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圣命

  ——————————。
  褚嫣然也看到了叶超生,打趣的话到了舌尖又咽了回去,看沈雪有些怔怔然的样子,轻唤道:“阿雪,阿雪?”
  沈雪嘴角勾了勾:“我没事。”www!ttzw
  智王和智王妃夫妻两人深居简出,褚嫣然对外面的事了解并不多,除非简少恒回府与她说起,简少恒总在让她劝服沈五嫁进信王府,因此关于沈家、关于沈五,褚嫣然得到的消息都是最新的。
  褚嫣然心念一沉,昨天刑部的锣鼓震惊了长安,大家都在推测事情的发展,此刻叶超生一身素衣地出现在镇北侯府老太君的生辰宴上,褚嫣然便知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而她的好朋友沈五,只会比自己更明白。褚嫣然伸出双手去握沈雪的手,想安慰又不知从何说起。
  沈雪淡淡一笑:“我想恒世子一会儿该来寻你了。”
  褚嫣然摇头:“我在这儿陪你。”
  沈雪笑道:“嫣然,你知道我的听雨院向来清汤寡水,丫环们跟着我什么好处都捞不上,肚腹空空的,荷包瘪瘪的,时不时还被绊一脚。今儿盛筵,多的是奇珍异宝美味佳肴,我们还是一起去吃吧,有好吃的,不吃白不吃,老侯爷说,来客须得吃饱了,饱得扶着墙回去。”
  褚嫣然拍了拍沈雪的肩:“在我面前,你用不着这样硬撑。”
  “没什么能让我硬撑的,嫣然,如果叶公子真是来退婚的,我更得回宴席上去。”沈雪叹了一声,“长安的节日宴花会宴,都是男女分列内外院,只有各府寿宴和皇家的重阳宴、除夕宴、元宵宴、中秋宴不设男女大防。男看女,女看男,可以大大方方看个够,因为这样的宴席而成好事的可不在少,各府大办寿宴既是祝寿,也为孙辈求个眼缘。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沈五至于在叶超生这棵树上吊死么。”
  褚嫣然张了张嘴,大大地吸了口气:“你,你这是要去找下家?”
  沈雪翻了个白眼:“别说那么难听。我这是良禽择木而栖。”
  端着食盘的冬草脚下打个闪,哼了哼,叶家公子若是不辨是非就与小姐退婚。待到叶家血案水落石出之际,且看他如何后悔去!
  褚嫣然摇摇头,叹叹气:“看来我是为你白担心了,好吧,我们吃席去。有好吃的,不吃白不吃。”
  沈雪笑道:“不是吧,难不成智王府还能短了你的吃食,就你两口就喊饱的,智王府养只猫都比你吃得多。”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猫比我吃得多。”褚嫣然哼哼道,“你是说我不如猫了,猫长猫短的。哼,我就没见过哪个比你更败家的,看不得别人把猫养在笼子里,生生花二两银子买一只土头土脑的猫,知道二两银子是普通人家一个月的用度么。”
  沈雪摇头晃脑:“千金难买心头好。千金散尽还复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小人吝财,散之全凭高兴。”忽地一敛笑容,“嫣然,我怎么觉得恒世子把你看得有点紧,这一会儿就出来找,半分离不得的样子,新婚蜜月,蜜里调油,就是你们这样?”抖一抖,暗想,简少恒以亲王世子之尊娶四品武官之女,是爱重褚嫣然这个人,还是迷恋褚嫣然那张脸?
  褚嫣然微微一愣,她可没从沈雪的话里听到半分羡慕或是玩笑,只有惊疑,心头略有不快。简少恒对她是真的好,在府里极给她正妻的颜面,教人事的通房,没名份的侍妾,全被打发到城外的庄子,在人后极为亲密,仿佛比她自己还要熟悉她的身体,能够轻易地燃起她的那种需求,在他怀里软成一汪水的时候,她会想,这样的丈夫,哪怕他是贩夫走卒,她也愿意嫁。简少恒给她的怜爱,比爹娘都多,丝毫没有看不起她出身低的意思。
  褚嫣然的脸颊泛上薄薄的红晕,重重地哼了一声,道:“离得离不得,等你成了亲,你就会知道,别在这儿疑三疑四的。走吧,赶紧到席上去找下家,哦不,择木,择木而栖。”
  下了小山丘,沈雪看着褚嫣然和简少恒双双离去的背影,大大地叹了一气,金童玉女,莫过如此。带着冬草施施然回到自己的座次,但见得沈家的人,个个面色凝重。
  平台中央的舞姬已经全部退下,平台下乐师也不再演奏。叶超生站定在离主座一丈远的地方,左手托着一轴金绫,神闲气定,一身的素衣简装也不掩他飘然清贵之风。
  自从知道与叶超生订有婚约,沈雪也曾想过嫁还是不嫁,老爹说值得嫁就嫁,不值得嫁就踹。在老爹和祖父的眼里,叶超生还是值得嫁的吧。叶超生为她受了简少华三拳,她感动之余,可又觉得他很有些让人看不透的地方,她总觉得他的背后有一个权势熏天的人,她不想这一世再被渣男出卖重走前生家破身死的覆辙。而当她找到前世那双温暖有力的手,她潸然泪下,却又明白慕容迟与她之间的差距,甚至他们将成为战场上的敌手。她能做的就是守护本心,守护家人,尽全力为娘亲和外祖报仇。
  此时,看叶超生的样子,竟是要在沈老太君的寿宴上退婚,要在绝大多数南楚勋贵的面前退婚,这不仅仅是打她沈雪的脸,更是打镇北侯府的脸,这是向长安人公然宣称,沈家就是叶家血案的幕后真凶!
  沈雪笼在长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她并不在乎退婚,甚至为此有些轻松,可她不能容忍叶超生借退婚坐实沈家杀人灭门的罪行,这很可能成为皇帝推倒沈家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她该怎么办?
  叶超生静静地开口了:“皇帝圣旨在此。”手掌一摊,金闪闪的绫缎刷地展开。
  在座的宾客们纷纷起身准备接旨。
  叶超生唇角轻轻一勾,慢吞吞说道:“诸位不必行礼,在下没有宣旨的意思。在下奉旨而来,所为两件事,其一,告诉大家。承蒙今上厚爱,在下今天就任京卫指挥使司同知,从三品。”
  众宾客面面相觑。京卫指挥使司同知,孔捷被告杀人,案件还没审理,有罪无罪尚未可知,皇帝就将他的官职撸掉,换上与原告有亲属关系的叶超生,这是皇帝向外表示,孔捷的罪。入定了。
  沈雪垂眸,从白身一步踏上从三品,看来叶超生的背后果然是皇帝。皇帝封官、授爵、赐婚的一条龙服务正等着他。
  叶超生保持慢吞吞的语速:“另一,奉延庆皇帝圣喻,叶超生与镇北侯府五小姐解除十一年前所定婚约,今后嫁娶,两不相干。”他的声音原是极为温润悦耳的。如珠之圆,如玉之润,这句话直呼今上名号,竟似带着一抹阴森的冷意,令座中的众宾客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这是什么意思?奉圣喻退婚,叶超生在说他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不得不退了沈家这门亲?他在说这门亲事的毁约不成,不是他和沈五小姐两个人的过错?他在说皇帝插手臣僚家事,为上不尊?不会吧。他叶超生可是皇帝刚刚提起来的新贵,怎么可能说让皇帝不喜的话?
  沈雪眸光微凝,叶超生,真的让人看不透,他这样说话。倒是保住了退婚给她造成的名声损失,也不算承认他与叶宝柱有血脉亲缘。凶案再往叶成焕那儿延伸,难免牵强,这却与皇帝的意愿相悖,他就不怕皇帝听着立马砍了他?花狐狸的脖子有那么硬吗?
  沈雪站起身来,走到沈凯川面前,盈盈一福:“圣命不可违,爹,你就把信物退了吧。爹爹,你女儿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你女儿在想什么,想做什么,你也最清楚,这样子,更好。”
  沈凯川望着女儿清冷的脸孔上浅浅的笑容,心如刀绞,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女孩竟要承受这样的羞辱,都是他这个当爹的惹来的,当初怎么就心一软允下了叶成焕和许多多的苦求呢!退婚,即使要退婚,那也轮不到叶家来提,而且是在老太君的寿宴上!叶超生,欺人太甚!
  众宾客也不知能说什么,看看叶超生,又看看沈雪,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两个人,神情,气质,姿态,风姿,颇有几分相似,怎么能进不了一家门呢?
  而那些待字闺中的少女眼睛全都亮了。从三品,这是多少人一辈子也够不着的官职,更何况叶超生又是那样绝顶出众的人,既无婚约傍身,又无莺燕缠绕,那可就是奔跑在群狼前的一只小白羊!
  老侯爷沉声道:“老三,谨遵圣命吧。”
  “喏。”沈凯川答应一声,转向叶超生,无波无澜地说,“叶公子,随我来吧。”
  “沈教头稍等,今天是老太君的生辰,晚辈准备了一份薄礼给老太君贺寿。”叶超生回头唤道,“陆虎。”
  沈雪看着陆虎走向主座,奉上一只锦盒,看着老太君的脸上露出吃惊的表情,心里沉甸甸的,叶超生自称“晚辈”,难不成还对这门亲事有着别样的想法?
  乔阁老站起身,清了清嗓子,向老侯爷一拱手:“沈侯,乔某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老侯爷抱拳:“不敢当乔阁老这么客气,阁老有话请讲。”
  乔阁老:“沈侯当知,乔某的四弟外放东南甘州府,他有一嫡子,就是我家小七,明年弱冠,乔某斗胆为我家小七向沈侯,向沈教头,求娶贵府五小姐。”
  简少华暗自高兴沈叶两家解了婚约,正在想如何猎取芳心,突听得乔阁老出言求亲,不由得冷笑,抢人抢到他简少华这里,真当信王府是死的了!乔小七是吧,明年弱冠是吧,那就看看明年还有没有乔小七这个人吧!
  老侯爷长眉皱了皱,笑道:“承乔阁老厚爱,一会儿我们到松涛园再议吧。”
  众宾客多以茫然的眼光在老侯爷和乔阁老之间转来转去。这是个什么节奏?皇帝命令退婚,是打沈家的脸,乔阁老求婚,这不是打皇帝的脸么?乔家不怕被皇帝一怒之下灭了门?长安,要变天了?
  沈雪拿筷子戳着冬草为她布的菜,似乎把那菜当成了乔阁老。戳戳戳,戳不死你!她算是看出来,乔家这是非结沈家这门亲不可了!沈家有什么是他们图谋的?难道他们探知了她的另一重身份?不可能的!
  沈福的男高音突然传来:“慕容二皇子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