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都不是人

  小孙姨娘嫁给沈凯川为妾已有十三年,五小姐沈雪的一切都由着她捏扁搓圆,同是三房庶女,不踩得沈雪平庸笨弱,哪显出沈露露的明艳聪慧?沈雪突然出现她预料不到的反应,不由得小孙姨娘不心慌。
  沈世榆优雅一笑:“七妹妹,你在问人们为什么称五妹妹是侠女,是吗?七妹妹真是好忘性,就在前天,六弟、七弟、八弟落水,是五妹妹把他们救上来的,当时七妹妹也在吧,八弟和七妹妹最亲吧,七妹妹若是下了水把八弟救上来,人们也会称你是侠女的。女孩子家学得会什么学不会什么,并不是最重要的,没有一颗感恩领情的心,连个人都不算呢。”www.doulaidu
  正厅里的人齐齐变了脸色。这一整天,谁去过五小姐的听雨院?谁感了五小姐的恩,领了五小姐的情?合着都不是人了!
  沈雪垂下眼睑,这二哥,这么说话,他自己得罪一大圈不讨好,貌似为她鸣不平,却也发作得她讨不了好,有点看不透,应该也是个很有趣的人吧。
  沈霜霜走上前亲亲热热拉住沈雪的手:“可不,母亲和六弟一直念叨着要去谢谢五妹妹,可又听说五妹妹一直晕迷不醒,便留了韩老大夫在客院里候着,随时给五妹妹问诊,今儿听说五妹妹醒了,母亲就说一定要去看五妹妹的,五妹妹身子还弱,可不能亏了调养,母亲已经吩咐了,给五妹妹那儿开小厨房,祖母赏下了好东西,五妹妹也方便随时取用了调养身子,不至于被人误端了走。”
  沈露露和小孙姨娘又一齐变了脸色。沈露露愤愤然,不就一碗血燕嘛,竟告到老侯爷老太君面前,不就仗着自己是个嫡出的,这么欺负人,哼,我爹看着呢,有得叫你好看的!
  有些人,只看到别人欺负自己,从来看不到自己欺负别人,而当有好东西出现的时候,就认为那一定是自己该得的,若得不到,那就是别人抢了自己的,或当自己吃了亏、倒了霉,便怨天尤地把身边的人全记恨上,从始至终都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固执地认定那是别人的运气好,得了老天爷的垂怜照顾,于是,一切不属于她的好,都可以变成她理所当然对别人使坏的理由。
  沈露露,就是其中之一罢了。
  沈雪给大夫人赵氏行了个礼:“阿雪谢大伯母牵挂。”看着沈霜霜,微红了眼圈,“阿雪也谢四姐姐关怀,其实那天阿雪也是吓懵了,都是自己弟弟,想不了那么多,幸好弟弟们都没事,阿雪只图自己问心无愧,不图哪个感恩和回报。”
  大少爷沈世硕清清嗓子,微微一笑,道:“五妹妹心思单纯,重情重义,当得侠女两个字,我们沈家有四妹妹和五妹妹这样的女儿,是沈家的福祇。”沈世硕的五官长得极好,这一笑起来,似一下子将四方美景精华都聚拢过来,令人心旌摇摇。
  大少奶奶冯氏顺着话道:“可不,有四妹妹和五妹妹这样的,我这个做嫂嫂的,脸上也有光彩。”
  八少爷沈世涛朝沈雪翻了个白眼,谁是你个贱人的弟弟,做本少爷的姐姐,凭你也配!
  杨氏掩了口笑道:“四丫头不止是才女,还是美女呢,这身天水碧云锦做成的衣裳也就是四丫头穿着能穿出天水碧的风轻云淡,画上的仙女怕是也不及四丫头灵动呢。”
  沈霜霜赧然一笑:“二婶又打趣霜儿了,这天水碧的云锦正是女儿节时候祖母赏下来的,母亲请了瑞盛和的裁剪师傅过府量制的,今儿一早祖母传唤,霜儿便穿来了好向祖母显摆显摆。祖母,霜儿好看不?”
  老太君压下心中的惊怒,暗想那件正事终是大大利于三房的,舍弃不得,连着十几次的深呼吸,转成一张笑脸,慈爱地虚点沈霜霜:“好看,好看,霜儿一直好看,真是比仙女还灵动呢。”
  杨氏看了看沈雪,忽然想起端阳节前各房的赏赐,心下稍加计较,佯皱起眉,有些不悦:“五丫头,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女儿节时候老太君赏下的衣料都是上好的,你们每个丫头都有,四丫头还知道穿了新衣裳来见老侯爷,哄个老太君开心,你这身衣裳,有些日子了吧,幸好今日没有外人!怎么,要让人笑话侯府缺了你的吃穿,苛待你是个庶出的?”
  赵氏目光闪动,有一丝怒意飞闪不见,杨氏这是在指责她掌家不力,当着老侯爷老太君的面,给她上眼药?
  沈雪诚惶诚恐福礼:“阿雪不敢,祖母、大伯母、母亲从不缺了听雨院的用度,阿雪万不敢有此不孝之念!”
  杨氏皮笑肉不笑:“咱们沈家的小姐个个都是捧在手心里养着的,吃的穿的哪样不是挑最好的,偏你到毓秀园来穿着件几个月前的旧衣裳,五丫头你安的什么心思?”
  沈雪脸色惨白,喏喏道:“阿雪,阿雪,阿雪……”十分配合杨氏的指挑,借坡下驴的事情做起来还是蛮有意思的。
  沈露露和小孙姨娘脸色更难看了,不由得把目光转向沈凯川,那意思,杨氏揪着五小姐的错,也就是揪三房的错,她这是让三房在老侯爷老太君面前没脸。
  沈凯川闭着眼,目无表情,仿如老僧入定。
  赵氏忽地了然,接过丫环递上的茶杯,端庄地微笑着,好整以暇地坐着看戏。
  艾氏有些得意,又有些愤恨,那对贱母女,公然向沈凯川抛眼球,当她这个正室夫人是死的,当堂上的两个老家伙是死的,人不找死就难得死,这小孙姨娘妖妖凋凋甚是狐媚,平日最得沈凯川的宠,偏又有一双儿女傍身,竟生生将她这个正室夫人挤得空了,若不是她生下了沈世湾,若不是她的父亲是前任首辅,这正室的位子恐怕早就不保了,沈露露那个小贱种仗着沈凯川的宠爱,竟然靠上嫡女的双名,想到这个就气得肝儿疼。杨氏揪着五丫头的衣裳说事儿,她不介意五丫头倒霉,捎上七丫头那对贱母女吃瘪,那才叫一个心花怒放啊。
  杨氏似笑非笑:“五丫头,怎么,没得话可讲?你可以讲你没想那么多,你就是匆匆忙忙赶着来见老太君的。”
  ——————。
  兔子举举兔爪,求点击,求收藏,求各种票票,多谢!
  话唠,戳一戳兔子的《昨夜欢情》,大餐,静静享用!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