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结亲

  ——————————。
  镇北侯府松涛园。
  顶如伞盖的松树下,青石的圆桌,紫藤的圈椅,白瓷的茶盅,红亮的茶汤,煮茶的动作本就优雅,由着沈世硕做来,更是优雅得没了一丝烟火气,即使他坐在特制的硬木轮椅上,也不减半分脱尘。[email protected]
  沈凯原身子微向前倾:“父亲,之前乔家递过话,要为乔立求娶四丫头,大嫂推说等大哥回京再议。乔家连出变故,朝野侧目,大都不愿再与乔家粘连。眼下是乔家的大丧时候,他们本该低一低头小心做事,怎么还把乔立的庚帖送到我们沈家来,还变成求娶六丫头,他们——到底什么意思?贬毁六丫头?”
  老侯爷接过沈雪奉上的茶盅:“贬毁?哪个与你哭的?为乔立求娶六丫头,你自己是怎么想的?”重重地咬着“你自己”三个字。
  沈凯原犹豫许久,慢慢说道:“儿子觉得吧,与勋爵世家相比,乔家算是文臣清流里的新贵,这么多年下来底子打得很好,子弟俊杰众多,后劲应该很足,眼下虽然折了两个大员,损了三个嫡女,伤筋动骨,但还不至于断了根本。乔立没有入仕,据说自幼走的就是下一代家主的培养路子,看遍长安城少年郎,乔立才貌双全,人也沉稳,算得个中翘楚。而六丫头,出身终究低一些。此消彼长,倒不失为一桩好婚事。”
  老侯爷喝口茶:“按朝例,父丧丁忧三年,乔家真正需要丁忧的子侄不过二三,三年后的乔家,谁又估得清呢。既然你觉得不失为一桩好婚事,那就定下来吧,别由着那些个眼皮子浅的嚼舌头瞎蹦跶,宗妇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的。”
  沈凯原脸皮微红,老爷子这是让他敲打某些人。不能搞出结亲成结仇的丢脸事来。尴尬地喝两口茶,沈凯原道:“说到六丫头的亲事,有件事不能不提了,孙姨娘的娘家与钱舅舅家有些表亲。是以良妾的身份进的沈家,当初六丫头生下来就记在杨氏的名下,那时候阿楠刚出了事,杨氏一病不起,里里外外的心力上不大顾得过来,六丫头便由孙姨娘自己养着,这就一直养到现在。时间长了,都忘了六丫头是记名嫡女。”
  老侯爷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那六丫头记在杨氏的名下,可入了族谱?”
  沈凯原有点头疼:“入过族谱。还差着杨氏的手印,不完全算得,杨氏的病拖了一两年,顾此失彼的,孙姨娘提过几次。不了了之。”
  沈雪嘴角微翘,不嫉不恼的所谓贤良大度正妻,只能是没把丈夫放在心上的,杨氏隔应沈霨,拖着不在族谱上按那个记名手印,太正常不过,只是如今沈家危机四伏。有些事即使不算细小,也必须化作烟雾了。
  族谱。沈凯川靠着藤椅,抬头看天。
  沈雪奉一杯茶给沈凯原:“二伯父既然觉得和乔家的婚事还算不错,那就该为六妹妹多考虑几分。”
  沈凯原呵呵笑道:“五丫头是说该让六丫头跟在你二伯母身边学习掌家吗?”
  沈雪笑道:“二伯父,六妹妹嫁到乔家去,是要做清流大家的宗妇的。二伯母身体不太好,六妹妹合宜跟着大伯母为佳,不过侯府多事,大伯母正忙,二伯父不妨请大姐姐带一带六妹妹。大姐夫得封武宁侯,前景光明,东安侯府与武宁侯府,上上下下,来来往往,不可多得的机会。”
  沈凯原注目沈雪,久久才道:“乔立俊杰,五丫头不介意六丫头的亲事定在前头?”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沈雪很是浅淡,“再说,王八瞧绿豆,总得瞧对了眼才是。”
  沈凯原一口茶喷出,五丫头,你脸不红心不跳,确认在说婚事?确认婚事可以和王八绿豆连在一起?
  沈世硕斟茶的手一抖,斜斜地看过来,五妹妹,你确认你的婚姻大事肯从父母之命?那个不大识数的何大夫,何许人也,北晋二皇子把自己最器重的骨科大夫借出来,且一借一年,这里面没有蹊跷,还有什么是暧
  昧?何大夫竖起三根手指说,再有两个月,他就可以正常行走,摇一摇巴掌说再有多半年,他就可以重温儿时旧事,下河捉条鱼,上房揭片瓦。
  沈凯川收回飘远的视线,慢条斯理:“信王府断子绝孙那点儿破事传得烂大街了,延庆老儿这一招不战而屈人之兵玩得很不错,原本站了信王府队的人,有不少又直了腰身观望起三皇子和四皇子,有信王府在前,且由他们折腾去。阿硕,你排布的小八卦阵,进行得怎样了?”
  沈世硕放下茶具,转动轮椅面向沈凯川,道:“再有十来天就可全部完工,五妹妹把地载、风扬两阵做了做小修,阵势启动,可抗一万御林军全面进攻三个时辰,足够家人从地道土遁出长安。”
  沈雪微微蹙眉:“地道挖通至今已经有二十年,这几日二哥带着暗卫正在加紧做修葺,出口处是城东的枣树庄子,与城西的桃花山庄隔了城,倒是有点儿远。”
  老侯爷:“那个枣树庄子原是钱家的家业,钱钱的陪嫁悉数陪给了阿静,阿静小时候被枣核呛过,对枣子深恶不已,大庄子换小庄子,枣树庄子就留在了沈家。宫变以后,延庆称帝,我也算是怕一家子全被端了,挖地道留个后手,枣树庄子随后转到了钱家世仆的名下。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没人记得那样一个小庄子曾经姓过沈,那里——很安全。”
  沈雪从沈世硕手里接过茶壶,给老侯爷续杯:“祖父,枣树庄子确实不起眼,可是,万一不幸,家里的人逃出侯府,人多难免引得旁人注意,那里山坡和缓不利于攻守,面积太小存不住水粮,只能作为临时歇脚的地方,桃花山庄则不一样。桃林峧地理位置奇特,易守难攻,屯粮屯水经得起两三个月的大军围困。保得住家人平安,祖父你们才能放手一搏。”
  沈世硕:“现在正是枣子成熟的季节。庄子里往外出枣子、晒枣子,时有人来往,母亲就机安排了两辆看上去极普通的马车,大致可以抢在京兆府封锁官道前赶往桃林峧。另外,福叔借着陪阿波、阿研、阿檀三兄弟打猎,也在寻找避走官道的乡路,不过肯定会有绕行,而且不太好走。”
  沈雪嘿嘿,这一个个大的小的,想得不要太周到好不好。这会让她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人有点多余。
  松涛园管事急急走来,行礼,道:“侯爷,智王府恒世子又来了。还是说要见五小姐。”
  沈凯川摆摆手:“轰出去便是。”
  松涛园管事面有难色,再不济那也是亲王世子,岂是侯府下人敢明着得罪的。
  沈世硕皱皱眉:“母亲怎么说的?”
  松涛园管事:“芳菲院那边传来的话,大夫人一再摆明恒世子是外男,断无会见闺阁千金的道理,也不知恒世子怎么回事,竟然说五小姐铁定要嫁给华世子。侯府却没有一点办喜事的样子,口口指责侯府轻慢五小姐。大夫人忍着气请恒世子离开,恒世子却大喊一定要见五小姐,大夫人见他无理吵闹,直怕坏了五小姐的名声。”
  沈凯川脸色一沉:“轰出去便是!”
  松涛园管事抹抹额角的汗:“瞧恒世子那模样,怕是会在府门外闹事。”
  莫名其妙事闹大了。吃亏的还是沈家的小姐。
  沈凯原奇道:“连大嫂也拦不住失了主张,温文尔雅的恒世子改走胡搅蛮缠的路子了?这是两天来的第三次要见五丫头了吧,难不成真有什么事非找五丫头不可?”
  沈凯川面色不虞:“混吃等死的庸货,甘心把智王府变成信王府的附属,能有什么让他着急的事。简少恒。嘁,竟敢狂言我沈三的女儿嫁定一个断子绝孙的蠢货,鞭子抽不死他!”站起身,冷冷一笑,“丫头,走,爹与你走一遭!”
  沈雪摇头:“爹,莫气,莫气。恒世子接连来了三次,或许真有不太好明说的事,女儿便去芳菲院见一见他,料也无妨。”福礼告辞,离开松涛园,与守在园门口的冬草一起向芳菲院走。
  “站住!”迎面,六小姐沈霨伸着手直指沈雪,“为什么不是你?”
  沈雪拉住向前的冬草,瞥了瞥沈霨,又瞥了瞥紧跟在沈霨身后的孙姨娘,缓缓道:“让开。”
  沈霨气红了眼:“为什么不是你?乔家那破落户,没脸求嫡出的四姐姐,论长幼也该是你!为什么?”
  沈雪眉尖微扬:“看不起乔家?”
  “哼!”沈霨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出门就不知道外面是怎么传乔家的,这长安城里还有谁愿意沾乔家一根手指?要求沈家庶女,还是你合适,我早就记在母亲的名下了!”
  沈雪的嘴角轻轻一扭:“外面怎么传乔家的?乔阁老死了,乔尚书死了,乔大夫人去家庙了,乔二夫人病得不起了,乔家没落了,是这样吗?不愿意嫁进乔家当宗妇,难不成想与你姨娘一样,去侯门勋贵家做一辈子侍妾?不愿意嫁给乔立是吧,好啊,你不愿意,沈家自有愿意的,庚帖上写的是求娶沈家六小姐,不是镇北侯府六小姐,沈家六小姐,二叔祖家有,三叔祖家也有,四叔祖家还有,她们都是正经的嫡女!”
  孙姨娘脸色煞白。“一辈子侍妾”,实在是她这一生的最痛,幼年丧父,与弟弟妹妹随母亲投亲寄居,为了母亲的病弱,为了弟弟的前程,不得不允了做妾,还好沈凯原不算薄情,杨氏不算计较,在侯府里锦衣玉食,女儿沈霨也出落得花儿一样娇艳。
  孙姨娘嘴唇哆嗦:“五小姐,婢妾从没想过阿霨去做高门妾!阿霨投胎在姨娘的肚子里,是她命不好,可是,三小姐也是庶出的,就能嫁作官家正妻,如何阿霨就该嫁去一个破落户?长幼有序,难道不是吗?”
  沈雪向孙姨娘走近一步,道:“破落户!若非乔家遭了重创,乔家宗妇的位子岂是六妹妹能肖想的!没错,乔阁老死了,乔尚书死了,乔尚书的嫡长子也死了,乔阁老的嫡子还年幼,乔立要撑起乔家且有一段艰难路要走。嗬,忘记了吧,乔阁老的嫡长子乔群,人家现在是北晋二皇子的人,官居正二品的龙虎将军!不信?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不要说乔群与乔家有仇,再深的仇也随着仇人的死而勾消,再有仇与乔家子弟也是同气连枝的亲兄弟!乔家俊杰厚积薄发,二伯父都不敢看轻,在祖父面前直承是一门好亲!”
  转过身看向沈霨,“祖父可不想结亲成结仇,你要是愿意,嫡女的身份可以落实,大姐姐会用三年时间教你做一个为人称道的宗妇,你要是不愿意,乔家未来不可限量的荣华全都是别人的。”
  沈霨后退两步,眨眨眼睛,道:“说得好听,你为什么不动心?”
  沈雪凉凉笑两声:“你没看到外院的十六抬红箱吗?”
  信王府把与镇北侯府结亲的事传得板上钉钉,简少华将娶沈五做世子正妃,乔家向沈家求亲,怎么也说不上沈五。沈霨咬咬嘴唇,暗哼一声,亲王府世子正妃,很尊贵,又怎样呢,满长安的人都在偷传那谪仙般的简少华已经不能人道了,人们都在等着瞧沈五的笑话呢!
  孙姨娘的眼神忽地一亮:“五小姐的意思,是不是说阿霨现在嫁到乔家去,对乔家来说,是雪中送炭,乔家会一辈子记着阿霨的好?阿霨的地位不会有人动得半分?”
  沈雪掸了掸衣袖上不存在的灰尘,带着冬草径自离去,留下一脸深思的孙姨娘和暗自幸灾乐祸的沈霨。
  芳菲院正厅里,简少恒看着行走在阳光下,缓步近来的沈雪,双膝忽地一弯,扑通跪倒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