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异端

  ——————————。
  沈雪苦笑,慕容迟也是有意与老爹一较高下的,看来他们两个不打一架,谁也不会服谁。沈雪囧囧有神地望着沈凯川,还好,老爹对慕容迟印象还好,说来也是,英雄见英雄,两眼泪直涌,站在最高处的总是最寂寞的那一个,呃,沈雪觉得满口牙酸倒了。
  可是,打过架之后呢?老爹有老爹的忠义,慕容迟有慕容迟的坚持。[email protected]
  人心思定,天下一统,算大势所趋吗?未必!
  先秦时代战死者两百多万,人心若思定,岂能有五百年的战火?大秦一统天下,以郡县治国,以法律治人,贵贱以军功农功论,本是蓬勃向上的社会,人心若思定,就不会有六国遗老兴兵反秦。旧贵族反秦,求的就是继续他们国中之国人上之人的王侯富贵。若非三年秦末四年楚汉的屠城战争,把富庶的强秦打成了丞相坐牛车的穷汉,旧贵族谁也不会说,人心思定,天下归汉。
  人心思定,贪婪的人心什么时候思过定?
  沈雪微眯起眼,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改变世界,说不清。
  沈凯川忽地一低头,把脸凑到沈雪面前:“丫头,你觉得,你那个师兄,比你爹如何?想当年,你爹是长安第一少,倚马斜桥,所到之处鸦雀无声。”
  沈雪很奇怪地瞧着沈凯川:“爹这般样貌,所到之处不该尖叫四起吗?”
  沈凯川翻了翻眼睛:“我倒是想听四起的尖叫啊。谁想一个个的全都傻掉了,一声不吭晕过去一大片。”
  “噗!”沈雪掩口大笑:“爹,你可以更祸国殃民一点。”
  “你爹只做保国安民的好事。”沈凯川大义凛然地说。
  沈雪叹了口气,表示不以为然。
  沈凯川咕哝道:“一点儿不给面子。女生外向,难不成你爹还能输给慕容小子?嘁!”
  沈雪咧咧嘴,很有些小得意:“样貌不输给爹的,名头也很响,本事么与爹有得一拼。”
  “哼哼!”沈凯川很不高兴,“女生外向,要不要这么快!”
  沈雪堆起满脸笑:“爹,能够瞒过你的眼睛隐藏一身功夫的,你老人家觉得他怎么样?”
  沈凯川怔住,用手指着沈雪。一字字道:“丫头。别告诉我叶家小子和慕容小子。是一个小子。”
  沈雪挠挠头,干笑不语。
  沈凯川以手撑着下巴,作思考状:“慕容小子不声不响就把御林军抓到手里。还在你老爹面前摆一副虚心请教、随时可以挨揍的模样,哼哼,他肚子里在大笑你老爹我是个糊涂虫吧,小贼东西,看老人家我怎么收拾他!丫头,不许你吃里扒外告诉他,我已经知道他的底!”
  “哦。”沈雪闷声应道。
  沈凯川两眼望着横梁上的弹孔,他沈凯川的女儿,瞧遍天下,也就慕容迟堪堪入目吧。热武器。女儿会做厉害的手枪,女婿会做更厉害的火箭炮,得晋军相助,金家兄弟死得不要太快,这下他可以安心去见玉明了。
  沈凯川驰思良久,叹了口气,道:“说说山上的事。二刀送信,说鹿山情况有异,似有大队兵马调动,我赶过来看到落雁崮被围了。”
  沈雪敛了笑意,说道:“围山的据说是卫国公带领的西疆边军,当年卫国公应该是诈死逃生,苗家兄弟都还活着,苗七烧毁了天元寺所有的米粮,水源也都投了剧毒,山上数千上万的人,坚持不了两三天。”
  “卫国公苗家?”沈凯川沉吟半晌,“果真是苗家人诈死?既然作乱把皇帝困在了天元寺,想必苗皇后已经逃出冷宫,简凤翔是嫡子,清君侧,承大宝,倒是说得通。”
  沈雪蹙蹙眉尖:“爹,祖父他们还都在山上,苗家人围山,祖父年事已高,怕是受不住。帝后鹬蚌相争,我们沈家该站哪一队,还是坐山观虎斗?保全祖父、大伯母他们才是最重要的。”
  沈凯川皱着眉,缓缓道:“从前,卫国公府兴盛的时候,与镇北侯府来往并不多,简凤翔却因你大姐的关系与沈家结下梁子,帝后相争,苗家占据上风的话,沈家讨不了好。而且,慕容小子是御林军的指挥使,与苗家一战首当其冲。”
  沈雪眉蹙得更紧,把延庆帝赐婚前后事件大略说了一遍,道:“简凤翔与沈家有梁子,皇帝老儿对沈家屡下暗手,简凤朝也不是个能扶的,简家父子都瞧我们不顺眼,这夹缝里求生存太憋屈,不如想办法解决好祖父他们的吃喝问题,由着帝后争破头去。那样无情无义的人渣,死得干净才好。”
  沈凯川容色冰冷,冷冷道:“竟然敢欺我的女儿,简凤朝活得太舒坦了!丫头,两不相帮,做那个渔翁,不大容易,慕容小子躲不掉的,落雁崮四面悬崖,吃喝可送不上去。”
  沈雪咬着唇:“慕容迟,被苗家抓了,我——想去探探卫国公的营。”
  沈凯川跳了起来:“胡闹!给你的独孤剑法,你都习会了?闯卫国公的兵营,练上三年再跟你爹说!唉哟,慕容小子被抓?小子在人面前一副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的酸模样,能瞒过我的眼,当然能瞒过卫国公的眼,一个不会武功的俘虏,看管自然不会太严,小子这是送上门给人抓的吧,知己知彼,从外观察苗家军,哪有在内看得分明。小子胆儿真肥啊,倒不怕卫国公一刀砍了他祭旗!”
  “慕容迟带着御林军与苗家军相抗,卫国公不会把他当没武功的书生,”沈雪呐呐道,“爹,不是每个人都有你那么远的远见,慕容迟被抓。是因为苗家军先抓了一个女人。”
  沈凯川瞪起眼:“什么,一个女人?他敢有别的女人?”
  沈雪很苦恼地皱着鼻子,小心翼翼地说:“爹,我刚才说了那些不可思议的话。你为什么不把我看作妖怪?”
  沈凯川笑道:“我的女儿,我还能不知,这一段时间你变了不少,孟婆汤失效应该是因为那次落水,某种特殊原因造成某种结果,不算什么。”
  沈雪更小心翼翼:“那我要说鬼上身,你信么?”
  “鬼上身?”沈凯川唬一跳,眯起了眼,“既有三界六道轮回,传说中的鬼上身。也是有的?”
  沈雪的表情更苦恼。想想老爹见多识广。不定能救一救杜红薇,字斟句琢道:“爹,女儿结识一位好女子。许阁老的孙媳杜氏红薇,杜氏被许家大小曹氏逼得以死告阴状,在她将死不死的时候,遭遇了鬼上身。女儿怕这个鬼毁了杜氏的名声,就把她交给魏三看管,谁知被她逃了去,落入苗家军的手里。”
  沈凯川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细:“这是个什么样的鬼?”
  沈雪想了想说道,指着立在墙侧的柜子:“爹,你看那一排柜子,有的放衣服。有的放书,有的放茶,衣柜相对书柜,书柜相对茶柜,都是另一个空间,同时存在,互不影响。”
  沈凯川睁了睁眼:“你的意思,这个鬼,是从另一个空间闯到我们这儿来的,就像衣柜里放进了一本书,书柜里放进了一罐茶。”
  “爹,你真叫女儿吃惊,这么诡异的事,你也不觉得奇怪。”沈雪揉揉鼻子,“要说这个鬼,准确的说是一缕来自异空间的魂魄吧。这个异空间,就是女儿与慕容迟曾经投过生的那个世界。”
  沈凯川眸光一凝:“那个有武器的地方?这缕魂魄的原身,你们两个都认识?”
  老爹的反应真不是常人,难道在老爹的识海里,也存在着前生后世不同的记忆,所以才会对她说的话并不惊奇?惊才绝艳的人,是不是都与众不同?沈雪默,这一世的她,也算惊才绝艳一族了?
  沈雪苦笑:“女儿不认识她,她叫杜薇,是师兄的父母自小收养的孤女,与师兄以兄妹相称,她一心想嫁给师兄。从她的话里判断,她不相信师兄在那个空间身死魂消,不知用了什么异端办法,她的魂魄来到这里,就像有人站在柜子外,把书页撕下来放进衣柜,把茶罐的盖子放进书柜一般。”
  沈雪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次绑架,四姐姐头部受伤昏迷不醒,我曾见到她想附四姐姐的身,吃了我一刀,当时杜氏也在山庄,可能就是那时候留下的后患。我能看到杜薇的魂,她完全控制了杜氏的身体,可我没办法。”
  “怪事年年有,不及今年多。”沈凯川撇撇嘴,“异端办法,她想干什么?到这儿来与你争夫?”
  “爹!”沈雪脸孔大红,随即神情一黯,“没有这么简单,杜薇似乎认为,慕容迟与现在的她一样,是魂魄附在别人的身上,她要把慕容迟带到异空间去。我不知道她还有什么异端的办法,但她一定有,好像是她用三十年生命换来的。”
  沈凯川沉默片刻,道:“那慕容小子又得变成小时的浑不吝?”
  沈雪急忙摇头:“不是的,爹,慕容迟与我们一样,是衣柜里的衣服,书柜里的书,茶柜里的茶,是这个空间的人。我担心那杜薇强行使用她那异端办法,到时只怕慕容迟这条命送在她的手上。——慕容迟有着上世的记忆,记得杜薇是他父母家的养女,对她下不去狠手。”
  “不但下不去狠手,还心存怜惜,自投苗家兄弟的罗网。”沈凯川凉凉一笑,忽地神色一凛,“丫头,你要爹怎么做?”
  ——————————。
  ps:
  本章算2月2号的补更,继续码字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