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暴打

  ——————————。
  沈雪的动作很快,海鲨的动作也不慢,差了沈雪一步进屋,紧跟在后的是陆虎,慕容迟闻声看过来的时候,慕容遥刚到门口,随后是空鹏、魏十四。
  慕容迟半躺半坐在床上,目光停留在沈雪的脸上,微有变幻的惊色从眼底掠过。www!ttzw
  沈雪嗓音微哑,高喝道:“十四叔,拿下奸细!”
  魏十四毫不迟疑从袖子中掏出一个药包扔出去,黄色的烟雾轰地炸开,慕容遥带来的侍卫摇晃着软倒地上。而沈雪,在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就腾身而起,连环腿将慕容遥踢出门外。
  慕容遥乍听得慕容迟苏醒,满心震惊,说不尽的懊丧,正寻思接下来的应对,猝不及防沈雪突然袭击,前胸被踢了个正着,身子飞起向后摔去,将也无防备的空鹏压倒,摔成糖葫芦串。
  沈雪不待慕容遥反应过来,指掌翻飞,连封慕容遥九处大穴,电光火石间,一掌正击空鹏的脑门儿,可怜空鹏被慕容遥压得七荤八素,刚刚翻身站起,眼前一黑,嘤一声便昏了过去。
  慕容遥想动,一根手指也动不得,想喊,一点声音也发不出,又气又急又怒,却没奈何,眼睁睁忍着沈雪把自己扔进侍卫堆里。
  花皇后花容失色,发出尖厉的嘶喊。沈雪在她的哑穴拍了一掌。花皇后瞪视沈雪。
  如果目光真如刀,那么慕容遥和花皇后的这两把刀定将沈雪扎个洞穿。
  沈雪的脸色很是阴沉,对魏十四说:“十四叔,去请郑同知过来。”顿了顿,指指空鹏,“送他到东院,把许家小姐打昏关进柴房。”
  魏十四忍住心头疑惑,扶着一无所知的空鹏出了西院,依言而行。
  说时迟。对刚刚醒过来的慕容迟来说,沈雪离开他的屋子不过是眨了几次眼,当他把目光移到海鲨和陆虎身上的时候,沈雪已回到屋里。
  陆虎扑通跪在床前:“请主子责罚。”
  沈雪敛敛鬓角的碎发。看向海鲨,静静地开口:“乔群,去正院,请院使大人,告诉丫环,叶大人需要用膳,做好准备,听院使大人吩咐。”
  海鲨突听得“乔群”两个字,呆了呆,又听得“叶大人”。心念一沉,“喏”一声出门。
  陆虎膝行两步,眼中泪直落下来,耸着肩哭道:“卑职无能,皇……”
  “皇帝陛下的圣谕。谁敢不听,遑论你一个叶家侍卫!”沈雪打断陆虎的哭诉,向慕容迟微微一福,“叶大人,恭喜叶大人康复。”
  慕容迟沉声道:“多谢。”
  陆虎的泪顿时止住,吃惊地抬头,见沈雪微眯着眼。神态一如平常的宁和,然而在熟悉慕容迟和沈雪两个人相处的陆虎看来,此时的慕容迟无疑是疏离的,沈雪则宁和中隐有戒惕。陆虎一时怔住。
  沈雪退半步:“陆虎,你挡着院使大人了。”
  陆虎急忙起身退让一侧。
  迷迷糊糊好似睡了一觉的太医院院使,揉揉发疼的后颈。脚下虚浮,待看到叶大人那双闪着暗芒的黑眼睛,唬一跳,立刻清醒,咳嗽一声给慕容迟诊脉。从犹疑到狂喜,大呼要向陛下报喜,乐颠颠去配药,并叮嘱丫环们熬药备膳,千叮咛万嘱托,花白的头发胡子都飘了起来。看到叶超生病愈,那就是看到皇帝赏赐的金银珠宝滚滚而来。
  许家的下人们也觉得做了一场梦,梦醒时候表少爷好了,欢天喜地各忙各,又不由得心生期盼,他们可以从许家下人变成叶家下人的吧?皇帝陛下赐下了武安侯府,侯府里总是要有人的。
  屋子里很安静,慕容迟和沈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不说话。陆虎屏住呼吸,不敢吭声。
  沈雪忽地笑了,取过来一面铜镜,浅笑道:“叶大人,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吗?”
  慕容迟眨了一下眼,接过铜镜,眼中异色闪起,突地哈哈笑两声。
  陆虎大惊,脸上不敢显露,缩在袖中的手轻轻颤抖起来,垂着头,不敢看慕容迟,也不敢看沈雪。
  慕容迟嘴角一挑,吐出两个字:“很好。”
  沈雪也笑了:“叶大人长得的确很好。”
  慕容迟嘴角的弧度更弯,问:“我病了很久?”
  沈雪轻点头:“很久,高烧导致昏迷。”
  慕容迟的右手虚握,食指在下巴上摩娑:“高烧?我好像烧坏了脑子。”
  陆虎呆住了。
  沈雪望着慕容迟移动的食指,眸底幽光一闪,淡淡笑道:“没烧傻了就好。”
  慕容迟也淡淡笑道:“没傻,有些不记事罢了。”
  沈雪再笑:“高烧烧坏脑子也是常有的,不记事大概是暂时的,总会想起来的。”
  慕容迟点点头:“应该是的。”目光闪闪,望着沈雪。
  沈雪微微一福:“这里是南楚都城长安,你叫叶超生,北部边防前军都督叶成焕的独子,母亲许氏早年亡故,叶都督在北疆楚晋大战中阵亡,南楚延庆皇帝封你做京卫指挥使司同知,重阳节平定苗家叛军有功,由同知升指挥使,统领十万御林军,并封爵武安侯。”
  慕容迟的眼睛亮光闪动,嘴角有忍不住的笑意:“不错。——我——有其他家人吗?”
  “短短一个月从白身到封侯,的确不错。”沈雪保持着淡淡的笑容,“说到叶家人,有个出三服的同宗兄弟叶宝柱,还有个表兄许嘉腾,许家还有两位小姐。”再笑了笑,“叶都督阵亡以后你才到的长安,与这些亲戚也是刚刚相识,并不熟悉。”
  慕容迟微不可见地松了口气,双眼半眯,目中有冷意隐现:“那你这身打扮……”
  “乔装都是为了掩人耳目,”沈雪似不在意,“小女子沈雪,镇北侯府五小姐,叶都督曾是沈家下属,沈叶两家原有故交。叶大人病重。家祖于心不安,小女子特来探视一二。”
  慕容迟把“沈雪”两个字在舌尖上滚了几遍,目光再次落在沈雪的脸上,黑眼睛里波光闪耀。
  沈雪指指一直垂着头的陆虎。道:“他是陆虎,叶都督留给你的侍卫,也是唯一与你亲近的人。”
  陆虎单腿跪地:“卑职守护不力,请主子责罚。”
  慕容迟抬眼向陆虎看去,没说话。
  陆虎忍着心头翻滚的惊涛骇浪,半垂眸,由慕容迟打量,而在慕容迟的注视下,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粉衣丫环捧着食盒进屋。
  沈雪瞅一眼那粉衣丫环:“烧水去吧,一会儿叶大人要洗沐更衣。”
  粉衣丫环的脸一下子红了。向慕容迟飞两眼,捧着食盒往床边的案桌凑。
  慕容迟斜着眼瞟了瞟两颊粉粉含羞带怯的丫环,嘴角轻轻一勾。
  沈雪嗤地笑道:“叶大人不记得自己从不用丫环婆子侍候的么?陆虎,把叶家小哥叫来,他一直想给叶大人当小厮。现在正好。”
  陆虎抬脚把粉衣丫环踢了出去:“不长眼的也敢往我家主子面前凑!滚,叫叶宝柱过来!”
  慕容迟眸光一冷,若有所悟,嘴角的笑勾成了一弧嘲笑,不再多说,安安静静用完太医院院使特别安排的膳食,然后在陆虎和叶宝柱的搀扶下很是虚弱地去了浴室。
  浴室的门啪的关上。叶宝柱一脸撞在门上,撞得眼冒星星,鼻子酸疼。
  慕容迟面容冰冷地看着铜镜里的脸孔,目不转睛地看着,忽然解开衣带,将衣服脱了个干净。手指从脸上抚下,重重按过胸膛小腹,停留在锁骨上,做了个掐脖子的姿势,然后露出诡异的笑容。把自己沉进水桶。
  头靠在桶沿,慕容迟心意频转。从沈雪的简单话语里听得出,他是个没爹没娘没直亲、有车有房有地位的单身男士,以某些现代女子看来属于钻石级别的。慕容迟默念一声“沈雪”,诡异的笑容更深一分,又记起男女授受不亲七岁不同席的古诫,乔装都是为了掩人耳目,有点意思。
  沈雪,沈雪,慕容迟无声地念,有得玩呢!有一件事,他没做,一直觉得遗憾,现在,凭着这张脸,可以做一做了!猛地站起来,望着铜镜里的人影,慕容迟叹了一声“真叫完美,完美得让男人嫉妒”,把手向下一压,握住黑丛林里的那一支,半闭上眼。
  沈雪站在廊下,抬头望着阴沉沉的天空,空中乌云堆积,冷风从树梢刮过,最后一场秋雨似乎将近。
  马蹄声由远而近,停在了许家门口。脚步声响起,数名兵卒拥着郑伯豪大步进院。
  郑伯豪一眼看到乔装的沈雪,心中一紧,揉揉鼻子装不认识,高声喝道:“奸细在哪里?”
  沈雪抢步上前,拖起不能动弹的慕容遥,回道:“郑大人,火烧南城的贼人就在这里!”
  郑伯豪当然认得慕容遥,心中更紧。魏十四报说沈雪在许家捉住奸细,请御林军速往,语焉不详。听到“许家”两个字,想起慕容迟就在许家养病,郑伯豪不敢耽搁。当慕容遥的怒容映入眼帘,郑伯豪还是呆住了,这是要与北晋翻脸?猛听沈雪说及“火烧南城”,心中惊疑不定。
  沈雪揪住慕容遥的衣领,啪啪两记耳光抽下去,喝道:“这两巴掌是替南城死在大火里的女人打的!”啪啪又是俩耳光,“这两巴掌是替在南城大火里被烧伤的孩子打的!”“这两巴掌是替在火灾里失去家人的普通百姓打的!”“这两巴掌是替因为火灾被判失职丢了差事的长安官吏打的!”……
  郑伯豪两眼瞪得溜圆,暴打十七八个耳光,再看慕容遥那张绝美的脸孔,早已肿成了猪头,桃花眼陷进了一堆烂肉里。郑伯豪转转眼珠子,看着优雅拍手的沈雪,但觉得一个寒战从头顶传到脚底,这是女人吗?
  “哈哈哈——”一阵喋喋怪笑从屋里传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