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一样容颜

  “五丫头讨了老侯爷的欢喜,你这三房主母本该顺势把她个无母的庶女记在自己名下,也便了将来能得她的一份助力,可你却是个懵懂的,就看眼前的方寸,一心计较自己的儿子得不得宠,整日里狠狠争着不该自己的闲富贵,我看你倒不如静下心来,把世湾教好了再说。”抬头见前方岔路,沈凯川微有一分厌倦,“我还有事,你自回去吧。”径往紫竹园方向而去。
  沈雪离开毓秀园正厅,身后跟着项嬷嬷和冬草。www.doulaidu
  冬草瞟项嬷嬷一眼,笑道:“项嬷嬷,你知道吗,刚才老太君一见小姐,惊得打坏了手里的琉璃杯呢,几位夫人是稳重的,可那些个姨娘眼皮子浅,瞧得媚眼瞪成了牛眼,项嬷嬷,你说好笑不好笑?”
  项嬷嬷自看见沈雪洗尽铅华的素颜,就咯噔一下,站在园子里虽与其他院子的丫环婆子间或逗逗嘴,心里却是一直忐忑不安的,脸色也微微发青,这会儿冬草状似玩笑,实则直指她用心险恶,故意扮丑了五小姐。项嬷嬷低了头,讪讪道:“许是嬷嬷老了,眼光不好,——”一闪念想起,这么做,她本是受人之托,那旧事却是万千说不得的,五小姐心软,诚心讨饶几句也就揭过去了,“嬷……”
  “嬷嬷不必放在心上,我若是不肯,嬷嬷也奈何我不得,我自有我的想法,以前总想着一个无母的庶小姐无人撑腰的,平平凡凡才能逃过高门姬妾的命运,嫡庶有别,我沈雪不能让将来的孩子在同一条河里淹死!宁为寒门妻,不做高门妾!”沈雪轻轻放过项嬷嬷,“可从今天起,我不再这么想了,如果连自己都埋汰自己,又怎么能怨别人的踩压呢。”
  冬草一呆:“不这么想,小姐要怎么想?”心头发颤,原来不想做高门妾,难道现在想了?可是小姐连信王府世子侧妃都不肯做呢,小姐,在想什么?
  “行装收拾得快一点,刀叔可不是咱们惹得起的。”沈雪想到很快就能离开这个庭院深深不知深几许的侯府,嘴角不由自主向上翘起。
  回到听雨院,咋咋呼呼的冬花把个听雨院折腾得上窜下跳,冬草满嘴发苦,小姐这哪是去那桃花山庄暂住,连棉服都放进了箱笼!这一收拾才知听雨院之寒碜,五小姐的衣服饰物常用品只装了三个小箱笼。按项嬷嬷的安排,她和冬草、冬花、冬果三个丫环并两个粗使婆子跟随五小姐出府,留下俩小丫环守听雨院。
  当沈雪跨过镇北侯府大门高高的门坎,望向前方东大街宽阔平整的青砖街道、排列两侧的参天银杏古树的时候,她的心里猛一阵欢跳,啊,通向独立自主的道路迈出了第一步!这一步,好似并不太难,沈雪微笑,信王府世子简少华,我该谢谢你呢,正是想吃酸,有人送杏,想吃甜,有人送蜜糖。
  一阵马蹄声响起。
  沈雪微微一怔,长安东西大街,东贵西富,常有好马驰过,而这匹驰来的马,听那蹄声便可知神骏之极!抬眼望去,岔道上拐过来一骑白马,通体银白,长长的鬃毛在速度中飘飞,颇有矫若游龙之势。沈雪抿嘴浅笑,原来是位骑白马的,不知是英俊王子还是唐长老。
  转眼间,有两骑快马在镇北侯府门口停住,从白马背上跳下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郎,一身雨过天青的银丝绣袍,领口与袖口用金线绣着祥云,黑如墨染的浓发以白玉簪高高地束在头顶,眉眼清朗如高山顶上的云蒸霞蔚,淡淡的笑容温秀如雨后初霁碧蓝的天空上弯出的第一抹彩虹。
  一瞬间,东大街高门大户那恢弘的红墙绿瓦,载着贵女悠然行进的宝马雕车,花团锦簇的豪门子弟,路旁那大片大片金色的银杏叶,和明媚的秋日上午那澄净的阳光,皆成了朦胧的浅灰色,只见得那青衣白马!
  镇北侯府门前的人,冷静如沈一刀,亦痴痴地望着那少年郎转不开眼去。
  沈雪双目一凝,这个明明陌生的少年郎竟长着一张与前世学长穆容驰一模一样的脸孔!他是谁?沈雪的心脏怦怦急跳,心里的小人捂脸道,你也算见过不少容丰仪美的人物,却总是对学长那张脸念念不忘,花痴啊!
  那少年郎以一种豹子般优雅的步态一步步迈上台阶,向门房递奉名帖,道:“在下叶超生,奉家父叶成焕遗命,特来拜望沈家三老爷。”声音浑圆温润。
  两眼闪星星的小厮呆呆地接过名帖,一步一回头往府里走,不提防左脚绊右脚狠狠滚了一跟头,狼狈爬起,抬袖子掩了涨紫的面皮往紫竹园飞奔。
  沈雪听得“叶超生”三个字,“扑哧”忍俊不禁,超生!是赵大叔的超生游击队,还是额咪豆腐超渡众生呢!这名字也太那什么了吧!
  少年郎听得这没怀好意的轻笑,转过头朝沈雪望来,然后,双眸熠熠闪亮,眉目舒展,唇角弯弯,露出一个笑容。那样的笑容,仿若东边的天空升起的第一道晨光,破开夜的重重黑暗,引来人们的凝望,却又令人不得不半眯起眼,以防被那灼目的容光刺到双眸,如此的风华,如此的绝色,只一眼便夺了人魂魄!
  沈雪瞧见那笑容,几乎立即伸手去捂心口,唔,这家伙的笑也和学长一模一样呢!忽听得“咕咚”一声,沈雪回头,立即伸手捂住了脸——冬果摔了个四脚朝天,冬花正揩长流的鼻血,冬草一张脸红成了苹果,沈雪无语,心里的小人顿足仰天长叹,这就是你的丫环,一个比一个花痴,丢人丢太大了!话说,上一世,穆容驰就是一个耀眼的发光体,吸引了无数扑向光明的飞蛾!
  陆虎,叶超生的随从,望着叶超生明灿灿的笑脸,脚下一个趔趄,主子,笑什么啊,美人计不能使过头啊,会颠倒众生的,颠倒众生,颠倒……
  ——————。
  在论坛看到一篇关于新人的鸿论,兔子默,淡定码字,做起来不容易唉,想一想也只有心态放平了,才能平心静气地继续码。那篇鸿论,还是受益颇多的。
  人家的收藏成百上千地涨,兔子家有一个都能让兔子激动不已,多谢收了兔子书的书友,兔子码得不快,但会尽全力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