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弑君

  ——————————。
  沈雪咬破了嘴唇,和血吞下涌上咽喉的悲呼,闪身进了监舍,扑通跪倒在大通铺前。
  老侯爷和沈凯原挣扎着,却起不了身。沈世湾慌忙把食篮放在一边,与沈雪一起扶着老侯爷和沈凯原靠墙而坐。soudu*org
  沈雪望着一动不动的沈凯川:“祖父,我爹,他还伤哪儿了?”
  老侯爷眼中含泪,嘴唇颤抖,说不出话。
  沈凯原忍着泪:“五丫头,你怎么到这儿来,自投罗网啊!”
  沈雪扶着沈凯原:“二伯父,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沈凯原说,父子三人先是被关在一处密室,四面铁壁,上下钢板,密室外的人通过一根钢管不断放进迷烟,在那样的密室,那么长的时间,即使是十八层地狱爬上来的厉鬼,也陷入昏迷。当他们醒过来,发现自己又中了百花软筋散,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就这样,父子三人都被挑断了手筋脚筋。未几,武安侯来了,给沈凯川强行灌下一碗汤药,大笑离去。一个时辰后,沈凯川懵懵呆呆,不认识老侯爷,不认得沈凯原,不记得沈雪,不记得玉明,成了痴傻。再然后,父子三人被送到这所监舍,到这所监舍,时不过一刻。
  沈世湾连惊带吓,又悲又痛,伏地大哭。
  沈雪只觉得耳朵里响起一阵雷鸣般的轰响,眼前只见无数道金光乱闪,身子摇摇欲坠。
  老侯爷忍悲喊道:“五丫头!五丫头!”
  沈雪恍然惊醒,深深地吸气,长长地吐出来。
  内侍总管甩了甩手里的拂尘:“沈五小姐,时辰已到,切莫让陛下久等!”
  沈雪回眸。
  内侍总管久在深宫,阅人无数,却在沈雪那冰寒凛冽的目光下瑟缩了,双臂下垂。拂尘飘垂临地。
  沈雪拉起沈世湾:“阿湾,服侍祖父,伯父和爹爹用膳。祖父,先垫垫肚子。不管怎样,吃饱饭总是没错的。”
  沈世湾擦去眼泪,打开食篮,摆开碗碟,眼见祖父伯父伸不得手,见父亲瞪眼流涎,泪水又流下来。
  一筷子菜,一勺饭,沈世湾泪如雨下。
  这一顿饭,是沈家立族以来最艰难的一顿饭。曾经叱咤风云的沙场猛士。令敌望风而逃的军中统帅,竟如三岁童儿一般喂哺,如有观者,必定呼天抢地。
  有禁卫军走来,道:“沈五小姐。陛下旨意,还是速离此地。”
  老侯爷满目探询,沈凯原欲语,沈雪轻轻一摇头,向那禁卫军微福:“请回禀陛下,沈五稍后即来。”
  禁卫军应一声,离去。
  沈世湾默默收起食篮。
  沈雪再次跪倒。以头叩地,久久不起。
  内侍总管又甩拂尘:“沈五小姐,走吧,沈家这点事儿,全在陛下一念之间,沈五小姐早得圣心。不定使沈家早得平安。”
  沈雪深呼吸,压下心底那股呕吐的痛感,向沈世湾伸出手。
  沈世湾眼泪骤止,瞳仁一缩,扶起沈雪。
  沈雪向内侍总管微福:“借公公吉言。”
  言字尾音未落。沈雪一拳挥出,正中内侍总管额角太阳穴!
  内侍总管想哼也哼不了,脑袋被击碎,身子砰地摔上墙壁,扑通落地,脑浆头骨鲜血混在一起,一只眼睛暴裂,另一只眼瞪得大大地瞪着沈雪。能够做到皇宫内侍的总管,一身功夫也算出神入化,横行大内三十年,他想不通,又觉得可笑,从不起眼的小内侍爬上总管的位子,他打碎了无数人的脑袋,临最后被一个小女子打碎脑袋,他想说,深宫的女人小瞧不得,这世上的女人都小瞧不得。只可惜这话,他永远也说不出来了。
  与此同时,沈世湾向狱卒挥拳,倒是想一拳击碎狱卒的喉咙,现实却很骨感,狱卒向后暴退,夺门而出,张大嘴想狂喊“沈家反了”,现实又很骨感,沈字到了舌尖差一息就喊出口,头顶受到重重一击,软塌塌往下倒。沈世湾大惭一击不中,怒起,一探手将狱卒拖回监舍。
  老侯爷颤声道:“五丫头!”
  沈雪整整衣裙:“祖父,阿雪会带着你们冲出去的,稍等。”稳步向外走,瞥了瞥隔壁的监舍,昏暗里,那四个蓬头汉子齐刷刷坐在大通铺上,八只眼睛红通通的。沈雪将右手伸进铁栏,摊开,雪白的掌心上有四颗黑丸,抿抿嘴,轻笑道,“想回东越的家吗,吃下它,我让你们如愿。”
  四个蓬头汉子面面相觑。
  沈雪便要缩回手。
  一个大高个儿恶狗扑食,将黑丸抢走,自己吞食一丸,将另三丸塞进同伴嘴里,喝道:“吞下。”
  沈雪微点头:“很好。”转身与沈世湾便走。
  一个小矮子怒道:“耍我们!”
  沈雪回头,食指放在唇上,轻嘘一声:“安静。”
  大高个儿拖住小矮子:“笨蛋,那镇北侯还在。”
  拐了几个弯,沈雪和沈世湾来到豪舍。
  延庆帝转动茶杯,目光如钉:“见着镇北侯了?”
  沈雪迈步走进,看了看延庆帝身侧身后的八名禁卫,微微躬身:“见着了。”
  延庆帝目光如尖钉:“怎样?”
  沈雪再微微躬身:“多谢陛下留了家祖家父一命。”余光扫过八名禁卫,看他们容色微有松动。
  延庆帝紧紧盯着沈雪。
  沈世湾又觉得后脊梁骨渗汗了,痛恨在恐惧中一点点消失。
  延庆帝放下茶杯:“总管呢?”
  沈雪静静答道:“锁门。”
  延庆帝望着她绷得僵直的身体,蓦地大笑:“不错,是个明白人,起驾,回宫。”
  “是。”沈雪轻声应道,左手抚上腰间垂挂的翠色玉珮。
  就在延庆帝迈出一步,八名禁卫抬腿要迈步的瞬间,沈雪一扬手,摔碎了玉珮。一股绿色粉末直扑八名禁卫面门,就在八名禁卫本能地向后倒退、迅速捂住口鼻避让的瞬间,沈雪用力一踩脚后跟,靴尖弹出黑漆漆的尖刀。再一用力,身子旋起,照着屏息后退的八名禁卫踢过去!
  八名禁卫是皇宫两万禁卫军中的佼佼者,御前带刀护卫,对延庆帝忠心耿耿。沈雪大闹皇宫时,他们是在场的目击者,见识过沈雪的路数,并不以为然,只比较在意那个能发出巨响伤人的暗器。此次沈雪夤夜进宫,早有宫娥从头查到脚。多穿了点衣服,寸铁也无。在他们看来,沈雪不过是一个会一点点武功的漂亮小女子,这就是没有硬逼沈雪喝下百花软筋散的原因,为私情深夜探天牢。说出来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这就是只有他们八名禁卫随护的原因。
  八名眼高于顶的禁卫哪里想得到,沈雪在极端条件下突破今生前世的武功修为,同时参悟了西戎玉氏的秘籍独孤九剑,放眼南楚,能与她相抗的只有她爹沈凯川。
  更甚,他们一致认为。在镇北侯府濒临灭族的情况下,被皇帝看中的沈家小姐愿向皇帝献身,以求保全家族,是一件太正常不过的事。他们根本想不到一个漂亮小女子、一个未长成的少年,姐弟两个敢骗皇帝,敢杀禁卫。敢从天牢劫人,这是绝对的谋反叛朝!
  对女人的轻视,依常理的推断,让这八名禁卫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靴底藏刀,刀上涂抹了老太君留下的见血封喉毒液。中空翠色玉珮藏毒,绿色毒粉同是老太君留下的苗疆奇毒。
  八名禁卫在双重剧毒的作用下,扭曲数下,没了声息。
  延庆帝拼命想喊,嗓子里又痛又辣又痒,只能发出一串串咕咕声,忍不住双手抓上喉咙,忽揉忽挠忽掐。
  沈雪拔出禁卫的佩刀,递给沈世湾,刀尖指向延庆帝,冷声道:“杀了他!”
  沈世湾心正慌,八个活生生的人,转眼间死在他姐姐的手里,他直想向天呼喊,这不是他姐姐,是地狱的罗刹女。猛见递过来的刀,无意识握住,听沈雪说“杀”,不由得抖了起来。
  沈雪声音冰冷:“为爹报仇,你也手抖,配姓沈吗?!”
  沈世湾记起躺在大通铺上一动不动痴痴呆呆的父亲,恨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挺刀向延庆帝刺去!
  延庆帝撑着那上铺金龙织毯的高椅,一手扼着自己的颈部,一手指向沈家姐弟,呜呜咽咽也不知骂些什么。
  沈雪全身散着冰冷的气息:“补刀,杀死他!”
  沈世湾咬紧牙,哆嗦着抽出刀,再次挺刺,两刀刺下,再刺就成了下意识,一刀一刀又一刀!
  在这期间,天牢守备并两名狱卒也许是听着声音不对头,也许是等得太久,赶过来在延庆帝面前露脸,被满眼血的情景吓住,掉头便要逃跑,边跑还想边呼。沈雪化刀为剑,以独孤九剑之第七剑破箭式,抖起数道森寒刀光,将三人的呼声憋回肚子里,到阎王爷面前露脸去了。
  延庆帝瞪着老眼,极不甘心地奔向黄泉路。
  沈世湾呼呼喘气,看着血泊里死不瞑目的延庆帝,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概念,他沈世湾杀人了,第一次杀人就杀了一个皇帝!
  沈雪一把扯过沈世湾的衣带,刺啦撕开,露出两个狭长的包包,拿一个在烛火上点了,扔到延庆帝的身上,冷笑一声:“狗贼,本想留你一命,你却伤我爹至此,我便让你碎尸万断,葬无可葬!”
  话落,沈雪拉起沈世湾,掉头向天牢深处跑。拐一个弯后,只听得“轰”的巨响,天牢的豪舍轰然倒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