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清白

  ——————————。
  “嘭!”醉仙楼的朱红大门被撞开,两列衙役提着棒子冲进来。须发皆白的京兆府府尹孔文景迈着稳健的步伐紧跟在衙役后面。
  年近古稀的孔文景是当今朝堂上的一朵奇葩,有外号“孔阎王”,从诸侯南楚,到南楚帝国,从先帝,到争抢大位的各个皇子,到今上,孔文景在京兆府府尹的位置上一坐四十四年,好似屁股被强胶沾住了动不得半分。可从另一方面说,京兆府是各州府中权力最大也最施展不开的州府,长安城里勋贵豪强数不胜数,随便扔个砖头不定就砸一个六品官员四等子爵。孔文景稳坐至今,没有长袖善舞的独门手段是不可能的,今上登基二十年也没换人,数次告老都被驳回,可见在皇帝眼里,一时半刻还是无人能干得了这京兆府府尹的差事。www!c66c
  老鸨一见孔文景,一边哭诉原事情经过,一边声声喊冤。
  孔文景一进大厅,环视一圈便已明白,翻倒在地的嚎哭声有点儿假,可那伤筋断骨一点儿也不假,看着高台上飘动的锦帘,听着似痛似恼又似喜的长吟,孔文景的脸黑了下来,风月之地行风月之事,本无可厚非,可不该大白天跑到别人家地盘来宣yin,不该打死打伤这么多人,这凶徒真的很凶!
  只一个眼神,捕头领着众衙役挥棒向高台冲过去,挺着长矛的捕头腾身而起,一个漂亮的凌空旋转,长矛卷落垂挂的锦帘,众人不觉顿住了。
  高台上的年轻女子以一种极为羞耻的姿势仰面躺倒,华丽的衣裳遮着一小部分,露着一大部分。那起伏的、流畅的、优美的曲线,莹白的肌肤上布满青紫的掐痕齿印,让这些血气方刚的衙役们愤怒之极,却又觉得诱魅之极,不约而同咽了咽唾沫。
  方脸车伕正在准备进门的关键时候,又被搅了好事,呼地直起身,怒叱一声,抖身夺过捕头向前探的长矛,倒转矛尖朝着捕头当胸扎来。捕头闪避不及,只听得“噗”一声,鲜血溅起。那矛竟将捕头扎了个穿心过!一压,一挑,方脸车伕将捕头挑在矛上,又将矛抡圆,连转数圈。大喝一声,向众人甩去!巨大的冲力撞倒了四五个衙役,血溅一地!
  众衙役并没被捕头的惨死惊着,一双双眼睛都直直盯着方脸车伕精赤的身下,黑乎乎毛乎乎粘糊糊一大片中间,累累垂垂皱皱巴巴吊挂着又粗又长的一根黄瓜。随着他身体的摆动,黄瓜晃晃荡荡。众人不约而同又咽了咽唾沫,大。忒大,合着这家伙瘦骨嶙峋的,肉全长在这儿了!
  孔文景见凶徒如此残狠,倒退数步,把手一挥。喊道:“上弓箭!”
  众衙役齐声呼应,摘弓扣箭。弓开如满月!都在心里喊,不把这家伙弄死,自己那东西都掏不出来了!
  老鸨大惊失色:“孔大人,射不得箭,射不得箭!”紧跑两步,凑到孔文景跟前,压低声音道,“那女子是信王府的世子妃!”
  孔文景老寒腿一软,差点儿瘫到地上,声音发颤:“大娘子,这可不敢瞎说!这是要掉脑袋的!”
  老鸨抹着泪苦笑:“祸从天降,哪个敢瞎说!那边两个小丫环便是信王府的,那摔死的两个带刀的也是信王府的,孔大人想办法救下世子妃,或许能免我们一死!”
  孔文景哼了一声道:“大娘子这回可害死老朽了!你白活四十岁,不知信王府世子是太后最疼爱的孙子吗!世子妃被污,这是皇家的丑事,我们这些看到的人,谁都活不成!为今之计,趁着楼外的人还不知道世子妃的身份,赶紧杀了凶徒,杀了世子妃,杀了信王府的下人,先来个死无对证,到时再向信王府解释凶徒劫持世子妃,我等救援不力,致世子妃身亡,绝口不能提被污这两个字!你管好你的手下,我的手下由我管!”
  心下惴惴不安,这大厅里的人太多,醉仙楼的,京兆府的,五六十个人,这嘴堵得住吗?谁又敢保证那些远远围观的人会猜不到七七八八?
  老鸨连忙点头:“孔大人说得极是!”
  孔文景顾不得许多,发声大喊:“上弓箭,放箭!”
  两个小丫环吓得大哭大喊:“不能放箭,会射死世……”
  孔文景拔出就近衙役的腰刀,左右连劈两刀,口中喊道:“放箭,放箭!”
  “孔大人!为什么要杀我信王府的人?”一道清冽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虽是质问,却温和如水。
  孔文景眼前一黑,两腿一软,跪倒在地:“老臣见过华世子,老臣在府衙理事,接到报案,说醉仙楼有歹人行凶。时近重阳,衙门口要配合禁卫军做好国宴的护卫工作,事务繁忙得很,老臣只好亲自带人赶过来,不料那凶徒一矛挑了捕头,老臣担心伤者更多,这才下令放箭,射杀凶徒!”
  简少华头戴青玉冠,穿着月白色如意暗纹织锦滚花袍,腰系同色同质宽边锦带,以白玉环作扣,垂挂两条月白丝绦,外披一件玄色丝绒斗篷,缓步走进来,于淡色的清雅贵介之气中,更有飘然尘世之上的宁静悠远。
  乔曼玉突听得简少华的声音,胃里猛地一阵阵痉挛,立刻有翻江倒海的恶心冲击着她的神经,她翻身趴在高台边呕吐,却是一番面红耳赤的干呕。
  简少华双瞳剧烈收缩,眯成一线的眼睛里,寒光四溢!一小厮快马送信,说信王府的人在醉仙楼遇事有险。他还在想,父母都在府中,只乔曼玉外出与凤仪公主及定国公府小姐一起前去聚春和聚宴,哪个吞了豹子胆的敢违抗命令到醉仙楼呢,他曾三令五申,阖府不得出入风月场所,就怕下属酒后吐真言,床上漏秘密。
  血往上涌,握紧的拳又松开。简少华默运内动,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烈咳嗽之后,鲜血如箭喷出,洒在月白色的衣袍上,红艳如梅,一缕血线沿着嘴角缓缓流下。简少华容色凝重,深深地呼吸,静静地驻立,凝视着乔曼玉,目不转睛。专注得似乎要将乔曼玉永远铭记。
  这是情深意重的目光,压抑着痛苦、悲伤、怜惜、关切,这样的目光。令人瞧在眼里,痛在心上,本是一对璧人,却遭无情风雨摧折,直令人一颗心碎成千万片。每一片是碧血淋淋。
  大堂里的人无不为之低首心伤。楼上的艳姬们更是一个个泪眼婆娑,哝哝道,若有人这样看我一眼,九死不悔!
  孔文景绝望地闭了眼,接下来就等着信王府的雷霆大怒吧,这里的人。一个也逃不掉。
  “哈哈,阿华哥,正正的逮着你到醉仙楼来。哟,这是怎么回事?孔大人也有闲心逛醉仙楼?老爷子,年岁不饶人,你都快七十了,英雄不是这么逞的。”简少卿拎着个鸟笼子走进大厅。
  孔文景爬起来给简少卿施了一礼:“老臣见过卿世子。卿世子误会老臣了。”
  简少华转过脸看一眼简少卿,捂嘴咳了两下:“你怎么到这儿了?”
  简少卿笑道:“媳妇说。铺子里来了几只会学话的新雀儿,我过来看看,挑了最灵的一只带回家,远远的看着像是阿华哥,就跟过来了。这一跟,跟进了醉仙楼,哥啊,嫂……”他顺着简少华的目光看向高台,极度的惊愕让他嘴唇上下翕张,一时发不出声。
  简少华双眸瞬也不瞬地望着衣不蔽体的乔曼玉,咳了两声,解下身上的斗篷,一步一步向高台走去。
  简少卿惊叫道:“那,那,阿华哥,那不是你的贴身侍卫,嫂嫂的车伕,安二吗,他,……”信王府的暗卫以暗的谐音安为姓,暗卫的统领叫安一,安二是副统领。
  简少卿扔掉手中鸟笼,纵身而起,似鹰隼冲天,凌空一个翻身,啪啪两掌直击方脸车伕的后背,落势如猛虎扑地。方脸车伕蹬蹬颠了五六步,身形不稳,再被简少卿一脚踢上后腰,再也站不住,扑通趴倒地上。简少卿再一脚,将方脸车伕踢得翻过来,歪过头吐了口血。
  孔文景立刻挺直了老腰,嘿,原来是下人污主子,都是信王府的人,出这么大丑可怪不得外人了,信王府御下无能,凭皇帝也不能发落大厅里的人死罪。
  老鸨怪叫一声:“什么,这凶徒是信王府的人?信王府怎么出了这样的凶徒!唉哟,我这受伤的人怎么办,毁坏的桌子椅子怎么办……”声音里透着绝处逢生的欢喜,银子是小事,人命关天啊。
  简少卿踏着方脸车伕的胸口,收起了素日的温雅淡泊,冷冰冰道:“为什么犯上?”
  方脸车伕擦了擦嘴角的血:“安二没有犯上,安二要是犯上,躺在地上的就不会是安二。”
  “是吗,”简少卿哼了一声,“为什么背叛阿华哥?”
  安二抬头向乔曼玉看去,嘶声道:“安二没有背叛世子!乔乔过得不开心,世子不能让乔乔满足,安二只想好好爱一回乔乔,世子那东西比不得安二的!乔乔……”
  “该死!”简少卿突然脚下用力,安二闷哼一声,头一歪,脚一蹬,一命呜呼。
  简少华已走上高台,轻轻地扶起泪流满面的乔曼玉,将她紧裹在玄色的斗篷里,覆下帽子遮住她指印清晰的脸孔,轻轻地将她抱起,一步一步向门外走去。
  人们呆呆地望着简少华,在他们看来,简少华步履迟缓,背影清峻、消瘦、修长、挺拔如碧竹,却令人觉得坚强的悲壮、沉重的哀痛,不觉泫然泪下。
  简少卿想起停在大门外的定国公府的马车,眉头一跳,快步走到简少华身边,低声道:“不要把定国公府扯进来,阿华哥,走后门吧。”
  简少华轻咳数声,道:“醉仙楼里出事的是信王府的人,楼外却停着定国公府的马车,阿卿,你觉得定国公府撇得干净吗?安二是个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我还能不知么。”
  简少卿皱起眉头:“阿华哥是说定国公府暗里使的坏?为什么呢?”
  简少华淡淡道:“我现在不知道,不过,会弄清楚的。这里的事,交给你了。”抱着被裹得严严实实的乔曼玉,缓缓来到定国公府的小马车前,将乔曼玉放进车厢。
  乔曼玉泣不成声:“阿华,那个,阿华,没,没,没得逞的。”
  简少华偏过头来,在她的耳边,低了嗓音柔声道:“乔曼玉,你真恶心!你看不到你的样子么?你觉得,最后的那个关口没有破,就可以说清白两个字吗,你这身子,还有哪一寸没被摸过?有多少双眼睛看到了你的凸起,你的凹陷?在你心里,你的清白只在那一个地方?可我瞧见了,鼓得很,也湿得很,你很享受吧,满足了?”
  乔曼玉呆住,她从不知道一个人能用温情脉脉得滴出水的声音,说出这样恶狠、无耻、毒辣的话语。
  ——————————。
  ps:
  求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