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水落

  ——————————。
  魏十四正色道:“沈侯爷,箭毒木之毒,狠就狠在见血封喉,沈侯爷久在沙场,看惯生死,见多识广,当知见血封喉这四个字的份量,现在将死的是贵府的五小姐,在下不懂这世上会有人拿性命来信口雌黄!韩老大夫,您既然给沈五小姐施了针,请您向沈侯爷解释一番这套针法。”
  韩老大夫咳嗽一声,道:“侯爷,老朽自问医术在魏大夫之上,对毒物的了解却是比不过魏大夫,有一两次用药还不及魏大夫用得准,老朽前头说过,施针只是延缓五小姐血流速度,没有解药,五小姐必死。呃,老朽不想说这绝情的话,可,唉,可怜的。老朽久在侯府诊病,从不曾过问府里的事,五小姐算老朽看着长大的,是个乖巧的孩子,老朽行医数十年,不曾见过谁人会把一转眼就要命的东西用在自己身上。老太君说苦肉计,老朽以为,苦肉计,苦的是肉,不是命,说不通的,说不通的,侯爷还是寻解药要紧。”soudu!org
  老太君的脸色开始发青:“你们都有理,不就是欺老身与南疆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吗,完全不顾老身从没到过南疆的事实!”起身走到老侯爷跟前,缓缓跪倒,“侯爷,妾身算是看出来了,十五年前的事情,你们一个个的都记在心里,好,妾身欠明氏一条命,今儿还给她,这总可以了吧!”拔下头上簪子,直插自己的咽喉!
  老侯爷一把抓住老太君的手:“五丫头命在垂危,你添什么乱!那是你的亲孙女,多念两句阿弥陀佛吧,她还没及笄呢!”
  老太君的眼泪刷地流下来,哽道:“侯爷,你竟也不信妾身了!妾身自嫁进沈家。步步谨慎,处处小心,在内在外从不敢堕沈家一丝颜面!三十八年夫妻,三十八年啊,侯爷,儿子早已与妾身隔了肚皮离了心,妾身只剩下侯爷了,侯爷若不信妾身,妾身哪里还有活路!”暗暗思忖,照这样拖延下去。小贱货死定了!韩老头的针法再厉害,也没有一点点的办法!
  老侯爷摆了摆手,不置可否。直问魏十四:“你既识得此毒,可能配出解药,救五丫头一命?”
  魏十四直摇头:“箭毒木的解药不是配出来的,而是一种与箭毒木同一处生长的小草,叫红背竹竿草。叶呈红绿色,植株细长,是箭毒木唯一的解药。”
  老太君垂下眼睑,这姓魏的还真有点见识,可惜那草只在南疆生长,只在箭毒木周围生长。远水不解近渴。
  沈凯川绝望了,抱起沈雪往门外走去。玉明已死,女儿也将离去。他何必在这凄冷的世上独活!玉明在桃花山庄等他等得够久了,现在一家三口团聚在即,玉明会怪他没有照顾好女儿吧。他看也没看老太君一眼。
  老太君略抬了抬眸,眼底一片死灰,终究是白养了这个儿子。一个卑贱的村姑。一个卑贱村姑生下的孩子,两个卑贱的人生生夺走她唯一的儿子。她不甘心!手臂向前屈张,老太君悲泣道:“阿川!别走!娘老了,头发都白了,这么多年,你总在外面晃荡不肯着家,你知不知道娘天天都在等你,你想让娘等你多久?我是你亲娘!”
  沈凯川突听“阿川”这个年少时的称呼,身形微顿,把女儿抱得更紧,脚步不停。
  魏十四紧走几步拦住沈凯川:“在下的话,还没说完。”
  沈凯川眉锋挑了挑。
  魏十四再向老侯爷一躬:“沈侯爷,箭毒木的毒,不见血也伤人致命,只是毒发得不那么快。要把毒液涂抹在箭矢上,抹毒的人难免会接触到毒液,因此下毒的人总会带着解药。”
  “胡说!”老太君脱口道,双手在袖子里缩了缩,有些惴惴不安,阿萍说,不见肌体破口则无毒无害,这姓魏的却说,毒入皮肤亦伤命,谁的话更准确?她很想听到这姓魏的承认他就是在胡说。
  魏十四暗自松了口气,只道你这老虔婆滴水不露,事关自己生死,到底露了破绽!魏十四立即跟上问话:“老太君为什么要指责在下是胡说呢,难道老太君认定,箭毒木的毒,不见血就不封喉?”认定两个字,足够让人怀疑老太君甚为了解箭毒木之毒,下毒的人舍她,没有旁人。
  老太君马上意识到自己上了魏十四的当。不会骗人的人要么句句真话叫人信,要么句句假话叫人不信,会骗人的的人则是为了三分假话抛出七分真话,甚至九分真话为了最后一句假话。这姓魏的一直用真话给她挖坑,让她相信他的话句句都是真,突然一句假话,她就在潜意识里进行比对,然后下意识地回应,结果自揭了伪装。
  老侯爷和沈凯川都是属狐狸的,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老侯爷的脸色变了,黑里透着绿,叫沈福再次将所有下人带出去远远候着,又叫沈世榆把剩下的八个东越人抬到松涛园。
  赵氏和沈世研返了回来。
  沈世研道:“祖父,大哥让我守着五姐姐,他想在最早的时间知道五姐姐的情况。”若不是何大夫再三强调沈世硕受伤的腿还不能移动,沈世硕自己已赶过来了。
  赵氏问道:“侯爷,五丫头怎么样了?”
  老侯爷摆了摆手:“你,与韩老大夫,你们两个,到吴氏的屋子找找去!”
  找与搜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有时候却表示同一个意思。镇北侯府老太君的院子被搜,这可是极损侯府脸面的事,因此只能说找,决不能说搜,而且不能由着下人们大张旗鼓地找。而魏大夫终是外男,去到老太君的屋子,很不合宜,韩老大夫则不同,一来岁数大了,二来他是镇定侯府指定的诊治大夫,有着多年的交情。倒是不妨事,况且,老侯爷还有话要问魏大夫。
  赵氏心头大震,老侯爷居然喊出吴氏两个字,可见是怒极了,喏喏答应一声,与神情很是不安的韩老大夫一起向后院去了。
  沈世研在厅里转悠,东敲敲,西瞧瞧,弯着腰。撅着屁股,左画画,右摸摸。动作很不雅,眼神很阴厉。
  老太君冷冷地盯着魏大夫,暗道,只要不是你姓魏的去翻找,我就不信姓赵的混不吝与半瞎的韩老头。能找出个花样来!没有证据,天说破了也没用!
  沈凯川心里麻麻的,木木的,不痛,不酸,低头凝视沈雪那张毫无生气的青紫面容。神入冥冥,无声自语,阿明。女儿活,我会看着她戴上西戎女王的王冠,女儿死,我带着她去找你,我们再也不分开。阿明,你是想报你父母的仇。还是想我们团聚?
  老侯爷拈着颌下花白的长须,突然问道:“魏大夫,可曾听说美人果?”
  魏十四呆了呆,呆呆地问道:“沈侯爷问那美人果做甚?”
  乌木箱装着会唱会动的玉桃,杨树木盒装的白萝卜雕刻,两份送给老太君的生辰礼,沈雪只与负责制作的魏十二、必须出场的魏十四说起,便是随时跟在她身后的冬草,亦只知道要送那个礼,不知道为什么送那个礼。魏十四心中凛然,现在一切都照着小主子的预计在发展,却不知接下来的话一一说出,将军会怎么想。
  老太君浑身绷得紧紧的,全部意识只剩下一个,菩萨保佑那姓魏的对美人果一无所知。
  老侯爷叹了口气,呵呵一笑,道:“本侯听说那美人果,三十年生根发芽,三十年长成大树,三十年一开花,三十年一结果,结果只结三十颗,吃一个就有返老还童的奇效。本侯在想,这等人间佳品,或许能缓解五丫头所中的剧毒,魏大夫知道便说,不知道也只得罢了。”
  魏十四欠欠身,默默唾弃,返老还童,还长生不死呢,用不用这么夸张啊,这可把长安人的胃口全吊上了,连老侯爷也不能免俗,小主子你威武啊,可是,不说得天花乱坠人人动心,又怎么引得起古井无波的老侯爷问话呢!只是这好奇心吊起来容易,如何才能放下来呢,还是满城的人。
  魏十四露出甚是惊讶的表情,恭敬答道:“在下倒是听说过美人果,却绝非人间佳品。美人果与箭毒木一样,都是南疆独有的异种毒物,箭毒木毒性凶猛,好比山洪泥流,瞬间卷走生命,美人果则如和风细雨,润物无声。”暗暗想,原来我魏十四也有演戏的天分,前头骗得老太君露了底,现在开始拐卖老侯爷。
  老太君只觉得自己的一颗老心掉进了万年的冰洞,一丝丝热气都没了。
  老侯爷失笑道:“毒便是毒,何来润物细无声之说。”
  魏十四也笑了:“沈侯爷可能不知,在下年轻时曾游历过南疆,据南疆老辈的人说,美人果形似垂髫女童,汁液无色无味,入茶无影,入酒无踪,喝了含美人果汁的茶酒,肤色越来越亮丽,人越来越年轻,而睡觉的时间一点一点地变得长了,精神一点一点地变得萎靡,心智一点一点地衰减,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两三年的时间,变化发生得很没痕迹,大夫诊脉也诊不出毛病,无外乎说累着了,郁结了,最后人在痴睡中故去,而家人已经习惯了她长时间睡觉,没人怀疑她的死因。沈侯爷,你说,这种毒不是润物细无声,又是什么呢?”
  当年艾老夫人迫不得已招供以后,六大影卫为了证实她的供述,特意瞒着沈凯川,让魏十四跑了一趟南疆。魏十四在丛林中辗转数月,遇到一位八旬采药人,从他口中确认了美人果的怪性,采药人还告诉他数十年前部落头领砍树绝根的故事。
  魏十四口气平缓,却不敢抬眼去看沈凯川,细想又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做错,只因为杀害玉明公主的凶手是沈凯川的母亲,他们六大影卫才不得不忍下这口闷气,现在小主子要为玉明公主讨个公道,他们当然无一不从。
  老侯爷闭着眼,以手撑额,似正小憩。
  魏十四却从他额角手背凸起的青筋看出他心潮起伏,嘴角几不可察地翘了翘,保持着风淡云轻的悠然举止。
  钱氏去世的时候,沈凯山五岁,沈凯原只有两岁,沈凯川还没出生,四十年来从没有人说钱氏死得怪异,即使每年清明及忌日给钱氏上坟烧纸,不过略略感慨钱氏福薄。
  四十年苍茫人世间,无数高楼平地起,无数断壁残垣,很多事湮没在岁月的滔滔大河里,很多事却又如昨天发生的一般历历清晰。
  数百年诸侯争霸,战火不息。老侯爷的父亲被内奸出卖,孤军陷入重围,钱父率领援兵驰援,凯旋时中流矢而亡,钱母郁郁离世,沈父把钱氏带到沈家。
  钱氏是他一手抱大的,在他的心里,钱氏是妻子,又如妹,如女,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说的便是他们两个。在钱氏离去前的几个月里,她的心智已退成了五六岁孩童,他常常如幼年时把她抱在膝上,看着她勾着粉嫩的脖颈一瓣一瓣地数花瓣,看着她笑呵呵地一歪头在自己怀里熟睡过去。那时候,他最害怕什么?害怕钱氏一睡不起,再也不会眨着一双清如潭水的眸子顽皮又专情地看他。
  钱氏留下了三个年幼的儿女,他当爹又当娘,原在钱氏身边侍候的丫环借着他酒醉爬上他的床,解了他的衣带,尽管他什么都没做,那丫环抬出钱氏,倒叫他没忍心发卖,她竟作起威福来。
  艾家与权倾一时的许阁老沾点亲戚,艾家家主的母亲是许阁老祖母的妹妹,艾家大少爷与许阁老年龄相差一轮,却是臭味相投,皆得先帝器重,官运亨通。
  沈家与艾家的关系不远不近,同在朝堂上,沈侯与艾大少爷一武一文,倒也相得益彰,艾大少爷发癫地喜欢上窦家庶女,爱屋及乌,把窦氏的闺中密友吴氏拼命推荐给沈侯。
  沈侯拖儿携女,后宅又不大消停,见吴氏貌美,温敦又不失顽真,倒也叫人喜爱,便娶了她做继妻。吴氏生下沈凯川之后,也就算坐稳了沈家主母的位子。
  往事仿似沉在水底的石头,四十年静默无语,今夜隐隐有浮出水面之势。
  继妻暗杀了元妻,他与杀害元妻的凶手做了三十八年夫妻。会是这样吗?老侯爷不愿去想,却不能不去想。
  ——————————。
  ps:
  本章四千字,含祝贺自己的文文写到了四十万字,每天看着粉丝榜上那些熟悉的名字,兔子这心里就暖暖的,兔子好想留住每一位亲,亲,留下吧,还有亲想不到的故事在后面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