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重阳(一)

  ——————————。
  九九八十一声晨钟在落雁崮顶响起,在鹿山的群峰间回荡。
  大雄宝殿香烟缭绕,红烛高烧。www!ttzw
  在天元寺僧人的低声梵唱里,延庆帝很虔诚地向西天诸佛奉上三柱香,文武大臣随后揖手躬身。
  延庆帝头戴五彩玉珠十二旒乌纱冕,身穿日月在肩、星山在后、龙雉在两袖的玄色衮服,诸臣戴梁冠、着赤罗衣,脚下白袜黑履,人人肃穆,个个庄严。
  随后,在住持、四大班首、八大执事的引路下,君臣赏看寺里栽种的菊花。与往年一样,天元寺又培育出花蕾硕大、花色罕见的异种菊,直叫君臣惊呼怪哉。住持谦和地唱喏,称佛法无边,皇恩无上。最后来到位于寺院后方的花园,菊花的清苦之香令稍感倦怠的君臣精神为之一振。
  官眷比官多,长亭里座次有限,此时候在花园里的夫人、公子、小姐都是五品以上官员的家眷。大家依足规矩向延庆帝行君臣大礼。繁复的礼仪之后,分别落座。
  小内侍、小宫娥接过小沙弥送上来的天元寺秘制九层重阳花糕、菊花茶,以及落雁崮自产的鲜果,轻悄无声地放到各个条案。糕香、茶香、果香,香香弥散。
  座中的少女们腰挂茱萸香囊,鬓簪新摘菊花,各色罗衫锦服犹胜寺内盛开的繁花,一颦一笑,一喜一嗔,吸引着另一侧少年们探究又火热的目光。
  赵青莲一如人们的猜测,没有出现。
  长亭里的上座归了皇子和公主,百花台的北侧新构起三尺檀木高台,铺以金色绒毯,撑起巨大的九重华盖,华盖下陈放两张雕刻飞龙在天的檀木长案。
  方脸大耳慈眉善目的延庆帝。年过六旬,眉目间的慈善笑意堪比大肚能容天下事的弥勒佛祖。在他身侧的严德妃,头戴翠凤衔珠金凤冠,身穿深青霞帔,面容端雅沉静。
  按礼制,慕容迟是北晋的二皇子,座次应稍低于延庆帝。可是。慕容迟不仅坐得与延庆帝平齐,而且还占据了东座上席。这可真是弱国无外交,武力是王道啊!
  沈雪在心里叹了口气,延庆帝迫切希望得到北晋的帮助。以巩固简凤朝的地位,竟不知是与虎谋皮。
  延庆帝在一番登高望远、山河秀美、国泰民安的自赞词后,向慕容迟笑问:“二殿下你看,我们南楚的女子,可谓是姹紫嫣红,花团锦簇,个个明礼仪,知进退,善解人意。不知二殿下意下如何?”
  慕容迟命令银甲卫将那幅晋阳风光图挂了起来。看向延庆帝,淡淡道:“既是晋楚两国议和,南楚贵女和亲到北晋,那么理当是自愿前往。虽然说晋阳的繁华大超长安,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本皇子还是希望两相情愿,绝不勉强旁人。陛下不如询问一声,有此真心者,可离开长亭,到亭外台下等候,围成一个圆圈等候。”
  慕容迟身体稍稍前倾,道:“陛下,在这金秋之际赏花赏景赏美人,本是人生快事,弗如将这快事做到极致,君臣同乐,与美同乐。”
  延庆帝兴致勃勃:“哦,二殿下如何一个君臣同乐,与美同乐?”
  空鹏端过来一个玉盘,盘子里放着一个菊花编成的花环。
  慕容迟淡淡一笑:“百花台两侧有大鼓六面,可由银甲卫击鼓。花环交给待选的贵女,鼓响,花环从上一人手里传给下一人,鼓不停,传花不止,鼓停,手握花环的贵女可到台上来即兴展露才艺,琴棋书画诗酒茶花歌舞,十选其一。如此,大家一可赏听银甲卫的鼓乐,二可赏观贵女的真才急智,至于本皇子,自是选那才貌双全的。”
  沈雪默默撇嘴,击鼓传花是最老套的游戏,却也是玩得最欢腾的,在军校读书的时候,玩到最后很多人嗓子都喊哑了。
  “嗯,听着很有意思,”延庆帝捋着颔下花白的胡须,“和亲是楚晋两国大事,身为南楚贵女,自当为君分忧,为国效力,传谕。”
  慕容迟眯了眯眼,没说话。
  长亭里一片寂静。延庆帝这是铁心要让晋人满意,不顾南楚女子的矜持。
  丝竹响起,近百个姿容俏丽的歌伶舞姬,翩若惊鸿旋舞着舞进花园,舞上百花台,载歌载舞。宽大的衣袖忽儿滑下,忽儿抛出,一双双纤臂幻化出曼妙的姿态,那纤臂隐在半透不透的青纱之下,恰似雾里看花,有三分清艳,更见四分妖娆。近百娇娥,一行行,一列列,歌声清脆如黄莺,舞姿翩跹似金蝶,望之顿生波浪滚滚的浩荡,亦有佳人如水般的柔婉。
  歌舞过后,五品以下官员家的待选少女走进花园,袅袅来到百花台下,一看望过去,端的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由内侍指引,少女们福大礼娇滴滴呼道:“臣女参见陛下,参见北晋慕容二殿下,陛下万岁,二殿下千岁!”
  沈雪忍不住咳咳,万岁,千岁,这哪是敬语,千年王八万年龟么。
  延庆帝咳嗽一声。站在他前侧的内侍发尖声拖长了音喊:
  “贵女近前!”
  长亭里的贵女们乐意的不乐意的,都纷纷起身来到亭外,在内侍引导下,向上福礼,口称:“臣女参见陛下,参见慕容二殿下,陛下万岁,慕容二殿下千岁!”
  站在沈雪身边的乔妙玉低低笑道:“你大不敬了,没喊万岁千岁。”
  沈雪瞪了乔妙玉一眼:“你就大为敬了?”
  简少华的目光一直没离开沈雪。
  但见她薄施粉黛,穿着的还是昨日见过的那套橙黄湖丝长裙,双垂髻上别着一朵黄玉雕成的名为仙灵芝的菊花,虽没有刻意打扮,似乎能在一片绿肥红瘦里泯然于众,可那低调中掩不住侯门贵气的衣着饰品,还是令人不能轻瞧了去。
  简少华觉得自己的心被大力捏住。气短胸闷。往日无名无才无貌的镇北侯府沈家五小姐,从今以后被长安少年惦记上倒也不算多大的事,可若入了晋人的眼,他该怎么办呢,眼睁睁看着她被晋人抢走吗?简少华握拳,依着简少卿温水煮青蛙的方法已经不可取了,非常之时当行非常手段!
  按照延庆帝的旨意。宫娥教引着近一百五十名参选少女围成五个圆圈。发过来五个花环。因为没有依照父兄的爵位官职,围圈的速度很快。
  乔妙玉嘟嘟嘴:“当一回大白菜也就罢了,还得把菜芯亮出来,大户人家的贵女着重学习如何做一个好的当家主母。琴棋书画诗酒茶花歌舞,怕是比不过那些想给高门做妾的小家碧玉,这下有热闹好瞧了。”
  沈雪垂着眼眸:“就你嘴碎,也不怕被人听了去,到时给你下绊子。
  乔妙玉不以为然:“我又不想中选,怕什么。”
  沈雪斜过眼来瞟了瞟乔妙玉,忽然起了捉弄之意:“为何不想?晋阳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谁也不认识你。乔家乃是南楚文臣第一家,论才貌。论家世。乔家女儿能比谁差了去?”
  乔妙玉眨眨眼,瞅瞅满眼的莺莺燕燕,叹了口气:“拉倒吧,皇子选美,德言容功不可或缺。才貌家世只占一个容字,我就是那凑数的。”
  乔妙玉口中这么说着,那句“谁也不认识你”却是动了她的心,在长安,她的名声已经臭大街了,谁会娶她这个与别人滚过被窝的女子?可如果沈雪中选,她或可作为送嫁的姐妹陪着去晋阳,那就再无人戳她后背了。
  乔妙玉飞快地转动眼眸,拉了拉沈雪的袖子,低低道:“沈五,求你了,来一个一鸣惊人吧,带我去晋阳,给我撑腰找个好人家。”
  沈雪呛住了,眸光不由自主向慕容迟看过去,却见他腰背挺得笔直,白银面具在阳光下反射着夺目的光华,神态面容完全隐在一团银光之后。
  沈雪复又垂眸,唇角勾出一个凉凉的笑:“一鸣惊人,会有的,可不是我,人外有人,好戏就要开演了。”
  鼓声咚咚响起,五个花环开始传递。有那想把花环捂住的,奈何鼓声不停,怅然地传出去,又满心盼着鼓声不要停,心中喊着花环赶紧再到自己的手中。
  繁华富贵的晋阳城,尊荣显赫的皇子正妃,有些初闻不以为然的少女们,经过这么多天的沉淀思考,心意频转,渐渐丢不开这机会难得的龙门一跃。至于穿着南楚官服的父兄,唉,在哪儿当官不是当呢,难道北晋的官还能弱了南楚的官去?
  少女们的心跟随着鼓声,越跳越快。
  鼓声突停。
  沈雪捧着花环,耸耸肩,真没想到自己打了头阵,跟在另四名少女身后走上百花台,依次向上自报家门。轮到沈雪,她很老实地低着头,盈盈福礼:
  “臣女沈雪,家父沈凯川。”不必多介绍沈凯川吧,相信延庆帝绝对把老爹记在心上。
  延庆帝“哦”了一声:“沈爱卿的女儿?上前来。”
  沈雪怔一怔,直身向前走了两步。
  延庆帝:“抬起头来。”
  沈雪拢在袖中的手握了握拳,抬起头。
  长亭中的人们也都看向沈雪。这就是那个舍命救下自家三个弟弟的镇北侯府五小姐?这就是那个拒绝信王府十六抬红箱聘为侧妃的沈家庶女?
  发丝轻扬,裙裾轻翩,一阵山风吹过,更显她身姿修长,绝色天成!
  延庆帝抬手略微掀起垂在眼前的十二旈五彩玉珠,愣了一愣。
  刑部公审,他派了不少暗卫混在围观的人群里。御林军没有抓到为信王府洗脱污名的少年,暗卫却想起那少年与镇北侯府二少爷沈世榆长时间站在一处,并呼之二哥,而沈世榆呼另一少年四弟。拉出镇北侯府家眷名录推敲,很快判断出诡辩如狐的少年就是沈家五小姐。
  延庆帝暗转心念,原来沈凯川的女儿不仅诡辩如狐,还如此美貌!
  延庆帝向慕容迟看过去,见慕容迟只是把左腿压右腿换成了右腿压左腿,并无太大反应,微不可见地点一点头。眼睛的余光向长亭里的信王瞟过去,信王未见动容,简少华则微显苍白之色。
  延庆帝心中冷冷一笑,亲爱的哥哥,亲爱的侄子,你们非常想和镇北侯结亲吧,非常想把这个狡猾的女子弄进你们的家门吧。呵呵。就算她不是镇北侯府的人,也轮不到侄儿你沾她一根手指啊!
  延庆帝以目示意严德妃。
  严德妃轻轻咳了一声,含笑道:“沈五小姐,听说你为你的祖母谋到了奇特之物。可使人青春永驻,有返老还童之效。那等异果出自南疆,是么?”
  长亭里夫人们不由自主向前倾斜了身子,只想把话听得清楚一些。
  沈雪低眉,微呈窘态:“陛下,德妃,臣女妄言,当不得真。”
  严德妃隐有不悦:“何讲?”
  沈雪浅福一礼:“回陛下、德妃,这世上并无美人果。实是祖母生辰那日大早。臣女不小心打碎了给祖母的生辰礼。心下怕祖母责怪、父亲不喜,情急之下编了一套说词。”
  嘴角轻轻勾了勾,窘态更深,“盒子里装的实是两个粗粗雕成童女形的白萝卜,白萝卜水嫩洁白。众位贵客隔得远了,没瞧不出端底,就被臣女蒙混过了关。臣女惶恐,陛下德妃见问,臣女再不敢妄言,求陛下德妃饶过臣女无状。”
  美人果!白萝卜!
  “呵呵呵!”简凤仪率先忍不住笑出声来,揉着肚子笑道:“父皇,沈五小姐可真有趣,竟将白萝卜说成了堪比仙家圣品的人间佳品,太有意思了!”
  可逗可气,长亭里的人们一个个的倒被气笑了,一时笑声四起。
  沈家的几个主子脸色晦暗,美人果,那是插在沈家人心里的一把刀!
  慕容迟站了起来,语声淡淡:“沈五小姐倒是将全长安的人都耍了一把,有点意思。”
  空鹏面无表情,心里早笑翻了。沈五小姐,你总是这样威武啊,高高吊起全长安人的胃口,就这样轻轻放下,还摆出一副“我说着玩的,谁让你当真了”的神气。空鹏望空默默喊一嗓子,主子,我非常期待你被沈家五小姐天天恶整,整得找不着北啊!
  沈雪很认真地向延庆帝和严德妃又福一礼:“臣女也没有完全说错啊。传说西王母开蟠桃会,四方神仙齐聚瑶池,东海蓬莱岛的寿仙在赶赴瑶池的路上,弄丢一枚长生果,长生果落地生根变成了萝卜,萝卜有止咳化痰、去油腻、助消化的功效,白萝卜咯嘣脆,吃了能活九十岁,医家说,冬吃萝卜夏吃姜,不需大夫开药方,可见萝卜是个好东西。”
  忍不住的笑声又响了起来,人们忍不住想,上天是公平的,瞧着沈家五小姐绝美的样子,竟然是有些呆的,怪不得镇北侯府不大让她露面,怪不得不肯嫁信王府世子,原来不懂那泼天富贵。
  严德妃浅浅笑着:“沈五小姐可真有趣。”
  延庆帝看了看不动声色的慕容迟,又扫了扫另四个局促不安而强自镇定的少女,心下有了计较,抚掌道:“沈五小姐,既是先到台上来的,那就算抛砖引玉吧,今日九九重阳佳节,就以登高为题,九步成诗。”
  百花台上下一片寂静。
  高官们不由自主看向沈老侯爷,武将世家,吟诗作赋本不是长项,九步成诗,谁敢说自己能在九步之内写出一首好诗?皇帝这不是要有点呆的沈五小姐出丑,而是要镇北侯府出丑!看来皇帝是铁心要对付沈家了!
  沈雪低下头,向延庆帝福一礼:“臣女谨遵圣命。”回眸向老侯爷看了一眼,见祖父捋须颔首,旋即抬起头,望向一碧长天,淡淡地笑了笑,迈出第一步,口中念道,“一上一上又一上。”
  百花台上下目瞪口呆。这是诗?沈家五小姐真是个呆的。
  简少华心头一动,瞟了瞟发呆的简少恒,想起简少恒在桃花山庄的经历。
  沈雪恍若置身空山野谷,迈出第三步,继续念道:“一上上到山巅上。”
  百花台上下轰然大笑。这也是诗?
  空鹏抬头望天,沈五小姐?我不认识,不认识。
  沈雪悠然迈出第五步,稍稍放缓了声音。念道:“手握星辰与日月,脚踏三界共八荒!”
  百花台上下再次陷入寂静。
  空鹏无比热烈地望着沈雪,呃,沈五小姐,我认识你啊,我跟你混吧!
  沈雪回过身来,接触到慕容迟投过来的目光。心悦诚服?沈雪一怔。哦耶,不由得得意起来,收获慕容迟的心悦诚服,很不容易的!
  一上一上又一上。一上上到山巅上,手握星辰与日月,脚踏三界共八荒。延庆帝呵呵笑着,弥勒佛一般慈善的面容浮上了亦如弥勒佛一般开怀的笑:“好气魄,沈家有好女啊!”这是一个小女子可以说的话吗,心有山川之险,胸有城府之深,这样女子,岂能放她在外?延庆帝笑容漾漾。眼里却闪烁出狼的绿光。
  长亭里人们讪讪地笑。谁再把沈家五小姐看成呆子,他自己才是呆的!去过桃花山庄的贵子贵女们,不约而同念出了沈五小姐那首咏蛋诗,一个两个三四个,五个六个七八个。待到他日破壳出,凤凰何少雀何多,合着沈五小姐惯会给一颗糖再打一巴掌!
  简少恒远望着延庆帝那漾漾的笑容,心底突似被利刃刺入,脸色刷地变得惨白,额上冷汗淋淋,身子忍不住地颤抖起来。
  “阿恒?”简少华伸手试简少恒的额。
  简少恒嘴唇哆嗦:“他,他,他动了那心思!”
  简少华回首向延庆帝看过去,脸色渐渐变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愤怒、烦躁冲上心头,整个人忽如在大浪里沉浮,又如架在火炉上烧烤,冷热之中透着剧烈的恶心,禁不住弯下腰去呕吐。
  这时,鼓声重新响起,花环又开始在少女们的手里流转。
  沈雪回到了长亭里,赵氏抚了抚她的头发,也不知说什么好,官做得再大又有什么用呢,为人臣子的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这一场选美,沈家有三位小姐裹挟其中,沈霜霜温雅,沈雪机变,沈霨娇憨,谁知道晋人会把绣球扔到谁的身上。
  几番轮转下来,多是泼墨挥毫、弹琴唱歌的演示。
  鼓声又停,沈霜霜与另四名少女捧着花环走上百花台。
  沈雪眸光一凝,从沈霜霜僵硬的步姿,沈雪很容易看出她与别个少女仿佛相同的紧张,可那紧咬的失血的嘴唇却令沈雪觉得,她不仅仅在紧张,在恐惧,还有一种不顾一切的决绝。
  在另四个少女或弹或唱中,沈霜霜端坐到茶案前,闻着熟悉的茶香,紧张的情绪稍稍舒缓,低眉垂眸,由着那股清香幽幽沁入心脾,更深地舒缓那从心底里漫上来的恐惧,然后开始沏茶。
  在众人眼里,沈霜霜驾轻就熟地进行着茶道的每一步操作,那纤长的手指,雪白的肌肤,令她的动作透出一股不沾烟火之气的优雅。
  茶入杯中,杯中飘起了名为白玉珠帘的菊花,菊花缓缓绽放,茶香幽幽飘散。
  沈霜霜用茶盘捧了两杯茶奉给延庆帝和严德妃,福礼口称:“臣女乃北部边防五军都督沈凯山之女沈霜霜,参见陛下,参见德妃,愿陛下金安,愿德妃吉祥。”
  帝王勋贵都很钟爱茶道,那清香的气味,醇厚的味道,令人心清神往,沈霜霜的茶,更是悦目怡人。
  “茶中有花,花开茶中,好茶,好花,”延庆帝从内侍手中揭过茶杯,小饮一口,“沈都督之女,是行四的四小姐吧,听闻沈四小姐素有才女之誉,果然,沈家有好女啊。”
  沈霜霜低着头:“陛下,德妃,今晨臣女赏看寺中菊花,思昨抚今,偶得菊诗一诗,愿抛砖引玉斗胆博陛下德妃一笑。”起身来到摆列在百花台西侧的书案,提笔疾书。
  宫娥站在沈霜霜身后,曼声吟哦:“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好一句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严德妃脱口赞道,“沈四小姐哪里是在抛砖,分明丢出一块绝世美玉,怕是无人越得过去。”却又暗暗纳闷,沈霜霜是镇北侯府长房嫡女,珠围翠绕,呼奴唤婢,何来悲秋心怀写出这样极有情思的句子,怪道有长安第一才女之称!
  延庆帝转向慕容迟,笑道:“沈四小姐诗风婉柔,可由娇俏小女子轻歌,沈五小姐诗风豪迈,倒是合宜二殿下的银甲卫高唱。沈家有好女啊,二殿下以为如何?”复向沈霜霜,微有不虞之色,“沈四小姐还未向慕容二皇子奉茶吧。”男人嘛,总是喜欢小鸟依人的女子,沈四沈五相比,沈四应当更讨男人喜爱。
  沈雪心意一沉,沈家有好女,延庆帝已是第三次说这句话了!什么意思呢?是在向慕容迟推销沈家女?
  沈霜霜回到茶案,换了一套新的沏茶动作,小心翼翼捧着茶盘向慕容迟走去。上一世的重阳登高宴,并无选美一事,她的这首菊花诗惊艳全场,导致自己最终被迫离开长安,那这一世,她不会让自己落入晋人的眼,只盼菊花诗能令简少华对她另眼相看。
  一步一步,越来越近,沈霜霜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似是不慎,又似是裙裾过长,身子突然向前一扑,摔倒在慕容迟的桌案前,眼看茶盘茶杯脱手之后很可能落到慕容迟的身上,沈霜霜就地一滚,将茶盘茶杯远远扔了出去,却从袖中滚出一个香粉盒子,香粉盒子从桌案下斜斜飞上,桌案挡住了视线,正襟危坐的慕容迟避之不及,香粉盒子落到他的衣袍上,盒底盒盖两分开,香粉顿时洒满慕容迟的袍角靴面,也沾了沈霜霜满衣袖。
  ——————————。
  ps:
  更晚了,这章近6700算昨天的,今天的晚上发。
  谢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