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贬妻

  ——————————。
  信王府世子简少华不行的流言满天飞,长安的人们酒足饭饱之余又多了一个津津乐道的话题,——信王府与镇北侯府结亲,世子简少华在元妻乔氏曼玉新死的热白事里,迎娶继妻沈家五娘。关于简少华行与不行的争论差点儿被做成了赌局。曾经恨不得拜倒在简少华脚下为他擦靴的少女们,满满的说不出心头滋味。
  与信王府张灯结彩,铺天盖地的红色,一派喜气洋洋相比,镇北侯府内的状况与平常无异,主仆该干什么还干什么,送出去的帖子无一不是沈家族人接收,沈家族人亦无特别兴奋之态,这种反应落在长安人的眼里不免诡异,揣测起镇北侯府对这桩婚事的态度,有细心人访到,信王府三书六礼往镇北侯府送,镇北侯府并没有回应一张纸,豪赌就此变成了沈家嫁女还是不嫁女。soudu*org
  皇宫里的延庆帝心情非常不好。
  智王府世子简少恒自愿娶四品武官之女为正妻,延庆帝很乐于见到,也就没去关心这个顶着长安第一美人名头的小家碧玉,再美又如何,不能给智王府丝毫助力。
  自沈雪从华清宫失踪,煮熟的鸭子飞了,延庆帝的心里就充满了恼怒,恼怒镇北侯府不识抬举,恼怒有飞贼出入皇宫太自在,一怒之下砍了新任禁卫军统领犹觉得不够,内侍甚是体贴地来报沈雪有手帕交褚嫣然,延庆帝转转眼珠子,宣诏王妃、世子妃进宫给太后侍疾,慈宁宫大火,太后确实吓得病了。
  华清宫里,褚嫣然被灌下了春香茶,药力发作,褚嫣然的表现堪称完胜长安城所有花楼头牌,延庆帝觉得不够。给扭动的褚嫣然再灌一碗春香茶,当延庆帝吞下药丸在褚嫣然身上大力嘿咻如痴如醉的时候,血从褚嫣然身下呼呼涌出来,吓得延庆帝红果果逃出寝殿。
  当太医赶到时。只看到满床的血,褚嫣然不见了。
  延庆帝惊怒惧悸,禁卫军全都是撒尿和泥玩的,任贼人来去自如,权衡再三,由内侍总管带领最得信任的禁卫军亲兵进入皇宫密道勘察,终于找到滴落的新鲜血迹。延庆帝暴跳如雷,苗皇后逃走,沈雪逃走,褚嫣然逃走。这是秘道吗,这是悬在他头顶上的一把刀!
  修缮被烧宫殿,封死地下秘道,一时间宫中大兴土木。
  密搜智王府,禀报说严密监控下的智王夫妻、世子夫妻不知去向。延庆帝几乎咬碎了牙,再严密的监控经过二十年的沉寂,也成了一张破网。信王府与镇北侯府联姻的消息传来,延庆帝气得七窍生烟,内侍战战兢兢报,武安侯求见。
  没人知道武安侯对延庆帝说了什么,禁卫军看到武安侯跟在一队内侍之后。打头的内侍手里捧着一卷黄绫。走出皇宫,一百御林军盔甲齐整,肃然随行。
  镇北侯府,内侍念道:“奉天承运,皇帝制曰,镇北侯府五小姐沈雪。名门淑媛,武安侯叶超生,国之栋梁,才子佳人,两情相悦。特赐二人于十月十一日于曲江苑大婚,勿负朕意。钦此!”
  老侯爷大怒,先帝有诏,沈家不受赐婚,延庆帝这是打先帝的脸么!沈叶本有婚约,一旨退婚,一旨赐婚,打左脸不够,再打右脸?两情相悦,指两小儿私相授受,不清不白,再打沈家的脸?
  沈雪向陆虎看去,陆虎微微摇头。沈雪起身,拉住了暴起的老侯爷。
  镇北侯府接旨,没谢恩,没打赏,内侍愤愤离去。消息很快传遍长安大街小巷,本已热闹非凡的赌局换了赌头,简少华,叶超生,谁能娶到镇北侯府五小姐。人们在羡慕沈五小姐太抢手的同时,也在感叹,谁家嫁娶也没有这么匆忙的!
  镇北侯府平静依旧。
  时间飞逝。
  十月初十,长安城西,鹿山余脉,沈家家庙,香烟缭绕,鼓磬低鸣。
  百年沈家,族人逾千,今日来到家庙的人都是各支的当家。祭祖过后,便是沈雪的及笄礼。
  明堂之上,烛火闪耀,沈家先祖的牌位森然列立高案之上。
  沈雪穿着五重繁复的橙红色华服,宽大裙裾逶迤身后,满头长发层层叠做高髻,凤眸明若秋波,黑漆漆似有墨玉的光泽,长眉入鬓,红唇贝齿,亭亭立于堂前,沉静,明艳,精致宛似上天精心的杰作。
  沈凯川目中隐有波光,一瞬不瞬地望着沈雪在家庙住持的念颂声中,屏息跪下,拜先辈,拜祖父,拜父亲,再拜时,沈凯川指向高案上的一个牌位,哑着嗓子道:“拜你的娘亲!”
  沈雪抬头望去,那牌位上写:沈氏九代子孙沈凯川之元妻玉明之灵位。含泪,沈雪双掌交叠,平举齐眉,深深叩拜:“不孝女沈雪,拜见母亲!”
  元妻!玉明!三夫人艾氏脸色煞白,沈雪的生母不是明氏吗,明氏不是一个村姑吗!艾氏指着沈凯川:“这,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原配正妻!玉,玉明是谁?”
  四少爷沈世湾瞬间也惨白了脸,镇北侯府三房有三个儿子,一嫡二庶,长安城里哪个少年不羡慕他是沈凯川的嫡子,便是那些尊贵的皇子、亲王世子,见到他的时候,也都不敢拿大。他匆匆瞥过五少爷沈世波、八少爷沈世涛,慌乱地瞪着沈凯川,盼望他说,那牌位是错的。
  大夫人赵氏和二夫人杨氏目光碰在一起又分开,心里却在想,十五年前的谜,要解开了吗?
  沈凯川:“我沈凯川的妻子只有玉明,玉明是我沈凯川明媒正娶的妻子,阿雪是玉明的女儿,我把阿雪的及笄礼安排在家庙,就是为了向沈家的先祖,向沈家的族人说清一件事,沈雪,是我沈凯川的女儿,是侯府三房记入族谱的嫡女。”
  沈凯川的声音在艾氏听来,似雷响,似冰寒,似刀锋,胸腔里的心碎成了血浆,哆嗦着:“你,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阿湾才是你唯一的嫡子,你,你,”扑通跪倒在老侯爷脚下,大哭道,“侯爷,媳妇三书六礼嫁入沈家,无一日不是克勤克俭谨守本分,从不敢亏半点妇德,从不做一件污沈家名声之事,今天是五丫头的及笄大礼,媳妇亦是尽了全心的!侯爷,媳妇哪里对不起侯府三房,要在沈家族人面前,被老爷这般对待!侯爷,媳妇要个说法,不然没脸活了!”
  老侯爷咳嗽一声,没说话。
  艾氏的泪流得更凶,心里寒透了。谁能为她撑起一把伞?艾家人从来没有给过她好脸色,娘亲躺在床上奄奄待毙,她是多么痛恨老侯爷不肯她去床前侍疾,亲情何在,天理何在!她拥有的本就不多,现在,她的夫君要夺去她儿子的嫡出名份,霎时间,艾氏只恨没有天雷将镇北侯府劈成焦炭。
  沈凯川凉凉道:“说法,谁给阿雪说法!明明是嫡女,却被当成庶女养,她向谁去要说法!侯府后宅受老太君掌控,三房唯你独大,我只怕在自己看不到的时候,阿雪就会丢了命,不得不冷落自己最爱重的孩子,我向谁去要说法!”
  沈世湾跪倒,抱住沈凯川的腿,哭道:“爹,儿子不孝,不能让爹高兴,儿子蠢笨,不能博爹欢心,都是儿子不好,爹要怪,怪儿子吧,求你不要弃了娘!爹,五姐姐的娘亲死得早,你难过,五姐姐难过,可是,娘总是爹娶进来的妻子,没做错过事,娘疼我,也疼她一手带大的五姐姐,爹!”
  沈凯川那句他的妻子只有玉明,把沈世湾击中了,丢了嫡子的身份,他便与沈世波、沈世涛一样,怎么与大房、二房的嫡子相争爵位?
  沈雪垂眸,不管老爹意愿如何,艾氏的确是在老太君的操持下,坐着大红花轿走正门进的沈家,是沈家娶进来的媳妇,老爹想做什么?为娘亲正名,不至于贬妻为妾吧,艾氏进门,是在娘亲死后,娘亲是元妻,艾氏也算得上继妻。
  沈凯川低头望着十二岁的少年,不管这个儿子来得多么不光彩,他也是他的亲骨肉。拉起沈世湾,沈凯川道:“阿湾,不管发生什么事,你总是我沈凯川的长子。”转向艾氏,缓缓道,“不争,你还能留着贤德的脸面。”
  艾氏一把将沈世湾拉到身边,擦去泪:“我是侯府三房的大妇,阿湾是三房的嫡子,有什么争与不争!”
  沈凯川:“为了嫁进沈家,你和你母亲做了些什么,你自己清楚。三书六礼我没签过字,婚礼上我没拜天、没拜地、没与你对拜,新房里我没与你喝合卺酒、没与你结发、没与你圆房,十五年来,我没带你到家庙来祭过祖,你的名字也没记上族谱,我沈凯川的妻子,从来只有玉明一人。”
  艾氏的脸忽白忽红,冷笑道:“你做没做什么,又有什么关系!你抹杀不了我是沈家媳的事实!我不承认,五丫头永远是你大婚前野合生的贱种!”
  ——————————。
  ps:
  求票票哦,票票是动力呼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