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冤大头

  不远处的楼上,离得还不算太远,简少华听着沈雪那浑不以为然的声音,浅色的唇微微一抿,光泽幽然的黑眸紧紧盯住了沈雪身后那道青色的身影,看清那俊美无俦的面容之后,眸光立刻森冷尖厉,继续把玩手中的红玉折扇。
  有侍卫无声进来,低低说了几句话。www.zhuixiaoshuo
  简少华虽挺立未动,身子已变得僵硬,眼中闪出不信又不能容忍的寒光,看向那青色身影的目光更加不善。
  那侍卫打个哆嗦,垂头暗道,沈五小姐,你自求多福!
  南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各种各样的车轿,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伴随着仲秋下午微醺的阳光,夹杂着桂花的香气,入眼入耳都是暖洋洋的市井生活。
  叶超生听着沈雪话音里那藐视他娘给藐视开门的藐视到家了,忍不住扑哧一笑。
  沈雪正寻着路标,被叶超生的笑声吓了一跳,这花蝴蝶没走?虽然说自己也是一朵娇嫩的花,还没香到花蝴蝶流连不去吧,大街上一路同行,落在好事人的眼里,沈家五小姐又要多姿多彩了,猪还怕壮呢,回过身退到路边,做出一个相让的动作:“叶公子,不好意思,没注意挡了你的路,叶公子先请!”
  叶超生凝视沈雪清冷中带着冰凌的姿态,唉,沈雪,你抗美.色的能力为什么不变得弱一点呢,美人计不太管用,眼珠一转,很尴尬地一笑。
  陆虎望着叶超生的笑颜,心里顿足捶胸,这个跟屁虫做得太丢人,海鲨大哥,饶过我,放我回家!
  于是沈雪听到“咕噜”一声,抬头见叶超生面红耳赤,抖了抖,问道:“叶公子,还没吃饭?”
  陆虎忽然抬头:“那七文钱的两碗豆花、三个烧饼是我一个人吃的。”豁出去了,为了主子,既然要丢脸,那就往大了丢吧。不过,貌似一个大老爷们儿吃两碗豆花三个烧饼,也不算大肚吧,可惜只混个小半饱。
  叶超生瞟瞟陆虎,眨一下眼,小虎子,主心甚慰!
  陆虎一个趔趄,默默望天,我一定幻觉了,幻觉了,这个一脸花痴一脸白痴的货,我只希望从来不认识他!
  沈雪忍不住撇嘴,正七品官辛苦一年得俸银四十五两,这位叶大公子出门就带俩十两一个的银元宝,吃聚春和都绰绰富余,吃路边摊馆可就是自找不自在了,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哥!七文钱,这是赖上她了?一次白食不够,还想吃第二次,合着吃白食也上瘾,好好一花蝴蝶,生生变成给一肉包子吃就摇尾巴接着讨的狗狗,额米豆腐,实在罪过罪过!一抬头正看到“香惠和”的烫金招牌。
  香惠和的点心,价钱贵,味道好,花样多,供应少,不预订,不赊欠,开门晚,关门早,要吃就来买,要买先排队,拽成二五八万的偏偏就有人愿意上赶着找虐,于是这香惠和的点心也成了长安豪族的心头好,于是常常可见各色衣饰的丫环童儿在香惠和门前排队。罢了,看在他爹为国捐躯的份上,看上他在长安孤独无依的份上,看在他秀色可餐的份上,五小姐再当一回冤大头,借沈一刀的花献叶大公子这尊佛。
  冬花自觉自愿站到了队伍最后,下一刻她的脸就变青了,伙计的吆喝声传出来,“不好意思,今儿个的点心都卖完了,明儿个赶早再来吧。”
  排队的各家丫环童儿跺脚,摇头,叹气,散了,还很快。
  沈雪耸耸肩,皱眉想了想,让冬草数五十个铜钱交给陆虎,很认真地说:“叶公子,我家冬草的钱攒得也不容易,叶公子要记得还。就此告……”
  陆虎看冬草,我会告诉你我有一贯钱吗?
  “请问前面这位小姐可是镇北侯沈家的五小姐?”一道脆生生的童子声传过来,但见从香惠和半关的木门里走出来一个瘦瘦的黄衫少年,手里捧着大大的食篮,俏生生离着沈雪五步远站定。
  冬草前出半步:“我家小姐正是沈家五小姐,小哥有什么事?”
  黄衫少年灿然一笑,把食篮递到冬草的手上:“我家掌柜的让我把这个食篮交给沈家五小姐,掌柜的说,五小姐要是觉得不好吃,掌柜的可以重做。”
  沈雪从冬草手上接过食篮,愕然道:“小哥莫非是在告诉我,这是你家掌柜亲手做的?小哥可确认是送沈家五小姐的?”香惠和的掌柜送她点心,岂不是火神庙里求龙王,认错了神?
  黄衫少年:“五小姐请慢用,掌柜的说,五小姐若是喜欢,可以随时派人来取。”
  沈雪满头黑线。今天的事,件件透着古怪,难道沈凯川与香惠和也很熟?想吃香惠和,沈露露派丫环排队,艾氏派丫环排队,老太君也派丫环排队,她,沈雪,可以随时享用?香惠和掌柜的脑袋被门挤了,还是沈凯川的脑袋被熊掌拍了?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时间紧迫,沈凯川,留着到桃花山庄再想。
  沈雪把食盒放到了路边茶寮的桌子上:“香惠和的掌柜亲手做的点心,可遇不可求,叶公子,这满满一篮子的就承惠一百文钱吧,叶公子慢慢取用,我家马车还在路口等候,告辞!”声音柔婉,留给叶超生一个端庄却又疏离的背影。
  可怜三个丫环,一步三回头,神仙般的叶公子,何日再相见?
  黄衫少年捂脸。五小姐,掌柜的亲手做的点心啊,你,你,你居然转手卖一百文钱?一片芳心碎成了饺子馅儿!瞧那青衣公子,人五人六,拿着香惠和的点心,坐在路边的小茶寮,就着一碗粗茶囫囵吞,太,太,太惊悚了!黄衫少年掩面逃回铺子。
  叶超生慢条斯理吃着点心,看也不看狂吞口水的陆虎,香,酥,鲜,美,滑,齿颊留香,回味无穷,惬意地叹了口气,跟着五小姐,有肉吃!果断跟!
  陆虎也很果断,伸手,抓饼,入口,鲸吞的同时,手又伸出,挨打也不松手!海鲨大哥,羡慕吧,羡慕吧,陆虎吃着香惠和的点心了!跟着主子,有肉吃!果断跟!
  ——————。
  刚刚看到有书友退了收藏,兔子脆弱的心脏裂了一道缝,这是兔子第二次看到退收藏了,看来兔子要好好修文,以对得起收藏文文的书友为重任!
  为了弥补兔子的过失,晚上七点半加更一章“裸浴”。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