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诡辩(中)

  ——————————。
  沈雪抿了抿唇,唇角漫上一丝笑意。笑意很深,第一眼看去似深春百花齐放,第二眼再瞧却似冰河乍破,波光潋滟,散发着清亮明澈的光芒,——那光芒却是冰冷的,没有半分暖意,冷得人心底里发寒。
  简少华有些恍惚,他没想到沈五小姐会到刑部大院,更没想到她会挺身而出为他辩解,他的心里缓缓升上来一种暖意,那种被人从悬崖下拉上崖顶的绝处逢生的喜极泣下。他哪里知道,沈雪是与沈霜霜打赌,为断沈霜霜自甘为妾的念头,为了沈家别太丢人,才不得不走出来的。soudu*org
  沈雪的目光轻轻扫过围观的人们。现在她已经成功地让大家对范氏起了怀疑之心,那么接下来她要做到的,就是让人们的怀疑越来越强烈,强烈到不再相信范氏的任何一句话。
  在瘦小的范氏面前,身材修长的沈雪还得稍稍弯腰,此时,此地,她很喜欢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能够给范氏无形的压力。她声音平淡:“范氏,你是哪里人?——别说这个问题你回答不了哦。”
  范氏定了定神,哑声道:“明知故问,我已经说过,我是桂东府紫琅山奚家村人。”
  沈雪学姜侍郎发出一个曲里拐弯的“哦”声,微扬声音:“范氏,你想告诉我,你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对吧。”
  范氏冷笑道:“皇天后土,抬头三尺有神明,范氏陈述的每个字都是真的!”举手向天。大声喊道,“上有天,下有地,中间有人的良心,范氏不敢有半字虚假!”
  人群里议论又起。无外乎又偏向范氏。——一般人不到迫不得已的情况,是不会轻易向神佛赌咒发誓的,十八层地狱,谁爱去谁去,我不想去。当然,那种把发誓当放屁的无赖,就没必要与之计较了,他想去刀山火海油锅火床走一遭,谁还能拦着?一个个都是老实的,十殿阎君牛头马面岂不是要失业?
  “好极了。”沈雪呵呵笑起来。面向众人,“范氏是桂东府人,在场的各位叔叔婶婶哥哥姐姐,有没有桂东府的人,为在下解个惑。这范氏的口音确实是桂东府当地的口音吗?”
  片刻安静之后。传出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小哥,确实是的,在下是桂东府州府的差役,到京兆府来办差,赶着刑部开堂公审,实属难见,都是同行,便来瞅瞅京里的大官审案,回去以后也好与知府大人学个舌。小哥,这女子的桂东府口音蛮正的。不必怀疑。”
  听这中年男人的咬字发音,还真和范氏没太大区别。
  姜侍郎忍不住笑,范氏是地地道道的桂东府紫琅山人!
  “蛮正的桂东府口音,”沈雪看向范氏,微微笑道,“你说,你二十三岁得子,背负二十五年山高海深的冤情,从不敢回到家乡,也就是说,你在外飘泊辗转,离开桂东府已经二十五年,那我就不大明白了,南楚各地口音不同,某个地方的方言相对另一个地方来说,不说一点儿听不懂,讲得快了真的好似在听鸟语,因此一个人离开家乡在外行走,基本上要说官话,也就是长安的方言。二十五年下来,你的桂东府口音不说完全变了,总要有很大变化的。乡音无改,同在外地谋生的人遇到老乡,那是两眼泪汪汪,可是相较本地本土的人,很容易辨明你的乡音正还是不正。你这一口长安官话里时不时透出来的纯正桂东府口音,不叫人起疑吗?”
  议论声戛然一止。
  范氏脸色一变。
  姜侍郎暗叫不好。长安数十万人,除了本地土著,南楚各州各府哪个地方的人都有,就怕被人从口音上揪出问题,这才挑上桂东府土生土长的范氏,结果还是露了破绽。这个少年居然心细如发,难不成这事又要砸?
  沈雪见范氏哑口,飞快地一弯腰,撩起她的裙摆,一扯一拉,从范氏腿上拽出个灰了吧唧的东西,扬手摇晃着,笑盈盈问道:“范氏,这是什么?”
  范氏被一个少年撩裙子,又惊又怒,抬眼看见沈雪手中扬起的东西,咬了咬牙,羞恼道:“女人专用的物件,你,你,你欺人太甚!”
  沈雪直面围观者,道:“大家可以看到,刑部的大堂上,还有这院子里,地面都铺着青砖,跪得太久了双膝会发麻,站起来的时候两腿会发软。民告官,贱告良,必须跪倒在地陈述冤情,一直跪到审案结束。”
  摆了摆手中那方方厚厚的东西,“大家看得出来,这就是个普通的棉垫,范氏说是女人专用物件,其实准确一点说,是老年人专用物件。冬天天寒地冻,老年人最忌风寒,寒从足下起,寒气入关节,把这个棉垫绑在膝盖上,可以防风保暖,因此这样的棉垫也可以叫护膝,家里有老人的应该知道这个东西。范氏四十八岁,多年流落,骨瘦如柴,算得上体弱,用一双护膝原本很正常。”
  平静的语气突地一变,“可现在是什么季节,重阳登高节还没到,秋高气爽。范氏双腿上绑着这样厚实的棉护膝,自然不是为御寒。这棉护膝于她,有什么作用呢?让她在跪的时候跪得舒服一点。若是不相信,大家回家以后尽可以试试。”
  沈雪笑容更艳,声音更冷,“范氏呼喊自己有二十五年山高海深的冤情,大家设身处地从范氏的角度想一想,一个冤屈比山高比海深的人敲响刑部鸣冤鼓,状告当今圣上的兄长,必是恨到极点,又怕到极点,拼将满腔热血溅公堂,会去考虑到在堂上跪得舒服不舒服这样的小问题吗?”
  沈雪随即转向信王,笑嘻嘻道,“王爷,草民不过是不想弯腰与范氏对话,却看到范氏在站起来的时候,只揉了两下膝盖,便去揉被侍卫大哥掐酸的胳膊,可见在她的酸疼感知上,双臂比双膝要严重得多,草民甚为不解,这才突然撩了范氏的裙子,结果抽出这么一个护膝,草民相信,她的另一条腿也绑着同样厚实的护膝。”
  侍卫甲不由分说去扯范氏的下裳,果然抽出一个与沈雪手上相同的棉垫子。
  众皆哗然。
  信王动容,观察入微,心细如发,才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这少年如此年轻,就有如此胆色,必要让阿华与之交好,让他为阿华所用。
  范氏面色灰败,悄悄看了一眼姜侍郎,但见姜侍郎的脸色十分难看,显然很是生气。心里叹了口气,范氏撸起衣袖,伸出瘦骨支离的手臂,含泪道:“我身子虚弱,极是畏寒,你们不觉得冷,我却觉得冷,九月金秋,早晚亦是风寒透骨,我在腿上绑两个棉垫,不算什么吧。”
  “有道理。”沈雪伸手握住范氏皮包骨头的手腕,把她虚握成拳的手指一根根掰直,笑道,“范氏,你说你有织绣的一技之长,二十五年飘泊全靠织绣艰难谋生。我曾听绣娘说起,织绣是个费眼的细致活儿,年轻时候还好一些,稍微上了岁数,两眼都有些昏花,你这双眼睛,水汪汪的像两潭碧水,甚是勾人得紧哦。”
  沈雪握着范氏的两只手腕,长叹一声,“也许,大概,有可能,你有保护眼睛的独家秘诀吧,唉,天可怜见的,你真是吃苦了,瘦得,你瞧,我的手不算大,竟然能握住你两个手腕,你真是遭罪了,遭大罪了。”
  这话听着本该令人对范氏的消瘦大生同情心,可沈雪那种语气,却分明是揶揄,令围观的人大惑不解。
  沈雪右手扣住范氏的两个手腕,不容她挣扎,左手细细摩娑她的手掌手背,嘻嘻笑道,“你这双手,虽然瘦得没肉,摸在手里,皮肤的感触还是不错的,手指上没有拈针拉线的茧子,掌心里也没有一个茧子,可不像一双吃苦受累长达二十五年的手。呃,手感真的不错,哪位不相信的,请个婶婶出来试试?”
  范氏神情大变,迅速抽回自己的手笼入袖中。
  沈雪耸耸肩,撇撇嘴:“喔唷,实在是失礼,良家女子的手怎么能由着人随便摸呢,对不起,对不起。”
  围观者轰然大笑,心情都放松下来,从口音棉垫又讨论到了范氏的容貌,就有说范氏看着很瘦,长得还真是不错,尤其是那双眼睛,若是年轻三十岁,想必是一顾一盼便勾了人的魂去。
  沈雪笑眯眯道:“范氏,要我帮你解释你这双不长茧子的手吗?”
  范氏狠狠瞪着沈雪,恨声道:“这一脚没踩着,从哪儿冒出个你来,我告我的状,与你何干呢?”
  沈雪耸了耸肩:“确是与我无关,我就是来瞧热闹的,不过,话说路见不平一声吼,我这就是路见不平了,怎么着,不能管吗?佛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知不知道这里有两条人命,信王被你逼死在刑部,过不了三天长安城里就会有个大消息,刑部侍郎大人身首两分离。两条人命,十四级浮屠,我怎么能放着这么大的功德不做呢?我这个人,一心向善的,阿弥陀佛。”
  叶超生忍俊不禁,与围观者笑成一片。
  ——————————。
  ps:
  昨晚咖啡喝多了,睡不着,结果去看点娘的红文,今天困得两眼睁不开,更晚了,不好意思
  感谢芳菲芳飞、舞落如梦、萦纡卿卿、红粉妖精四位亲投的粉红票票,明天一定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