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见驾

  div
  div
  ——————————。
  午后的阳光,带着淡淡的暖意洒向大地。[email protected]
  铁囚车从西城门进城,在西大街奔驰,人们惊骇地看到被囚的人是镇北侯父子三人,当年的长安第一少被粗铁链紧锁,狼狈,却又悲壮。
  事到此时,人们终于发现,长安变天了。
  辰时末,御林军从勇王府抓走了勇王一家人,杀尽府中人。御林军围住信王府,带走了信王一家人。
  时交未时中,两千御林军将镇北侯府围得风雨不透。
  御林军的突然行动,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镇北侯府芳菲院。
  侯府各房家眷,与从家庙下来的族人,都聚在正厅里。
  大夫人赵氏向族人深深福礼:“此次祸端,都是由老太君一人挟恨引起,牵连各家,妇掌管侯府后宅,御下有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今勇王府尽灭,老侯爷为之尽忠的简家王朝,向我们沈家举起了屠刀!万幸五丫头早先藏起智王一家人,只要遗诏在手,我们沈家就不会背负叛逆谋反的罪名。我们都在一条船上,只有齐心协力,一起闯过眼前的困境。”
  族人甲:“侄媳不必为那老贼妇道歉,现在的问题是,老侯爷被缚,阿原、阿川被缚,我辈族中人群龙无首,忧心如焚,不知该如何是好。”
  族人乙:“好在之前做好了起事的准备,孩子们都已安排离开长安,各家不至断了香火,老侯爷奉先帝遗诏举事,我等早有不成功便赴死的心意,沈家是一条大船,这条大船该怎么行驶,是不是等阿山大哥回来再议?”
  沈世硕转了转木轮椅:“我爹潜踪藏迹,千里奔驰。昨夜刚刚到达鹿山,想来正在休整排兵,今天发生的事,稍晚一定得到消息。这时候明回或暗回长安,都无异于自投罗网,坐实无诏进京意图不轨的罪名,白白送了握在手里的力量。我们留在侯府,并不难脱困,祖父叔父为了大家的安全,束手就缚,现在要想的就是救出祖父叔父,通知我爹,保存实力。不可回城,不可轻举妄动,待一家人团聚后,再襄大事。”
  沈世榆双臂环抱胸前,右手支着下巴:“没错。要尽快通知大伯,不能让他忧心乱了方寸,他是我们所有人的依靠。祖父他们被关在哪里,是不是关在一起,要怎么营救,这是我们要想的大问题。阿榆觉得,不管想到什么办法。都可以说出来,大家一起商量。”
  族人丙:“阿榆侄孙说得没错,想到什么都说出来,不怕说错,就怕不说。”
  杨氏两眼泪汪汪:“五丫头,你说你有办法的。是不是?”
  沈雪拍了拍花花的脑门儿,把它放下,顺顺鬓发,福一礼:“二叔祖,三叔祖。大伯母,二伯母,我的确有些想法,摸清祖父他们被关在哪个牢狱,必须动用我爹和我娘的暗势,那些人只听我的调令,我必须出府去。”
  族人丙:“五丫头,能给个明白话吗,你娘是什么人,得你爹那般爱重?你爹年轻时候有多嚣张,我们这些老家伙可是知道的。”
  沈雪微笑:“三叔祖一定要知道?”
  族人丙:“一定要知道。”
  沈雪笑容一敛:“三叔祖容禀,我娘亲是西戎先女王的独女,玉家王朝的继承人。”
  正厅里肃然一静。
  沈雪抿抿嘴唇:“我娘亲是沈家妇,我是沈家女。祖父为南楚殚精竭虑,阿雪绝不退缩。我出府是要去桃花山庄,时间紧迫,城里有两户人家,还要劳烦二哥跑一趟。”
  “啊!”沈世榆从惊愕中清醒,立刻狗腿地应道,“五妹妹有事,吩咐便罢。”
  沈世硕有一种恍然的感觉,北晋二皇子留下最得力的骨科大夫,不是没原因的。
  沈霜霜却如遭电击。沈雪另有一重尊贵身份!
  两世为人,简少华千方百计将沈雪迎进信王府,他看重的不是沈雪这个人,而是她拥有的、沈凯川经营的、不可低估的、玉家传人的势力?
  上一世,简少华登上皇位,沈雪功不可没,所以,乔曼玉死在封后的前夜,所以,简少华任凭沈雪安排她远嫁北晋。
  这一世,沈雪不肯嫁入信王府,所以,北晋人议和无果离开了长安,信王府被延庆帝一举拿下。
  沈雪多次问她,她爱简少华这个人,还是爱简少华的权力?她想说,她爱极了简少华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的样子,仿佛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令人仰视的云端风范。
  沈霜霜苦涩地想着,简少华神采飞扬,不仅因为他谪仙的外表,更有他夺取皇位睥睨天下的荣光,而这份荣光,与她沈霜霜无关。而今简少华仿佛摔碎了的瓷器,不中看,不中用,从云端跌进泥里,她爱他?怜悯他?
  沈霜霜恨不能朝天大笑,原来她爱的是那高高在上的权位!原来她沈霜霜是这样一个势利无情的女子!这就是她重生一回的原因,认清自己的本来面目!
  “二哥,让冬果那丫头给你化个妆,免得你这位翩翩少年郎一到街上就被人认出来。”沈雪写好了两封信,交给沈世榆,“这两封信,不能转手别人,一封交给大姐夫郑伯豪,一封交给六妹夫乔立,告诉他们,按我说的时间行事,不能早,不能晚。”
  沈世研喳喳叫道:“合着大姐夫和六姐夫都听五姐姐的调派,五姐姐,你这么厉害,阿研以后也跟你混吧。”
  沈雪一拍沈世研的脑袋:“你太小了。”
  赵氏嘴角噙了一缕笑,只要渡过眼前的难关,沈家就不会垮,沈家的子孙自有锦绣前程。
  沈雪走到沈世湾跟前,比了比沈世湾和自己相差无几的身高,:“四弟,你是三房长子,爹爹被抓,你不想做点什么?你快十三岁了。不小了。”
  沈世湾的心炸了一般难受。生母妻位被废,他由嫡子变庶子,种种情绪在他体内奔腾,但是父亲的入狱比母亲不甘受辱的自尽更令他揪扯。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又能干什么。冷不丁听到沈雪是西戎女王的至亲,为母悲为父忧的沈世湾,多了惧。
  沈世湾扭过脸,却看到一旁的沈世波满脸期待看向沈雪,心中突地抖了一下。父亲不在,两个姨娘算个屁,三房可就由沈雪说了算,他这个曾经的嫡子没少给沈雪添堵,沈世涛与沈雪一向不睦。只有沈世波对沈雪不亲近也不疏远,便是这份不疏远,足以支持沈雪把沈世波记到玉明名下,成为嫡子。
  沈世湾迅速扭回脸,瘪瘪嘴:“你……要我做什么?”
  沈雪轻哼一声。小四,算你识相,面向几位长辈福一礼,道:“我们原本的计划,是家眷先撤至桃花山庄,然后举事,现在的局面是先保住大家的性命。以图再起。从侯府秘道逃离到城东的枣树庄子,不歇脚两个时辰左右,从枣树庄子到城西鹿山中的桃花山庄,不算打尖休息,步行约有六七个时辰,马车急行因为夜色也得两个半时辰。祖父那里要救。长安三处牢狱,京兆府、刑部、皇家天牢,大概位置都位于长安城的西部,从西门进入鹿山距离最短,双马快车夜奔至少一个时辰。”
  沈世硕双眉紧锁:“时间非常紧张。如果五妹妹在子时开始营救祖父。那么到达桃花山庄最快在寅时。子时侯府大阵启动,我们逃到枣树庄子差不多也过了寅时,而这个时候,有御林军追到桃林峧,封锁那一带的道路,另有御林军封锁城内外,从枣树庄子骑马、坐马车往桃花山庄去,都已不安全,即使到了桃林峧外围,大家也进不了桃花山庄。”
  族人甲:“五丫头去救侯爷,我等在侯府里坐等便是等死,只能两边同时行动,一边救人,一边逃离,走一步看一步了。”
  沈雪抿唇,道:“御林军追到桃林峧,封锁桃林峧,这是可以预知的,枣树庄子小,容不了太多人,叔祖大伯母不妨分开行走,像农夫、樵夫、猎户那样,三三两两往鹿山去,到大伯父的驻兵营地,与大伯父汇合。”
  在冬果的一双手下,沈世榆变成了四十来岁的中年文士。捋着唇上的胡子,沈世榆道:“大伯父驻兵的地方,原是卫国公苗家寻得的,御林军指挥使,那个叶超生,去过那个地方。”
  沈雪眼中闪过冷意:“那个人,一场大病让他把前事忘得干干净净,有陆虎看着,不会让人把那个地方告到他的跟前去,况且,我会在桃林峧拖住他,吸引住御林军全部的注意力。”
  赵氏忧虑:“阿硕的腿刚见起色,怕是经不得这般逃命奔走。”
  沈世硕笑了:“娘,我的腿废了这么多年,再废也不算什么,不能因为我一个人拖累大家。”
  沈雪想了想:“大伯母,由何大夫把大哥送到二姐夫家去,见了二姐夫就说,保住大哥,他就还了二殿下的救命之恩,如果陈家敢把大哥献出去,二殿下灭他陈氏全家。”
  赵氏一愣,嗔道:“五丫头,这么说话不怕你二伯母难受!再说,哪里的二殿下,陈家默雷欠什么命债了?”
  沈世硕了然一笑。
  沈雪脸颊微红,讪讪道:“是北晋的二殿下,慕容迟,二姐夫欠他一条命,二姐姐的双生孩子,名字都是二殿下取的。再说,二姐夫是我们沈家的姑爷,庇护大哥也是应该的吧。”
  “慢着慢着!”赵氏两眼闪光,“陈家默雷欠慕容二殿下的命,与我们沈家有什么关系,五丫头,这话可得说明白了。”
  沈雪的脸一层层红了。
  沈世硕咳嗽一声,轻笑道:“娘,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何大夫是慕容二殿下的人,慕容二殿下嘛,是我们沈家的五姑爷。”
  沈霜霜呆住,又似被雷劈了,北晋那个奇丑、极暴的慕容二殿下,与沈雪瞧对眼了?
  沈世湾的腰垮了垮,西戎女王的继承人,北晋二皇子妃,无论哪个身份都是他沈世湾惹不起的,这样的人是他的姐姐,当祖宗供起来行不行。跟在她后面,有肉吃吧。
  “沈五,不能!那个慕容……”沈霜霜脱口呼道。
  “四姐姐!”沈雪拍了拍沈霜霜,“没事的。不一样的。”
  沈霜霜打了个嗝,在沈雪警告的注视下,吞回冲到舌尖的话,她不想被看成妖孽,不想被火烧死。
  通过秘道,何大夫推着沈世硕去了陈家,沈世榆先到东安侯府见郑伯豪,再到乔家见乔立,乔立收信后起身去了乔家二姑爷戚丰泽的府上,沈雪与沈世湾去了醉仙楼。然后骑马奔桃花山庄。
  跟在沈雪身后不声不响进入地道的还有胖猫花花,地道暗门关上的一瞬间,它窜了出去。
  一盏蓝绿色风灯从皇宫的某个角落缓缓升起,在空中飘飘悠悠。
  曲江苑。
  袁斌指挥着御林军的士兵进行婚礼前最后的忙碌。指挥使大婚,尽管时间匆忙。那也得像模像样,曲江苑里彩灯高挂,红绫遍布,个个喜笑颜开。至于杀戮围困,那是别人的差事,与他们无关。
  袁斌回到自己的住所,有些疲惫。靠着桌前的高交椅假寐。穿越来到这里,上有皇帝宠信,下有将士信服,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若说有什么烦事,便是陆虎盯得很紧,不让女子近他的身。袁斌悻悻然咬牙,他倒是想近女人的身,可恼那宝贝垂头丧气起不来。袁斌自我安慰,等摸清了城里各处大夫的底,找个靠谱的给瞧一瞧。
  在仔细看过叶超生留下的东西。袁斌恍然发现,这位叶超生也是穿越的,他有一个对袁斌来说相当熟悉的东西,一把信号枪。
  袁斌半睁着眼,两条长腿交叠放在桌子上。他不关心那个早他一步穿越而来的人是死是活去了哪里,他在想这个身体的原主为什么会长着穆容驰的一张脸,因为刚到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陌生的,兼之那位叫陆虎的侍卫,看起来就是个高手,他不敢多问多探多说,只怕引起对方怀疑。
  至于有着与前世女朋友相同容貌相同名字的女人,明天娶回来,总能套出些话,不怕她跑了。
  袁斌眼角的余光扫到桌面上有个浅浅的泥印,不觉放下腿,看了看,没看出什么形状,随手打开抽屉,却呆住了,那把信号枪,不见了。
  袁斌倒抽一口冷气,想张口喊陆虎,又沉下心,放轻脚步走到东厢陆虎的房间。陆虎埋头在水盆里,正用棉巾洗脸。看到袁斌过来,忙问“主子,有何吩咐”,袁斌皱皱眉,摇头离开。
  陆虎擦完脸,目光森然。
  当沈雪和沈世湾从桃花山庄返回,路过西门时,只听呯的一声,一道红光升空而起,冉冉落下。沈雪眉头一皱,信号弹?是陆虎约见海鲨和空鹏,还是他们野狼营有行动?他们想做什么呢?万千不能搅了她的局!
  回到侯府已到酉时,两个人洗漱完毕,用过晚膳,更衣,换靴,上妆,站在芳菲院的正厅里,众人觉得眼前一花。
  沈雪一身烟霞色湖丝长裙,裙上姹紫嫣红大朵大朵牡丹,往日素颜朝天,此时化着明丽的飞霞妆,整个人宛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赵氏眯起了眼:“五丫头,你这是要做什么?”
  沈雪扶着沈世湾的胳膊:“大伯母,二哥,听到城中巨响,你们就启动机关,火速离开侯府,一刻不要耽搁。”
  镇北侯府的大门豁然打开,郑伯豪高骑马上,盔甲鲜明。
  沈雪对沈世湾微微一笑:“怕吗?”
  沈世湾心知,只要自己过了今夜这一关,他的前途将不可限量,拿命拼了!挺挺腰,握紧了手中的食篮,果断摇头:“不怕!”
  沈雪抬起头,扬声道:“武宁侯,请禀告皇帝陛下,镇北侯府沈雪、沈世湾,姐弟二人,携先帝遗诏,恳请见驾!”
  ——————————。
  ps:
  月底了,还有票票吗,有吗,有吧!拿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