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危机

  ——————————。
  沈雪被那电光击得滚落床下,一挺身迅速站起,只见慕容迟蜷缩的身体展开了,抱着的双手松开了,仰面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面色平静,神态安祥,似是熟睡。
  蓝紫色的光柱消逝浓云之上,转瞬间,乌云散尽,天空又是一片秋阳明艳。[email protected]
  沈雪的心沉进了冰洞,呆呆望着毫无知觉的慕容迟,心里幽幽漫出一句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一定等你。
  陆虎和空鹏惊慌失措翻窗进屋:“五小姐,杜薇摆了满屋子蜡烛!非常奇怪!”
  沈雪扶住冬草的胳膊:“空鹏,你守着二殿下,寸步不离。”把寸步不离四个字咬得很重。
  空鹏怔了怔,眼中有不解掠过,侧一侧头想起自家主子说过的话,应声道:“喏,空鹏一定守着主子,寸步不离。”挠了挠头,笑道,“还有四殿下呢,五小姐放心吧。”
  沈雪淡淡笑道:“空鹏,这就是你的不对,四殿下何等尊贵,怎么能做这值守的事,你倒不怕二殿下醒过来,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
  空鹏笑:“空鹏很能干,主子又宽仁,哪有那么多大不敬。”
  沈雪笑意更淡:“仗着二殿下待你宽仁,你就可以不分上下,没轻没重?二殿下不会只教你们冲锋陷阵吧。”
  陆虎使劲一拍空鹏的头:“五小姐说什么,听着就是,哪那么多废话。我先下楼,五小姐,请。”陆虎的心里很是愤愤,自家主子比豹子还健壮灵敏,竟然因为进一次南楚皇宫救沈家五小姐,弄得昏迷不醒,都说红颜是祸水,果然如此。
  慕容遥看看窗外晴明的天空。看看静无声息的慕容迟。挑挑眉头,道:“五小姐,不介意我瞧瞧杜大小姐去?”
  沈雪瞟一眼陆虎,瞟一眼慕容遥,感到一阵凉意从心底渗出来。野狼营,虽由慕容迟一手带出来,却实在是晋人的军队,在这些晋人的眼里,慕容迟是慕容迟,沈雪是沈雪。沈雪是慕容迟喜欢的一个女子,仅此而已。
  沈雪下意识握了握拳。不再吭声,扶着冬草来到二楼甲字号房,与慕容迟的四楼甲字号房隔了一个楼层。屋子里桌椅全都推到了墙角,正中央空地上摆着数十支蜡烛,呈道家的阴阳太极符,黑白符点上有两个玉牌,分别写着杜薇和慕容迟的名字。
  沈雪沉默不语。杜薇运转太极烛光阵劫持了慕容迟的魂魄。双双离开这个时空。看来杜薇的背后有一个方外高人,只不知那人强行分离肉身与魂魄,究竟是感动于杜薇的一往情深,还是与慕容迟,与九眼噬魂兽有仇?追随地仙之祖以万年计的洪荒异兽,没有仇家是不可能的。
  沈雪看了看杜薇丢下的杜红薇的肉身,回过头对冬草说道:“告诉三爷,安排杜大小姐的后事。”
  慕容遥吃了一惊:“五小姐,杜大小姐——死了?”
  沈雪淡淡道:“陆虎。你应该知道杜大小姐早就死了吧,那个杜薇,是个妖孽。”
  陆虎喏喏:“刚才的怪风怪云,是那个妖孽弄出来的?它——走了?”
  沈雪静静注视慕容遥,然后衣袖一抖,一股劲风疾风,瞬间将所有烛光熄灭,宽大的衣袖一卷,将写着慕容迟名字的玉牌卷到手里,双掌一合,内力一吐,玉牌化成一把粉末。
  慕容遥心头大震,脸上却是不显:“五小姐,好功夫!”
  陆虎亦是心头大震,很不可思议地看向沈雪。
  沈雪望着慕容遥宁和的面容,心里的凉意更甚,不再看对着蜡烛发呆的慕容遥与陆虎,也不再多言,返回四楼自己的午字号房间。
  沈凯川背手而立,问:“慕容小子,醒了没有?”
  沈雪脸色灰败,颓然退坐到椅子里:“爹,刚才的异象,你也瞧见了吧,爹,情况很糟糕,慕容迟,他一时醒不过来了!”
  沈凯川皱起眉:“说清楚。”于他而言,山崩于眼前也不能让他退一步。
  沈雪捂住脸,低低抽泣起来。
  沈凯川搬过椅子坐到沈雪对面:“慢慢说,天,塌不下来,塌下来,也有爹撑着!”
  沈雪深吸气,平定乱糟糟的心绪,缓声道:“我跟爹爹说过,杜大小姐的肉身被来自异世的孤魂抢夺,那孤魂与慕容迟有些纠葛,刚才的异象,就是那孤魂在摆阵作法,她趁慕容迟身体极度虚弱之际,强行带走了他的魂魄,现在留在甲字号房的,是一具没有魂魄的肉身!”
  “没有魂魄的肉身!”沈凯川倒吸了口冷气,“那,那些晋人,知道吗?”
  沈雪冷冷道:“我没说。那个慕容遥,心怀叵测。我去看慕容迟的时候,房间里只有他一人,帐幔无风自动,茶水不喝自动,应该是他匆忙动作留下的,我推测当时他很可能在对慕容迟下毒手,想拿枕头捂死他!帝王家的人都这么狠毒无情吗?”
  沈凯川眉头紧皱:“慕容遥?慕容家老四?会有杀死慕容迟的想法?”
  沈雪冷声:“爹,慕容迟武功极高,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被人暗害了去,他的昏迷,失去反抗能力,可不正是恨他不死的那些人的机会,我看慕容遥偷入南楚境内,一定别有用心。”
  沈凯川的眉头皱成了深深的川字:“昨日你入宫以后,我收到晋阳牡丹楼传来的鸽书,重阳节晚宴,北晋太子中毒,生死不明。那毒下得极为巧妙,烤骆驼的肚子里藏着一只烤羊,烤羊的肚子里烤着一只烤鸡,烤鸡的肚子里藏着一枚煮熟的带壳鸡蛋,这枚鸡蛋被称为步步登高蛋,惯例是皇位继承人享用。毒,下在蛋黄里。”
  沈雪脸色一变:“太子中毒!慕容遥很可能也收到了晋阳方面已经得手的消息!偏巧慕容迟昏迷!爹,我看北晋内乱在即!晋军有慕容迟在,他会保我们沈家无恙,慕容迟不在,我们沈家就是晋军的死对头!平定苗家军叛乱,延庆老贼可是卖掉了北疆三关!这三关,是慕容遥的大功劳呢!爹,得赶紧告诉大伯父,扛住延庆老贼让关的诏书,晋军如果来犯,坚决歼灭之!”
  沈凯川微露赞许:“丫头,你反应很快。我正掂量北晋太子中毒这件事,你说得对,我们沈家一直是晋军的死对头,北疆是我们沈家的倚仗,有三十万沈家军在,外可御强晋,内可保勇王,沈家全族可安。北疆,的确寸土让不得,寸兵让不得!”
  沈雪苍白的脸色亦显凝重:“我们沈家,内有延庆老贼、信王府,外有北晋强军,内外受敌,危机四伏啊!爹,你打算怎么办?”
  沈凯川摸了摸下巴的短须:“丫头,你舍得将慕容小子身魂分离的消息传出去吗?”
  沈雪的脸色更苍白一分,声音也哑了:“爹的意思是……”
  沈凯川沉声道:“太子中毒,说明北晋朝堂里的反太子党已经开始行动,如果这时候得知慕容迟一时半刻醒不过来,反太子党一定会借这一段时间加紧篡位行动,北晋朝野将陷入动荡。这,是我们的机会,趁晋人无暇南下攻楚,我们可以扶勇王府承继大宝,扫平内乱,一意抗晋。”
  沈雪轻颤起来:“爹,这么做,慕容迟真会死的,肉身被毁,即使他魂魄归来,也无处栖存!”
  沈凯川叹了口气:“你以为,你不说,晋人就看不出来吗?慕容迟一日不回魂,一日任人宰割。”
  沈雪抖得更厉害:“我会时刻守着他,不给旁人任何伤他的机会!我在慕容遥面前露过武功,就是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他敢再对慕容迟下手,我会让他后悔来这一世!”
  沈凯川叹道:“傻丫头,那些晋人,会把慕容迟的肉身交给你吗?慕容迟那三个侍卫,慕容迟在,他们对慕容迟忠心耿耿,慕容迟不在,他们效忠的就是北晋,外敌好打,家贼难防,野狼营的将士能别得过身为皇子的慕容遥吗?不要说你可以先杀了慕容遥,那样你会招来慕容迟的手下不死不休的追杀!”
  沈雪嘶哑着声音:“明知慕容遥心怀歹意,我就这么干瞧着,没有办法吗?”
  沈凯川抬起左腿压到右腿:“丫头,你对慕容迟那小子,真动心了?”
  沈雪垂下眼眸,哑声道:“爹,你不懂,我亏欠他太多!如果他就此魂散身死,我不会独活。爹,西戎的江山,我愿意为了娘亲去拼一回,但是,于我自己,真的不重要。”
  想了想,又道,“我知道爹手下养着高人,爹护得住慕容迟肉身完好,我会让爹多一份惊喜。”
  沈凯川眉头一挑:“你是说类似慕容迟那样的热武器吗?”
  沈雪抱着伤腿伸直:“那样威力的炮,条件有限,短时间内弄不出来,不过,上次让爹看的那种手枪,可以有更好的。爹,你去做你该做的事,我也有些事要做,——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效果要好。”
  ——————————。
  ps:
  调整情绪ing。
  多谢舞落亲的粉红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