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弃械

  ——————————。
  延庆帝神色大变:“你,你,你是苗七!”
  “哈哈,老匹夫,你还记得我苗七!”癞头哑僧哈哈大笑,“这么多年,你过得好吗?我躺在悬崖底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骨肉爬满蚁蛆,我便学着你也发一个誓,我发誓,终有一日我要将那白色的蚁蛆扔到你的脸上!”soudu!org
  话音一落,左手一挥,一团淡灰色球状物直扑延庆帝面门!两旁内侍听得分明苗七说蚁蛆,唬得齐齐挥袖将那球状物弹开。离得近的人更是着慌,忙不迭地往后退。开玩笑,谁愿意蚁蛆附身啊,哪怕是一只。
  说时迟,那时快,苗七右掌闪电般拍出,“呯”直直拍上延庆帝的胸口!
  这一记铁砂掌,苗七练了五年,一千八百个日夜练一掌,只为此时此刻的一击得中!
  他成功了!他可以看到延庆帝口吐鲜血,一命呜呼!他可以向先祖的在天之灵大呼,他为苗家报仇了!
  人们的注意力都在那只淡灰色球状物上,球状物被扫落在地,啵地散开,无数灰白的小虫立刻四散蠕动,直令看到的人恶心呕吐,乱纷纷直往两旁散开。有反应快的内侍立即拿起桌案上的茶壶,一壶壶热水浇下去。
  苗七兴奋地看向延庆帝,脸色突然大变!
  延庆帝倒退两步,吐出一口老血,身体却只是晃两晃,并没有倒下去。一双老眼瞪得血红,阴冷地笑着:“你们苗家,永远不是朕的对手!犯上作乱的叛臣贼子,拿下!”
  苗七细长的眼睛也瞪得血红。嘶声骂道:“老匹夫!你竟然抢了我姐的护身软甲!老匹夫,我的哥哥们不会放过你的!你就在这天元寺等死吧!饿死你!渴死你!困死你!老匹夫,你不得好死!”
  延庆帝瞪起血红的眼:“苗七,山下的人马果真是卫国公所为?朕却不信!一个死得不能再死的人,难道真能复活不成!”
  苗七哈哈大笑:“我大哥死而复生,我三哥、四哥、五哥、六哥全都死而复生了!屈死的冤魂都来向你索命!老匹夫,你一辈子算计别人,死到临头也好教你明白,别人也会算计你!世上的聪明人并不是只你一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苗家兄弟为你东挡西杀。竟落得家破人亡!天道昭彰。神灵不欺,报应不爽,而今有得你知道毒誓噬身万箭穿心之痛!”
  延庆帝有些心慌了。他倒不是心慌自己算计过多少人,手上染过多少人的血,而是苗七说,苗家兄弟全都复活,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难道真是天意苗家不当灭?
  花园里的人们看向苗七,无不遥想当年。沈凯川之后,简少华之前,苗七独领风骚许多年,倾倒了无数长安贵女。苗七坠崖而死的消息传开,曾有贵女为他削发出家,亦有贵女为他悬梁自尽。如今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不由得人不感慨世事无常又无情。
  苗七那细长眼睛的亮光更加明亮。
  护卫安定,南楚四大柱梁,卫国公府深知镇北侯府之重,可惜苗家没有与沈家女年岁相当的儿郎。
  为着简凤翔想把镇北侯府嫡长女沈雲雲纳为侧妃,苗家曾经试图破坏镇北侯府和东安侯府的联姻,奈何郑伯豪铁石心肠,各种美人计化成泡影。郑伯豪随父在北疆与晋军交战,卫国公与苗家暗桩一番运作,东安侯父子三千人马孤军深入晋地,成了晋人的俘虏。卫国公派出暗桩暗杀郑伯豪未果,沈凯山主导以五名晋将换回郑家父子。
  二皇子简凤翔眼见郑伯豪就像一只打不死的蟑螂,不顾卫国公反对,剑走偏锋暗算沈雲雲,郑沈两家如他所愿一拍两散,镇北侯府却不肯如他所愿,甚至顶住了太后赐婚的懿旨。
  卫国公见镇北侯府软硬不吃,便想釜底抽薪,安排镇北侯府里的暗桩劫出沈雲雲,令她与简凤翔生米做成熟饭,暗桩还没行动,简凤翔却被堵在醉仙楼“杀夫夺妻逼良为娼”。紧接着各地呈送奏折,诸位皇子“插手军务,克扣军饷,以陈换新贪军粮”。
  延庆帝大怒,禁了简凤翔的足,斥责苗皇后教子不力,将她送进冷宫。
  不久,苗家老二在酒宴上暴饮而亡,卫国公府在装殓时发现了他后背上的铁砂掌印。卫国公明白,延庆帝对苗家下手了,也就表示他根本无意册立简凤翔为太子。苗家不能束手待毙。
  苗七的围猎坠崖,原是苗家开始逃离长安的第一步安排,石壁上有网有绳索,不料被延庆帝的暗卫探了去,苗七直坠崖底,侥幸崖下有一汪泥潭,泥潭的表面张力令他幸免一死。顺着崖谷往外爬的苗七,遇到了进谷采药的天元寺住持。
  卫国公加紧执行逃离计划。
  大夫频繁进入卫国公府,皆曰卫国公患了背疽。延庆帝果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送来蒸鹅全宴,卫国公事先服下江湖秘药龟息丸,假死五日,成功避过延庆帝各种检验。
  苗家庶子皆是白身,犯事必由京兆府处置。卫国公夫人利用孔家父子对苗家的同情,重金买得御林军押送的路线。烈日炎炎,卫国公扮作瓜农,苗家庶子借机服下龟息丸,挑衅押送的御林军,御林军顺势一顿棍棒,自以为将苗家庶子全部杖杀。
  自此,苗家兄弟直奔西部边境,收拢心系苗家的西疆边军,西部边防五军都督很早投向严德妃的三皇子,深得简凤鸣信任,内里却是卫国公的关门弟子,南楚的西部边陲成了苗家兄弟的演练场。
  苗七聆听着夜风里越来越分明的厮杀声,判断出苗家军已经完全占领半山坡,正沿着山路向天元寺挺进。苗七惨不忍睹的脸孔上浮现出轻松愉快的笑容,五年的人鬼岁月终于划上句号,只要拖得延庆帝去死,他苗七万死也心甘!
  延庆帝阴森森的目光从苗七那张已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脸孔上转向那报信的御林军统领,叶超生带过来的话很有道理,只要苗皇后和简凤翔还在他的掌控中,苗家人就翻不出波浪来。
  鲜有人知道,苗皇后的冷宫里还住着苗家的女眷,上到卫国公夫人,下到被休弃的苗家女,每一个人都是拿捏苗家兄弟的人质。
  延庆帝忽然觉得自己无意的行为变成了后手,淑妃刚被打压,后.宫不稳,重阳节天元寺之行,延庆帝留了三皇子简凤鸣坐镇宫中。他这里只需死守落雁崮三天,简凤鸣便能发现天元寺有异,御林军即可驰援,各地勤王之师也会陆续抵达长安!
  延庆帝望着窜向夜宇的火红烈焰,无粮无水,也得死守三天!既是臣,生死关头当然得把生的机会留给君,延庆帝向身边的内侍示意,内侍抬脚向大厨房奔去。
  苗七斜眼瞅着延庆帝那阴冷里透着得意的笑,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且让老匹夫高兴吧!自苗家兄弟逃出长安,卫国公留下的暗桩就在御花园外侧的民居租住,五年间日夜不停挖地道,无意间挖到了皇宫原有的地道,既绘下了皇宫地道图,又找到直通冷宫的捷径。就在今天中午,苗皇后借重阳节之名,招简凤翔到冷宫相聚,天黑之际,冷宫已成为一座真正的冷宫,再无一丝人息。
  沈雪借着人们躲避苗七扔出来的蚁蛆,已经退到长亭外,此时见延庆帝与苗七冷眼僵持,便想通过园中小径悄悄回到寮房。
  山上粮油被烧,水源投毒,这些富贵温柔乡里娇养的贵人们根本受不起围山之苦。既无人能突破攻山的千军万马,那么依据往年习惯,延庆帝会在天元寺留住两天,到第三天长安才会发觉异常,及御林军赶往落雁崮,必与卫国公的兵马发生激战。
  御林军久居长安,养尊处优,从未经历真正战斗,维护长安寻常治安也还凑和,与满腔激愤的苗家军对抗,不容乐观。至于等待各地勤王之师齐聚落雁崮,延庆帝君臣怕是骨头都冷了。
  沈雪并不关心延庆帝君臣的死活,只是沈家的主子们,除了老爹,都在山上了,她不能不有所行动。延庆帝的内侍奔大厨房而去,她也不能坐等饿肚子。
  就在这时,有内侍领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御林军士兵冲进花园。
  那士兵看见自家统领,身子一软瘫倒在地,大哭道:“将军,叶指挥使被抓走了!叶指挥使弃械被苗家军抓走了!”
  沈雪眼前一黑,慕容迟怎么会落入苗家军的手里?
  “放肆!什么苗家军,那是叛军!犯上作乱当诛灭九族的叛军!”延庆帝双手握拳,大声道,“叶超生怎么被叛军抓走了?弃械?叶超生怎么敢弃械投降!”
  那士兵大哭道:“叶指挥使领着兄弟们死守半山坡,寸步不让,谁知苗……那叛军不知道从哪里带上来一个小女子,说是叶指挥使的妹妹,叛军的头领放话,叶指挥使不肯束手就擒,就杀了他妹妹!叶指挥使就弃械了!”
  ——————————。
  ps:
  本章算31号的补更,兔子努力码字,努力码字!
  祝亲新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