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心疼

  ——————————。
  沈雪侧卧在床,散着一头青丝,花花的两只前爪交叠着趴在枕头上,小小的脑袋放在沈雪的掌心里,呼噜呼噜打得闷响。
  老侯爷因为老爹放老太君一条生路,大房和二房也因为老爹揭过此事不提,于老爹而言,他的娘还活着,且安好,这便足够。很多次她都在想不大可能落实老太君杀人偿命,她也不想因为报杀母之仇而与老爹生分,想来娘亲在天之灵也不愿看到他们父女形同陌路。[email protected]
  沈雪长长地叹了口气,重新过滤对付老太君的一幕幕。
  简凤仪打了鸡血一般兴奋地离开听雨院,不久施嬷嬷突然来访。
  施嬷嬷人老眼不老,瞧得很清楚老侯爷和三老爷对五小姐与以往大大不同。玉桃里的鬼哭、老太君眼底的杀意,令她觉得事情相当严重,对老太君的樟木箱子,她深深恐惧。好死不如赖活,虽然黄土埋到脚脖子,她却不想整个被黄土埋了,不想落一个如当初的美姬一般被老太君无声灭口的结局,她的儿子媳妇很孝顺,孙子孙女很可爱,她更希望他们能活得久一些,活得好一些。
  施嬷嬷艰难地说铁狻猊,说樟木箱子,求五小姐看在她示警的份上,在老侯爷和三老爷的面前为她求情说句话,不指望老侯爷饶她一命,但愿三老爷放过她的儿孙。
  沈雪摇头不予相信,含笑送走失魂落魄的施嬷嬷。她很庆幸自己恢复了三成功力,借府里人来人往潜进毓秀园,趁人不注意,仔细验看博古架上的铁狻猊。发现内置铁箭染有白色液体,暗叫好险,当即取出铁箭,翻墙出府赶到安泰和药铺见魏十四。魏十四认出箭上涂抹着南疆独有的箭毒木之毒,大惊失色,言说这种毒毒性霸道。顷刻间送人赴黄泉,而且远离南疆,有解亦是无解。
  沈雪与魏十四激烈争论后,魏十四将铁箭上的箭毒木之毒清除干净,换上毒性略逊但也很强、不过有药可解的断肠草。沈雪翻墙回到侯府以后,将毒箭重新安进铁狻猊。找到施嬷嬷提供的秘藏点,把解药瓶子放进樟木箱子。一切就绪。坐等戏幕拉开。
  只有把戏演成真的,才能瞒过目光如炬的老侯爷,瞒过狡如狐狸的老爹,才能使老太君从云端跌落尘埃,受到沈家各个房头所有人的痛恨与遗弃,没有人再给老太君送一句关切。让她品尝众叛亲离的凄冷滋味。杀不死她,也得冷死她。
  食蜂花之毒在意料之外,感谢上天送她三生记忆的金手指。让她躲过这一劫难,同时令整个大戏的开幕诡异而又惊心动魄。
  将计就计,将老太君的杀人灭口计就成无懈可击的苦肉计,是谓置之死地而后生。
  她越惨痛,老爹越心痛,离老太君越远,也就不会觉得她有杀老太君的本意,不会觉得她心机太深沉,也就不会疏远了父女之情。
  现在老太君幽禁在毓秀园里,尽管她所追求的富贵安逸全都离她远去,她终究是完好的,没有以命抵命,想着娘亲坎坷短暂的一生,沈雪心头闷闷的,到底意难平!
  迷迷糊糊间,烛光忽然亮起,一片阴影移了过来,沈雪呼地坐起身,牵扯到肩部的伤口,疼得直抽冷气。花花“喵”地叫了一声,斜了一眼,伸出一只爪子,再伸出一只爪子,脖子下压,屁股上翘,伸了个向下的懒腰,然后躬起后背,长尾巴笔直竖起一阵颤抖,又伸了个向上的懒腰,咪呜一声,缩到床脚团成汤圆继续睡觉。
  慕容迟伸手扶住沈雪:“别乱动。”
  沈雪一双凤眸斜斜瞥过来:“大半夜的你就闯我的闺房,越来越过分。”她已经上床睡觉了好不好,她只穿着白色中衣好不好,夜入香闺,堂堂皇子不学好,学起采花那个贼?
  慕容迟没好气地:“你把自己伤成这样,我还能不来看你?让我看看你的伤口,伤没伤着筋脉。”
  “没有,我不会让自己残废的。”沈雪轻哼了一声,伤在肩部,总不能如魏大夫情急之下那般拿刀割开衣服,中衣的衣袖连着衣襟,露出肩部,便是露了半个上身,怎么可以!推开慕容迟扶着臂膀的手,嚅嚅道,“已经上过药了,没什么大碍。”
  慕容迟轻轻勾起她的下巴,只见她惨白的脸上染着几抹酡红的飞晕,一双眼角斜飞的凤眸,墨黑,亮泽,眸光流转,似月照碧波,光华潋滟,她咬着唇,贝齿轻颤,因咬得太紧,水润的下唇刻出两道深深的印痕。
  他微微地叹了一声,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面具后的一双晶亮的大眼睛慢慢地弯起,弯成一弧新月,笑意在眼波中流荡。俯过头,他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呼出温热的气息,微微笑道:“傻妮子,你已经把我瞧光光了,还怕我看你一个伤口?”
  沈雪的脸一下子红透了,几乎渗出血来,慌乱,羞涩,又愤恨地低吼道:“又不是我想看的,谁叫你在我的地盘洗澡来着,你明明听到我的脚步,也不肯藏起来,你故意的,故意……”话到最后,声音已低若蚊吟。
  慕容迟闷笑两声,偏过头,欢喜地凝视着沈雪那暴红的脸孔,不由得双手轻移,抚上她的双颊,低笑道:“自个儿媳妇来了,藏不藏的有什么要紧,又不是被别人看了去。”
  沈雪嗤地笑起来,拂开他的手:“我爹说,你与你的野狼营摸滚了五年之久,那看光了你的人,算上脚趾头也数不过来。”从空鹏的身手来看,野狼营实施的是特种部队军事化管理,一二三四的集体生活,她不要太熟悉。
  慕容迟郁闷不已,有比这丫头更能扫兴的人么?
  沈雪弯起了嘴角,明媚的笑容仿若花蕊绽放。在昏黄的烛光下闪闪发光。她眨了眨眼:“你的野狼营有一千多人吧,有一首诗,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犹唱什么来着?”
  慕容迟紧紧盯着沈雪,嗓音一沉:“没想到你的口味这么重,喜欢那个样子的。小雪,你可知道,我为你守身已经守成了干柴,你要是不介意。我现在就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
  “嘁!”沈雪抬头看向慕容迟,这一抬头。把要说的话全忘了。
  他的眼眸特别黝黑,黯淡不明的烛光下,他那双闪亮到极点,却也深幽到极点的眸子,似有一种奇异的魔力,让在他目光注视下的她无法动弹。甚至移不开眼睛。她嘴唇翕张,呆呆地看着他紧抿成一线的薄唇,和半露在衣领外的轻轻滚动的喉结。突觉得口干舌燥,心跳怦怦怦加快,快得不可自抑。
  近在眼前的慕容迟,完全不似白天那般冷嗖嗖浑身透着狠决的杀气。她突然想起桃花山庄月牙池边的那个夜晚,一串水珠滚上他红果的胸膛,沿着肌理滚到平坦的小腹,滚入腹下那片浓密,颤微微地欲落不落,甚至在淡淡的月光下,一点晶光从水珠的左下角向着右上角滑过,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沈雪咽了咽唾沫。眼前的人,他是优雅的,一种让人头晕目眩的优雅,他是魅惑的,一种让人心猿意马的魅惑。他并没有特别暧昧的动作,却令她瞧得双腿虚软了。沈雪哼了哼,这货就是那个唐和尚,男人见了只想咬他一块肉,女人见了就想把他拖到床上!
  沈雪但觉得自己耳朵烫得似被火灼着。
  慕容迟见沈雪的脸色呈现一种不正常的晕红,身子软软的似是无力支撑,不由得沉声问道:“发烧了?一定是伤口发炎引起的。”用手试一试沈雪的前额,不由分说将她抱起放到床上,让她仰面平躺,双掌一错,贴上她的胸口。
  沈雪刚要喝斥他非礼,一股暖流骤然间从他的掌心传入她的心口,注入血脉,冲击她的各处大穴,骨节顿时似被利刃支解,剧烈疼痛之中,又有一种松快之感,约有一刻钟,疼痛的感觉渐渐减弱而无,那股暖流在体内流转,竟似化成了一团火焰燃烧起来。沈雪又觉焦渴,张了张嘴,便见慕容迟一弹指,一粒冰凉的丹丸入口,一股清凉之气直透心田,有如饮了玉液琼浆,将体内的烦燥之气涤荡得干干净净,而那股暖流仍然在体内流转,有说不出的舒服和轻松。
  慕容迟收了双手,把枕头立起来让她靠着,又拉过锦被盖住她的身子,摇头叹了口气:“在战场上,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都是非常不可取的。你倒好,伤敌八百,自损三千,有你这么做生意的么,你不心疼,我心疼!”
  “谢谢你。”沈雪杂念全消,听他这么说,心生感念之时,眸光一凝,“你又挂在哪棵树上偷听了?今夜被灭口的可不在少,若被我爹发现,北晋二皇子的身份也救不了你。”
  慕容迟搬了锦杌坐在床边,笑道:“心智大乱,这是习武者的大忌,即使你爹发现我,他也追不上我。狐狸跑得很快,猫跑得更快。”
  沈雪忍不住唾弃:“你怎么知道狐狸追不上猫?”
  慕容迟眨了眨眼,诡诡地一笑,不置可否。
  沈雪抚了抚受伤的肩,苦笑:“那是我爹的娘,我也没办法,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
  慕容迟哼哼道:“钱氏一条命,你娘亲一条命,你的半条命,还有我五年的福利,只换一个幽禁,太不划算。”
  沈雪眉尖一挑:“关你什么福利?”
  慕容迟哼哼:“什么福利?嘿,你个没良心的,那老头子说,五年之内不能那啥,怎么不关我的事?”
  沈雪退下去的红晕又爬上来,还爬得飞快,深深吸气,再吸气,一探手在慕容迟头上一拍,凉凉笑道:“乖,我的事不关你的事,你多威风啊,往那儿一站,两手一背,下巴抬得比额头高,生生地把沈家的生辰宴变成你的选美宴。唉,那么多火一样的眼光,咋没把你这个大冰块烧得蒸发了呢。”
  “好酸。”慕容迟嘴角一弯,笑起来,“我不到沈家来选美,你就成了被人议论、受人嘲笑的主角。这个主角我不要。”他的笑容虽被面具遮住,可他笑的时候,圆圆的眼睛弯成杏核状,眼角眉梢悄悄扬起,展现出一种极致魅惑的风华,直令人心旌摇摇。
  沈雪眼窝一热。几乎落下泪来。
  慕容迟忽然起身,将窗帘全都拉得严严的。点了一排红烛摆到床边的案几上,很正色地说:“小雪,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沈雪一窒,脱口道:“你又不是大夫,瞧什么瞧。”屋里烛光太过明亮,容易引起注意。厚重的窗帘挡住烛光外泄,这人实在谨慎得很。
  慕容迟很认真地说:“我看那支箭的箭簇是三角流线型的,你的伤口想来差不多是个三角形。而三角形的伤口最难愈合,必须进行缝合。”说着,拿过早放在屋门旁边书架上的小箱子。
  沈雪心头大震,定定地注视慕容迟。创口缝合术,这位穿越君不仅仅是特种兵出身,还懂外科?想起老爹所说的关于北晋军医方面的消息,真保不齐慕容迟对外科不陌生。
  沈雪突又想起前生暗恋过的穆学长,他的父亲是a集团军副司令员,他的母亲有a集团军军区医院第一刀的美誉,穆学长最早在军医学院读书一年,后转入军械学院读到博士。沈雪的心禁不住怦怦猛跳起来,此慕容迟竟会是彼穆容驰?那么这面具下的脸庞……
  应该不可能,生活中她与穆学长并无交集。沈雪打个冷颤,若这个世界有两个人顶着穆学长的脸孔,她一定蹲墙角种蘑菇去!
  倏忽转过念,眼前的慕容迟既是上天漏下的穿越君,大概顶的是那个令沈霜霜恐惧的真北晋二皇子慕容驰的脸。一瞬间,沈雪很想伸手去揭慕容迟的白银面具,又觉得这张面具还是由他自己取下来的好,由他自己说清来历。
  沈雪垂眸,也不再扭捏,顺从地解开中衣,脱去左袖,露出箭伤的同时,也露出少女的一痕雪肌。都在二十一世纪生活过,露个肩也就算不得什么。
  慕容迟细细查看那伤口,果然是个很深的三角形创口,长长地叹了一声:“小雪,你对自己都这样狠,我真是深深地为你的敌人鞠躬默哀。不过,以后再不许伤害自己,记住没有?”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银镯套在她的手腕上,弄了两下“啪”的一声轻响,然后他说,“好看不好看?”
  这银镯十分精巧华丽,表面花纹是一只猫,以一种她辨不出的金属雕成,在烛光下发出流离眩目的光泽,内侧刻着三个字:慕容迟。
  沈雪瞪大了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用一个镯子把我圈住?”
  慕容迟眯眼笑:“就当我送你的礼物吧,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也能感受到我的存在。”
  沈雪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没再吭声,就觉肩部一阵清凉,感觉得到他在走针,却感觉不到痛意,不由得问道:“你还有麻药?”
  慕容迟轻笑道:“你家荷塘边种着曼珠沙华,白色的曼陀罗有麻痹止痛作用。曼珠沙华,两生花,谁种的?”
  沈雪迟疑片刻,道:“四姐姐,沈霜霜。”转过头斜瞥慕容迟,见他并无动容,忽地诡笑,“她很怕你,听到你的名字都哆嗦,你——欺负过她?”
  慕容迟收针剪线,手底下把充满薄荷香气的白药膏小心地敷在伤口上面,用棉巾包扎妥当,嘴里义正词严说话:“没有,我不认识你家沈霜霜沈露露。”
  沈雪吃力地穿好中衣,看着慕容迟吹灭红烛,拉开窗帘,放进一屋星光,哂笑道:“真不认识?那怎么知道还有个沈露露?”
  慕容迟换了椅子坐下,靠着椅子背,双手枕在头后:“你的家人,我总得多一点了解,直攻不下,还可迂回。”他静静地坐在那里,微微笑着,乌黑清亮的眸子一如窗外夜空里满天的星星,璀璨而静谧,让人不由自主随着他安宁起来。
  ——————————。
  ps:
  四千七百余字,含7638卡卡龙亲投的粉红票票
  感谢7638卡卡龙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