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白瞎

  ——————————。
  沈大夫人赵氏吓一跳,急忙挥手让正厅里的下人全都退了出去。
  悄悄藏身在屏风后的沈霜霜只觉得一颗心猛烈地跳动起来。[email protected]
  沈雪侧一侧身,离着简少恒五六步远站定,平淡无波地俯视简少恒:“恒世子发臆症了,大伯母该请韩老大夫在外候着。”
  发臆症,那么所说的话都是疯话,当不得真。赵氏走到门口,唤来管事嬷嬷,低语两句,管事嬷嬷神情凝重,福礼告去。
  简少恒行一叩拜大礼,道:“皇后金安!臣简少恒参见皇后,求沈皇后救救臣妻嫣然!”
  赵氏捂住了嘴。
  沈霜霜的脸色一下子惨白,沈皇后!
  沈雪皱起了眉:“恒世子臆症可真不轻!敢问恒世子,镇北侯府与你有何仇恨,你要到沈家来发臆症?”
  简少恒目光发呆:“臣不敢,求沈皇后救救嫣然!”又叩了个头。
  “嫣然?不是说太后罹病,王妃与世子妃都去宫中侍疾的吗?”沈雪看着两眼发直的简少恒,直接切中他话里的重点,“有什么不妥要说救命?王妃呢?”
  简少恒揉了揉酸涨的眼睛:“母妃年岁已大,免了侍疾,信王妃要照看阿华哥,告了假没到宫里去,勇王世子妃的孩子太小,去了一天就不再去。”
  沈雪眉头一跳:“宫中侍疾的只有勇王妃和嫣然?在落雁崮你不是说嫣然不太舒服的么,为何不告假?”
  简少恒颓然答道:“告了,陛下没准,倒说智王府好大派头,给太后侍疾也敢推辞个干净,嫣然让母妃回家,自己留在宫里。”
  沈雪心里微沉:“既是这样,何来救命一说?”
  简少恒挺了挺腰,却不站起:“嫣然一直没能出宫。陛下安了什么心思,别人不知,我却是深知的!我去求阿华哥救救嫣然,阿华哥说。信王府布局这么多年,不能因为一个女人毁了整盘棋,阿华哥说,大事成就之时,何愁美人不能在怀,阿华哥说,嫣然也是皇室中人,陛下再有狗心思,也不敢真做什么,阿华哥说……”
  猛地摇摇头。“不,不,我知道,我不救嫣然的话,嫣然就回不来了。嫣然,嫣然正等着救命!”
  膝行伏到沈雪脚下,抓住沈雪的裙裾,连声道,“皇后,我把一切都奉献给了陛下,只为求得陛下庇护智王府。不,伤寒,伤寒,全死了,全死了!不,不。父王不能死,母妃不能死,嫣然呢,嫣然,啊。嫣然在宫里,啊!”抱紧头悲号两声,“我不想死!皇后,救救我,救救嫣然,救救我的爹娘!求你了!”不住磕起头来,嘭嘭嘭,转眼便将前额磕破。
  沈雪抬手给了简少恒一记手刀,简少恒两眼向上一插,晕死过去。
  赵氏声音微颤:“疯了,恒世子真的疯了!”沈五是谁,镇北侯府庶小姐,竟被简少恒错认皇后,传出去不仅智王府全死,镇北侯府也得全死!简少恒,疯了!
  沈雪低头望着头发胡子连成一把的简少恒,如此蓬乱,如此憔悴,心力交瘁了吧。沈雪苦笑,上天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向赵氏微微一福,沈雪道:“大伯母,嫣然是我的手帕交,有些事我想单独问一问恒世子。”
  赵氏斜眼瞅着沈雪,不由得暗暗惊奇,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五丫头也是这样的人了?小小年纪,竟然可以沉稳到这种程度!赵氏想起自己精心教养的沈霜霜,默默叹了口气,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大有把墙推倒的执拗,时间一日日迫近,真是让人脑袋疼。
  皇后?沈皇后!简少恒的疯言疯语真是疯得够疯狂,不过,五丫头若有那般显赫,似乎也不算什么!赵氏平了平紧跳不已的心脏,淡淡一笑,应了个“好”字,稳步走出正厅,在银杏树下坐定,一边命令丫环们守住正厅,一边吩咐仆妇们到院子里回话。
  沈雪轻笑道:“沈四,出来吧。”
  沈霜霜从屏风后转出来,一张脸惨白如纸,两颊却有一抹奇异的晕红。
  沈雪右手虚握成拳,放在唇边,咳嗽一声:“智王府的结局,是全部死于伤寒吧。”
  沈霜霜久久注目简少恒,原来含恨重生的人不止她一个,多么可笑,原以为自己是上天的宠儿,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一切都有了重来的机会,竟是自己错了,根本就是上天愚弄于股掌之上的一个玩偶,重生而来竟是为了再含恨而死一次!
  沈雪眸光微凝:“嫣然,死在宫里了?”
  沈霜霜下意识点点头:“华世子攻进皇宫的时候,智王府那一条街,已经全都死于疫病,死绝了,之后听说褚嫣然早就死在华清宫。”
  沈雪沉思很久,从胸腔里发出一声微吟:“信王府在下棋,延庆老贼在下棋,谁是棋手,谁又甘为棋子?嗬,智王府,烂船也有三斤铁。”一手扶着简少恒,一掌拍上他的后心,很随意地把简少恒丢进沉香木的交椅里。
  拍了拍手,沈雪微微笑道,“你瞧,恒世子的执念是保住他家人的性命,血脉亲情最为重,沈四你呢?人不可能两次跨过同一条河流,因为河水在流动,前世今生,便如流动的河水,前世已非今生。重生一次,上天对你不薄。”
  沈霜霜木然道:“我就是为了与华世子比肩而来,前世已非今生,没错,今生我沈霜霜,当得起华世子一心对待,当得起母仪天下。”
  “我们沈家的女儿,当得起任何一个好儿男的一心对待,至于简少华嘛,”沈雪嗤地笑道,“沈四,你的执念,究竟是简少华那个人,还是母仪天下?我明白地告诉你,简少华纵有天子命,他也爬不上帝王的宝座。前世已非今生。”
  沈霜霜呆了呆,双眸闪了闪,发起呆来。
  简少恒悠悠醒过来。
  沈雪问道:“恒世子,你说嫣然在宫里有危险。想救她,可想好如何救她?”
  简少恒愣怔片刻,听一个“救”,大喜,听一句“如何”,茫然,呐呐道:“我,我不知道。沈皇后你聪慧无双,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沈雪做了个再给他一记手刀的姿势。冷冷道:“恒世子,做梦还没醒吗?”声音冰寒阴森。
  简少恒打了个哆嗦,似被迎面泼了一盆冰水,怔怔地。
  沈雪的声音极冷:“往事如梦。”
  简少恒双手抱头,揉着一头乱发。嚅嚅道:“是我疯了,说起梦话来。可是,嫣然——”
  沈雪打断简少恒的碎碎念:“嫣然在宫里,要从深宫里带一个人出来,你这个亲王世子就想不到一点办法?通过暗卫,让嫣然装扮成宫女或内侍,总有机会逃出皇宫的。恒世子,不要告诉我这么多年智王府没在宫里安插暗卫。”
  简少恒呆呆地:“暗卫,有的,智王府有暗卫的,我都交给了阿华哥。”
  “保命的利器放在别人的手上!”沈雪禁不住抚额,忍耐着问,“你只说要救嫣然。可有想过,嫣然乔装从宫里逃出来,与你潜入深宫带她逃出来,都是一个无诏私自出宫,都会给智王府带来麻烦。你准备怎样应对来自延庆老贼的天子一怒?”
  简少恒目露惊恐,冷汗从额角汩汩而下,骇然道:“天子一怒,血沃千里,不,不能,不能!”
  沈雪几乎绕柱暴走。话说,重生君不都是翻手云覆手雨,嬉笑怒骂间快意恩仇,男娶娇娘,女嫁俊郎,把仇人往死里整的么!她沈雪何其有幸,摊上沈霜霜那个一根筋的,还能再摊上简少恒这个单纯得近乎愚蠢的,明天早上起床一定记得要烧高香!
  沈霜霜使劲拍了拍额,上天这是玩谁呢!默默流泪两行,一路上有这样的同行者,怎叫一个丢人说得!
  沈雪深深吸气:“嫣然嫁给你,是她的幸,也是她的不幸。”努力保持平静的声音还是忍不住破了功,“你爹也算是前太子,你娘也当过太子妃,虎狼在前,蛇蟒在后,你娘竟把你养成了瓷娃娃!靠!两世为人啊,给了你夺回皇位的机会,有你这般浪费的吗!一脑袋的浆糊啊!”
  简少恒如遭雷击,重生而来,是上天给了他夺回属于父亲的皇位的机会?他都干什么了?
  沈霜霜很是鄙夷地瞥了瞥神态狼狈不堪的简少恒,淡淡道:“宿命如此。”
  “宿命?”沈雪凉凉道,“重来,不是重复,世事如棋,朝野皆局,智王府这颗被信王府丢掉的棋子,我沈五要定了,简少华可以不在乎兄弟之义,沈五不可以罔顾朋友之情。沈四你记住,前世已非今生。”
  望着目中渐有水光的简少恒,沈雪道,“我被困过华清宫,记得简少华从宫外赶到宫内,他走的是哪条道路?”
  简少恒摇摇头。
  沈雪又气又恨:“你是个棒槌啊,信王府谋算夺位多少年了,怎么可能没有一条进出宫帏的秘道,你跟着简少华,都是白跟起哄的?”
  “秘道?”简少恒一拍脑袋,“宫中暗卫给阿华哥送过一张关于宫里情况的图纸,图纸打开时,我偷瞄过一眼,我画下来给你,行吗?”
  沈雪觉得简少恒总算说了句不脑残的话。
  笔墨纸砚,简少恒很快画出一张图。
  沈雪倒吸了口冷气,这是一张宫殿位置图、地下秘道图、宫中禁卫图,再吸了口冷气,沈雪问:“恒世子,这图,没错?”
  简少恒有点不高兴:“肯定没错,你不相信我?”
  沈雪干笑:“这图,你就偷瞄过一眼?”
  简少恒更不高兴:“当然,你不相信我?”
  沈雪卷起图纸,哼哼两声:“白瞎了你这过目不忘的本事,白瞎了给你翻盘报仇的重来机会!我要是你,拿块豆腐拍死自己算了。”
  简少恒垂下头,面露羞惭:“性格决定命运,我不是阿华哥那样的人,白瞎了就白瞎了吧,我只求家人安康,岁月静好。”
  “你自己选的路,走好便是。”沈雪耸耸肩,挽一挽宽大的衣袖,在纸上刷刷刷笔走龙蛇,边写边说,“我需要布置一下,你按照纸上写的去安排,嫣然逃出宫,自会与你们相聚。”
  简少恒捧纸如捧至宝,忍不住向沈雪再行一叩拜礼:“沈……沈五小姐,救命之恩,没齿难……”
  一个黑衣蒙面人无声出现,向沈雪比划了几个手势后快速离去,沈雪眸色一凛,面容顿冷,慕容遥,你夭蛾子可真不少!召唤冬草急去备车,敛一敛衣袖,向厅外走,却又回过头,淡淡道:“沈四,你说简少华攻打皇宫的时候,智王府已死得不能再死,我有点糊涂,恒世子你如何得知那一世沈五是沈皇后?”
  正厅里,沈霜霜和简少恒齐齐变了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