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搜屋

  ——————————。
  乔家女被北晋皇子临幸,消息很快在天元寺传散开来,东偏院内外一时挤满了前来探风的官员及家眷。乔良玉落选,表示别家贵女重新获得中选的希望。
  沈雪站在正屋的门后,静静听着院子里慕容迟冰凉的声音,死水的心里忽然泛起一丝波澜,乔三下药的本事与沈霜霜有得一拼,运气也有得一拼。www!c66c
  严德妃看着泪流满面的乔妙玉,瞥了瞥站在一旁摸下巴咂嘴的简凤歌,枯寂的心没来由漫上一层水波,向前一倾身,温声道:“乔四小姐,有话慢慢说。”
  “谢德妃。”乔妙玉垂头道,“德妃,臣女自幼体弱,得爹娘百般宠爱,在府里无处不去。而三姐姐因着某种原因被爹娘管得很严,臣女与三姐姐见面不多,总还有印象。臣女七岁那年,三姐姐染上天花,臣女记得家里来来往往的都是背着药箱的大夫,爹娘在花园里辟地新修院子,让三姐姐住进去养病,院子清静,既不会过了病气给旁人,还好过家庙里的冷清艰苦。”
  人人都知,乔家男孩在祖地由专人教养文武,女孩养在母亲跟前。
  天花是疫症,传染性极强,致死率很高,乔妙玉如是说,旨在表示乔阁老夫妻对女儿都很疼爱。
  严德妃叹了口气,道:“乔四小姐不提往事,本宫倒想不起来乔三小姐患过天花的,陛下,你那时还遣了太医院院使、院判前去乔家,乔三小姐病愈后,乔阁老为此专门进宫感谢陛下圣恩。”
  延庆帝捋须点头:“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还真是奇绝妙哉,乔三小姐的脸上半个疤痕都没留下。”
  乔妙玉立即道:“陛下圣恩。德妃隆恩,臣女感激不尽。臣女要说的话也就在此。臣女记得三姐姐的左眼下有一颗黑痣,便是因这颗黑痣面相不好,主风流多情,三姐姐自小才被爹娘严拘着甚少出门。陛下,德妃。”
  乔妙玉伸手一指乔良玉,“臣女可以肯定,这个叫乔良玉的女子,不是臣女的亲姐!陛下如不相信,可以问一问昭仪,也可以问一问戚夫人,兵部主事戚丰泽的夫人。臣女的二姐姐。”
  好似一滴冷水滴进滚油里,即使延庆帝在场,也镇不住轰然的议论。
  乔立望着满眼泪水但目光坚定的乔妙玉,心底升起一种异样。乔家名声的挽回,竟寄在了名声已失的乔妙玉身上,他这个做哥哥的。岂能不帮她一把。
  站在人群里的乔立,开始频频叹息,偶尔吐出的几个字都带着哽咽。于是,人们恍然大悟。
  真乔良玉有一颗色痣,乔家因此严加管教,严厉到不让她在人前露面。
  真乔良玉八岁那年死在天花疫病下。
  这个乔良玉是乔家收养的,意在安抚乔大夫人失女的悲痛。
  这个乔良玉渐渐长大。姿容昳丽得不似真人,乔家怕因她惹出事端,坏了乔家门风,便请了最好的夫子教她修身养性,却不曾想她竟是个轻狂的,刚在人前露面就做出寡廉鲜耻的事。
  乔家辛苦养大养女,却被养女狠狠打脸,白付一场心血,真够倒霉的。
  乔昭仪没有随延庆帝同行,内侍便将戚丰泽夫妻带到东偏院,戚夫人说,乔三不止左眼下有颗色痣,在左额发际下还有一颗凶痣,主妨碍父母。族里长辈怕乔三给乔家带来不幸,曾经力主溺死乔三。
  乔良玉手指按在左眼下,一场天花不仅没在她的脸上留下痘疤,还把她脸上的两颗黑痣都给脱掉了,一颗色痣,一颗凶痣,怪不得娘亲对那两颗痣的脱落非常高兴。
  娘亲说,以她的资质,不当委身于碌碌之徒,定是要进宫的,为妻为妾都需要不衰的盛宠,苦练才艺只为出入皇家而不怯,床第之欢则能勾住男人的魂。
  她常常揽镜自照,觉得自己比那些板着脸孔教她才艺的夫子要好看千倍万倍,她为自己枉有绝世容貌却不为人知而愤懑,她常常幻想着所有人见到她都会跪下来嗅她脚的情景,她越来越恨爹娘把她关在一方院子里。
  因这种恨,她一直想重重地打乔家的脸,可是,此时,此地,她真的看到乔家被打脸,心却痛起来。
  乔良玉呆呆发僵的脸孔渐渐松软,浮上一抹魅丽的笑。
  原来色痣脱了,天性却没变,她就是个骨子里渴望扑倒男人的女人。若非仆妇严守爹娘死命,住在青楼里探习的那两年,她扑倒的男人可能会比花魁娘子勾住的还多。
  凶痣脱了,对父母的妨碍竟也没变,爹娘因她的任性在皇帝和同僚面前丢尽了脸,乔家因她的轻佻从此被人嘲笑。祖辈要溺死她,要得对极了。
  乔良玉恍然悟到,爹娘死管着她,是为了让她在得到最好的之前不能先失去。
  一个家族的兴起,需要家族里的每个子女共同努力。家族兴旺发达,女子能嫁到更好的夫郎,男子能娶到更好的娇娘,每个人在享受家族荣耀的蜜果时,为家族付出亦是理所应当。
  慕容迟,北晋嫡皇子,有着无上的尊荣,赫赫战功无人望其项背,又年轻无妻,为天下无数贵女梦寐以求。
  爹娘把她推到慕容迟的面前,难道仅仅是为了乔家的荣耀吗?正如他们常说的,她当嫁天下最尊贵的男子,享受人间极致的富贵。
  而这一切,被自己弄砸了。
  跪在地上的乔阁老两肩轻颤,抬头望着呆立的乔良玉,眼底有一片水光浮出。乔良玉只在一瞟之下就已明白爹爹的取舍,缓缓地跪了下来。乔阁老的眼里掠过一片痛色。
  慕容迟冷冷地看着乔家人泪眼对泪眼,手指在椅子扶手轻叩,转向延庆帝,淡淡道:“陛下可累?陛下若是不累,本宫讲个曾经遇到的故事,如何?”
  延庆帝忙道:“慕容二殿下遇到的事。自然都是奇事,请讲来。”
  慕容迟扬一扬眉:“陛下当知。本宫有一支神出鬼没的人马,称野狼营,目前屯驻在燕岭关外一百二十里处。野狼营的每个士兵都是本宫亲自挑选训练的,这些士兵很多来自民间,加入野狼营各有各的小九九。其中有一人是从南楚逃到北晋的小书生。”
  书生从南楚逃到北晋。延庆帝觉得自己的脸被打得火辣辣的。压着不悦,道:“哦,竟有书生弃文从武?”
  慕容迟抬左腿压在右腿上,足尖轻晃:“本宫见到这小书生的时候,他的脸颊有一道长刀疤,读书入仕再无可能,倒不如从武博一博功名。本宫后来才知。那长刀疤乃是小书生的父亲亲手砍的。”
  乔良玉如何发落,慕容迟和延庆帝都没说,乔阁老只得长跪不起,乔妙玉尽力扶着父亲。慕容迟这句话一丢出来。乔妙玉感到父亲明显地抖动了一下。
  延庆帝呵呵笑道:“慕容二殿下说笑了,哪有亲父砍杀亲儿的,玩笑话。玩笑话。”
  慕容迟淡淡一笑:“陛下,本宫也是这么想的,再三追问之下,那小书生才将身世披露。”
  小书生的祖父是个贩私盐的小贩子,有一次遇到官府设卡查盐,盐被抄了,还挨了板子。饿昏在一户方姓人家门前。
  方家人为小书生的祖父延医治伤,小书生的祖父得知,方家只有父女两人,家主原是朝中五品官,受父兄影响站错了队,被革职抄家,靠祖上薄田度日。小书生的祖父深感贩卖私盐没有出路,回到家乡以后取了全部财物,带着长子再到方家,为长子求娶方家女,请求方家家主收留小书生的父亲,并教他读书。
  小书生的父亲在岳家长到十八岁时,小书生的祖父因盐贩子内哄死于非命。三年孝期后,小书生的父亲娶方家女为妻。方父辗转托人,给小书生的父亲谋到了一份从九品的官职。自此,小书生的父亲走上仕途。
  后来,小书生的父亲做到了京官,方家父女欢欢喜喜等着到长安享福,却等来了一场所谓的兵祸,雷雨夜,小书生的外祖父、母亲、长姐全部死在刀下,小书生被长姐护在身下,亲眼看着蒙着脸的父亲向他们姐弟挥刀!
  那一刀,因为长姐的拼死护顾,砍在了小书生的脸上,或是他满脸的血,或是惊心动魄的雷电,小书生死里逃生。
  小书生扮成乞丐来到长安,这才知道他的父亲,在他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另有了一个家,一个在仕途上给了他诸多提携的家,方家人的存在令那个家的人很不痛快。
  阴差阳错,小书生到了北晋,成为二皇子手下的一个士兵。勤学苦练,小书生成长为野狼营的统领。
  屋里的沈雪半垂着眸。海鲨,陆虎,空鹏,野狼营的大小统领,以慕容迟侍卫的身份全部进入长安,将不离营,野狼营还能继续在燕岭关外驻守?刀疤脸小书生,是她还没见过的海鲨吧?
  慕容迟斜靠在座椅里,目光冷冷,声音冷冷。
  乔妙玉感到父亲的身体由颤抖,而僵硬,而佝偻,几乎要伏到地上,鬓角根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乔妙玉死死盯着慕容迟那张毫无生气的白银面具,心里有些明白,这些晋人怕是不肯放过乔家的。
  空鹏向延庆帝唱个喏,道:“陛下,你瞧,是不是该给我们野狼营一个公道?”
  人们始而觉得乔良玉莫名其妙下药献身,把乔家的名声扯到谷底,继而乔妙玉哭指乔良玉并非乔家亲女,人们叹息乔家被养不熟的白眼狼反咬一口,唉,谁家没遇过这种窝心事呢,同情声里,乔家的名声又爬回山腰。而慕容迟一个不起不伏的平淡故事里透出来的血腥,令人们愤慨的同时,又把怀疑的目光转向乔家。
  乔良玉终于明白,在晋人眼里,乔渊是一条白眼狼的意思,果然是和乔家有过节的!为下属讨公道,是一种极好的笼络人心的方法。
  一名银甲卫挤到空鹏身旁,在他耳边低语,空鹏复在慕容迟耳边低语。
  人群中扑过来两个人。乔大夫人和乔尚书。
  乔大夫人抱住乔阁老,泣不成声。
  乔尚书嘶声道:“大哥。那事……”
  乔阁老猛然直起身来:“那事是我做下的,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杀,是剐,与你们无关!”向延庆帝连叩三个头。道,“陛下,陛下不必多想,既然慕容二殿下要为他的属下讨一个公道,臣便还他们一个公道!不错,是臣停妻再娶,是臣杀死岳父元妻。是臣杀女伤子,都是臣一人做的!是臣忘恩负义,做下那等人神共愤之事!臣无颜再侍奉陛下,愿一死还乔群公道!”
  乔群。一个遥远的名字。慕容迟身子微微一颤,冰寒的目光直视乔阁老:“乔渊,你一条命就能抵方家主仆十条人命吗?”
  乔妙玉颓然跌坐在地。双手松开了乔阁老,吃惊地望着自己的父亲,无法相信他刚刚说出来的话。乔家的名声不但跌入谷底,直跌入谷底的深沟,再也爬不上来。杀害有恩于己的岳父元妻,杀害亲生子女,岂止人神共愤。那是天地难容啊!
  乔良玉盯着慕容迟那看似悠闲的举止,突然大呼道:“陛下,臣女冤枉!”
  延庆帝和严德妃吓一跳,院子内外的人也都吓一跳,乔良玉喊冤?
  严德妃只觉得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像一场闹剧,灰冷的心泛不起水波,语气十分淡漠:“乔三小姐,你有何冤?”
  乔良玉叩了一个头,目中蘊泪,道:“臣女回德妃的话,臣女着实冤枉!慕容二殿下指斥臣女下药害他,说臣女这一身素纱在药液里浸过,能令闻者使不出半分力气,臣女敢问,在场的这么多人,有哪一个中了药浑身无力?”
  延庆帝和严德妃一呆,院子内外的人也都一呆,咦,貌似没有谁撑不住啊。
  乔良玉直直盯着慕容迟,心里冷冷地笑,你想借下属的身世来打击乔家,可就别怪我打不死你也得打伤你!
  来到东偏院门口,乔良玉才从丝绒包里取出预先准备好的素纱披上,银甲卫的倒下不能反抗,初始作用还是闻了素纱散出来的“媚眼”味道。
  媚眼是一种挥发性的药物,药物会在一定时间内不断挥发,当挥发到一定时间,药物挥发完毕,那么药物挥发的载体,素纱,素纱还是素纱,找不到药物存在过的痕迹。
  乔良玉很满意地看到人们向慕容迟投去怀疑的目光,泣不成声道:“臣女在大雄宝殿上香,陛下可派人去问殿里的小沙弥。臣女这身素纱,陛下可请太医来检验。臣女上完香回寮房,被银甲卫掳到这里来!臣女没有做那下作的事!臣女弱质纤纤,哪里强得过慕容二殿下那龙精虎猛,求陛下为臣女作主!”
  轰!院子内外议论声顿起。可不,乔良玉下药献身自毁前程,由妻位甘堕妾位,怎么说也说不通啊,还是这晋人瞧着乔良玉天生尤物,按捺不住,做出抢人强推之事。
  站在门后的沈雪几乎要为乔良玉鼓掌,好一个弱质纤纤敌不过龙精虎猛!
  慕容迟借乔良玉献身、借方家惨案大力撕乔家一向严谨敦厚的脸皮,想来不仅是在为海鲨讨公道,也是在憾动南楚朝堂勉力维持的稳定,——内阁首辅,文臣第一家,乔家倒下,南楚朝野必定陷入动荡,慕容迟便可趁机浑水摸鱼。
  乔良玉的天花是魏十四治愈的,面部黑痣的有无应当另有原因。乔良玉再恨爹娘管教严厉,她也是乔家的嫡女,乔家垮了,于她毫无益处。
  所以,她孤注一掷向慕容迟发起反击。
  只有先向人们证实,慕容迟强抢贵女是个色中饿狼,她乔良玉饱受冤枉,才可进一步推翻慕容迟扣在乔家头上的方家惨案,最后再找理由解释乔阁老自承杀人。
  如此,乔良玉必定要把她沈五拖下水。当此关头,乔良玉绝不会顾忌一个陌生人的名声。
  沈雪凤眸轻盼,叹了口气,虽说是皇室中人休憩的住处,屋子空间着实不大,上上下下无处可藏。只要人们破门而入,就会看到她在慕容迟的屋里,镇北侯府的脸面也要如乔家一般。滚到泥里了。
  除非,人们看到的是一具尸体。一个不肯屈从于慕容迟而自尽的烈女,沈家会因她的贞烈而受到朝野尊敬。
  可是,她不想死,被乔良玉逼死,死得也太糊涂了。
  慕容迟站了起来。冷笑道:“好一张利嘴!指白为黑,哭笑都在一眨眼间,乔良玉,你怎么可能不是乔家人!乔渊,你的元妻方氏已经等你多年,你还要她再等你多少年?你敢向方氏的在天之灵发誓,乔良玉她是个野种?”
  这话十分狠辣。
  乔良玉的狡辩让人怀疑是慕容迟见色起意猴儿急。而慕容又也拿不出证据证实自己被一个色女强推吃了个干净,这种扯皮的事扯来扯去只能让乔良玉狡辩成功。因此慕容迟把矛头直指乔阁老。
  乔阁老就是想发誓说乔良玉不是自己的女儿,也不敢对着方氏的在天之灵。因为慕容迟所说基本都是真的。乔家必须有人撑下去,一切就由他这个祸首承担吧。
  乔阁老向延庆帝又叩了个头:“陛下。臣一人做事一人当,但求陛下顾念臣这么多年为陛下鞠躬尽瘁,不要牵连他人。当年的事,臣不后悔,今天事败,臣以命偿命!”说着,站起身,以袖蒙面,对着一旁的院墙全力撞了过去!
  一声闷响。鲜血飞溅!
  乔大夫人和乔家其他人,惨呼一声向倒地的乔阁老扑过去。
  乔尚书扑通跪在延庆帝脚下,哭求延庆帝召太医来急救。
  空鹏撇撇嘴,迈步近前,蹲下身试了试鼻息,又捏了捏脉门,耸耸肩向慕容迟道:“死了,这一撞还真没留余力。”
  慕容迟怔了一会儿,淡淡道:“一条命就想赔十条命,想得真好。”
  乔良玉哈哈大笑:“你满意了!你得逞了!你为你的属下出气了!哈哈哈,慕容迟,你以为你就是个好人了?陛下,陛下,慕容迟不仅强抢了臣女,还强抢了镇北侯府的五小姐!那沈家的五小姐,现在就被关在这屋子里!”
  要下地狱,大家一起下地狱!乔家是文臣,没有能力与你慕容迟对抗,镇北侯府是南楚杰出的武将世家,焉能坐视自家孩子被人强夺了清白!打起来,打起来吧,打得头破血流才热闹!血,怎么有那么多的血呢?
  院子内外顿时炸开了,晋人抢了乔家小姐,竟然还抢了沈家小姐,而今又逼死了乔阁老,欺人太甚!群情激愤,只恨因为参加这皇家宴会被卸了武器!
  银甲卫举起金杖,抖动银环,将慕容迟护在中心。
  延庆帝也站起身来,冷声道:“二殿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家人最早得到的消息是,沈五捡耳环未归,沈四闯了晋人的院子,赵氏心中担忧,随着官眷来到东偏院,既没看到沈五,也没看到沈四,正待离开,乔良玉这一声喊,惊得赵氏魂飞魄散!倘若沈五真的被慕容迟关在屋子里,无论怎样都会被人认为失了清白,沈凯川非得跟晋人拼命不可。慕容迟再有赫赫威名,也不会是沈凯川的敌手,慕容迟死在南楚,北晋很可能倾全国之兵攻打南楚,燕岭关首当其冲!
  赵氏第一次在人前颤了声音:“乔,乔三小姐,不,不要胡说,我家五丫头,我家五丫头……”她说不下去,五丫头到底去了哪里?
  乔良玉哈哈笑道:“沈大夫人,枉你们沈家有南楚第一将的赞誉,在北晋人的面前也服低伏小认了怂!你们沈家害怕了,害怕沈五小姐失了清白,害怕你们沈家名声大堕!哈哈哈,沈五小姐,你看到没有,这就是你的家人,为了狗屁名声,生生的不肯救你!”
  慕容迟冷笑道:“乔三,你真无赖!自己跌进粪坑滚了一身屎,还要泼别人臭水,你们乔家的教养就是这个样子?”
  空鹏以手抚额,呃,这是在骂谁啊,人家乔良玉可是把你当作美味佳肴饱餐了一顿的。
  延庆帝面沉似水,示意严德妃带宫娥进屋查看。
  慕容迟身形一闪,站到廊下,冷笑:“本宫的住处,也是你们想搜就搜的?”
  延庆帝摊摊手,表示无可奈何:“二殿下,为了堵这悠悠众口,还是让朕的德妃看一看的好。”只是看,不是搜,朕的姿态已经放得很低了,慕容二皇子你还是依从了吧。
  严德妃带着宫娥推开了闭得紧紧的屋门,宫娥在前,严德妃在后,走进正屋。
  ——————————。
  ps:
  本章6200余字,含陶子亲一半的评价票,可以吧~~~兔子刚发现评价票是200个粉丝值的。
  码了一夜,眯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