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同名

  沈雪向沈凯川瞄了一眼,声音低了两分:“阿雪有时会到父亲的书房里看书,有时看得久了错过时辰,可能父亲都不知道阿雪还在,因此阿雪听过一些关于朝堂上的事,原不是阿雪该说的,只是事关沈家存亡,阿雪不敢隐瞒。”心中的小人摇头晃脑,我不介意危言耸听,你们不信没关系,心里存疑就够了。
  沈霜霜暗暗握拳,杏眼眯起,有些疑惑,更多吃惊不能相信。沈雪,你果然机敏,风华重现,再一次猜定信王府世子装病,再一次猜定信王府一路通天,既知如此,却是为何不肯入信王府,信王府的锦绣芳华,你不要了吗?你——在玩欲擒故纵?嗬,机会稍纵即逝,把握机会的总是有准备的人,沈雪,别后悔哦!www.hahawx
  老侯爷瞟瞟沈凯川。书房是读书修身的场所,也是议事理事的重地,哪一房都不允许女子出入,沈凯川将庶出的沈露露宠得没边,特别许她自由出入,之后默许同是庶女的沈雪前去寻书,老三……罢了。老侯爷神色微黯,道:“你倒是个有心的,听一阵风能下三天大雨。”
  沈雪抬眸瞄一眼老侯爷,想了想还是说出来:“祖父,阿雪在父亲的书房也看过一些书来,偶见有功高震主一说。沈家自投高祖皇帝以来,三代从军,军功赫赫,或已令狭隘胸襟的今上心生块垒。沈家家学深厚,家风清正,沈家的男子个个是文武之材,今上便给了沈家更大宠信,大伯父掌边军,二伯父掌钱粮,父亲有辖御林军之能。然而高处不胜寒,薄冰之上的舞蹈,心戚戚焉,荣辱兴败存亡,一转念间。”
  老太君冷笑道:“荣辱兴败存亡,好大的口气,什么时候要由你一个庶出的丫头来担沈家的荣辱兴败存亡了?”
  “母亲,沈家的荣辱兴败存亡系于沈家每一个人,沈家积威至今,靠的便是祖宗训诫,嫡庶有别,教导无差,同心同德,不离不弃。兄弟同心,前程似锦,姐妹同德,家宅无垢。五丫头是个通透有心思的,”沈凯原注视老侯爷,目光冷静,“爹,自大丫头雲儿起,沈家嫁娶一直避免与皇家走得太近,不朋不党才得了今上委以重任。五丫头落水被救,嫁给恩人本是常理,怕只怕今上不这么想,在今上安康的时候站皇子甚至信王府的队,必定大触今上的底线,破冰之势一旦生成便是再难挽回!”
  老侯爷看一眼老太君,淡淡道:“这事儿,是我大意了。”
  沈雪悄悄松了口气,可算躲过“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俗套,又想,沈家嫁娶一直避免与皇家走得太近,于她,不是大意,是不在意吧,因沈凯川的漠视,她就是个无足轻重的,沈家不可能因为她而踏上信王府的船。沈雪眸中更冷,离府,无疑是正确的,走自己的路,哪怕荆棘刺破脚!
  沈凯川懒懒地伸了伸腰,慢吞吞道:“智王府,勇王府,也都不成。爹,你的身体不太妥当,还是在家陪陪母亲的好。我嘛,——北晋的议和使团前天刚到长安城,慕容家那个二小子昨儿就逛到了京卫指挥使司,带着个白银面具装神弄鬼的有点嚣张,我还是去大哥那儿帮帮忙好了。”
  老侯爷翻了翻眼睛,臭小子,你老爹我怎么就身体不太妥当了,咱俩比划比划,照样大战八十回合!呃,心虚地擦一把汗,貌似十五年前与臭小子过招就上不了八十个回合了。
  老太君急了:“老三,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凯川挑了挑眉,语气凉凉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到大哥那儿帮忙,怎么说都会有个打洗脚水的小兵辣子跟在我屁股后面,唯我命是从,这十万御林军总教头听着威风,其实就是一根光杆儿,手底下没一个兵。”
  “慕容迟?”沈凯原愣怔,“老三,那北晋的议和使团难不成是慕容迟亲自带的队?慕容迟他怎么得罪了你,竟让你这个没脾气十多年的御林军总教头重长了脾气?怪哉怪哉,传言都道北晋二皇子慕容迟冷若冰山,离之三尺都冷飕飕的能冻成冰坨,不意却有一把将温吞水烧成沸水的好火?”
  沈凯川闭了眼又作老僧入定状。
  慕容迟?北晋二皇子,五年夷平五国,生擒五帝,一个让魔鬼见着都只恨撒丫子撒得慢了的可怕存在!他到长安来了?他不怕有命进城没命出城?沈世硕和沈世榆一齐抬了头去看外面的天,今天明明秋高气爽,风轻云淡,怎么就有点儿天时不正的感觉呢,一个惊雷接着一个惊雷,信王府世子纳侧妃,五小姐拒婚,老侯爷要致仕,三老爷要上战场,慕容迟亲至长安城!
  沈霜霜低垂的眼眸浮起一丝阴鸷,慕容驰,你果然来了!算一算时日,不早一天也不晚一天,白银面具,哼哼,你不带面具就无法见人!慕容驰,你冷若冰山不过是为了掩饰你丑比钟馗!我不会再给你见到我的机会!
  慕容迟,这名字听着有点儿耳熟。沈雪心念一转,蹙起了眉,慕容迟,穆容驰,同音不同字的两个名字。
  上一世的穆容驰,a集团军副司令员之子,军械工程学院博士生,两次获国家科技进步奖,是军内最年轻的军工专家。穆容驰还参加过a集团军特种兵的大比武,获得射击冠军、全能第三名,属a集团军的传奇人物,提到穆容驰,a集团军几乎所有年轻女性的眼睛都会绽放出一串串红心的花。
  作为同院校的学长,穆容驰比沈雪高五届,在她入学那一年,穆容驰应学院院长之邀请到本科部讲座,沈雪以优秀新学员代表的身份上台给他献花,一向粗线条的她在那一刻也不禁心跳加速到每秒一百二。沈雪固执地认为,是真男人,要么穿军装保卫家国,要么穿西装驰骋商场,她自幼在军营长大,见惯了高矮胖瘦俊丑的军人,却从没见过谁能比穆容驰更有军人的气度——
  ——————。
  兔子悄悄说一下,沈霜霜所说的“慕容驰”没有写错哈,她的上一世北晋二皇子就叫慕容驰,只是这一世的她还不知道,慕容迟自己将“慕容驰”改成了“慕容迟”。
  别忘了兔子的旧文《昨夜欢情》,厚重历史,传奇人物,草原之王的江山美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