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元神

  ——————————。
  沈雪不再挣扎,由着慕容迟紧紧抱着她,直到他不再颤抖,拉着她在床边坐下,膝对膝,掌心相对,十指相扣。
  沈雪低低道:“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email protected]
  慕容迟薄唇微勾:“也许吧,可能会有些麻烦。”
  沈雪眸光微凝,凝视着慕容迟那隐在白银面具后的眸,一双幽静如夜,光亮如星的黑眸。
  杜红薇被游魂穿越,从女穿越君的反应想来,叶超生很可能是穆学长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且与女穿越君十分熟悉。在那一世,穆学长是军械学院女学员热聊的人物,在她们的热聊中,穆学长是钻石王老五,能与穆学长亲近的女子,除了他的母亲,还有他的妹妹。
  妹妹!穆学长的妹妹!
  沈雪呆了呆。沈雪努力地刨着自己的记忆,穆学长那个叫杜薇的妹妹,并不是他的亲妹妹。
  杜薇的父母是烈士,双双牺牲在八.九年对越南的最后一战之中,穆学长的父亲当时是杜薇生父的领导,收养了未满一岁的杜薇。
  穆学长与杜薇,两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在一个屋檐下长大。
  那个挨过自己一刀的游魂,是杜薇的魂。是杜薇的魂穿到了杜红薇的身上!按杜薇的意思,她拼了三十年的寿命换来一次魂穿的机会,就是为了把穆学长的魂带回现代。
  穆学长一时无法面对杜薇,惊得几乎是落荒而逃。他放心地逃走,也存了相信自己会安排好杜薇,毕竟她占着杜红薇的身体。
  慕容迟说,他进入南楚地界才知有叶超生。
  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真正的叶超生已经死在来长安的路上。穆学长意外来到这个时空,附上叶超生的身,随后与他前生同名的慕容迟结识,惺惺相惜,成为朋友,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为了生存,他开始为慕容迟做事。而海鲨、陆虎、空鹏,这三位慕容迟的顶尖侍卫,陆虎才会像忠犬一样跟着穆学长。
  同为穿越君,穆学长突然遇到跨越时空追寻而来的杜薇,与慕容迟一碰头。在这个世界混得风生水起的慕容迟,也开始担心宁舍三十年寿命的杜薇,会不顾一切惹出意想不到的麻烦。毕竟,不管什么身份,碰到鬼上身都会受火刑而死。而穆学长又不可能先对杜薇下手。
  这就是慕容迟害怕的原因吗?
  穆学长是她前世的暗恋。她不会否认。然而在她前世的最后一刻,是眼前这个带面具的人,握住了她的手,说“坚持住”,让她那颗被友情、爱情双双打击到冰寒的心,重温了为人的暖意。
  沈雪默默地感受着从手掌上传过来的慕容迟的体温,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的眸,终于问出在心里滚了很久的话:“你,是谁?是那个在网络里听我发牢骚的迟迟吗?十一年前,你到的这个世界。对吗?”
  慕容迟松开沈雪的手,双手抱头躺了下去,低笑道:“小雪,听说过薛仁贵的故事吧。”
  沈雪不解:“知道,李世民的大将,征东打朝鲜嘛。”
  慕容迟微笑着:“野史里记载,薛仁贵小时候是个哑巴,还是个大胃王,天天从早吃到晚,不问世事。后来忽然变成了英明神武的薛将军,领着伙头军痛揍高丽棒子。”
  沈雪更不解:“这,与你有关吗?”
  慕容迟淡淡笑道:“小时候,曾祖母还在世的时候,常常给我讲她小时候听过的评书,在那些古老的传说里,大唐有三位大将是白虎星下凡,隋唐演义里第七条好汉的罗成,李世民梦里的白袍小将薛仁贵,安史之乱后两复唐都的郭子仪。”
  沈雪吐了吐舌头,皮笑肉不笑:“我也听说大宋杨家将里的杨六郎是白虎星下凡。我还听说文曲星武曲星在天上闲得无聊把脑袋摘下来扔着玩,玉帝一道圣旨让他俩下凡,两人来不及换头就栽到人间,结果文臣包拯黑如墨炭,武将狄青白如冠玉。”
  “呵,”慕容迟坐了起来,伸指一弹沈雪的前额,笑道,“那就是老一辈说书人口口相传留下来的传说,后来破除迷信,说书人就都不说那些老古董了。按老古董的说法,薛仁贵出生的时候,罗成还没死,白虎元神在罗成那里,所以薛仁贵呆头呆脑的连话都不会说。罗成死了以后,白虎星元神归位,薛仁贵立刻变得神气起来。”
  沈雪歪过头来,久久不瞬地望着慕容迟,然后慢吞吞地说:“你的意思是,你不是穿越来的。因为不同时空的差异,你在这个时空长到十岁的时候,都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肉身,直到另一个时空的你死透了,元神才得以归到这里来,于是从一个混不吝变成人人害怕的战神。——你是轮回到这个时空的人,不是游魂。”
  “对。”慕容迟点头。
  沈雪眯起了眼:“在三界六道间轮回,除非大奸大恶到不可饶恕的,才会落得魂飞魄散,一般总是身死魂不灭,千万年轮回不止。但是,奈何桥上一碗不喝也得喝的孟婆汤,令人忘记前生所有的恩怨情仇。可你似乎记忆深刻。”
  慕容迟抿抿红唇:“孟婆汤就象一道密封的铁门钢窗,把人的前生记忆封闭在屋子里,什么也看不到。可是当发生某种不可抗力的时候,整个儿屋子都塌了,那铁门钢窗再严密也失去了作用,正所谓大难不死、灵镜突明。我在元神归位的时候,遇上皇宫大火,差点儿就被烧死,在大火里我想起了很多事。我想你应该是在落水之后,才有了某些记忆。”
  怪不得他从来不问自己。沈雪蓦地失笑:“你的元神,是什么?别告诉我是白虎。”
  “不是白虎。”慕容迟很快地摇头,轻轻握住沈雪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了吻,“小雪,得到前生记忆是一种极难得的机缘。哪怕是不完整的。我与你已经错过太多,这一世我不会再松开你,只要你回头,我都会在你身后。”
  他的声音比平常低沉了几分,话尾还略勾,恍若情人之间的低喃。又仿若一根长羽刷过心尖,忽令沈雪浑身酷麻的连手指尖都颤抖起来。
  沈雪眨了眨眼,他在说她得到的记忆不够完整,还有什么是她没有想起来的呢?在她的记忆里,的确没有他的存在,那么在她的那些前生。她与他究竟是什么关系呢?爱恨情仇,是哪一种?而这一世,他立志结束数百年诸侯争霸,统一天下,她要为外祖报仇。完成娘亲遗愿,夺回西戎王位。他们两个,让谁放弃?
  沈雪嘴角一抿,浅浅笑道:“我听到乔三的笛声,天籁之音。”
  “乐由心生,乔三的笛声少了活人的气息。”慕容迟又一弹沈雪的前额,“你担心她?”
  “曲有误,周郎顾。你也会听曲听心,怪不得乔三要在你上山的时候吹奏一曲,好得很呢。”沈雪翻了翻眼。没好气道,“你自己不知道么,多少人巴巴地等着明天的选美,在乔家人的眼里,所有贵女都是绿叶,只为了托出乔三一朵红花。”
  沈雪忽然端坐身子,敛尽笑意,凉凉道,“我明白了,你根本就是把明天的选美当成拖延计。一直拖到你一切准备就绪,直下长安!”
  慕容迟伸过手臂将沈雪环住:“我就知道瞒不过你的。燕岭关有你大伯父驻守,沈家军是南楚战力最强的军队,一场硬拼,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值当的,倒不如绕开北疆,直入南楚腹地。长安是一座千年古城,能保下来就一定要保下来。不到长安,我还不知你爹教导出来的御林军足以比北疆的沈家军。不战而屈人之兵乃用兵上策,我不得不延长我在长安停留的时间,只委屈你等着我。”
  沈雪轻轻笑道:“我爹当然厉害。你想拿下长安,我爹怕是不肯的,他有他需要坚持的东西。”
  慕容迟的手指从沈雪的唇上轻轻划过:“傻妮子,我没有在众人面前把你拉到我身边,就是不想以后被人说,我是借着你才让你爹拱手相让的,我想与你爹真正较量一回。棋逢对手,棋下得才痛快。”
  “御林军!”沈雪眯眯眼,冷不丁道,“延庆帝原想借叶家血案栽给我们沈家一个莫须有,却被你们反将一军,撸掉了严石的指挥使,由叶超生把御林军抓到了手里。也是,凭穆学长的本事,必能得延庆帝的欢喜,以为自己挖了奇宝,哪天知道叶超生是在为你做事,估计得吐血而亡。只是,你们如何知道严石就是叶家血案的凶手?”
  慕容迟笑了,露出洁白的牙,嘴角高高翘起:“猜的。”
  沈雪呛了一下,嗔怪地斜瞥慕容迟。
  慕容迟笑道:“那天晚上我从你的闺楼离开以后直接去了松涛园,找到正在接受何大夫疗伤的东越皇家暗卫,逼出你爹没顾得上问的他们的藏身地点,见到他们这一伙人的头目大刀刘,从大刀刘嘴里了解到关于鲛珠的诸多内幕,结合顺风镖局和宝通镖局两桩血案,我们几个人进行了一番推演,然后一边派陆虎到严石家捣乱,一边派空鹏找人赶制三块铁牌并做旧,以归还鲛珠为诱饵,引大刀刘配合,编造出一个合情合理无懈可击的故事。”
  沈雪无力了:“合着叶超生在刑部大院里所说的话,差不多都是你们编出来的?”
  “我编故事的本事怎么样?”慕容迟洋洋得意,嘴角勾出很欠很欠的笑,“许延庆帝莫须有,也就许我捕风捉影。”
  沈雪几乎看到在他身后不断摇着一条小尾巴,不禁扑哧笑起来:“编得真好,不过你们怎么知道冬草家的事?”
  慕容迟笑道:“我要说了,你不许生气。”
  沈雪龇龇牙:“我不生气。”
  慕容迟挠挠头:“还记得钻地弹么,那小子偷听了你们主仆和魏三说的话。——我保证不是我的意思,他纯属对你好奇。”
  沈雪磨磨牙:“慕容迟,你还有多少手下对我好奇?”
  “没别的人,没有,就是海鲨他们兄弟仨。”慕容迟慌忙摇手,“那天在聚春和饭庄,我远远看到你被几个小女子围住,怕你吃亏,就吩咐钻地弹那小子多多留意,没想到那小子就处处留意了。宝通镖局的事是冬草告诉我的,她想报仇都快想疯了。上一次我在这天元寺被追杀,她知道我们两个认识,才肯相信我的。”
  沈雪抿抿嘴角:“那制造镖局惨案的人到底是谁,叶家人究竟姓叶还是姓晏呢?”
  慕容迟摇头:“不知道,不过,把严石抓来审问,应该能有个结果,顺风镖局的事不好说,他是宝通镖局的最后押镖人,脱不了干系。这事儿,我会给冬草一个交代的。”
  沈雪垂着头沉吟许久,低不可闻地说了一句:“冬草,该放出去了。”抬起头看着慕容迟,叹道,“你这个人,挺可怕的,似乎没有你想做而做不成的,我不管你把我爹当成什么,只不许你伤害沈家的人。”
  慕容迟低低笑着:“你倒是认定我不会输了?”
  “欠扁!”沈雪翻翻眼,抬胳膊撞了撞慕容迟的胸膛,“谁个不是肉做的身子,功夫再好,计谋再多,也经不起你那些炮弹一顿狂轰滥炸。你这是摆明了欺负别人不会使用热武器。”
  慕容迟轻勾起沈雪的下巴,俯过脸来,嫣红的薄唇细细摩娑着她的丹唇,舌尖像吃冰激凌一般含着她的两瓣唇轻轻地吮,从喉咙里滚出闷闷的声音:“我不会做伤你的事。”忽然将她抱紧,薄唇移动她的耳垂,呼出灼热的气浪,声音沉凝,“小雪,我也要你允我一个诺,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一定要等我。”
  沈雪心头一沉,不管发生什么事,也就是说,很可能会发生他控制不住的事情?他还是在害怕!
  ——————————。
  ps:
  多谢颦兮嫣然亲、舞落如梦亲、陶子1026亲对兔子的支持,兔子只有努力更新,再努力更新!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颦兮嫣然亲的记录在书评区被点娘吞掉了呢?点娘抽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