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重阳(二)

  ——————————。
  慕容迟双手一扶桌案,座椅向前滑开两步,站起身来。
  沈霜霜面如土色,膝行绕过桌案,背向长亭,纤细的身子剧烈抖动,一迭连声泣道“二殿下恕罪”,双手在慕容迟的袍子靴子上拍来抚去,似是竭力要拂去沾染的香粉,那畏惧无助的颤抖,瑟瑟如西风中的枯叶。[email protected]
  慕容迟袍袖一抖,不怒不急:“沈四小姐请起。”
  百花台上下有人欢喜,有人惋惜,欢喜沈霜霜举止失当,惹恼了慕容二皇子,惋惜沈霜霜才貌出众,失去了中选的机会。
  沈雪蹙着眉,隐隐觉得奇怪,沈霜霜听到慕容迟的名字都发抖,今天不仅在他面前沏茶吟诗,还直接凑到他跟前,胆子似乎有点肥了。
  延庆帝慈善的脸孔冷了冷。北晋皇子看起来不生气,可不表示他很满意,这沈四小姐枉为侯门贵女,居然如此轻狂浮躁,也罢,如此倒是个好拿捏的。
  咳嗽一声,延庆帝声含薄怒:“沈四小姐下去吧。”
  沈霜霜抖抖缩缩站起来,含着泪向上福礼,垂首忍泣道:“臣女无状,请陛下恕罪,请二殿下恕罪。”嘴角却在不经意间浅浅弯起,握在掌心的无色胶体已经全部抹上慕容迟的靴帮,接下来么,弯起的嘴角向下一拉,苦着梨花带雨的脸回到沈家的座席,眼角的余光向男宾席的简少华睃了一眼,爱是自私的,请不要责怪她心狠。
  赵氏也抚了抚沈霜霜的头发。细心地为她拭去眼角腮边的泪痕,吩咐丫环送沈霜霜回寮房更衣净面。
  激昂的鼓声又敲响了,待选的少女们继续玩着击鼓传花的游戏。少女们所展示出来的才艺确是惊了不少少年郎的眼,默默留意着可自己心的小女子。只可怜那些容貌普通的。满怀希望而来,上台走两步就被喝退了。
  因着延庆帝和德妃耐心地陪着晋人相看每一位官家少女,长亭里的大臣和家眷谁也不敢乱走乱动。
  或许是巧合,信王妃的座席与沈家的座席相邻。
  坐得久了。信王妃甚是疲倦,丫环或给她轻捏肩膀,或给她轻揉双腿。信王妃端着茶杯,她并没有注目沈家五小姐,幽沉的目光久久地看着杯中一片浅碧的菊花瓣。
  容貌清艳,而神态似呆似迂,便是这样一个小女子,在刑部大院数百人之前,舌绽莲花。力挽信王府清名。王爷说此女当得母仪天下。想来定是不错的,九步诗里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势,真不是一般庶女能有的。
  战场阎王沈凯川。长安第一少沈凯川,他的女儿。怎么会差!他们也真是昏头了,现在看来倒要感谢乔曼玉自甘堕落,否则他们信王府如何与乔家谈判,哪里拿得出世子正妃之位相迎沈五?
  乔家么,也不能放手,侧妃还是可以考虑的,拿一个被人搂着睡过觉的嫡女,来还休弃变和离的情,到底是两相抵消,还是欠得更多呢?
  貌似沈五小姐和乔四小姐,私交不错哦。信王妃眼角的纹线稍稍扬起。
  不一会儿,乔妙玉、沈霨相继回到座席。
  乔妙玉甚是不以为然,她随手把画纸涂成全黑,解释道,这是黑夜里一个黑衣人带着一只黑狗骑着一匹黑马在追赶一头发狂的黑牛,唉呀这话太长了,乔妙玉说得差点儿岔气,延庆帝听得差得儿歪了鼻子。
  沈霨的神色很是颓丧。她是庶女,在府里的笃学院一直用心学习,她会弹筝,会吹埙,会拉胡琴,夫子说鲜有女子器乐天赋如她这般。可是她太紧张,连出两个错音,一错更紧张,直弄得一器未成,被严德妃讽为贪多不精。
  乔妙玉还是不去乔家座席,只挨着沈雪坐下,笑道:“我就说你能一鸣惊人嘛,九步成诗,沈五,这一下子就算晋人不讨了你去,你也是长安城里世家子弟心仪的人儿。唉,我说那个什么二殿下,跟个木头似的,任谁的才艺也不能让他说个好字,可气!”
  沈雪笑笑:“人家是皇子,见得多了,你还记得他的手下是怎么说的,一手弹琴,一手扭人脖子,一手拿笔写书作画,一手拿刀破人肚子,一手在棋盘上下棋,以玉石为棋子,一手在战场上下棋,以活人为棋子,人家自认是天才,我们这些女儿家的些末把戏,人家能瞧得上眼?”
  乔妙玉哼哼两声:“既然瞧不上我们的些末把戏,大老远跑到长安选什么美,耍人玩呢。”
  沈雪淡淡一笑:“和亲送美人,那是上位者和满朝文武想出来的,山雨欲来风满楼,谁是高楼,谁又是茅草屋呢。乔四,我们现在都是由着别人挑的大白菜,管不了别人楼顶瓦屋上茅。耐心等着,重头戏一般都在最后上演。”
  乔妙玉撇撇嘴,吐吐舌:“听不懂,说得好深奥。也罢,既然你说还有重头戏,那就等着吧,已经午时了,好饿。”一偏头,示意沈雪莫要说话。
  后桌传来很小说的话音。
  少女甲:“刚才和我一起上台的那个女孩,就那衣料,我家下人都不穿,居然能留下来弹曲,居然让她弹完一曲,真叫人气不平,长得可丑。”
  少女乙:“表姐,总不会比我丑吧,别人还可走两步,那小内侍都不让我上台,说我会惊了御驾。”
  默然片刻,少女甲:“表妹也不必难过,那女孩跟你不是一个丑法。”
  沈雪和乔妙玉不禁弯起了唇,刚想说话,却同时瞪大了眼,闭上了嘴。
  沈霜霜换了衣服回到长亭,秋风飒飒,风动衣裙。
  她换上了一件红得极纯正的云锦长裙,衣襟裙摆皆以深红色丝线绣着盛开的牡丹花。外披一件薄如蝉翼的白色云绡衣,三千青丝挽成元宝髻,髻上插一支红玉金珠步摇,鬓角簪一朵新摘的金菊。脖子上挂一串红玛瑙,八十一颗玛瑙珠颗颗莹润如水,流溢着晶莹的红辉,脚上一双金缕鞋。极浅的烟霞色金丝线绣成丹凤,凤翅上缀有细小的银珠,凤口衔着一枚浑圆的南珠,款款行来,步步生莲,恍似瑶池仙子!
  赵氏双目急遽收缩,沈霜霜赫然穿上了信王府送给沈雪的红衣凤鞋!她想干什么?赵氏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
  低低的惊叹羡嫉声迅速散开,瞬间让人忘记了沈霜霜在百花台上摔跤的狼狈。今上说,沈家有好女。好女花落谁家呢?
  简少华呆呆地望着沈霜霜。那衣裳。怎么会在沈四小姐的身上?难道娘亲没有说明白,是送给沈五小姐的?他们信王府承了沈五小姐的大恩啊!他迅速掉头看向信王妃,只见信王妃也是面有愕然之色。他刚想站起来。信王伸手压上他的肩,示意他稍安勿躁。
  赵氏闭了闭眼。睁开,哑声问:“为什么?”
  沈霜霜眼有波光,声音娇软:“娘亲不觉得霜儿很美吗?”
  赵氏在镇北侯府当家二十年,那份心志已非常人可比,“为什么”三个字问出去之后,脸上已恢复平静,重新挂上了沈家专用招牌笑。
  杨氏拉过沈霜霜,笑道:“四丫头一直是极出挑的,这身衣裳再好看,也不过是个陪衬。”
  信王府送给沈雪的红衣裳,侯府里并没有传开,仅限于老侯爷、赵氏和沈凯川、沈雪。赵氏想事想得太深,沈霜霜到芳菲院又不需禀报,一番自言自语被沈霜霜听了去。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沈四小姐不止是才华出众,容貌也是出众,不过,怎么看着这身红裳好似做得短了两分呢,唉呀,沈大夫人,这是哪个混账裁衣铺子做的,竟然不好好地按尺寸做,该打!”一个胖胖的中年妇人拈了一块重阳糕放在嘴里,笑嘻嘻打起趣来。
  赵氏眸光一缩,这胖妇人是礼部马尚书的夫人,马尚书与信王妃的娘家带一点远亲,她跳出来,自然是要为信王府讨个回音。赵氏斟酌片刻,笑道:“马夫人还是那么直利,这衣裳……”霜儿太鲁莽了,这不止是罔顾她自己的颜面,更是将沈家百年清誉踩在脚底,老侯爷不会容忍的,怎么办?
  沈霜霜盈盈一笑:“夫人安好,霜儿可不敢在夫人面前放肆,前几日霜儿拉着我家五妹妹上街,我家五妹妹才得了这件红衣,只是我家五妹妹不喜欢下水洗过一次的衣裳,可霜儿一向喜欢红色的衣裳,这件好似短一点,夫人眼明,不觉得霜儿很配这件红衣吗?”
  沈家与马家并不相熟,沈霜霜不认得这位胖妇人,但还能想到,敢站在她娘亲面前说话不忌的人,必是有倚仗的,不能得罪。
  马夫人噎住了,一口重阳糕堵在嗓子里,吓得身后的丫环拼命划拉她的前胸后背,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怔怔地看着赵氏,很想问问,你家四小姐不知这衣裳后的意思吗?
  赵氏微笑着:“这不,重阳节到了么,忙来忙去的,有事些就没顾得周全,马夫人,请坐,请坐,呃,这儿的吃喝都是寺院里的安排,倒是要怠慢马夫人。”
  信王妃冷脸看向沈雪。不喜欢下水洗过一次的,竟是嫌弃华儿娶过妻了?华儿和离,娶她沈五进门,虽不是原配,可也是正妻之位,她沈五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马夫人有点儿讪讪的:“沈大夫人客气。”
  赵氏心念急转,面上容色不动,微笑着:“马夫人见笑,呃,马夫人坐下来说话吧,我这个闺女,自小娇养着就喜欢红颜色,来,来,马夫人请坐。”女儿心,海底针,她这个做娘亲的太忽略自己的女儿了!霜儿她是真喜欢简少华呢,还是对世子妃之位动了念头?
  乔妙玉低声问道:“沈五,那衣裳是被沈四瞧着好抢走的吧?欺人太甚!我去帮你讨回来!”
  “别!”沈雪拖住乔妙玉,“别闹,没什么大不了的。她想要,要去好了,不过是件衣裳,能代表什么呢。”
  沈雪侧脸看着笑意盈盈的沈霜霜。终于明白沈霜霜不可能回头的,哪怕躺进棺材她也不会后悔。早知她冥顽不灵,自己就不该去趟信王府那潭浑水。简少华跌进泥里,不定还能熄灭了夺回帝位的心思。或可与沈霜霜过一过平常人的日子。
  可沈霜霜演出这么一场戏,又能得到什么呢,逼着信王府接受她吗?一件衣裳而已,知者能有几人呢?赵氏那么聪明利落的人,怎么就养出沈霜霜这么个天真的女儿来?保护得太好,真不见得是件好事。
  沈雪叹了口气,重生,多的是一些预知,而不是多出心窍来。以前脑子不灵光。以后也不会灵光。废物就是废物。重生一回还是废物。
  信王妃突然回过神来,这是沈家大房在欺人吧。
  华儿以侧妃之位纳沈五,沈家大房无动于衷。嫡女不能做妾么,现在华儿要以正妃之位娶沈五。沈家大房动心了,眼红了,要让沈四替沈五嫁进信王府!沈五在镇北侯府果然不受待见,说什么沈家兄友弟恭、姐亲妹睦,都是假的,嫡姐悍然抢起庶妹的婚事来!
  哼哼,若不是华儿真心想娶沈五,若不是不能堕了镇北侯府的名声,若不能顾及三十万沈家军毕竟掌在沈家大房手里,今儿个真要把沈家大房的脸皮给撕下来!
  沈四说什么?她拉着沈五上街,沈五才得了红衣,合着那意思竟是沈五看沈四的面子,顶着危险给信王府解的围?沈四真是好大的面子!若沈四有这么大脸面,怎么不见她自己站出来!别人辛苦种了桃树,她却要来摘桃子,真是可笑,把信王府当什么了?
  信王妃抬头向坐在男宾席的信王看过去,数十年夫妻,只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彼此点一点头。沈五是沈家三房的女儿,自有三房的主子作主。
  沈霜霜在沈雪身侧坐下,定定地瞧着沈雪,声音轻柔:“你说得对,梦就是梦,我不能因为梦里喝过了茶,梦醒时候就不喝茶。”
  沈雪唇角动了动,没说话。
  沈雪招招手。
  春环走过来,手里捧着个茶盘,茶盘有一把细颈圆肚的青花瓷茶壶和四个小巧玲珑的青花瓷杯。春环原在赵氏身旁伺候,转送到梧桐院当了一等大丫环,接替在桃花山庄死去的春燕。
  沈霜霜把茶壶和小茶杯摆放好,浅浅一笑,声音更轻更柔:“最近我总是做梦,还在梦里学会了沏茶,很奇怪是吧,你说梦里发生过的事,醒时未必会发生,我就想啊,那梦里没发生的事,是不是可以在梦醒的时候做一做呢?不做,又怎么知道对错得失呢。”
  乔妙玉看看沈霜霜,又看看沈雪,抚了抚前额:“沈四,你哪儿来那么多梦啊?莫名其妙的。”
  沈雪抿了抿唇:“我不管你的梦。”
  沈霜霜也抿了抿唇,轻笑:“你说过你不要,那么我视若珍宝的,其实是你弃若敝屣的,我又何苦与你为难,是我想偏了,以后不会再有。”笑得更轻,“刚才得今上夸奖,我沏的茶,茶中有花,花开茶中,那是煮出来的,我还会温水沏茶。”提起茶壶,缓缓将壶中水注入小茶杯。
  乔妙玉瞅着小茶杯中幽幽绽开的菊花,不由得惊叹:“沈四,好茶道!”嗅一嗅茶香,叹道,“好茶!”小饮一口,舔舔唇,又叹了一句好茶,将小茶杯中的茶喝尽,晃一晃杯子,“沈四,还能再来一杯,换个花形么?”
  “好。”沈霜霜放下茶壶,双手捧着茶杯,向沈雪:“我就以茶代酒,向你说句对不起,以后真的不会再有。”
  沈雪拨了拨茶杯,端起茶杯,看着杯中花瓣纤长如烟的菊花,细细闻着一缕淡雅茶香,忽然笑了笑:“你真是在梦里学的沏茶?我一直不懂这茶里如何生出花来,倒不如教教我。”
  “好,”沈霜霜喝尽了杯中茶,“不须三个月,你必能学会。”提起茶壶,给乔妙玉注茶。
  沈雪隐隐觉得沈霜霜有些怪异,她这是豁出去要向简少华表白吗?沈雪喝完杯中的茶,注视着沈霜霜优雅地冲茶,低低一叹:“其实,有些事,你可以向大伯母讨教的。”
  沈霜霜握着茶壶的手顿了顿,垂眸道:“好。”注满三个空杯,“谢谢你宽容我。”捧杯饮尽。
  沈雪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就是爱情?爱情就是让人变得冲动,让人的智商直接变成零?沈霜霜想没想过,若简少华不接受她,她该怎么办?也许会接受的吧,沈凯山掌握着北疆三十万人马呢。简少华要卖身换取支持他的力量,卖谁不是卖,如何就不能卖给沈霜霜了?
  沈雪叹了口气,喝完了杯中的茶。沈霜霜穿上信王府送来的衣裳,赵氏定然明白沈霜霜的意图,想来是可以把这件事圆过去的吧。
  就在这时,百花台那边鼓声又停了,却有一缕笛声响起。
  ——————————。
  ps:
  本章五千字,算十号的更新,十一号的更新一定赶在今天二十四点之前。那么,兔子就算还完欠颦兮嫣然亲的票票和打赏了~~兔子会努力码字,争取早点还上欠舞落亲和陶子亲的更新。
  阴谋就要在下一章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