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泼脏水

  ——————————。
  “王爷!”姜侍郎出声唤住倚着简少华正要离去的信王,“王爷,你看,这鸣冤鼓响了二十五声,下官心里很是不安,有王爷坐镇,下官也有胆气为击鼓人作主不是?”
  信王摆了摆手:“本王累了,不掺和你们刑部问案,阿华,我们走。”突觉腹中一痛,浊气下沉,噗一声放出个屁,又响,还又臭,信王老脸涨得通红,不再多言,提了衣袍急急往后院奔去。www!ttzw
  人们已忍不住爆笑,只道美人如花隔云端,原来高高在上的人与贱民是一样的,放的屁拉的屎都是臭的,谁也不比谁高贵。
  叶超生竖起两根手指在鼻端扇风,悠悠然道:“屁是吃到肚子里的食物不屈的灵魂在呐喊,王爷是人中龙凤,这灵魂的呐喊声自然要比平常人威武雄壮得多。”
  紧跟在信王左右的几个侍卫本已被屁熏得差点儿跳起来,听了这话,脚下打滑又差点儿摔倒在地,想笑不敢笑,双肩耸动,紧随信王而去。
  简少华目光阴沉,叶超生这家伙注定是他的敌人,长得极好不说,还觊觎他的女人,今天又在公众面前抢他的风头,令他精心准备的向沈家示好的计划半点没能展开,此时又出言嘲笑自己的父亲,这家伙真觉得宫里那位能给他不变的支撑?一个人若是不知道给自己预留后路,往往会死得很难看。
  姜侍郎看着信王的背影,嘴角边掠过一抹冷笑,刑部的水加了佐料,泡出来的茶没那么好喝。院子里所有侧门全部落锁,只有正门一个进出口,想走?不大容易。
  抓起惊堂木用力一拍,姜侍郎大喊道:“带击鼓人上堂!”
  衙役们握着杀威棒不住敲击地面,口中低喊“威武”。
  叶超生退到人群中,与沈雪本隔着两三个人。可陆虎那冷冰冰生人勿近的神气,和搓着手掌指节发出的嘎巴脆响,令周围的人骇骇然不由自主退后。叶超生给了陆虎一道“表现不错,有赏”的眼光。陆虎挺腰腆肚,更加卖力地向外扩散寒气。
  沈霜霜痴痴望着施施然袖手立于一旁的简少华,心里又酸又甜。就这样远远望着他已是一种快乐,那么依偎在他身旁将是何等销魂!追随着简少华的目光。沈霜霜看到被衙役带进院子的人。
  那是个妇人,看起来似已老迈,个子不高,脖子有点粗,长得倒不难看,但是出奇地又黄又瘦。浑身上下刮不到四两肉,像一只风干的老母鸡。
  沈霜霜脸色突然大变,她想起前世发生的一件诡案。信王府无端成了被告,简少华身败名裂,若不是随后镇北侯府宣布与信王府联姻,力挺简少华,简少华在长安几乎没有立足之地。
  沈霜霜急促地喘了两口气,拉住沈世榆的手臂,压低声音道:“二哥,你的飞刀呢,求你截住那个刁妇!求你给她一刀,让她不能开口!”
  沈世榆回首看到沈霜霜绯红的脸孔、泪盈盈的眸子,环视四周,为难又不解:“四……四弟,为什么?这么多人,不好做的。”
  沈霜霜急得眼泪扑簌簌直落,拼命摇晃沈世榆的胳膊:“二哥,你的飞刀最是准,给她一刀,求你了,那真是个刁妇!她的话根本不能听!求你!”
  沈雪一扯沈霜霜:“你疯了!当众杀人,你想二哥死吗?即使是刁妇又如何,她告她的状,还能告上你不成!”
  沈霜霜呆了呆,抱着沈世榆胳膊的双手一反一转,趁沈世榆愣神的瞬间,竟把他别在腕间的飞刀夺了过来,倒握刀柄,藏刀于掌,便向那妇人冲过去。
  沈雪身形一闪,抬脚一勾,绊住沈霜霜的腿,沈霜霜站立不住,向前栽去,沈雪探臂一带一拉,将沈霜霜拽了回来,俯过头来在沈霜霜耳边恶狠狠斥道:“那妇人要告谁?与你有关吗?别忘了,你是镇北侯府的嫡小姐!你想我们沈家名声扫地吗!”
  沈霜霜的脸倏忽惨白,她和简少华之间,隔着的不仅仅是简少华的原配正妻乔曼玉,还有她侯府嫡女的身份。可是,对简少华的那份情,她一直深藏心底,不曾透露半分,嫡小姐,沈雪是随口一语,还是专有所指?沈霜霜忽然觉得心事已被沈雪看破,不由得心虚起来,自甘为妾绝对等于把脸皮扔到地上由着踩,不要那脸了。
  叶超生静静地站在一旁,不时向沈雪睃去一眼,当与沈雪目光相碰时,立即弯起眉眼,送上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直笑得沈雪一阵恍惚,隐隐地想,在那一世,如果早得穆学长一笑,想来她定会拍飞校草,成全他与校花的地下苦恋,而她也不会死得那么痛。沈雪以手指摩掌心,回想起握住自己的那双手的温厚之感。
  沈世榆暗暗纳闷,没看错叶超生一脸花痴吧?难道这家伙不记得他和沈家五小姐没有半个铜钱的关系?
  姜侍郎一拍惊堂木,直切主题:“刑部的鸣冤鼓不是随便可以敲的,下跪的妇人,你有什么山高海深的冤情?”
  那妇人眼中无泪,面无悲色,也不说话,竟一下子脱去身上衣裳。
  院子里惊呼迭起,人们的眼睛都盯到了妇人光裸的身体,倒不是有什么看头,而是被那纵横交错、狰狞丑恶的伤疤吓住。
  妇人随即穿好衣裳,磕了个头,道:“大人,民妇曾遭人杀戮,身中十五刀,剜心剜肺的疼,血都要流尽了!可这皮肉的痛远不及心里的痛。民妇范氏,桂东府紫琅山奚家村人,十八岁成亲,二十三岁方得一子,满月之日却被人生生夺走,奚家村老少一百七十八口,只余下民妇一人。二十五年来民妇流落异地,以织绣为生计。无数次梦回家乡,却是忘不了家乡的土地一片血色!儿子没了,家人死了,乡邻死了,有家不能回,举目无亲!敢问大人。民妇这冤情算不算得山高海深?”
  人们面面相觑,屠村?为夺他人之子而屠村,太狠毒了!
  姜侍郎满腔的怜悯:“可你这没头没脑地敲鸣冤鼓,本官又不知何人夺了你的儿子,怎么为你作主?”
  沈雪眸中微有冷意。这范氏开口,头尾都在渲染她的悲惨遭遇。最重要的失子屠村却一语带过,而姜侍郎的回答听起来似无不妥。细细一忖,很不对劲,夺子与屠村,显然屠村是重案,可姜侍郎居然只字不提,他在把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到夺子之上。
  信王在侍卫的簇拥下一脸轻松地走过来。简少华上前扶住信王,侍卫分开人群。
  姜侍郎喝道:“兀那妇人,见了信王爷也不知大礼参拜。该当何罪?”
  范氏尖声喊道:“大人,民妇正是要告信王强夺民妇之子,求大人为民妇作主!求大人作主!民妇一定要让儿子认祖归宗!”
  人群里发出低低的惊呼,谁人不知信王只有华世子一个儿子!
  “刁妇休——”沈霜霜疾声喝斥,后面的话还没吐出,她的嘴就被沈雪紧紧捂住。
  沈雪压低嗓音怒道:“与你何干!由得你大呼小叫!二哥,我们回府!今天的事,悉数向大伯母禀告!”
  沈霜霜被捂着嘴,呜呜道:“不,不能走,我不走!”
  “糊涂!”沈雪低斥道,“你难道看不出来,姜侍郎与那妇人是一伙的,一唱一和就是冲着信王府去的,你倒想想,信王是什么人,谁敢这么对付他?你难道想让整个沈家给信王府陪葬不成!”
  沈霜霜惨白的脸色又白了两分,掰掉沈雪捂嘴的手,低声却坚定地说:“我不走!我不说话便是。”
  沈雪跺跺脚,低低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沈霜霜声音更低,但更坚定:“我不走。”
  信王瞥了一眼范氏,淡淡道:“杀了。”
  侍卫想也没想,拔出佩刀便向范氏奔过来。
  “慢着!”姜侍郎大喝道,“王爷这是要杀人灭口吗?这里是刑部,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人群中响起嗡嗡嗡的声音,议论纷纭。
  简少华双足一点,来到公案之前,一步一步向姜侍郎逼近,高声喝道:“姜侍郎,论律法你当比本世子熟悉,玷污皇亲,你该知当判剐刑,诛灭九族!一刀杀她,那是便宜她!”
  姜侍郎毫不相让:“华世子!刑部是伸张正义的地方,击了刑部的鸣冤鼓,那就是刑部的原告,刑部有保护原告安全的责任!王爷和华世子迫不可待要杀了范氏,难不成是心虚了?为何容不得范氏申诉?是真假不了,是假也真不了!”
  叶超生双臂环抱胸前,好整以暇:“姜大人,刑部规定,民告官,贱告良,要上公堂,先滚钉板,这妇人不曾滚过钉板,算不得刑部的原告吧。”
  姜侍郎一摆手:“带范氏下去,滚过钉板再带上来。”
  “慢着!”范氏挣脱上前的两个衙役,膝行几步,连连磕头,“大人,大人容民妇说一句。事情郁结在民妇心里已经二十五年,民妇既然敲响了鸣冤鼓,就不怕滚钉板,只是,民妇年老体衰,只怕滚过钉板之后再也无力诉说冤情,恳请大人宽限,待民妇将心中冤屈吐露完毕,民妇自己去滚钉板!”话说得斩钉截铁。
  沈雪忍不住冷笑,等她把事情抖开,信王夺子屠村,多么劲爆的消息,谁还顾得上让她去滚钉板!沈霜霜说得没错,这就是个刁妇。
  姜侍郎迟疑着,手里抓着火签欲扔不扔。
  人群中零星有略高于旁人的议论,或说这妇人瘦弱得一阵风能刮跑,肯定经不起滚钉板,或说信王府行得正坐得端不必惧怕有人乱嚼舌头,渐渐地附和的声音越来越大。
  信王脸色阴沉,返回刚才落座的雕龙圈椅,这一生风风雨雨经历无数,被人讹诈也不是一次两次,那讹诈的人哪一次讨了好去,怕他个球。
  沈雪叹了口气,太自负的人时不时就会跌进别人挖的坑。
  姜侍郎放下火签,眼底闪过一丝冷嘲,一拍惊堂木,衙役们敲起杀威棒,交头接耳的人们立即安静下来。姜侍郎又一拍惊堂木,喝道:“原告范氏,从速讲来。”
  范氏揉了揉自己的腰,跪得规规矩矩:“民妇范氏,年四十八岁,桂东府紫琅山奚家村人。二十五年前的五月十四日,民妇家里摆了小儿的满月酒,村里的乡亲都赶了过来,欢欢喜喜喝到半夜,突然人喊马嘶,一群锦衣人闯进村子,见人就杀,民妇的儿子被那为首的人夺了去,等民妇从昏迷中醒过来,天已经亮了,民妇听不到一点声音,全村的人都倒在血泊里,地面都被血染红了!”
  信王听得“紫琅山”三个字,心中豁然明白。
  当年迫于太后压力,他不得不让位给老八,心中郁郁,约了老五勇王一起微服出游,在路边的茶寮里碰到一个疯疯癫癫邋遢不堪的道士,道士说他们两个都被下了绝嗣药,但是按照他的方法服药可保一年后恢复。老五当作笑话,他本着宁可信其有的想法,向老八告假,携王妃到城外的庄子避暑,然后夫妻二人从庄子悄悄出逃,丫环婆子侍卫仆从一个都没带。
  桂东府有一个姓苏的商贾,遭宗亲乡里陷害掠夺,倾家荡产,苏商备下毒酒宴准备全家人一起上路,带兵路过的信王赠银千两,苏商得以东山再起,对信王铭感于心。
  信王夫妻便藏身在苏商新建的紫琅山庄,一年后,信王妃果然有孕,直至阿华出生十个月,夫妻俩才启程返回长安,办了一场盛大的周岁宴。
  在紫琅山庄的那段日子,除了苏商别无人知晓,苏商绝不会出卖自己,想来是在之后的某个时间,由于简少卿、简少恒相继出生,他放松了警戒,偶然提到紫琅山,被处心积虑的延庆帝得了消息。
  苏商与自己一直有密信往来,不曾听他说起紫琅山一带有凶杀案。那么所谓奚家村被屠,应该是子虚乌有。但是要证实没有屠村一事,必须派人到桂东府紫琅山实地调查,一来一去快马加鞭也得一个月的时间,那个时候有关阿华身世的流言早满长安,信王府早已身败名裂,再也没有能力争夺帝位。
  延庆帝好毒的心思!他的狠招留在了这里!堂堂帝王,居然用起泼脏水的下三烂阴招!
  ——————————。
  ps:
  本章四千余字,含磐石缇亲的粉红票票,兔子正在努力码字中~有个好消息,舞落亲为写的书评参加点娘的书评大赛,求亲们帮忙投个票,好不好?好嘛!网址
  ploy
  20131210
  点“我要投票”,然后找到兔子的文,投一票吧。多谢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