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天牢

  ——————————。
  富丽堂皇的华清宫,灯红,酒绿。
  延庆帝把弄手中的酒杯:“遗诏在哪里?”[email protected]
  沈雪淡淡一笑:“遗诏是我们沈家的保命符,臣女不敢带进宫来。”
  “啪!”延庆帝摔掉了酒杯,酒液蜿蜒,离着沈雪站定的地方约有一丈。
  沈雪笑意依旧,心里却是一缕冷笑,摔杯很正常,摔得这么不中目标,自然是吓吓而已,酒液将这天上仙子一般的衣裙污染,岂不扫兴?
  延庆帝冷哼道:“沈五小姐好胆气,夤夜进宫,竟是为了妄言诳朕吗,不怕朕灭了镇北侯府?”
  沈雪微福:“怕,臣女岂能不惧陛下灭了沈家,天子一怒,血沃千里,陛下雷霆手段,诛勇王府,囚信王府,天下尽在掌握之中,沈五区区女质,即便想逃,又能逃去何处,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延庆帝略感松快,绷着脸道:“三王图谋不轨已久,朕将反贼拿下,上合天意,下合民心,然则智王逃脱,镇北侯府不该给朕一个交代吗?”
  沈雪讶然道:“陛下,此话怎讲?陛下未曾缉拿到智王府中人,该当禁卫军和御林军懈怠失职,怎能加责于镇北侯府?”
  延庆帝眯起眼,森森道:“小女子与朕打诳语么,这华清宫,你逃了去,朕念在镇北侯劳苦功高的情分上未与追究,你敢说褚氏逃了去,与你没有关联?”
  沈雪呼一声冤枉,道:“臣女得离这华清宫,乃是那信王府的华世子在秘道中来去,想恒世子与华世子兄弟情深,同车同住,深宫隐秘,华世子知。恒世子也当知。陛下,臣女迟钝,有一事不明,褚氏进宫侍太后疾。出宫回王府敬翁姑,再寻常不过,陛下为何给褚氏冠以私自逃宫之罪?”
  延庆帝窒住,总不能让他说,因为你沈五在紧要关头逃之夭夭,怒火转移转到你的手帕交,偏巧你的手帕交有长安第一美女的美誉,不拿褚氏泄火,各种火不灭。
  延庆帝冷哼道:“奉旨进宫,奉旨出宫。方是君臣纲常,无旨出宫不是逃,是什么,更甚,智王府的主子全都消失不见。不是蓄意,是什么?”
  沈雪笼在长袖中的手握了握,想起她与简少恒一起潜进华清宫,眼前是褚嫣然躺在血泊之中,满床狼藉满床血,耳边是简少恒绝望的悲号,想起褚嫣然失.身又失子后那空洞一片死寂的神气。简少恒两世为人保全至亲逃出生天的侥幸,想起智王装痴卖傻数十年那浑浊的老眼里流出的清泪,父子夫妻一家四口人抱头痛哭的激动,沈雪真的很想一拳打碎眼前这无耻小人无情贼子的丑恶嘴脸。
  沈雪努力让自己的声息平宁:“陛下,臣女不是智王府中人,不敢擅揣皇家心思。”
  延庆帝又哼一声:“小女子夤夜而来。不该是为了与朕耍嘴皮子,撒一个献上遗诏的大谎,朕治镇北侯府藐视皇家天威大不敬之罪,合宜得很!”
  沈世湾微微发抖。说献诏,却无诏。真的是欺君大不敬,这是要救父吗,这是送死,是害全家死啊!
  沈雪双臂舒展,转了个圈,一时裙裾飞扬,长袖翩舞,明亮的灯光下,裙上牡丹光怪陆离,衬得沈雪竟似仙子素娥缓缓自牡丹中来。
  延庆帝瞬间瞧得痴了。
  沈雪淡淡笑道:“陛下,臣女可当得长安第一美人?”
  延庆帝嗓子里干干的,咽了咽唾沫:“当得,当得!”
  沈雪保持淡笑:“臣女记得,上次入宫,陛下有封臣女为贵妃,入住华清宫的旨意,可还算数?”
  沈世湾脸色一暗。重阳节后,沈雪进宫为凤仪公主伴读,第二天,信王府上门质疑,强留聘礼庚帖,并与祖父闹到延庆帝跟前,自那日起,府里突然忙碌紧张,他随沈世榆参予疏通修缮侯府地道的差事,几天后再见沈雪,一身男装,满脸倦容,听言下意,她在桃花山庄。直到今日自家庙被御林军押回侯府,他才明白,沈家奉先帝遗诏要反当朝,当朝要诛沈家,当朝先下手为强。
  此时,沈世湾豁然明白,沈家要反当朝由来已久,导致事件急遽变化,却是沈雪上次入宫。封贵妃,主华清宫,半截身子埋在土里的皇帝要纳十五岁的少女,换别人家都可以欣欣然接受。然沈雪是何身份,有父亲沈凯川撑腰,有朝一日她必是西戎女王,沈家怎么可能让她轻易嫁人。
  沈世湾紧攥着手中的提篮。遗诏是沈家的保命符,沈雪救人的办法,就是拿自己去交换?
  延庆帝坐在龙椅上的身子向后靠:“你,想通了?”
  沈雪道:“是,想通了,想不通也得想通。”
  “朕还以为你服了软,原来还是嘴硬得很,好,好,这才有意思!那百依百顺的小娇柔,朕还真瞧着腻味!”延庆帝呵呵一声冷笑,“想通便好,朕会让你明白,没有朕的天恩,沈家什么都不是!”
  沈雪道:“是,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延庆帝欠一欠身,森然道:“镇北侯私藏遗诏至今已是叛逆死罪,朕能抓了人,便也能放了人,能赏下沈家浩荡荣华,也能一手夷平!沈家家主是个识趣的,你是个孝顺的,朕明白,你们也明白,沈家死与不死,全在朕这手一翻一覆之间!”
  沈雪道:“是,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延庆帝老眼里迸出尖厉的精芒,霍然起身:“君无戏言,朕的旨意,发出去断无收回的道理!”用力一挥手,大声道,“上红烛!插花瓶!”
  宫人敛衣碎步而出。
  沈雪微福:“沈五谢陛下荣恩。陛下,今夜沈五入宫承帝恩,已得沈家族人长辈的允可,依民间礼当是沈五的大婚。沈五生母早逝,花烛之夜,沈五想与父亲道别,能得父亲祝福,相信往后沈五与陛下必能琴瑟和谐。”
  延庆帝似被泼了凉水:“你——要见沈凯川?”
  沈雪再福:“陛下,沈五刚刚陈说。沈五入宫,是沈家家主作的主,老人家虽然受伤,但伤不至死。家主的话,沈家无人可抗。况且,陛下心念要拿到先帝遗诏,沈五既然入宫为陛下贵妃,便是沈家最好的保命符,更是沈家对陛下的效忠,沈家对陛下效死忠,自然会将遗诏奉上。”
  延庆帝冷笑:“朕,不会放了沈凯川。”
  沈雪三福:“沈五夤夜入宫,只是希望陛下暂缓对沈家斩尽杀绝。今夜过后,沈五相信,陛下虽不至做了那不早朝的君王,但是早朝的时辰定然延迟。”
  沈世湾满脸通红。身为长安四大纨绔之一,虽只十二岁的沈世湾。却还是听得懂,这话,实在,实在是太露骨了!
  延庆帝大笑:“好!”一招手,叫过立在两侧的一个女护卫,“备百花软筋汤。”
  沈世湾呆呆望着那女护卫走出去,片刻又走回来。捧着托盘,托盘上一只瓷碗,瓷碗里有棕色液体。百花软筋汤!只觉得一股冷汗从后脊梁骨渗出。
  延庆帝道:“花烛之前,要见沈凯川?”
  沈雪垂眸道:“是,父亲安好,沈五心安。心安才能尽心尽力奉主。”
  延庆帝道:“那便喝了这百花软筋汤。朕知道你有些功夫傍身,人又聪慧,朕可不想被你得了空子去。”
  沈雪抬头,微微一笑,道:“陛下。家祖家父都在陛下手里,沈五还能逃了不成,凭沈五和弱弟两人,还能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陛下如此小心,倒叫沈五好笑。再说这百花软筋汤,沈五略有耳闻,中药者十二时辰之内不得动弹,陛下还是想要沈五承恩的吧,难不成一个没有反应的身体能让陛下心满意足?”
  沈世湾的脸涨得通红。这是沈家女儿可以说的话吗,这是姐姐可以当着弟弟的面说的话吗,姐姐以身媚主救父,这是打弟弟的脸,打沈家的脸!
  沈世湾攥着食篮的手,手背上鼓起了一道道青筋,弟弟无能,才让姐姐受欺,儿子无能,才让父亲落险!他想把食篮扔到这个满脸慈悲的杂碎脸上!
  延庆帝大笑:“好!念小女子一片孝心,朕就带你们去天牢走一遭。”
  四名顶尖禁卫在前,延庆帝居中,身侧是内侍总管,沈雪和沈世湾随后,再后又四名禁卫。
  皇家天牢,并不会因为冠上皇家两个字就有富贵之气,虽无京兆府、刑部的牢狱那样肮脏阴寒,却也是刑具齐备,森冷,酷烈。
  沈雪暗暗松了口气,侥幸镇北侯父子三人没被押到地牢,一路走来,从延庆帝的话语中得出一个算是很不错的结论,镇北侯父子关押在一处。
  京兆府监牢里关押长安城内外的平民罪名,刑部监牢里关押各地押送到京的官吏罪犯,而天牢里关押着的犯人,都与皇室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有时皇帝会亲临审讯,因此备有一间豪舍。
  延庆帝挥一挥手,道:“朕不打扰你们家人团聚。”留在豪舍里,天牢守备躬着腰身送来清茶香点,八名禁卫随侍左右。
  在内侍总管和一名身穿禁卫服、腰挂钥匙串的狱卒的带领下,沈雪和沈世湾缓缓向监舍深处走去。拐了几个弯,沈雪脸上的惊惧越来越重,与沈世湾几乎是相扶着向前踉跄。内侍总管不觉露出轻蔑又了然的神情,只是一个小女子,再倔强又能怎样呢,不想顺从也得顺从,谁让那位主是皇帝呢!
  沈雪没放过对每个角落的观察,当内侍总管和狱卒停下步的时候,沈雪看到身旁的监舍里东倒西歪躺着四个人,囚衣破烂,头发胡子又长又乱遮住了脸,看不出年龄。
  眉头一皱,沈雪问道:“禁卫大哥,这是些什么人?”
  狱卒吐了口痰:“东越的奸细。”
  内侍总管尖着嗓子:“沈五小姐,不该看的不要看,不该问的不要问。”
  狱卒摘下钥匙打开监舍:“就是这里了,陛下还等着,沈五小姐快些。”
  沈雪举目往监舍里看去,昏暗的灯光下,一张大通铺上躺着三个人,依稀可辩正是镇北侯父子三人。沈雪心念一沉,听到她来,有两个人动了动,却没起身,仔细看去,衣衫上并无受刑后的破烂,只在袖口裤腿儿处隐有血迹。
  沈雪哑了嗓子:“你们,做了什么?”
  内侍总管吹了吹手指:“瞧沈五小姐说的,谁让镇北侯、沈教头凶名在外呢,陛下不得不备一万个小心,挑断手筋脚筋而已,要不了命的。”
  ——————————。
  ps:
  小区变电站受损,停电两天,致歉。
  听说有十一双倍月票,手里还有票的亲,投来吧。
  不知有亲注意没,写作进程已是接近尾声,兔子新书简介:
  家破人亡,逃婚跑路,寸寸刀刃的求生路上,顺手捡一只大黑狗调教。呜呜,这不止是忠犬,更是饕餮!
  山河锦绣,美人如画,且看她如何御夫有术,成就一代霸主帝王!
  简介无能,求亲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