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搂草打兔

  ——————————。
  聚春和顶楼东首的雅间里,沈雪站在窗前,身形修挺。
  窗外,长空如洗,天高云淡,午后的秋风带着秋阳的浅暖、金秋的凉爽徐徐拂过,院子里落叶轻飘,入眼处梧桐犹碧,黄栌飘红。[email protected]
  聚春和饭庄的门童魏三收起了他招财童子的笑容,不安地抬眼瞟了瞟缩在一旁的钻地弹,问道:“沈五小姐,这小子惹着你了?”
  沈雪回过身来,坐到楠木椅上,一只细白如玉的手搁在楠木的桌面上,修长的指尖一叩一叩无规律地敲击,发出如金如玉的叮铃声:“我被凤仪公主叫去,他藏在门外偷听。雅间通道时有人往来,他能够那么长时间不被叫破,想来是在聚春和做小厮的。三爷,你是怎么收留的这小子?”
  魏三一怔,道:“钻地弹原是四方驿馆未入流的副使,常有外客叫我们聚春和的单,算起来与钻地弹相识也有四五年了,他一直规规矩矩,从不贪墨一个铜钱,前天四方驿馆失火成了废墟,钻地弹一时没了去处,魏三就收了他在聚春和先做个杂役。”踢了钻地弹一脚,“你小子糊涂油蒙了心,为什么要偷听?”
  沈雪停了手,看着钻地弹,微微笑道:“你藏得够深的,居然瞒过了三爷,你家主子眼光不错,很会用人。”
  钻地弹马上堆起一脸讨好的笑:“沈五小姐,小人不敢造次,小人谨听沈五小姐吩咐。”那神情十足一只倒霉的耗子遇上发威的猫。
  魏三眨眨眼,一时没明白钻地弹缘何在自家主子面前这样温顺如一条忠犬。
  沈雪又敲起桌子:“钻地弹是北晋二皇子的人,也就是说,他是北晋的细作。”
  魏三有点儿抓狂,自家主子刚到聚春和来见他们兄弟六人。首遇钻地弹,从哪里看出他是北晋细作?瞧着钻地弹这会儿的模样,分明就是高高兴兴地把“细作”两个字写在脑门儿上。好诡异!看来钻地弹在长安潜伏的时日也是相当的长。魏三拎起钻地弹的衣领:“小子,说,当细作多长时间?”
  钻地弹不敢挣扎:“五,五年。”
  魏三倒吸口气:“五年,钻地弹,你埋得够久的!“
  “北晋,南楚,西戎。东越,人们长着相似的面孔,穿着相类的衣服。说着相近的乡音,写着相同的文字,做起细作来十分容易。”沈雪淡淡道,“钻地弹,我把你送官。能得到京兆府的不少赏银,你做下的事,传到今上那儿,杀你全家都不为过。”利用职务之便,在驿馆地下私挖地道,使北晋议和使团成员安然脱身。皇帝若是得知这个消息,不把钻地弹剥皮点天灯才怪。
  钻地弹哭丧着脸:“沈五小姐,那些首饰都是上品。能兑六七百两银子,还有那些银票,小人可是一点点都没沾,沈五小姐饶了小人吧。小人家有老父稚……”
  沈雪冷冷道:“钻地弹,你家里真有老父稚子吗?”
  钻地弹噎了噎。伸了伸脖子,垂下头。
  沈雪嘴角微翘。轻笑道:“对极了,那些首饰和银票都在我的手里,可是,谁个不喜欢银子呢,我还能嫌银子咬手不成。我既看破你的身份,将你扭送官府,不过是我作为南楚人的本分,赏银也是我应得的,何况于今上来说,你的罪过太大了,你说,你该值多少两银子?”
  钻地弹脸色发白,暗暗叫苦,二殿下,沈五小姐貌似与你不熟,你把人家当朋友,人家把你当敌手,我这梢盯得,竟然丢了潜藏五年的暗桩身份,二殿下,你为什么让弹弹做这不着调的事呢,还是往后用不着弹弹了?
  沈雪嘴角更翘,歪歪头,道:“要不,我放过你?让你家主子欠我一个大大的人情,倒也不错。嗯嗯,弹弹,你现在就到你家主子那里去,把你听到的,一句一句告诉你家主子,不许多,也不许少。”
  钻地弹瘦小的身板晃一晃,弹弹,沈五小姐怎么知道二殿下叫他弹弹?难不成二殿下和沈五小姐其实很熟?神思恍惚,脚下发虚,向聚春和的甲号客房飘去,一路飘,一路默泪千行,与沈五小姐打交道,少活十年。
  魏三身子前倾:“小主子,真放过钻地弹?”
  沈雪轻吁了口气:“我们也不是老实的南楚人,北晋与我们暂时不相干,没必要做对我们没好处的事,现买现卖最是简单,慕容迟欠我一个人情,一会儿就让他还我。”
  冬果抱着个大包裹推门进来:“小姐,你要的衣服取来了,淡青色的,这会儿试试吗?”
  “先放里间去。”沈雪立起身,绕着桌子转了一圈,“魏三,关于乔曼玉,一件一件说,马车是怎么回事?”
  魏三揉揉头:“小主子,这当是个意外。到聚春和来的宾客很多,从饭庄侧门有车马道直通我们的车马院,车马院时时有小厮跟进洒扫,有专供车伕马童之类的随从休憩用膳的凉棚,凉棚里视野开阔,随时留意得到各家车马,不至于发生偷马、毁车、窃财的事件。信王府马车的事故,是因为轮毂断裂和车速较快,造成的车架散破、车体开裂。如果是人为破坏轮毂,破坏得轻了,马车仍然能行驶很远的路程,破坏得重了,马车一起动就会散裂。所以,即使信王府的马车被人做下了手脚,也与我们聚春和无关,马车驶出车马院到大街上,这一段路,要么太长,要么太短。”
  “与聚春和无关就好,信王府不会不查的。”沈雪眯了眯眼,“车马院里有没有什么异常呢?或是说发生了吸引大家视线的争吵、赌钱一类的事,从而让人忽视了场院里的动静?”
  魏三:“留在车马院的多是各府下人,手头不算特别紧,赌个钱嚼个舌头是常有的事,而且凉棚里每天都有说书先生说书,所以我们自己安排了小厮在场院里巡视。”
  沈雪目光沉沉:“你确定乔曼玉的马车不是在聚春和被人动了暗机?”
  魏三点头:“小主子莫不是另有想法?”
  沈雪挑挑眉:“也许吧,也许是某个高手呢。”若非意外。会是慕容迟做下的吗?他恶整了乔妙玉,会放过乔曼玉吗,依他有仇马上报等一天都不行的性子,破坏马车还真有可能是他的手笔,他在帮她出气?沈雪感到一种莫名的异样,慕容迟,究竟在图谋什么?以他的能力,早晚横扫楚、戎、越,一统天下,他图谋她什么呢?
  魏三骇笑:“小主子多虑了。哪有这样拿捏得恰到好处的武功高手,怕是将军也没有这样的功力,小主子是不知道将军武功之高。称当世第一亦不算妄语。”
  “所以你们认定,只要有我爹在,早晚打回王城。”沈雪笑了笑,“一个人浑身是铁,又能捻几颗钉。血肉之躯抵不住钢铁枪炮。好,就当这是个意外,醉仙楼那儿的消息呢?”
  魏三苦笑:“醉仙楼那儿送来的消息,着实有点儿出乎意料。小人借着信王府马车翻车的时候,给信王府的车伕和护卫喷了怂人烟……”
  沈雪讶然道:“你说什么,怂。怂人烟?怂人烟是什么?”
  魏三又有点儿小得意:“怂人烟是老十四捣出来的毒药,药效四个时辰,喷烟的暗器是老十二搞的。一喷一个准。老十四说,怂人烟无色无味,被喷的人只有鼻子痒痒的感觉,这鼻子痒痒可太寻常了,没人会注意打个喷嚏就是中了招。”
  沈雪甚是好奇:“这烟有什么用?”
  魏三:“这世上不管是谁。都有埋在心里想做不敢做的事,想说不敢说的话。酒壮怂人胆,意思就是喝了酒的人往往变得胆大,会做一些让人想不到的事。怂人烟的作用类似烈酒,吸了这种毒烟的人,会执拗地去做自己最想做却一直不敢做的事。”
  嘻嘻一笑道,“乔曼玉敢对小主子不敬,小主子又有意让她到醉仙楼一遭,小人便想着壮一壮那些怂人的胆。小人早就听说信王府有严令,禁止府里任何人到青楼寻欢,醉仙楼是长安最负盛名的风月之地,信王府的人碍于严令不敢进出,可心里未必不想,因此小人在喷烟之后,调几句话稍加逗引,那车伕必把马车驶到醉仙楼那儿去,只要乔曼玉在醉仙楼出现,名声自然扫地,小主子出了气,信王府丢了脸,一举两得。”
  “十四爷做得出这样有趣的药,真是奇了。”沈雪凉凉一笑,“中秋节那晚,乔曼玉设下陷阱逼我进醉仙楼,今儿个也该她到醉仙楼长长见识,这才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乔曼玉的马车坏了,定国公府赵三小姐把自己的马车让给了乔曼玉。”魏三忍不住笑,“小主子,有些事情来得一点儿不受控制,给乔曼玉驾车的车伕竟是信王府暗卫副统领安二。”
  “暗卫副统领当车伕!“沈雪呆了呆,呛了口气,“呃,可见简少华真的看重乔曼玉,三年盛宠,信王妃吃儿媳的味儿不是白吃的!倒叫人不明白简少华因何起了那么大的野心。”
  魏三摸了摸脑袋,迟疑道:“那安二,那安二在醉仙楼,当着数十的人,把乔曼玉给欺负了。”
  沈雪忽地转身,瞪大了眼瞅着魏三,暗道,乔曼玉被当众暴,这貌似玩得有点过头,成烂摊子了!
  魏三:“长安的豪族,除了信王府,没有不曾到过醉仙楼的,小人只当信王府的人属意醉仙楼走一遭,实在想不到那安二将自家主子放在心上。”将醉仙楼报来的消息说了个详细,最后说,“孔老大人出了醉仙楼,直奔定国公府去了。”
  沈雪望向窗外。阳光从树枝间漏下,地面上光影斑驳。
  乔曼玉坐定国公府的马车到的醉仙楼,不知道的人们本已可能把脏水泼到定国公府小姐的头上,简少华也不知是不是被绿帽子压昏了头,竟带着乔曼玉坐定国公府的马车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醉仙楼,如此,将会有更多人认为出意外的是定国公府小姐,且与简少华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不然来接人的怎么会是简少华呢。
  赵青莲的一时好意,将定国公府的所有小姐拖进了泥沼,定国公府不可能坐以待毙,必定会向信王府讨要说法,向外澄清事实,醉仙楼里受辱女子的身份便是想模糊也模糊不了,两府交好自此变成两府交恶。这是第一只兔子。
  唇边浮上满满的讥诮,沈雪想起传遍全球的某门事件,死顶着绿油油的帽子装一往情深,碎碎念昨日种种昨日死,让那些看笑话的人生生把嘲笑变成感动,却在风头过后决绝地抛妻弃子,伪君子至此,便是岳不群也比之不及。乔曼玉自此必被幽禁在信王府里,生无好生,求死不能。
  乔家蒙耻,定会查察整个事情经过,翻车也许会认作简少华侍妾所为,车伕出于简少华无能才对乔曼玉死也要爱一回。乔家不会找到确凿的证据,存疑,便足以让乔家对信王府不满。这是第二只兔子。
  暗卫背叛,妻子被暴,自己被指成无能,简少华呀,掬尽长江水,难洗你今日羞!人们为简少华扼腕叹息,也会认为乔曼玉弄脏了他,更多的怕是会沉进对简少华是不是真无能的猜测中。久在云端,享受长安少女的仰慕、长安少年的羡嫉,一朝跌下,不踩白不踩,踩了也白踩。不利于简少华的泛滥流言,是第三只兔子。
  事情来得一点儿不受控制,可不,她本意只是将乔曼玉逼进醉仙楼,损损名声,谁能料想搂了这一回草,打出三只兔子。简少华的谋逆之路,坑有点多。
  沈雪叹了口气,乔曼玉很可怜,可怜之人总有可恨之处,不是她招惹在先,也不会有这般祸事在后。
  魏三看着久久无语的沈雪,想了想,还是说出来:“小主子,我们的人跟着孔家四小姐,原意射两箭吓吓她,却看到她在离着孔家的拐弯路口被劫走了。”
  ——————————。
  ps:
  编辑大大想来不记得兔子了,怪兔子没吵着要推荐?各位肯订阅的亲,能在你们的读书群里帮兔子吼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