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败露

  ——————————。
  沈世湾大惊,立马跪倒,攀住艾氏的手:“娘,爹说五姐姐的娘是三房的嫡母,那五姐姐就是三房的嫡女,娘在嫡母之后进的沈家门,没人会抹娘是沈家媳的事实啊,娘,你别着急,爹不是那样的人!”
  沈雪吁了口气,老爹不是那样的人,哪样的人呢,冷酷无情的人,老爹若是做出贬妻为妾的事来,那便是冷酷无情的人,谁愿意在世人的口中,自己是个对妻冷酷、对子无情的人呢,沈世湾,很聪明,不愧是老侯爷最喜爱的孙子。www!ttzw
  沈凯川并不急躁,先向着高案上的牌位施礼,再向着在座的长辈施礼,最后向沈家家主施礼,从袖中拿出一卷文书,道:“伯祖,这是孙儿与孙媳玉明在燕岭关成亲的文牒,有官府大印,有家父家兄签章,今日以此文书,请伯祖为孙媳玉明正名。”
  沈家家主接过泛黄的文书,看向老侯爷。
  老侯爷叹了口气,点点头:“大伯,文书是真的,老三与玉家丫头在燕岭关成亲,燕岭关上下都是知道的,玉家丫头死了以后,老三不再提及这事,我等也就睁眼闭眼随他去了。”
  沈家家主看向艾氏,老目中颇有同情,任是谁个女子,突然从原配正妻落到对原配正妻执妾礼的继妻,心里都是不好受的。
  艾氏的脸凄白,白得几乎透明:“伯祖在上,孙媳艾氏第一次来到家庙,侯府三房子女有五,老爷说那村姑玉明是元妻,有文书,孙媳亦有文书,今天,族谱记上玉明的名字,记上五丫头的名字。也当记上孙媳的名字,侯府三房子女有五,伯祖辛苦,还请全都记上。”
  沈家家主看沈凯川。
  一个小小的黑影从门边嗖地闪过。有眼利的族人抬脚去踢,沈家大事,哪里窜来的野货,找死!
  “咪呜——”一声极低的猫叫。
  沈雪眸光一闪,应声干笑道:“哥啊,别踢,是阿雪养的猫。”
  胖猫花花咪呜一声,极其老实地蹲到角落,睁着一双圆眼瞬也不瞬地瞧着沈雪。
  沈雪压住想要弹花花脑门的冲动,呆猫。不在家里好好睡觉往外瞎跑,呆猫,从城里跑到城外,不怕被车压扁,不怕被人抱走?呆猫。二十里没走过的山路你没跑丢,成精了!呆猫,一身草籽一身泥,脏得没法看了!
  沈凯川将一支丹凤朝阳紫金簪插进沈雪的发髻,淡淡道:“伯祖,族谱上至今没记侯府三房一笔,的确是我压着的。今天我女长成及笄,为她娘亲正名,为她正名,是我一直的心愿,劳烦伯祖登录,九代子孙沈凯川。妻玉明,有女沈雪,妾艾氏,有子世湾,妾朱氏。有子世波,妾孙氏,有女沈露、子世涛。”
  艾氏摇着头,泣不成声:“老爷,你好狠的心!我一心为你操持后宅,为你养儿,十五年辛劳,竟落得一场恶梦!有老侯爷发话,我不敢再求原配之位,然而,无论从礼,从法,从理,我也算是沈家娶进门的继室,何过何错由妻变妾,阿湾也是你的嫡长子,何过何错沦为庶子!”
  沈雪叹了口气,老爹威猛一生,名扬天下,岂能让人笑话无嫡子承家业,她上前迈了半步。阳光从外照进明堂,她的影子投在水磨方砖上,云髻峨嵯,绰约如随风而去。
  沈凯川哈哈冷笑两声:“何过何错?艾氏,你也问得出口。我说过,不争,留着你贤德的脸面,留着你主三房事,你,还要争吗?”
  艾氏泪如雨下,滔天的恨意溢满胸怀,直恨不能落下霹雳,将眼前这人劈成渣渣。十五年的痴恋,俨然一个天大的笑话!如果时光倒流,她一定远离所有姓沈的人!
  沈世湾面无血色。嫡庶之分,不要太分明!艾氏不敢再争,他不能不争,要死,也得死个明白!沈世湾膝行到老侯爷脚下,泣道:“祖父为孙儿作主!”半抬着头,沈世湾苍白着脸,紧紧咬着唇,眼泪在睫毛上滴溜溜地打转,却无论如何不肯掉落,委屈、羞辱,痛楚……种种情绪交杂在一起,倔强复杂得让人心痛。
  老侯爷低头望着这个平日里最疼爱的孙子,心里也疼得紧,软了声音道:“阿川——”
  “玉明的身份,总有一天会在沈家大白,”沈凯川嘴角向下一耷,道,“玉明颠沛一生,仅阿雪一女,阿雪一岁的时候,丫环把前后窗都打开,冬天的夜风灌满了屋子,是我的暗卫关上窗,为阿雪盖上被,两岁多的时候在花园里玩耍,婆子捅落了蜂窝,阿雪被蛰得昏过去,昏倒在六月天大中午的太阳下,是玉家暗卫带着阿雪去了医馆,三岁时候落了井,是玉家暗卫把拖着辘轳浮在水面上的阿雪捞上来,四岁的时候出府,被丢在点心铺子里,险险被人伢子拐走,五岁的时……”
  “爹,不要说了!”沈雪的手握成了拳,指甲刺破掌心,小时候的事,她已记不清,长大了,她不想再记,无论是谁给她挖的坑,她已经越来越强大,不再畏缩,不再隐藏,不惧与任何人作战。
  老侯爷心知,这里面少不了老太君的手笔,重重地叹了口气,向沈家家主:“就依老三的吧。”
  “且慢,”沈雪敛袖福礼,“曾伯祖,祖父,阿雪有话要说。”
  沈家家主轻轻颔首。
  沈雪再福礼:“我爹戎马半生,沈三之名无人不知,今天为我娘亲正名,阿雪深感父母恩情,娘亲早逝,只得我一女,阿雪不忍见沈三后继无人,愿求一弟记于娘亲……”
  “报!”门外连滚带爬奔进来一人,“报,报家主,报侯爷,山下来了御林军,正将这里包围!”
  老侯爷忽地站起身:“御林军?包围了这里?有多少人?”
  “报侯爷,很多很多,约有三千人,铁甲军!”
  老侯爷与沈凯川相视一眼,三千铁甲军!
  沈凯川沉声道:“领兵者何人?”
  “叶指挥使!铁甲军弓在手,刀出鞘!”
  沈家家主将族谱轻轻放回原处,捋捋颔下如霜的长髯,问老侯爷:“这是皇帝陛下要灭沈家一族吗?看来是你们父子谋的事,败露了。”
  老侯爷长叹一声:“天不佑我!定然是有人背了主,泄了密,只可惜辜负了先帝的信任。”
  沈家各支当家并非全不知晓,大多族人磨刀霍霍,唯老侯爷马首是瞻。此时听得三千铁甲军围山,自是明白尚未出师身便死,沈家精英将血满家庙!然而,沈家人从来不会束手待毙,铁甲军的血也将浸透这座山峰!
  艾氏一阵呆愕,突然狂笑:“来吧,铁甲军,铁甲军来吧,杀死沈家人,让这些没心肝的为我陪葬!”猛跑,以袖掩面,决绝撞柱!
  沈世湾再聪明不过十二岁,吓得呆了,失声叫道“娘亲”,一屁股坐到地上。
  沈家家主正正冠,整整衣:“孩子们,既然有客来,我们迎一迎去吧。”
  随着沈家族人,沈雪往明堂外走,胖猫花花咪呜一声窜过来,沈雪摇摇头,叹叹气,宠溺地将它抱起。来到家庙山门外,沈雪看到山下的铁甲军乌泱泱一片,看也看不到头,粗略估计确有三千之众。
  在这数千众之中,沈雪依然一眼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以他人为背景的身影,再看过去,看到袁斌骑着的是枣红马而非白马,不由得哂笑,马都认主,袁斌瞒不过陆虎,也就瞒不过野狼营。在这危险时刻,她至少稳住了晋人不与沈家为敌。
  老侯爷:“来者可是武安侯?”声音厚重,远远地传散开去。
  袁斌扬声道:“正是本侯,奉皇帝陛下圣谕,还请镇北侯见谅。”
  老侯爷:“老朽倒要请问武安侯,皇帝陛下有何圣谕,要这数千铁甲军围山?”
  袁斌笑道:“镇北侯何必明知故问,早早就缚,皇帝陛下自有圣裁。”
  老侯爷大笑:“沈家世代簪缨,从无束手之辈,忠直耿烈,从无叛上之事。今天武安侯率数千铁甲军全副武装到此,老朽还真就不明白!”
  袁斌也大笑:“镇北侯老当益壮,本侯望尘莫及。皇帝陛下早知道镇北侯不会甘心,”招一招手,“本侯就让你们沈家明白明白吧。”
  铁甲军往两旁一分,推出一辆无篷马车,马车上的人被铁链锁住,竟是勇王夫妻、简少卿夫妻,另有年轻女人抱着幼儿。
  老侯爷倒吸口冷气,压低了声音道:“果然事败!沈家祖训,既为之,无悔之,而今只有力敌,如有逃生者,必诛杀那泄密之徒,不死不休!”
  沈凯川抚了抚沈雪的头发:“丫头,你必须活着,你娘的遗愿只有你去完成,一会儿跟紧老爹,老爹把你送出去!”
  沈家族人纷纷握紧了拳,一时大恨没有携带武器,谁也想不到,普普通通的及笄礼,御林军会突然发兵,借这样一个机会围山缉人。
  出动三千铁甲军,可见延庆帝怕极了沈凯川。沈雪心头苦笑,凭二三十人赤手空拳杀出三千铁甲军重围,断无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