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生辰

  ——————————。
  第二天,天气晴好,蓝湛湛的天空宛似一汪碧透的美玉,风停树静,花香暗浮。镇北侯府的下人们昨夜睡得比狗晚,今晨起得比鸡早。
  为了防止有人浑水摸出,做出有损沈家名声的事,大夫人赵氏特意安排裁衣铺给每个下人量体裁制一身青蓝色收身秋装,又因孔捷一案连着皇宫大内,赵氏按沈雪的建议,在尚珍和珠宝阁连夜赶制三寸宽两寸长的银质卡片,压制下人们各自所在的园子、差事和名字,再涂以醒目的朱砂红,今晨由各园管事监督让下人们将卡片统一别在左上胸。www!c66c
  双管齐下,有人再想冒充镇北侯府仆从,几无可能。
  很久以来的准备到了今日,只等着宾客临门了。按往常惯例,三品以下的官员及其家眷、仆从来得比较早,男主找男主,女眷找女眷,仆从找找仆人,借机更多一点地与侯府沟通。
  侯府总管沈福早早地来到大门口,安排门房守卫把锃光瓦亮的门楼再做了一遍卫生,把悬挂的四个大红灯笼沈福抬头眯起感受阳光的明媚,宽阔的东大街陷在一片沉寂之中,不见车影,亦不见人影。沈福心中突沉,提步往毓秀园跑,见着大夫人立即禀明府外的异常。
  今日,沈老太君上身穿一件绛红色刺绣金红菊花的蜀锦立领薄袄,下穿玄色双层蜀锦长尾鸾袍,外披一件正红色青松白鹤滚紫貂毛斗篷,只在两鬓霜白的一头黑发挽成繁复的麻姑髻,插一支金累丝嵌红宝石双鸾点翠步摇,并一朵南海珍珠制成的喜鹊登枝头花,戴一对红宝石滴珠耳环,指上套上镂金菱花嵌红翡粒护甲。左手腕上一串沉香木佛珠,胸前挂着一串晶莹夺目的玉珠串。整个人,恰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端的一团贵气。
  沈老太君听沈福报说至此时止,尚无一客临门,一张皱纹轻浅的脸完全黑了,怎么可能!镇北侯府老太君的生辰宴,怎么可能无人捧场!
  赵氏看着时已辰末,府门口冷冷清清,整条街都冷冷清清。不由得暗恼叶宝柱告状的时间点选得非常可恶,数日前状告孔捷杀人,京卫指挥使司的兵马团团围住了孔家。昨日刑部更是锣鼓开道到处张贴开堂公审的告示,话说,孔捷杀人入狱,孔文景护子渎职入狱,与孔家女眷何干。何至于府宅被围,三品大臣被告,何曾有过公审的先例!
  想来那些官员都已闻出异样的味道,不敢做皇帝不喜的事,此刻,皇帝正在宫里坐等沈家被打脸吧。正在得意届时逼迫颜面扫地的沈家交出兵权将会更容易吧。
  赵氏冷冷地盯着皇宫方向,君不正,臣不廉。君不贤,臣不勇,君不明,臣不忠,君不仁。臣不义!赵氏使个眼色,让艾氏扶着老太君坐下。丫环赶紧奉上冰糖菊花茶。赵氏想了想,打发童儿报给老侯爷和沈凯原、沈凯川,有些事情,最后拿主张的还是这府里的男人。然后叫过沈世榆和沈世湾,吩咐他二人与沈福一起守在大门口。沈世榆是家里晚辈中的成年男子,沈世湾则是老太君的嫡孙。
  下人们多是敏感,很快发觉了异常,一个个屏气凝神,来去轻手轻脚。
  巳时一刻,沉寂的东大街突然响起了密集的马蹄声,鳞鳞的马车声。一身紫袍的沈世榆看到,在最前方的一辆豪华大车悬挂在车前方的红色标旗上,笔走龙蛇一个巨大的“乔”字。沈世榆错愕地望着乔家车队行驶越来越近,沈世湾更是惊呆了,看车队庞大阵势,来的可不当是乔家一般人物。
  沈福心中大惊,面上却是不露半分,轻咳一声,提醒沈世榆和沈世湾,兄弟二人打个颤,回了神,含笑注目乔家的马车一辆一辆在府门口停下,片刻间占了半边街。
  镇北侯府门前响起沈福宁静安稳的男高音,然后一声一声传入后宅:
  “乔阁老,乔大夫人到!”
  “乔尚书,乔二夫人到!”
  “乔大人,乔五夫人到!”
  “乔大人,乔大少夫人到!”
  “戚大人,戚夫人到!“
  “乔……”
  “乔……”
  ……
  沈世榆只听得耳胀,什么时候乔家和沈家这样熟了?貌似沈家礼节性地送了乔家一张帖子吧,合着乔家凭这一张帖子全来了?连在兵部任正六品主事的戚丰泽和升级为戚夫人已有一年半的乔二小姐,这一家也算在乔家人里?戚丰泽不够级别好吧?还有,先滚被窝后上吊再进家庙的乔四小姐怎么也来了?这是无声宣布乔妙玉很无辜吗?
  乔妙玉无辜,岂不是狠打四皇子简凤歌一个耳光?沈世榆心里一松,露出一个玩味悠宁的笑。乔家一大家子来给沈老太君祝生辰,这可是狠打皇帝的耳光!虽然不知道乔家所图,却可以说明一点,乔家对沈家,没有敌意。皇帝再想对付沈家,还得掂量掂量。
  沈世湾不愧有长安四少的名头,很快从惊愕中恢复欢喜平静,扯着乔家唯一的不肖子孙,乔尚书的幺儿子,另一位顶着长安四少名头的十三岁小混混儿,乔十,俩人一溜烟没影儿了。
  乔家的人还没完全进府,豪华车队一个接一个缓缓驶来。
  沈福漂亮的男高音在镇北侯府门前继续高唱:
  “智王妃,恒世子,恒世子妃到!”
  “信王,信王妃,华世子到!”
  “勇王,勇王妃,卿世子,卿世子妃到!”
  “定国公,赵夫人到!赵二老爷,赵二太太到!赵三老爷,赵三太太到!”
  “安国公,杨夫人到!”
  ……
  一时间,东大街人欢马叫,相互寒喧,热闹非凡。各公府、侯府,伯府,一品大员。二品大员,陆陆续续都到了,镇北侯府里到处人影幢幢。
  当赵氏听到回禀说三品以下的官员也来了相当一部分之后,忍不住恶狠狠地想,皇宫里的那位皇帝,此时此刻摔了玉龙杯正在墙角里画圈圈吧!又忍不住为丈夫感到骄傲,试想满朝武将,有几人能顶得住北晋大军的攻势?北晋大军压境,皇帝在这个时候却想以莫须有的罪名解除沈家兵权,满朝文武都不答应呢!没有沈家军枕戈待旦。哪有这长安豪强的歌舞升平!楚晋议和,骗骗小孩子罢了!
  乔妙玉望着满眼的人影,微微笑着。是不是只有清修过才能知道红尘的热闹有多么可爱?生命可贵,自由亦可贵啊。随爹娘在毓秀园给沈老太君道贺以后,悄悄问清听雨院所在,与娘轻语告别后带着丫环知琴,缓步往听雨院走来。
  两位艳装少女手拉着手说说笑笑。与乔妙玉错身而过。
  美女甲:“妹妹,你今天好漂亮!”
  美女乙:“姐姐,你长得才好看!”
  待两位美女渐渐走远,知琴吐了吐舌头,低低地笑道:“四小姐,你说那两位贵小姐。是不是真会开玩笑?连自己都骗?”
  乔妙玉被乔立从桃花山庄绑回乔家,两个贴身丫环因护主不力被杖毙,现在随侍左右的四个知字名丫环。琴瑟笙箫,是乔夫人从自己身边拨给她的,严谨,守规矩,又不失年少的娇憨。
  乔妙玉不以为然:“既是人家开玩笑。你当什么真。”
  知琴对乔夫人捧在掌心的乔四小姐还是比较了解的,见小姐居然没有发声嘲笑那两位样貌普通却不自知的少女。已是暗暗惊奇,故意出语讽刺,却被小姐轻斥,噫,小姐进了一次家庙,当真变化多多,夫人知道后一定欢喜!小姐要寻沈五,夫人便嘱自己细细瞧一瞧那位不肯嫁入信王府的庶小姐。
  荷塘旁红如火焰的红花吸引了乔妙玉的目光,忍不住就想去摸一摸那轻软娇艳的花瓣。
  “美丽的东西往往惹不得。”
  这语气,很平淡,很沉稳,不急不缓,字字圆润清晰,而且每一个字拆开理解都是很平静很随和的字,可是在乔妙玉和知琴听来,却有一种危险警示的意味。
  乔妙玉慢慢转过身,静静地望着沈雪,等着看沈雪吃惊的模样。
  “乔四!”沈雪果然很吃惊,看到乔妙玉那神态,又把吃惊的表情夸大两倍,便收获到乔妙玉一脸的得意。
  跟在沈雪身后的冬草和冬果也是十分的吃惊,看一眼陌生的知琴,若有所悟,跟主子没得选,跟错主子,性命就悬在丝线上了,这丫环宽宽的额头,圆圆的鼻子,长长的人中,倒是生着一脸福相,乔妙玉,真转性了?
  沈雪上下打量甚是清减的乔妙玉:“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午后。”乔妙玉也上下打量一身橙色长裙的沈雪,笑道,“妹妹,你今天好漂亮。”
  知琴扑哧笑了,小姐这话,这声调,与刚才那位贵小姐一模一样。
  冬草和冬果同时瞪知琴,冬草的眼光又冷又狠,冬果抱紧了双手捧着的木盒子,噫,不该和冬草抢着抱这盒子,路远无轻货,而且,我的手有点儿痒,这个丫环看起来有点儿肥。
  知琴被冬草的眼神吓了吓,却没退缩,被冬果看得后背发毛,怎么觉得自己是一只圆圆胖胖的大白羊呢?
  沈雪翻了翻眼睛:“我沈五每天都很漂亮。”
  这回,乔妙玉呛着了,冬草和冬果扑哧笑了。
  沈雪心里却在想,乔家为乔立求娶沈霜霜请来的媒人,正是安国公府杨夫人,不能十足算是保媒,先来探一探沈家的口风。
  沈家二夫人杨氏的父亲是安国公在老家的远支,安国公曾有意过继杨氏的弟弟继承安国公爵,被皇帝一口否掉。安国公也冷了心,将两个女儿都送回老家,低嫁给当地的寒门士子,自与夫人留在长安,免得狭隘的皇帝再生猜忌。杨夫人与乔大夫人原是好友,后见乔家势大,也就少有来往。
  这次乔大夫人突然登门请杨夫人为乔立作伐,杨夫人本不想趟皇帝搅起的浑水,安国公由己及人,恼怒皇帝容不下臣子,又觉得乔立和沈霜霜这俩孩子都是好的,甚是般配,劝杨夫人按乔大夫人意图,随即往沈家走一遭。杨氏听到杨夫人来府,立即迎出大叙家常,又留杨夫人用午膳,午膳之后,木讷的杨夫人才得以向赵氏说明来意。
  沈雪目光微凝,昨天,乔家做了三件打皇帝脸的事呢!皇帝的脸,肿了么?
  乔妙玉嗔道:“沈五,发什么呆?”
  沈雪淡淡笑道:“我倒想问问,乔四,看在我给你送过香惠和点心,让你不至于太饿的那点情份上,你告诉我实话,你娘请安国公夫人为乔立向我家四姐姐求亲,这是你那位把你绑成粽子的哥哥的心意,还是你爹和你叔父的意思?你该明白,我不想我家四姐姐过不好,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重……像你这样,重新开始新生活的。”
  乔妙玉耸耸肩:“沈五,我刚从家庙回来,俩眼一抹黑。”拽过知琴,一字字道,“知琴,你要知道,从我乔四走进家庙的那一天起,沈五小姐就是我唯一的朋友,除了娘亲,只有她给我送过吃食、被褥和银两。之前你一直在我娘跟前当差,乔立求亲这件事,该说的不该说的,你都给我说出来,娘亲怪罪有我顶着,我乔四说顶就绝对顶!”
  沈雪垂头去看花木在阳光下的光影,掩去眼底浮上的一层水光。刚下雨那天,风紧雨急,气温陡降,沈雪吹着冷风,突然想起乔家家庙里的乔妙玉年方十六却将一生凄惶,想起乔曼玉在信王府怕也是寒苦无比,乔家姐妹虽说咎由自取,报应却来得是过狠,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便安排冬草给乔妙玉送去一篮甜点、两条绣被、十两白银。
  就那么一次,不过一时的歉疚,乔妙玉便深刻于心,竟视她为唯一挚友。得到一个人的情感,很难,有时候却很容易,容易得到的也当珍惜。
  知琴张了张嘴,一跺脚,一咬唇,道:“四小姐既然敢兜,奴婢就实话实说。那天大公子竖着出门横着回来,吓坏了夫人,问大公子什么事,大公子什么都不说,五公子陪着大公子在书房等老爷、二老爷回来,用过晚膳后五公子来见老爷夫人,说在桃花山庄他就喜欢上了沈家四小姐,这辈子非沈四小姐不娶,求老爷夫人作主。”
  ——————————。
  ps:
  四千余字奉上,求粉红票票!
  早晨在某大神的评论里看到说,的作者个个求粉红,求得读者都要崩溃了,兔子不觉汗颜。可是,看在作者搅尽脑汁构思码字的情份上,亲动几下手指,投一投票,还是不太难的吧,亲爱的亲,舍得花点币看书,兔子已十分感激,求粉红,只是多求一个多码字的动力。原谅兔子求粉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