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诡辩(上)

  ——————————。
  沈雪眼眶微热,对信王府的那种抵触一点点散去。信王被抢了皇位,儿子又被人污蔑,竟然要以生命来维护儿子的清白!正感慨间,突见沈霜霜没头没脑冲了出去,沈雪唬得伸手去拉,不想沈霜霜拼了全力,沈雪不提防,反被沈霜霜扯了过去,牵到左肩的箭伤,疼得沈雪五官挪位,低骂道:
  “你疯魔了!想死回家上吊去,别连累全……”soudu*org
  叶超生倏忽冷下了脸,瞅向沈霜霜的眼光冰冷又凌厉。
  “休要你管!”沈霜霜两眼闪闪发亮,声音虽低,却坚定无比,“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受到如此羞辱,我帮不了他,也要和他站在一起,一起承受!”
  三两下拉扯,她们两个便从人群中到了人群前头。
  信王左手持刀,右手拇指食指并拢,从刀叶上一划而过,然后双手握住刀柄,横刀在肩,向脖颈划去!
  “王爷且慢!草民有话要说!”沈雪大叫道,看着信王停下自刎的一刀,只将刀横在肩上,长长舒了口气,转过身对沈霜霜冷笑道,“你真是痴了!好,我与你打个赌,赌他没事。我若嬴了,你休得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别再做伤己伤亲的蠢事,我若输了,由你追求你的爱,成也好败也好,我不会干涉你半分。你,赌还是不赌?”
  沈霜霜一呆,呐呐道:“你,你说他没事?我不信,除非,你答应嫁……”前世,就是沈雪高调嫁进信王府,将这桩丑案压了下来,原来重生一回,便是要她再看一次沈雪嫁给简少华!沈霜霜一念及此。痛不欲生,泪水瞬间落满苍白无色的脸庞。
  “我没那个意思!”沈雪飞快打断沈霜霜的话,低喝道:“我只问你赌还是不赌,赌,你就老老实实和冬草冬果一起等我,我做什么你都别管,就是我死,你也不许再站出来,不赌,咱们回家去。你不想走也不成,我打昏你就是个白打,没人会给你作主。”
  沈霜霜呆了呆,心头一片茫然。她不想走,她不想简少华有事,下意识地点点头:“我赌。”
  姜侍郎正得意间,信王一死,信王府元气大伤,简少华不足为惧。延庆帝必要记他头功。满腔的得意被一道年轻的声波打破,狠狠盯向沈雪和沈霜霜,见是两个衣着普通而面目俊秀的少年,暗暗磨牙。小子,既然不想活,本官就让你们想死都死不成!
  连拍惊堂木,姜侍郎大声喝道:“什么人咆哮公堂?小的们,杀威棒伺候!”
  沈雪双目闪闪看向沈世榆,微微一摇头,以口形道“快走”,开玩笑。镇北侯府二少爷沈世榆。长安城里贵族圈中认识的人不要太多,之前瞧热闹没被注意也就罢了,这会儿可不行。被人看到她们再和沈世榆待在一起,延庆帝的人会很快查到镇北侯府,那可真是把沈家直接拖进泥潭了。
  沈世榆当然不肯走,刑部是什么地方,现在又是个什么状况,刀山火海也就这样了,哪能留下两个娇滴滴的妹妹,要走,必须带着她们一起走,不然,他怎么和祖父、伯母、三叔交代。
  沈世榆刚要说话,叶超生身形一动,站到他身旁,一偏头,低声道:
  “她要做的事,谁也拦不得,你走吧,这里有我,我保证她们两个完完整整地回家去,谁也伤不了她们。”
  沈世榆瞅了瞅叶超生,暗道,你保证,你凭什么保证,你又以什么资格保证!转眼看到沈雪横眉瞪眼怒视,不由得苦笑,罢了,赶紧回家找三叔去,一跺脚,从人群中退了出去。叶超生点了点头,叫过陆虎低语。
  沈雪松了口气,向沈霜霜低声道:“记住我的话。”抖了抖袖子,向前十来步,对姜侍郎躬身一礼:“草民参见大人。大人你先别怒,容草民说一句,今儿个若是信王自刎在你的刑部大堂,大人也就见不着明天的太阳了。富贵纵然千般好,也得有命享用。”
  姜侍郎激凌凌打个冷颤!
  他怎么就忘了呢,不提信王在朝在野都享有盛誉,手中更有死士无数,逼死信王,那些神出鬼没的死士岂能放过他,信王在瓮中滚千百遍,他怕是要在油锅里煎千万遍。原来得意真的会忘形!
  延庆帝设局的目的在于,让所有人怀疑简少华来历不明,帝位怎么可能由一个血统可疑的人继承,让他们认为信王绝后无子,根本给不了他们想要的荣华长久,让那些追随信王的人动摇立场,即使不倒戈,从此也不再紧跟信王。
  姜侍郎手中的惊堂木拍不下去,行杖刑的火签更扔不下去。
  没错,富贵千般好,有命才能享用。逼死信王,赢家是延庆帝,是大皇子简凤朝,可他们在功德圆满之后,还能记得他这个死得不能再死的人吗?十多年的温柔富贵乡,早把心底那点情意化成了云烟。怕失宠,怕丢命,为表忠心而不敢娶妻生子,但是水嫩鲜滑的少男少女,宅院里从没缺过。
  失去现有的一切?不行,绝对不行。
  姜侍郎轻轻落下惊堂木,喝道:“黄口小儿,这里是刑部,容不得你放肆!看在你年幼无知的份上,本官不与你计较,回家去吧。”
  “多谢大人。”沈雪拍了拍手,转向信王,嘻嘻一笑,“王爷,这刀很利,还是送它回刀鞘吧。王爷难道不知,你一死,华世子独木难支,即使得了清白,也会被世人嘲笑,说他冷血冷心,眼瞅着亲爹死在跟前,就是在你的灵前哭得晕死过去,别人也会说是他装出来的。大没必要的。”
  简少华眼中光芒闪烁,双手在不经意间已握成了拳头,一张美如冠玉的脸孔赤橙黄绿变化不休。这样尴尬羞辱的事,竟被她看了去,这叫他以后在她面前如何抬起头来。
  信王并未收刀,目注沈雪:“你还年轻,很多事并不懂。”
  沈雪笑道:“信王府仁德善勇之名传扬在外,草民有所听闻,今日一见王爷。果然是仁德善勇,倒叫草民觉得可惜。不过是某些人做了个小小的局,王爷便当局者迷,落入局中,仁德智善勇,王爷缺了一个智字。”
  叶超生忍俊不禁,嗤的笑出声来。
  信王气得鼻子要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竟然敢当面说他愚蠢,反手一刀。刀架到了沈雪的脖子上:“小儿,你可知羞辱本王的下场?”
  简少华急忙一扯信王的袍袖:“爹!”
  沈雪一抬手弹了弹刀叶:“羞辱王爷的范氏还活得好好的,草民怕什么。王爷容草民说几句话,行不?”
  信王瞥一眼蜷缩地上的范氏。又瞥一眼刀架脖子上还能笑意盈盈的沈雪,直气得肠子打结,这叫什么事,这是欺他年老体衰,开不了杀戒?信王压住怒气,道:“小儿有什么话要说?”
  沈雪盈盈笑道:“王爷以亲王之尊。用自己的命来证明华世子清白,足以令人相信你们父子光风霁月。王爷,你的命可不是一个贱民当得起的,还是收刀入鞘吧。草民看着刀光闪闪的,害怕。”
  信王气笑了,小子你这是害怕的样子吗,你爹娘知道你漂亮又胆子肥么!收刀入鞘,将刀还给侍卫甲。
  沈雪嘿嘿一笑:“王爷,能不能让你的人去扎一个稻草人来?要脑袋胳膊腿儿都齐全的那种。”
  噗!信王真得气出心头血来。稻草人!吓唬鸟?当刑部大院是农场庄园?想玩什么呀?
  简少华一挥手,叫过侍卫丙:“听这位小哥的,快去。”
  姜侍郎瞅着信王吃憋的样子。心里笑开了花。老东西,你要气死了,可跟我无关哦。
  沈雪斜斜地瞟了一眼简少华。然后面向窃窃私语的围观者,清了清嗓子,道:“其实,我要说的话,大家都知道,不过是一时没想到而已。大户人家的孩子,自出生起就被丫环婆子众星捧月一般侍候着,所有的事情都有仆婢紧跟。华世子贵为亲王之子,从小时候到现在,看过他身体的下人,连手指头带脚趾头,数也数不过来。不定就有哪个没皮没脸的下三烂,因为某些腌臜事,出卖了主子。”
  信王双目一亮。
  简少华紧握的双拳也松了开来,看向沈雪的目光又多了一分温柔,但觉得她着女装清冷又明艳,着男装则顽皮可爱。
  围观的人们顿时又交头接耳起来,议论声渐高。
  孔文景眯起了眼,这小儿怎么瞧着有点眼熟呢?谁家的哥儿?
  沈雪弯腰,一勾范氏的下巴,细声细气问道:“范氏,你爱你的儿子吗?”姜侍郎老奸巨滑,不好对付,那就从范氏身上打开突破口。
  范氏被动地抬起头,哼哼道:“当然,哪个当娘的不爱自己的儿子!”
  沈雪好声好气道:“没错,没有当娘的不爱自己的儿子。可是,范氏,你口口声声喊着华世子是你的儿子,你又是如何爱他的呢?他贵为信王府世子,有着无上的富贵荣华,有着长安无数少女的青睐,你若是真爱他,你就该站在一旁默默为他祝福,怎么会想着以这种极端的方法毁掉他的一切?毁掉了他,于你又有什么好处?”
  范氏猛咳数声,颤声道:“为人子者,怎能贪恋富贵荣华,而忘掉祖宗家族!是民妇的儿子,民妇当然要他认祖归宗!以民妇卑贱的身份,除了将信王告上刑部,由刑部大人审判,民妇难道能够与信王府私下商量,要回儿子吗?”
  “我家姐姐说你是个刁妇,你果然很刁!”沈雪直起了腰,大声道,“那你刚才说到华世子那个记号的时候,你的眼睛为什么总盯着华世子的那个地方,还不住地咽唾沫,你的脸上流露出来的为什么不是母亲的慈爱之光,而是垂涎之意、猥琐之态?华世子美绝长安,你根本就是在心里意.淫华世子!”
  简少华的脸忽地涨得通红,沈五小姐,你这话说的,让别人怎么看我呀!我成什么人了!
  围观的人轰的一声,有笑的,有骂的,也有人开始讨论范氏刚才的神态表现,于是怀疑起范氏所说的话。
  范氏一愣,蜡黄的脸涨成了猪肝色,骂道:“臭小……”
  侍卫甲很不客气,两个耳光抽了过去。刚刚眼见世子受辱,王爷血溅当场,他心里正憋着一股怒气,这俩耳光抽出去,顿时气顺了不少,看向简少华,收到简少华“打得好”的赞赏神态,一下子美起来,押着范氏的手更用力了,直把范氏疼得哭起来。
  叶超生红唇微弯,弯出一抹苦笑,这傻妮子总是这样荤素不忌,这要把简少华洗得白白的,简少华更不会放手了。前途光明,道路真是曲折啊。
  信王又气又恼,这个小儿,胆子真的很肥,看向沈雪的目光却变得柔和了。
  沈雪看着信王,眉眼弯弯笑道:“王爷,你的人这么押着范氏,草民还得弯腰与她说话,能不能把她先放开?这总是弯着腰,腰很酸的。”
  信王老眼一翻,你小儿知道什么是腰酸吗,嘲笑本王老胳膊老腿儿老不中用了?摆摆手,侍卫甲和侍卫乙退到一旁。
  沈雪冷冷道:“范氏,你起来吧。”
  范氏站了起来,稍稍揉了揉膝盖,就去揉被反剪背后又酸又胀的胳膊。
  沈雪冷冷一笑,转向姜侍郎,很大声地问:“大人,这范氏的话很是可疑,草民能替王爷问她几句话吗?”
  姜侍郎气梗,小儿你把王爷抬出来,又这么响亮地说范氏可疑,这众目睽睽的,本官讲得出不让你问话的话吗?再说,本官不让你讲,你就不讲了吗,摆明要洗清信王府,有信王府的人在,谁又敢阻拦,与信王府掐到明面上来。
  姜侍郎打个哈哈,皮笑肉不笑:“小儿可知这是刑部问案的地方,说错话一个不慎是要吃板子的。”招手叫过一个差役,低低说了几句,那差役盯一眼沈雪,离去。
  叶超生向陆虎瞟一眼,陆虎悄悄往后退。
  沈雪看着范氏揉肩揉胳膊,凉凉道:“范氏,大人很乐意我向你问话,你可得好好回答。”
  噗!姜侍郎气得要吐血,小儿哪只耳朵听到本官说很乐意?
  范氏向姜侍郎睃了睃,冷笑一声,老娘不想说的话,谁也问不出来!
  ——————————。
  ps:
  四千多字啊,求粉红票票,今天起投票,一张算两张唉,亲,给一张吧,别捂着了,过期作废的,谢谢~~
  兔子今天看了一下粉丝榜,吓一跳,有几位亲只订了兔子的书,兔子好囧!弱弱地说一下,榜上头两位是兔子的同学,在pk时给兔子投票助威,第三个是兔子家小亲戚,投过pk票,打过赏,也订阅过。这三个人都拿兔子的文档直接看的。别的亲,呃,兔子真心感谢!跟这些亲说一句,充50元就能得初级vip,再订阅可以省不少银子的,再弱弱地说一句,点娘上有很多值得看的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