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问答

  ——————————。
  延庆帝勃然大怒:“叶超生是叶家独子,哪里来的妹妹!好,好你个叶超生,竟敢投降苗家!朕灭你九族!”
  沈雪呆一呆,竟是杜薇跑出来了?魏三连个弱女子都没看住?“叶超生”落入苗家军之手,那卫国公会杀他祭旗吗,他是苗家军抓获的第一个南楚高官。杀他,既振苗家军军威,又挫御林军脸面,头儿都被人家杀了,抵抗个屁啊。[email protected]
  沈雪拖着绵软的双腿退入花园深处,找到那一排银杏树,来到自己居住的那间寮房,连敲三下后窗。
  冬草推开窗户,把自家小姐拉进房里,但见小姐脸色煞白,问道:“小姐,寺里乱了,我们该怎么办?”
  沈雪扶着冬草的胳膊坐到床边,低声道:“你快去大厨房,能吃的能喝的都给抢过来,生死攸关,遇到皇帝的人也不必客气,天元寺可能要被困一段时间,以后会怎么样,说不好。”
  冬草一怔,迅即开门离去。
  沈雪从箱笼里翻出方方正正的背包。事情紧急,当下山找老爹想办法,而且要探听慕容迟的下落,从山下混进苗家军也比从山上直接杀下去要容易得多。系好背包,沈雪从后窗翻进花园,沿小径向记忆中花园深处的青砖空地走去。
  沈雪举目望去,前番所见的空地处,此时摆放团团簇簇的菊花盆栽,大火烧焦的味道掩盖了馥郁的菊花香。穿过盆栽。星月下可见那蜿蜒落雁崮顶、阻拦深沟绝壑的四尺高灰色城墙。
  沈雪轻抚冰冷的城墙,想一想慕容迟当时带着陈默雷一跃而下的位置,走了七八丈远,后背倏忽挺得笔直。
  “沈五小姐。到此僻静所在,可是要行那只有在僻静之处才能行的好事?花前月下,好自在也!”
  沈雪慢慢回转身体,微微一福,淡淡道:“臣女参见大殿下。”
  简凤朝冷冷地盯着屈膝行礼的沈雪:“沈五小姐,与你在此有约的人是哪个?好个迫不及待的,竟然连枕头都背出来了!”
  沈雪默,直起腰身,冷冷地斜瞅着眉心黑痣直跳的简凤朝,暗道。背枕头的是母脚盆鸡的衣裳好不好!
  “本宫让你平身了吗?”简凤朝上前一步。低喝道。
  沈雪淡淡道:“大殿下素来温笃有礼。难道传闻是虚?大殿下这般不管不顾地逼迫臣女,有失皇家风范哦。”
  简凤朝双手握紧,挥了挥右拳。低吼道:“沈五小姐,你是不是在等阿华?你就是阿华口中的五娘?”声音透出了压不住的忌恨。
  果园里,简凤朝抱着简少华共赴巅峰的时候,简少华不住口地喊着“五娘”。简凤朝想着前一阵信王府向镇北侯府求亲的事来,这五娘,除了沈家五小姐,别无她人吧!从前的恩情他管不着,自今日起,阿华是他简凤朝的,他的身烙上了他简凤朝的印。他的心也必须专属于他简凤朝!
  沈雪抖两抖,冷笑道:“大殿下,就算臣女在等华世子,与大殿下又有何干,难道大殿下想管华世子的私事?那也看华世子受不受大殿下的管束。大殿下隐藏了三十年的功夫,一朝被废,竟然毫无怨言,倒真是心胸开阔。”
  简凤朝一怔。内侍来报,黄昏时分沈四小姐自寺外返回寮房,陪同在她身旁的人是沈五小姐。现在看来,定是沈五从中耍了什么花招。这小庶女当真该死!带走沈四,坏了他纳沈四为侧妃的大计,是为一该死,目睹他与简少华的狂风暴雨,是为二该死!
  简凤朝眯起眼睛死死盯着沈雪,花容月貌,身材玲珑有致,很好!
  沈雪心中微沉,身子轻轻一纵,坐到城墙垛口。
  简凤朝深吸口气,轻轻笑道:“五娘是吧,阿华这么呼你,本宫随他这么呼你吧,你说,你坏了本宫的好事,让本宫错失沈四,你该怎么补偿本宫?你可知,本宫属意沈四母仪天下的。”
  拿母仪天下来诱惑,言下之意不要太明显。沈雪淡淡笑道:“大殿下,臣女倒不觉得坏了你的好事,华世子的风采,岂是我家四姐姐比得,大殿下该感谢臣女才对。”
  简凤朝眸光一凛,这小庶女果然该死!向前走两步,离着沈雪不过三四步的距离,简凤朝道:“五娘,本宫感谢你把阿华送给我,阿华已是本宫的人,你是阿华的人,何不也归了本宫?花前,月下,正是欢爱的好时机,错过一时,不定就错过一世荣华。”继续以富贵诱惑。
  沈雪眼见简凤朝越逼越近,冷声道:“大殿下来此之前竟是吃了蒜的么,说话臭不可闻!慢说沈家从未有与信王府结亲的打算,大殿下想华世子是你的人,你爱怎么想没人管你,休得扯上沈五!我沈五是清清白白的沈家女!”
  两手一按城垛,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冷眼看着简凤朝,“简凤朝,这里的确僻静,适合干那见不得人的事情,想来你的人已经把这里封锁了,沈五呼救亦是无用。只不过,你实在高看了你自己!想我向你屈服,向你求欢,你该撒泡尿当镜子照照自己,比我爹还老的一个老男人,真是比苗七扔出来的蚁蛆还叫人恶心!”
  侯门贵女说得出这等粗野的话?到底是个庶出的,半点上不得台面!简凤朝一张苍白的脸立时涨得通红,一双眼死死盯住沈雪,但见她俏生生的身子就站在城墙垛口的边缘,夜风振衣,她随时可能跌下万丈悬崖。
  沈雪凉凉一笑:“简凤朝,质本洁来还洁去,你这种连心都没有的人是不会明白的。今夜沈五既呼救不得,便是被你逼得跳崖。自此时起,你便欠了镇北侯府一条人命!再想沈家助你登基,你得多费心思了!”
  简凤朝呆了呆,喋喋冷笑一声。道:“以死威胁本宫?可笑之极!一条是死路,一条是母仪天下的人间极致富贵路,本宫却是不信有那宁死的蠢货!”
  沈雪呵呵笑道:“简凤朝,终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才是那脑门儿上明明白白写着蠢货两个字的蠢货!记住,死人是可以复活来寻仇的,夺命之仇,不死不休!”
  于是,简凤朝眼看着沈雪的身子直坠入那万丈悬崖中。眼看着迷蒙的夜雾将她吞没。他看得很清楚。沈雪跳崖时的目光平静又充满嘲弄。平静得仿佛是去赴一场极为普通的宴席,嘲弄他再也别想得到镇北侯府的支持。
  简凤朝呆呆地望着崖下,他无法相信这世上有如此视死如归的女子。
  “你竟然逼死了她!”从暗影里走出来的简凤仪全身都在颤抖。声音也在颤抖,“我心目中最好的哥哥,竟然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简凤朝,你逼死了我最好的朋友!”
  简凤朝霍然回身,望着满脸泪水、满眼憎恨与迷茫的简凤仪,想起这个妹妹已是北晋四皇子定下的正妃,急忙道:“妹妹!哥哥没有逼她,是她自己跳崖的,哥哥只是想……”
  “你想侵犯她!你想利用她得到沈家的支持!你想当太子当皇帝想得疯狂了!简凤朝,原来慕容遥没有骗我。真的是你设计陷害赵三小姐!欺侮弱女子,你真的很恶心!”
  在这一刻,简凤仪恨死自己的好奇心。她看到沈五从花园悄悄溜走,又悄悄回到花园,她想不出沈五要干什么,她只是想冷不丁跳出来吓一吓沈五,万没料到简凤朝也盯上了沈雪,还要沈雪就在这露天之下与他合欢,生生逼得沈雪跳崖。她一直视作神祇的最善良的哥哥,骨子里竟这般肮脏不堪!
  如果说沈雪的宁死不屈,颠覆了简凤朝四十年的人生信条,那么简凤朝刚才的言行,也颠覆了简凤仪十五年的纯真观念。
  跳下悬崖的沈雪,很快打开降落伞包,黑夜中的降落充满未知,看不清脚下的景物,找不准安全的着陆点。沈雪仔细分辨着呼啸的夜风中传上来的流水之声,调整降落伞的降落方位,扑通一声如愿落入崖下的大河里,冰凉的河水一下子没了头顶。沈雪屏住呼吸,收拢涨满空气的伞翼,顺着湍急的河流向下游飘去。
  守候在桃林峧石桥的沈二刀望眼欲穿,终于看到了上游的异样,与众仆役争先恐后跳入河中,拦住趴在伞翼上冻得直哆嗦的沈雪。
  急急回到桃花山庄主院,沈雪在早已备好的热水桶里洗了个澡,换上细白棉布中衣,穿上一身薄缎棉服,喝下仆妇送来的滚烫姜汤,这才觉得自己真的活转过来。
  沈凯川挥退所有的人,静静地瞅着脸色犹显虚浮苍白的沈雪,嘴角扭了扭:“丫头,不想说点什么?”
  沈雪没想到留守镇北侯府的沈凯川赶到了桃花山庄,看着老爹那沉静又闪亮的黑眸,没来由地一阵心虚,呐呐道:“爹爹想让女儿说什么?”
  沈凯川的嘴角又扭了扭:“看来你想说的有很多,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也好,我问,你答。”
  “哦。”沈雪闷声应道,暗想怎么回答老爹的问题呢,不会被老爹当作妖怪附体绑出去烧了吧。
  沈凯川再扭扭嘴角:“你给魏九的那些图,做出来的大包包,叫什么?”
  沈雪咬咬唇,以沈凯川能够明白的用语慢慢说道:“降落伞,从高空跳下,启动伞的机关,伞翼撑开,减缓下降速度,保证跳伞人安全不死。”
  沈凯川眸色微亮:“前番慕容迟与陈默雷跳崖不死,便是这降落伞的功劳?那个伞,你送给慕容迟,还教他使用?”
  沈雪垂眸,默然片刻道:“那个伞的确是九叔做的,慕容迟自会使用。”
  沈凯川眸中的亮光又亮一分:“为什么?你与慕容迟,认识?”
  沈雪抬眼看着沈凯川,想了好一会儿,艰难说道:“爹,佛道有说,人在三界六道轮回,黄泉路上奈何桥头一碗孟婆汤终结了前世所有的记忆,可是,孟婆汤熬得多了,也会有失效的时候。”
  沈凯川眸色又一暗,缓缓道:“你,与慕容迟,都是轮回路上孟婆汤失效的人?你们的前世,就认识?”
  沈雪心头突突直跳,老爹的接受能力也太强了吧,不会是在套话,内里却想着要把她架出去付之一炬?沈雪沉默着,从袖中取出魏十二制成的五四手枪,扣动扳机向着屋顶的横梁开了一枪。
  饶是沈凯川镇定自如,也被巨大的枪声吓了一跳,看着沈雪手中冒着青烟的黑家伙,忽地双足一点,跃上横梁,手抚过又细又深的弹孔,眸色更暗,身子一旋,坐回紫檀木椅。
  沈雪咬着唇,把手枪递给沈凯川,慢慢道:“这个,叫手枪,打出去的铜疙瘩叫子弹,开枪时枪身会发热,因此被称作热武器。这种款式的手枪,是那一世最简单的热武器,与刀剑这一类冷兵器相比,热武器的破坏力要大出千倍万倍,甚至无法估量,——有一种弹,可以在瞬间摧毁整个长安。”
  沈凯川直直瞪着沈雪,真如看妖魅一般。瞬间摧毁长安的武器,可能吗?
  沈雪的唇已咬出了深深齿痕:“爹,你还记得女儿被绿衣胖子绑架的那天,我们站在街头,听到的响彻长安城的巨响吗,那个叫火箭炮,划过天空的火光,是炮弹飞行的轨迹,那种炮,也是一种很简单的热武器。”
  “就是把皇宫烧掉四分之一的东西?”沈凯川黯沉的乌眸又闪出一丝亮光,“很简单的东西?”
  沈雪点点头:“当时女儿已经听出那是火箭炮的炮声,不过不敢跟爹爹明说。”
  沈凯川眯起了眼:“那什么炮,是慕容迟做出来的?”
  沈雪只能点头,想了想说:“那一世与现在大不同,女子除了嫁人管家,还可以做很多男子做的事,没有人会指责抛头露面不守妇德,也能从军上战场,女儿就是学做热武器的士兵,呃,慕容迟是女儿的师兄。”
  沈凯川不觉笑道:“你们两个,轮回又轮到了一起?别告诉我,你们上一世就是有私情的!”
  沈雪慌忙摇头:“没有没有,就是师兄和师妹的关系,女儿与师兄并不熟,”迟疑片刻,又道,“那一世女儿被人害死,是师兄为女儿报的仇。”
  “被人害死?”沈凯川怒道,“我的女儿,怎么能被人害死!你真给我丢脸!”
  沈雪眨眨眼,囧囧有神地瞅着沈凯川,老爹,你是我这一世的爹,与那一世的爸,是两个人唉,心里却是一阵阵暖意涌上,再不担心老爹把她当妖怪捉去扔进火堆。
  沈凯川的嘴角忽然高高翘起:“慕容迟给你报的仇,这么说他是追着你追到这里来了?小子总戴着个面具神叨叨的,说吧,他长什么样子,到长安来,想干什么?想娶我的女儿,哼哼,先得过老子我这一关。”
  沈雪有点哭笑不得,老爹的思维跳得太快,想到慕容迟以拿下长安、拿下南楚为责任,再想到沈家很可能在保勇王府,不由得犹豫起来。
  沈凯川冷了声音道:“丫头,你真当我猜不出来那小子想干什么,五年灭了五国,眼睛瞄上了南楚。”
  “爹,那你打算怎么办?”沈雪顺杆子问道。
  沈凯川伸伸懒腰,道:“怎么办?你老爹我这么多年没遇上对手,怎么着也得打一架再说,没有你老爹这般样貌本事,就想把你娶走,门没有,窗户也没有!”
  ——————————。
  ps:
  本章4500字,算2月1号的补更,含磐石缇亲的粉红票票、舞落如梦亲的打赏,谢谢!
  兔子再弱弱地举一下手,看文的亲,能顺手把你的推荐票留下吗?兔子的推荐票成绩,惨不忍睹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