脚的,你能一一踹回去?也不怕闪了你那小蛮腰?”
  冬花嘿嘿笑道:“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小姐挺直了腰,奴婢就不会趴下!”
  沈雪抬手捂嘴,捂住差点喷出的红枣莲子羹,缓了缓神,漱一漱口,又净了手,站起身,直视冬花,眸中闪起明锐的亮光:“冬花,你这是得谁做了靠山,敢放这样的疯话?”
  冬果抖一抖,暗道,我也想伸伸胳膊踢踢腿,弄俩荷包玩玩。
  冬草脸色变了变,却没象平常一样去捂冬花的嘴或是扯她的衣袖,皱起了眉,若有所思地看着冬花。
  冬花嘻嘻笑道:“奴婢自然是听……听,听小姐的吩咐啊,小姐救了三个哥儿的命,是侯府的功臣,谁再欺负小姐,那就是侯府的罪人!小姐昏了一整天,在阎王殿那儿打了转儿,牛头马面都不敢勾了小姐去,这侯府的下人还能比那牛头马面更厉害?小姐就是奴婢的靠山,奴婢的靠山就是小姐,小姐好了,奴婢才好,小姐不好,奴婢也不会好。”
  沈雪眯起眼斜瞅着冬花,凉凉地说道:“冬花,还真让你说着了,小姐我真到了阎王殿,不过,没见着阎王爷,见着阎王奶奶了,阎王奶奶拉着我逛阎王殿,见着崔判官、钟魁、黑白无常,还要我做她老人家的学生哩。临走的时候让我带句话给你,话太多了要下拔舌地狱的。”
  冬果“嘤”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满眼是惊恐的泪:“小姐,别吓奴婢啊,奴婢胆小,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冬花用力捂住了嘴,两眼瞪得浑圆,愣愣地,忽然道:“那小姐有没有告诉阎王奶奶,冬花虽是个话多的,也说过些瞎话混话,可从来不做昧良心的坏事,不做损阴德的龌龊事?”
  冬草侧侧耳,似乎听到什么,挑了挑眉头,笑道:“冬花,你个笨丫头,你算个什么,劳阎王奶奶记得住你,小姐吓唬你的。唉,就你这么个笨笨的,我倒是想问问你,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
  冬花莫名其妙:“猪是怎么死的跟我有关系吗?”
  冬草撇撇嘴:“因为你太笨,猪被你气死的。”
  冬果“扑哧”笑,看着冬草冬花同时扔过来的眼刀,缩缩脖子转过身,就见两个瘦小的肩膀在耸动。
  冬花一拍脑门:“不对啊,我一直都是个笨的,冬草你咋还活着呢?”
  冬果忍不住又“扑哧”一声,肩膀耸动得更厉害了,猪都不如啊冬草姐姐!
  沈雪拈一块莲蓉水晶糕细细嚼着,眸光微转,好整以暇地从三个丫环的脸上看过去,此刻,她的这三个丫环貌似和谐得很唉,这可不行,她们不生事,她就该有事了,必须得让她们掐起来。眯了眼,心里的小人儿优雅一笑,我是小人哦,小人会用离间计哦。
  这一眼,看得三个丫环心肝直颤,小姐,那个无争、无求、无事退三尺的五小姐,也会憋着坏?
  “呵呵,院子门口都听得到你们在笑,说什么好笑的再说一回,让嬷嬷也笑一笑啊。”项嬷嬷迈步走进屋来,对着沈雪福一礼,笑道,“小姐精神大好了呢,果然是不需要吃药的,嬷嬷这回安心了。”
  沈雪抬起头微微一笑:“嬷嬷回来了,老太君那里怎么说的?”
  ——————。
  不一样的嫡庶相争!求评,求收藏!
  哪位大大给兔子留第一个评呢?哪位?哪位?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