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桃花山庄

  沈雪之所以提出来避居家庙,便是要远离侯府是非,不受府中人拿捏,得一个自在的空间,当过兵练过武的人不在乎生活上的艰苦,到侯府的人们再也想不起她这个本被忽略的庶小姐,也就是她彻底脱离沈家、自由行走于名山大川的时候。
  至于寻常女子心心念念的婚事,如今的沈雪觉得真不值一哂。c66c
  即使在号称女权解放的二十一世纪,女人依然是弱势群体,在一夫一妻的法律制度面前,数不清的男人踩着糟糠之妻这块垫脚石撷取成功,却在成功之后背离妻子拈花惹草,美其名曰“逢场作戏”,当爱情和权力、地位、财富发生冲突的时候,再好的男人也会放弃爱情,并为自己找各种借口开脱,正所谓不是他太坚定,只是诱惑还不够。
  而在三纲五常的帝制之下,对习惯了男权至上、妻德妾色的男人来说,爱情更不等于专一忠诚,从一而终的坚贞纯洁,那是对女人的要求,与男人说“一生一世一双人”就是个笑话。
  毓秀园的正厅一时陷入沉静,静得可以听见园子里秋风吹过花叶飘落的声音。
  沈霜霜简直惊愕极了。沈雪安静平凡得好似黄昏时分开放在墙角最不起眼的夕颜花,已经让她猜疑了一年,今天的沈雪,每句话都似在她的脑袋顶上放着大炮仗,惊她的心,动她的魄,这一世的沈雪与上一世的沈雪竟有太多的不同!怎么会这样呢?沈霜霜想不明白了,心里的笃定不觉开始动摇,难道这一世将要发生的事情,也会与上一世有太多的不同?如果是这样,她获得重生所掌握的先机岂不是也会有着不确定的变化因素!可是,无论怎样星转斗移,简少华,那个她两世爱到骨头里的男人,她一定要与他比肩!
  沈凯川慢吞吞开口道:“知道给沈家带来麻烦就好,避居家庙倒是不必,鹿山有个桃花山庄,去那儿避一避还是可以的。”他的容色平淡,语音平淡,浑然不觉得自己的话是一颗炸雷。
  鹿山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南楚最大的寺庙天元寺建于主峰落雁崮顶。落雁崮外有一桃林峧,山环水抱,半边土坡半边石壁,土坡坡势平缓,坡上长满野桃,前前任首辅许阁老建桃花山庄于此。
  桃花山庄占地面积并不大,胜在奇巧,山庄内复道回廊,处处玲珑剔透,幽房曲室,玉栏朱楯,回环四合,金碧相辉。三十多年前许阁老权倾朝野之际,桃花山庄斗文比武,夜夜笙歌,数以百计的良家士子从这里走上仕途,许阁老门生遍布南楚各地。
  许阁老八面威风的背后,也有一把辛酸泪。盖因许阁老正妻张氏孕重时遇刺受惊而致早产,嫡子许安体弱多病,撑不起许家门楣,张氏强行怀孕,导致在生嫡女许多多的时候伤了根本,许阁老便扶了生下庶长子许平的曹姨娘为平妻,张氏郁郁而终,许安不久夭折。许多多十五岁及笄,致仕的许阁老把许多多外嫁给自己的一个门生,正六品北部边防前军主事叶成焕,门前冷落鞍马稀的桃花山庄成了许多多的陪嫁庄子。许阁老去世的那一年,叶成焕和许多多带着八岁的儿子奔丧,之后再也没有回过长安。据传许多多在一年后病故了。
  按说,桃花山庄算是叶家的产业,叶成焕虽在不久前阵亡,叶家子孙还在呢,怎么沈凯川说起桃花山庄,那轻描淡写貌似他是桃花山庄的主人呢?他和叶成焕夫妻很熟吗?熟到许多多把自己的陪嫁庄子转给他?噶,这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了!
  沈凯原小心翼翼问道:“老三,你这个桃花山庄,是那个桃花山庄吗?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沈凯川忍住洋洋得意,故作轻描淡写状:“十来年前,我从叶成焕的手里赢来的。”
  呃!呃!!呃!!!
  桃花山庄,小辈的不甚了了,上一辈的人还是相当清楚的,在他们的记忆里,桃花山庄是个梦幻般的所在,漫天飘舞的桃花,香醇的茶酒,美味的菜肴,天籁的歌舞,娇艳的优伶,水榭亭台,玉树银花,才子与佳人,……,这个梦幻般的桃花山庄,竟被叶成焕当作彩头输给了沈凯川!而沈凯川十年来竟然毫无作为地让它一直沉寂,让它成为人们渐渐遥远的记忆!这个结论让他们发呆,转不过弯来。
  老侯爷斜眼瞅着沈凯川一脸笑成偷鸡狐狸的欠扁样子,一口老血顶上心口,恨不得一把抓过沈凯川来狠狠踢他的屁股,暴殄天物啊,败家啊!老侯爷暗暗磨牙,小狐狸,大尾巴藏不住了吧!
  艾氏瞪大了眼看沈凯川,这就是她爱到不能再爱的丈夫啊,桃花山庄真是从叶成焕的手里赢来的?没有许多多的猫腻?沈凯川,你赢得桃花山庄十来年,居然不吭一声攒着私房,却在今天放个大炮仗,让从不待见的五小姐住进去,桃花山庄啊,怎么可以!
  艾氏嚅嚅道:“五丫头得罪信王府,亲王一怒,也有雷霆万钧,避到家庙怕是才可以……”
  沈凯川面色一沉,冷冷道:“家里有一个避居家庙的女儿,你做主母的很荣耀吗,沈家的脸面很有光彩吗?你不必妄自菲薄,沈家不是皇亲国戚,可论起在朝中的份量,也不比信王一个闲散王爷差。”
  沈雪没有听说过桃花山庄,从众人的神色中却也看出,桃花山庄曾经是个有故事的令人向往的地方,一向漠视她的父亲做出这样的安排,颇有点儿出乎她的意料,又一想,沈凯川从叶成焕的手里赢得桃花山庄十来年都保持沉默,桃花山庄恐怕早已破败得住不了人,说到底沈凯川还是怕她避居家庙伤了沈家的面子,更怕影响了他疼在心头的宝贝沈露露寻一门好亲事吧。
  沈雪止住心底的冷笑,向沈凯川福一礼:“阿雪听父亲的。”
  沈凯川沉吟片刻,语气冷淡:“既然要走,晚走不如早走,现在就回去收拾收拾,我让阿刀套好车在府门口等着,——别人不大认识路。”
  阿刀!众人又是一惊。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