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回击

  冬草脸色突青,不觉已握紧了拳。身为沈雪的贴身丫环,在五天前中秋节晚上的花灯会上,被拥挤的人群冲离了沈雪左右,等她找到沈雪的时候,沈雪被一群地痞不怀好意挤到了醉仙楼的门口,醉仙楼是长安最大的青楼,沈雪若真是被逼进了醉仙楼,这辈子就毁了,即便是在门口,名声也已大损!
  急红了眼的冬草,把安泰和精制的迷.药球当搓泥丸全都撒出去,黄烟一起放倒那帮地痞,疾速把昏迷的沈雪背回侯府,并立刻向大夫人赵氏、三夫人艾氏请罪,因此挨了二十鞭子,幸好后来敷了安泰和的外伤药。book.zhuike
  不过,二十鞭子换那帮地痞再也不能人道,值了!
  此刻,对面的几个华衣女子簇拥着一个高抬下巴的少女。
  那少女穿着绣海棠花的粉荷色对襟上衣,系着粉绿色散海棠叶的齐胸襦裙,金线梅花的蝉翼披纱披在肩臂,一头乌发梳成坠马髻,发髻间斜插一支嵌红宝石的赤金步摇,不带纱帽,以一方精致绣帕遮住口鼻,露一双晶莹透亮的黑眸,此时眼神里正蕴着三分倔强七分嘲笑。
  冬草双拳已握紧,主辱仆死,不管你是哪家的贵女,敢侮我家小姐,冬草不介意追打你半个长安城!
  冬花抢先上前一步,冷冷道:“你是哪家的小姐?可曾读过《女诫》、明过事理?你家主母可曾教过你与人相处的规矩礼仪,可曾教过你何为举止、何为进退、何为风度?你说错了话,做错了事,可曾受过家中长辈的责罚,可知因何受罚?”
  这话里的狠损,与那少女的阴毒对得一局,分明是说那少女有爹娘生没爹娘教,又指那少女的爹娘管生不管教,生是因一时之乐,养却要费半生心血。
  人群中发出低低的笑声。
  “放肆!我家小姐是乔家四小姐,正经的嫡出小姐,岂是那些个庶出的可比!乔阁老教子有方,乔家子弟个个英杰,长安城里谁家不羡慕!”插话的是那少女身边的绿衣侍婢。
  乔阁老教子有方,这话真是不假,真是有“方”。乔阁老妻妾七个,每有怀孕的必被乔阁老送到城外庄子里看护,高门后宅的那点儿阴私捧着银子也找不着门,生下的女孩被带回乔府养育,男孩则被送至乔家祖地由专人教养,成年后才回乔府与嫡母、生母见面。如此,乔家没有长不大的孩子,也没有捧杀踩坏的孩子,的确个个英杰,便如树干,枝枝强健,带来乔家这棵大树生机勃勃。
  沈雪听得“醉仙楼”三个字,眉尖也没挑一下,乔四小姐,乔妙玉,信王府世子妃乔曼玉的嫡妹。沈雪微微抬头四下寻望,聚春和二楼雅间那个金色身影便入了眼帘,心头冷笑一声,平静地说:“乔四小姐,你这么肯定地说我进过醉仙楼,可是你亲眼所见?”
  乔妙玉顿时一怔,这话可不能接。亲眼瞧见,表示她自己当时就在醉仙楼,若改说是看见沈雪进的醉仙楼,即表示她在醉仙楼附近,可是,良家女子怎么可能在醉仙楼附近出现?回答只有一句:
  “本小姐听别人说的!这长安城还有谁不知道沈家五小姐在中秋节的晚上去了醉仙楼!”
  叶超生克制着内心的愤怒,在他来长安之前,沈雪被人欺负竟受这样的羞辱!乔四小姐,你最好与这件事无关,本……公子,呃,本公子不会打架,本公子心地善良,本公子有陆虎!
  “哦。”沈雪语气更淡,“原来乔四小姐是听说的,我也听说过一件事,说是乔家常有庶妹嫁给姐夫的佳话,嫡出的乔四小姐也想续这佳话,乔四小姐,你说我听来的这话准也不准?”
  乔妙玉心仪信王府世子简少华,这在长安贵女们中间是个半公开的秘密,乔妙玉常常去信王府探望长姐,常常在简少华出现的地方出现,谁也不是笨的,只不过不说破罢了,也因着这话不好说,庶妹嫁给姐夫都是戳姐姐心窝子的窝心事,哪算什么佳话,而乔妙玉以嫡出小姐的身份心仪姐夫,不惜嫁给姐夫作妾,这更是自甘堕落,人人见而嘲笑之!乔妙玉心里再想怎么个真,也不能在嘴里承认那传话是真的,而只要她否认传话是假,沈雪连再辩都不需要了。
  所以,沈雪带着三个丫环施施然走出人群,把乔妙玉晾在当场。
  冬花想着小姐两句话噎得乔妙玉咬牙切齿而哑口无言,心里就畅快,欺负贵女的感觉,很爽!
  冬草觉得意犹未尽:“小姐,冬草真想把那些乱嚼舌头根子的胖揍一顿,去去心里这口闷气!”
  沈雪知道中秋节晚上那件事,沈家暗里调查过,她没有多问,当时的她受惊不浅,喝了两副药才缓过来。在侯府内,赵氏一向是温柔敦厚的模样,但在侯府外,赵氏对沈家子女的维护几乎朝野尽知,与沈凯川的半城追打有得一拼。沈雪却不相信她就是个干净的好人,她把偌大的镇北侯府打理得有条不紊,小叔弟妹对她敬爱有加,仆妇奴婢对她言听计从,而沈凯山身为镇北侯府嫡长子,虽有两房侍妾,却只有一个庶女,而她两子两女傍身,老侯爷无半分不满,老太君也没挑过不是,这等手段,岂是真正温柔敦厚的女子所能拥有。即便这般手段,赵氏只查出那些地痞是拿人钱财替人做事,却没查出是谁散的钱财。
  冬果悄悄摩挲兜里的荷包,绣的花好像是海棠花,嗯,两锭银子,掂一掂差不多十两,四五个圆圆的小东西可能是珠子,要是南珠就好了,值不少银子,那张纸可能是银票,呀,还有一支镶宝的钗子,哈,收获不小!还好还好,手还没生。至于这个绣海棠花的空荷包,或许还有别的用处哦。
  冬花点头点成啄米的小鸡:“冬草姐姐就该出手胖揍一顿,免得堕了小姐的侠女名头!哼,乱嚼舌头根子,下拔舌地狱去吧!”
  沈雪探着头寻找路标,漫不经心地说:“陪她们玩,你家五小姐没那闲功夫。”
  ——————。
  兔子又来聒噪,戳一戳《昨夜欢情》,草原风光清新入目!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