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熟人

  ——————————。
  郑伯豪大惊失色:“这是……”
  陆虎在听到第一声笑的时候就冲进了正屋,大声喊:“主子,主子!”正待一脚踢开浴室的门——soudu*org
  慕容迟厉喝道:“滚!全都滚!”
  陆虎身子向后疾退。
  沈雪回过头,问道:“怎么了?”
  陆虎脸色苍白,抬手用衣袖擦擦额角沁出的大滴汗珠,摇头。主子苏醒,这女子的反应已怪,主子竟也怪!海鲨说,他下他身为野狼营统领的最后一道命令,静观。最后一道命令,海鲨这是对他和空鹏失望了吗?陆虎满嘴苦涩,他们是晋人,不信晋人信楚人?难道就这么留在长安,眼睁睁看着主子不死不活?花皇后是主子的母亲,带主子回晋阳治病,有什么不对?有野狼营在,那些所有不好的想法做法都会被掐死!返回晋阳,很对!既然海鲨说是最后一道命令,静观便静观吧,之后的事,自有主子说了算。
  浴室里的慕容迟,死死盯着镜子里的人,两眼的眸色由深黑转为猩红,俨似从地狱里逃出来的厉鬼。完美?太可笑了,这个看起来完美无缺的人,竟然是个废物!
  郑伯豪挑挑眉,重复沈雪的话:“怎么了?”
  沈雪眉头微蹙:“叶大人醒了,高兴得有些失态吧。”咬重“叶大人”三个字,望定跟在郑伯豪身后的兵卒。
  “叶大……二……叶,叶大人没事了?”郑伯豪兴奋得跳起来,却收到沈雪警告的眼光,立刻意识到事态不太明朗,忙说,“他们是郑家的人。”
  “那好。”沈雪接着道,“叶指挥使久病苏醒,御林军喜之一也,”指着慕容遥那些不醒人事的侍卫。“郑大人将纵火贼擒住,为南城百姓报仇,喜之二也。”
  郑伯豪瞥着慕容遥,心里念道。慕容遥,我且为你默个哀,咱俩是一起打过仗,可没有一起分过赃,也没有一起吃过糠,你得罪了沈五,我也只好得罪你了,虽然有点儿没来由,还是请你见谅则个。
  沈雪眨了眨眼,眸光闪烁:“郑大人在平叛中也是立了大功的。听说为了平叛,我们南楚牺牲了不少好儿男,议和使团是亮了牌子进入长安的,离开的时候自然还得亮牌子,郑大人是不是好好地送一程?”
  郑伯豪飞快地转动眼珠。慕容遥虽是北晋四皇子,却是私入长安的,一只野猪窜进院子拱了白菜,还能让它把白菜带走?北疆三关,那是楚军抵抗晋军的屏障!
  沈雪又指了指花皇后,道:“这位美人美得不沾烟火,只是脑子不大灵光。拜托郑夫人看护妥当才是。”
  花皇后气得两眼泪花花,瞪着沈雪,只恨不能将沈雪五马分尸。
  沈雪弯腰抱起花皇后,把她送进慕容遥带来的马车,在她的哑穴上又拍了拍,叹道:“有一种果子。人人都想吃,因为吃了它能得长生,这种果子叫人参果,而你,不但是一枚男人眼里很好吃的果子。还是一枚连着树根的果子。你该明白我在说什么,请你记住,别人身上的肉,永远长不到你的身上,别人的儿子,永远是别人的心肝。”
  转向郑伯豪,沈雪道,“郑大人先办差事要紧,上次下的那局棋,还没下完,府中已备好茶,恭候郑大人。”
  郑伯豪双眼忽亮忽晦,拱一拱手,应声“喏”,命亲兵驾车向东安侯府驶去,将慕容遥及其手下拖沙袋一样拖出许家,向京卫指挥使司疾去。
  叶宝柱端着放药罐药碗的托盘小心翼翼走过来。
  沈雪蹙了蹙眉,问道:“院使大人呢?”
  叶宝柱轻哼一声,把下巴扬起,撇嘴。他不喜欢这个同仁堂的大夫带来的小药童,颐指气使地把自己当成许家的主人,明明他的哥哥叶超生最大,哥哥病了,自然是他这个当弟弟的最大,陆虎再厉害也是叶家的侍卫,是下人,他叶宝柱咬牙忍着陆虎拽得二五八万的,难不成还得看一个小药童的脸色?
  陆虎不屑睬他,应道:“院使大人走了,想是去宫里报喜领赏。”
  洗沐后的慕容迟,很安静,仿佛刚才那一阵怪笑与他无关,平静地喝下汤药,刚放下药碗,听得外面一阵喧哗。
  有粉衣丫环气喘喘跑来禀告,信王府送来两名婢女,为武安侯侍疾。说着话,吵闹声已到院子里。
  沈雪放眼一看,两名婢女环珮琳琅,曲线玲珑,款款走来,极尽妖妍之态。
  慕容迟瞳仁一缩。女人如水,这样的小女子,才算得可以使男人百炼钢化成绕指柔的女人,如眼前的沈雪,美则美矣,仍然生硬得像块石头。
  沈雪瞥一眼慕容迟,望着两颊嫣红的粉衣丫环,道:“华世子考虑得很周全,叶大人的身边的确需要人手。”
  陆虎抖两抖,需要人手!需要搞清楚什么叫自家主子身边的人手!
  粉衣丫环气极,口不择言:“华世子倒是大方!便是要送人给我家表少爷,也该送些个干净的!这样的颜色,瞧着就是暗门子出来的,头发都带着股气!”
  沈雪扬眉:“长安的人,谁个不说信王府简少华是谪仙样的人物,半点污尘不沾。”
  粉衣丫环看着越走越近的两个大美女,冷笑道:“谪仙样人物!那是过去!现在的长安,满大街都在说华世子不行!他自己不行就不行,还想毁了我家表少爷!”
  沈雪似是不明白:“这话怎么说?”
  粉衣丫环望向慕容迟:“表少爷大病一场,体弱正待恢复,华世子不是送婢女侍疾,分明是送蚀骨的毒药!他就是想毁了表少爷,满长安谁不知道表少爷风采卓绝,早就将华世子比下去了,华世子早就容不得表少爷了!温柔乡英雄冢,欺许叶两家没有长辈,欺别人不懂么!”
  信王府简少华不行?给他送美女,嘲笑他也是个不行的?慕容迟脸色发青,简少华,很好!
  陆虎眉锋微锁,主子的态度有点儿不对。
  沈雪看着不服不愤的粉衣丫环:“欺许叶两家没有长辈,嗯,有理,那可怎么办才好呢?”
  陆虎翻白眼看天,许叶两家没有长辈,就轮到你一个小丫环置喙么,这许家的人,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
  粉衣丫环脸颊更红,偷瞥慕容迟,见他有怒,却不是对自己,不由得大了胆子,道:“该让她们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呗。”
  沈雪回眸注视慕容迟:“叶大人,你觉得呢?”
  慕容迟目光定定地停在沈雪的脸上,眼底明晦不定,这个明艳又清冷的少女,还是有些不同的,思绪不由自主又飞远,头脑变得有些晕沉沉的,抬手打了个哈欠:“我困了,你扶我。”
  沈雪垂眸,该困了,那药里是我加了料的。嘴角扬起,扬出一抹灿烂的笑,上前扶住慕容迟。
  慕容迟感到了疲惫的困意,揉揉额角,这般虚弱当是久病引起,调养合宜,应该能行的,一定能行!
  沈雪咬咬牙,往屋里走,在跨过门槛的瞬间,回过头:“陆虎,按你家主子的往例处理。”
  陆虎看看恨不得整个身子都挂在沈雪身上的慕容迟,嘴角歪了歪,貌似这才是他所知的主子,再歪歪嘴,一手抓一个,两臂较力,将两名美婢举起,一个旋身,竟将两婢扔出院墙。
  这一扔,是个技术活儿,力度要拿捏得刚刚好,摔一个五体投地魂飞魄散,而不是鼻青脸肿吐血内伤惨不忍睹,不过,惯做的事,再做一次,不会错的,直引得院里院外两大片目瞪口呆。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喝了加料汤药的慕容迟睡梦沉沉,许家主仆在脖颈挨了重击之后失去知觉,而东院的正屋里,海鲨、陆虎、空鹏满心疑虑,齐齐盯着容色阴沉的沈雪。
  沈雪的手指叩了叩桌面:“你们还记得失火当天的炸雷异象吗?”
  海鲨:“五小姐你告诉我,那个夺了许大少奶奶舍的妖孽,借主子重病体弱,施妖法强行带走了主子的魂魄,主子昏迷不醒,是因为身魂分离。”
  空鹏:“五小姐话语虽然荒诞,好在主子与虎哥说过许大少奶奶有借尸还魂之异,空鹏倒无不信。现在主子醒过来,便当是魂魄归来,我们兄弟无不喜极,往后一切主张自有主子拿定。空鹏想不通五小姐这般行止目的何在,不让我们与主子相认,打伤四殿下,还让郑大哥带走花皇后!五小姐欺我北晋至此,不给个说法,休怪空鹏将长安搅得天翻地覆!”
  陆虎:“主子说,他忘了很多事,我觉得,他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
  “不,他知道自己是谁,”沈雪无声叹了一气,“的确有魂魄来,这个魂魄,却不是你们的主子。他的声音,他的动作,很熟,是熟人。”
  对面三个人如被雷击,嘴巴上下翕动,发不出一丝声音。
  沈雪抿抿出,抿出苦涩的笑意:“我和慕容迟,都因偶然的机会,得到一些不属于这一辈子的记忆,在我们的上一世,我被人害死,慕容迟让这个害死我的人依法伏诛,我不知道是怎样的玄机,让他占了慕容迟的身体,来到这里。没错,是熟人,也是仇人,他叫袁斌。”
  ——————————。
  ps:
  有票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