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齐聚

  沈雪倒是觉得,薰香再好不如花香清新自然,每一株花草都是天地间的精灵,无贵贱之分。沉吟片刻之后,她折了一枝半开未开的玉簪簪在头发上,悠悠然往毓秀园方向走去。
  鹅卵石的花径经过数个风格各异、大小不一的院子,路过一片檐牙高喙的水榭亭台,拐一个弯后上几步台阶即是飞檐翘角的游廊,打磨得光滑的青条石铺成甬路绵延至另一条花径。穿过游廊便出了三房的地界,一大片荷塘赫然出现。www.ttzw
  荷塘里,风吹荷叶田田,荷塘岸边,绽放着妖异浓艳的赤红色花朵,间有几株美如白云的白花,远远望去是触目惊心的一大片,如火,如血,如荼!
  沈雪忽然怔住。这些让全府上下敬而远之的红花,是长房的四小姐沈霜霜种植,据说是长安城西鹿山落雁崮一位高鼻深目的游方僧人所赠,长安城里无人识得此花。
  冬草眼里也是茫然,问道:“小姐看着这些花发呆,莫不是认得这花?除了四小姐,还没人说得出一二三呢。”
  沈雪缓缓往前走着,缓缓答道:“这种花叫石蒜,有红色、黄色、白色、变色几种,红色的就叫红花石蒜,是极上好的药材,入药能祛痰、催吐、消肿止痛,可治疔疮疖肿、风湿关节痛、蛇咬伤、水肿,但它又是个根茎有毒的,会致命,那几朵白花,——毒性还强些,全株有毒,直接碰不得。”
  冬草脸色微变:“那冬草就不懂了,既是个有毒的碰不得,为何不掘个干净,留着岂不是个太便利的祸害?”
  沈雪笑了笑:“它是个有毒的,可也真的是极上好的药材,有健康守护神的赞誉呢,是药三分毒么,呵呵,在民间它还有个有趣的名字,叫蟑螂花,佛经里它的名字非常好听,红色的叫曼珠沙华,白色的叫曼陀罗华,曼珠沙华,叶落花开,花落叶开,花叶永不相见,所以又叫两生花。”
  冬草选择性地听了几个词,撅起嘴道:“有趣,蟑螂,噫!那玩意儿恶心巴拉的,到处爬,咬衣服,咬书画,打还难死,蟑螂花,这么美的花怎么能叫蟑螂花,哪儿像蟑螂了?小姐说什么来着,曼什么华,这个名儿好听。”
  一路走,镇北侯府内随处可见奢华美景,红栏绿板,假山石雕,曲径回廊,虽时已仲秋,依然有各色鲜花争妍。抬头处是一座人工小山,山坡上栽种一些颇具君子格调的花木,每月有花开,每月花不同,山顶建两个钩心斗角的小亭子,坐在亭子里,侯府风光尽收眼底。绕过小山,见两排冠盖华伞的香樟树,中间是汉白玉的台阶栏杆围拱的青砖空地,老侯爷常常在这儿督检少爷们的武课,老太君间或当作聚宴的露天广场,又一片怪石异木过后,侯府最卓然的毓秀园出现在眼前。
  沈雪默默地哂笑,老太君就是老太君,有钱有势,喜欢上什么东西,就会像收藏珠宝一般将之收入毓秀园,如此才心满意足,因此毓秀园便如一个美仑美奂的……暴发户。
  冬草忽然露齿一笑:“小姐,要不要走快些,老太君的传唤,不敢不听的。”
  沈雪侧目注视冬草,这个丫环,面带微笑,神色宁和,无一丝局促,更无畏缩,浑不似置身在整个侯府最权威的地方。冬果是有趣的,冬花是有趣的,冬草,怎么会无趣呢?沈雪也不答话,脚下却在加快。
  金碧辉煌的毓秀园正厅,窗牖大张,光线十分充沛,侯府上下的主子半主子,静静的,谁也没说话,——老侯爷最恶饶舌,谁也不想往枪口上撞。厅角的青花瓷仙鹤飞升香鼎燃着檀香,一缕轻烟袅袅弥散,空气中浸润着令人凝神静气的清香。
  须发皆白的老侯爷在紫檀木的屏背扶手椅上正襟危坐。
  老太君垂眸在看茶杯中的茶,似乎要看出一朵花来,那低垂的眼眸也难掩眉头唇角一抹竭力压抑的戾气。她手中的杯子,是个幻彩镶金的琉璃茶杯,晶莹剔透的琉璃在本朝是个稀罕物,这件琉璃杯雕工极为精细,华丽的花开富贵饰纹在光线的折射下幻化出七色晶光,光彩夺目。稀罕物里的稀罕物,百两银子亦难买得。
  在老侯爷和老太君的下首,或坐,或站,依次是各房的主子、半主子。丫环童儿各自随侍在身后。
  长房,大夫人赵氏,大少爷沈世硕,大少奶奶冯氏,四小姐沈霜霜,六少爷沈世研。算半个主子的有刘姨娘和吕姨娘。
  二房,二老爷沈凯原,二夫人杨氏,二少爷沈世榆,六小姐沈霨,七少爷沈世檀。算半个主子的有李姨娘和孙姨娘。
  三房,三老爷沈凯川,三夫人艾氏,四少爷沈世湾,五少爷沈世波,七小姐沈露露,八少爷沈世涛。算半个主子的有朱姨娘、小孙姨娘和蒋姨娘。
  一道浅浅淡淡的纤细身影从园门口走来。那身影走得比较急,却偏偏给人一种安步徐行的感觉。园子里繁茂的奇葩异树,阳光从云层的缝隙里漏下的光幕,一刹那间仿佛成了她的背景,她好像披着阳光的光晕,独自行走在柔润明亮的水粉画里。
  渐渐地,她走上台阶,走进正厅,眉目在室内柔和的光线下渐渐明朗,虽有病后的青白,却掩不住从容温润的风华:一枝洁白的玉簪花斜插鬓发,浓密的乌发绾作一条大花辫垂在胸前,是个奇怪而又简单的发式,刘海儿也是奇怪而又简单的,稀疏,参差不齐,却令人颇觉秀逸,也清晰见得浓黑的剑眉在她细若白瓷的皮肤上勾画出两条英挺的黑线,一双眸子亮若星月,黑如墨玉,而眸光沉静,斜飞悠长的眼角使这张略显冷冽的脸孔多了三分妩媚华韵。
  “砰”,琉璃杯掉落在地上,摔成碎片,百两银子瞬间蒸发。老太君脸上那竭力压抑的戾气也在瞬间僵硬。
  ——————。
  本文中的“琉璃”,是指玻璃。中国西周时已开始制造玻璃。西周古墓中曾发现玻璃管、玻璃珠等物品。南北朝以前,中国人把以火烧成的玻璃质珠子以及其它一些透明物质称作“琉璃”、“琉琳”、“流离”。宋朝时则开始称之为玻璃。到明清时,习惯以“琉璃”称呼低温烧成的不透明的陶瓷,概念上发生变化,与古代琉璃和现代玻璃均是不同的。
  支持一下兔子的旧文《昨夜欢情》吧,一个草原之王的传奇!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