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入宫

  ——————————。
  信王府,密室,夜明珠珠光明亮。
  暗卫统领安一:“主子,刚得到的密报,今上身边的内侍去镇北侯府传口谕,宣公主伴读沈五小姐即刻进宫。”www*ttzw
  简少华转动手中的红玉折扇:“卫国公苗家谋反刚定三天,御林军正在鹿山善后,死了两个热门皇子,朝堂大局变幻在即,乔阁老突然而死,留下很多可操作的空白,吏部乔尚书又被杀人官司缠住,这个时候狗皇帝该忙得焦头烂额才对,怎么关心起简凤仪来。”
  随着简凤朝的死,果园里的事就此揭过。简少华暗自磨牙,恶贼倒得了痛快死法,便宜他了!
  简少恒苍白着脸:“阿华哥,皇帝不是对凤仪妹子上心,是沈五小姐入了他的眼,沈五小姐进宫,凶多吉少,阿华哥要救沈五小姐才是。”
  简少华冷声道:“狗皇帝土都埋到脖子了,还有心情想美女,若是旁人也就由他得了去,沈五小姐,镇北侯府于我们比以前更重要了!安一,通知宫里的暗桩,保护沈五小姐,有什么异动,立即传报。”
  “属下已做了布置,可保沈五小姐安全。”安一应声答,“属下认为,现在的局势对我们与镇北侯府的走近,很有利。这次平定苗家军,沈三提枪上马杀得苗家军溃不成军,本是救驾奇功一件,可今上封这个赏那个偏偏不提沈三,不怕冷了镇北侯府一片忠心。沈三白辛苦一场。吃一大瘪,正是郁闷的时候,主子伸过手去拉一把,管教沈三感激涕零。”
  简少华握紧红玉折扇。微笑道:“我爹正有这打算。乔家现在乱成一片,再不肯收和离书,那就等着接休书,解决了乔曼玉,我们就可向镇北侯府正式提亲,许沈五小姐以世子妃位、后位。沈三想到借平叛搏出位,却没想到再次受狗皇帝打压,狗皇帝甚至扶起一个叶超生与沈家对抗。简凤朝和简凤翔抱团死掉,上天都在帮我们,沈家是聪明人。知道何去何从。”
  安一叹了口气:“那姓叶的枪挑铁滑车。当真是个人才。可惜明珠暗投,成了我们的劲敌。”
  简少华不以为然:“叶超生以救驾之功被封武安侯,还有个郑伯豪被封武宁侯。郑伯豪是沈家的姑爷,待我与沈五小姐定下亲事,也就与他成为姻亲,沈郑都做了我们的助力,一个叶超生,不足为惧。”
  简少恒茫然不解道:“阿华哥为何不想办法收服武安侯?”
  简少华呵呵笑道:“阿恒说得对极了,叶超生少年封侯,已是长安城里最热的少年郎,会有很多豪族惦记他,狗皇帝给他金榜题名时。我们就送他一个洞房花烛夜,即使他一时半刻不投过来,也会与我们软和下来。”
  “最难消受美人恩,”安一笑道,“主子高见,改变他与我们对立的态度,就是打今上的脸。”
  简少恒皱眉:“阿华哥,你忘了叶超生有父孝在身的,三年之内也洞房花烛不得。”
  “一个不犯错的人,必是个让人不能信任、不敢利用的人,”简少华美如冠玉的脸孔上滑过一丝凉薄的笑:“先送几个妙人儿,打个滚睡个觉,犯点儿桃花事,更叫狗皇帝放心。——安一,宫里的事万不可懈怠,再运作一下,想办法把淑妃放出来,能与德妃抗一抗,简凤鸣,底气还是很硬的。”
  *
  皇宫。盘盘焉,囷囷焉,极尽富丽堂皇。
  凤仪宫。时已深秋,翠竹依然蓊蓊郁郁,一阵风过,雨珠在竹枝停不住,扑簌簌跌入泥土消失不见,几片青翠的竹叶从枝上飘落,随风打几个旋混进潇潇落下的金色梧桐叶。
  沈雪瞅瞅简凤仪,瞅瞅乔妙玉,叹了一声:“满天的乌云也比不得你们两个脸色的阴沉。说来说去不过两件事情,天元寺一场谋逆,两位皇子丧命,刑部一场诉案,乔家如临大敌。”
  乔妙玉气道:“沈五,可真是狼没咬你的肉,你不知道疼!”
  沈雪凉凉道:“我不知道疼么,凤鸣殿下剿灭苗家军,是依了我爹的安排,我爹匹马单枪,冲锋陷阵,到现在得见什么了?攻山的叶超生封了武安侯,稳坐御林军指挥使,守山的郑伯豪封了武宁侯,官拜御林军同知,人与人相比,有公平可论吗?我是不知道疼,那也是因为镇北侯府不在乎。”
  简凤仪一直没说话。
  自宫娥报,镇北侯府沈五小姐奉皇帝口谕进宫来了,简凤仪就惊得呆呆。重阳节那天晚上,她明明看到简凤朝把沈雪逼下悬崖,难不成是屈死鬼不散的冤魂?简凤仪想喊,喊不出,想跑,跑不动,莫奈何怪天阴云低,看不到地上的人影子,又想简凤朝既死,再无人得见沈雪坠崖,假使直言沈雪是鬼,必然揪出简凤朝的无良事,终究是对她疼爱有加的哥哥,总不能在他身死以后还去撕他的脸皮。
  简凤仪的手心里全是冷汗,听着沈雪那懒散的声音,忽然想,人鬼交好也算得一段传奇,她无害沈五之心,沈五必无害她之意,只当眼前这人依然是那个外冷内柔的明朗女子。
  乔妙玉容色惨淡:“我倒愿意用乔家的荣华换回我爹的命,可恨那乔群逼死我爹不算,不依不饶又告到刑部,告方家灭门案的凶手是我二叔,我爹白死了么!”
  沈雪凉凉笑着:“乔四,你这话我还就不爱听,自古杀人偿命,这案子我不知情,倒要问问你,那乔群是什么人,以什么身份告你二叔,可曾滚刑部的滚钉板?乔四,我不会因为你我相识。就脑子发热不分黑白,方家灭门案,你又了解多少。”
  乔妙玉呆了呆,落下两滴泪:“方家案子。我不知道,娘亲又不肯说,那天在天元寺东偏院,我爹自承凶手,又撞墙自尽,以命赔命,有多少恩怨情仇,都该随着人死而消散了吧,乔群还拿方家案子说事,岂不是欺人太甚么!滚钉板。那混蛋一身好功夫。滚钉板奈何他不得!”
  沈雪抿了抿唇。淡淡一笑,笑意不达眼底:“乔四,我只能说你当局者迷。方家灭门案。既称灭门,死者必不是一两人,作为受害者,哪个肯放过真凶?乔群既告你二叔杀人,那么,你爹之死就得掂一掂,究竟是你爹原为真凶,还是你爹为了保你二叔,说到底,是你爹欺乔群没有证据证实谁是真凶。也就说明那惨案你爹是知情者,他死得不算冤。”
  乔妙玉泣道:“我爹死了,乔群再告我二叔,他这是想把我们乔家往死里推么!”
  沈雪端了茶案上的茶杯递给乔妙玉:“乔群到刑部告你二叔,杀人灭门案是要摆证据的,证据不足,自于你二叔无碍无妨,但若证据充足,便该你二叔杀人偿命,不存在乔群与你们整个乔家过不去。”
  看着乔妙玉战栗的双手,沈雪拍拍乔妙玉的肩,“乔四,如果方家灭门惨案真的存在,我觉得,你们乔家子女既能享受父辈递来的沾满血的金玉,那么也该受得住真相大白时受害人呈上的尖刀。一饮一啄,皆有定数,因果循环,善恶有报,乔四,别让我嘲笑你怕了寒苦,况且,一桩旧案子,不至于令乔家就此倒下,乔家子弟多俊杰,还怕站不起来吗。”
  简凤仪终于发声开口:“四表姐,沈五说得对,一桩旧案子,即使二舅倒下,也不会让乔家倒下,你回家以后转告大舅母,退一步海阔天空,不与人争这一时长短,乔家子弟一定能让乔家真正站得笔直。”
  乔妙玉啜了口茶:“娘亲怕牵累姑母。”
  简凤仪凄凄一笑:“父皇刚折了两个儿子,宫里上下谁也不敢出大气,我是个女儿身,又得慕容遥许我正妃,不会有人不长眼欺负我娘亲的。”
  乔妙玉定定瞧着简凤仪:“表妹想好了,当真远嫁北晋?”
  简凤仪淡笑:“四表姐魔怔了,我为何不嫁,嫁给慕容遥做正妻,北晋势强,父皇一定不会亏待娘亲,我还能给乔家一点助力,再说那慕容遥也算人才出众,天元寺恶战,倒显出他有几分真本事,我不亏。况且,我想要他应我北疆三关为聘,燕岭关丢不得!”
  沈雪摇头:“公主殿下的想法是好的,晋人趁火打劫得来的肥肉,哪会轻易吐出来。”
  简凤仪叹一声长气:“总要试一试的。”
  沈雪望了望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又瞅一眼殿角的沙漏,道:“公主殿下,你现在是待嫁之身,只剩礼仪嬷嬷重申一遍宫中规矩,赵秀莲那个伴读都不来陪你,我这个伴读更是没必要,得空向你父皇求个情,放我一马。说真的,这宫里人太多,一路走过来,哪个亭子水榭都坐着人,那些美人儿,也不嫌风吹得冷,却叫我好一阵行礼,腰都酸了。”
  简凤仪苦笑:“你当她们愿意吹风受冷么,不过是求多一分偶遇父皇的机会,坐在屋子里不露面,更不得父皇想起,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都是些可怜人。”
  乔妙玉放下茶杯,道:“也不算可怜吧,入宫的时候,她们哪个不是巴巴地盯着皇家富贵,想尽办法过五关斩六将欢天喜地谒见天颜,得到富贵又嫌冷清,贪心作祟。”
  有宫娥进殿屈膝禀告:“公主殿下,太后宫里来人,有请沈五小姐。”
  ——————————。
  ps:
  本章算11号的补更,12号的正常更,努力ing。
  多谢红粉妖精亲的打赏!
  各位订阅的亲,兔子谢谢你们!,有读书群么,帮兔子吼吼?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