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三生记忆

  一双手,很温暖,很宽厚,轻轻覆着沈雪的前额。
  一滴泪,很大,很烫,落在沈雪的脸颊上。www.hahawx
  是谁?沈雪想看看是谁,只觉得雾濛濛的一片白茫茫,什么都没有,意识飘飘忽忽,似乎听得有人在呼唤,别走,小雪,等着我,我会找到你的,我不会再把你弄丢,一定等着我……
  又做梦了。沈雪低低叹一声,同样的梦,做了有十年吧,习惯性地她想翻个身,酸软的身子使她动不得一根手指,连睁开双眼的力气都没有,隐隐约约又听得有细碎的声音:
  “这都一天一夜了,冬草你说小姐不会就这么昏着醒不过来了吧。”
  “呸呸呸,乌鸦嘴,冬花,你吃亏就吃在这张嘴上了,咱们都是做丫环的,守好自个儿的本分,吉人自有天相,小姐从来是个好性子,菩萨保佑一定会没事的。”
  “五小姐算什么吉人啊,可怜人吧,明明是五小姐舍了性命救下长房的六哥儿、二房的七哥儿,和咱们三房的八少爷,这都一整天了,也没见着长房来一个人瞧瞧五小姐,除了二夫人来过一次,便是咱们三房的老爷夫人也没露个面儿!三个哥儿的命啊,换不来看五小姐一眼,五小姐可怜哩,咱们这些做丫环的也就跟着可怜了!”
  “说得也是,别人不来,老爷也……,那天多悬啊,好好的灵雀桥突然塌了,载着哥儿的马车翻进河里,眼瞅着没了顶,真不知五小姐哪儿来那么大胆子,不要命地跳下水,愣把三个哥儿都推上了岸,自个儿却是力竭沉了底,要不是信王府世子路过,五小姐可就溺死了。冬花,你还是拜拜菩萨去吧,求菩萨慈悲,保佑五小姐早点儿醒来,不然这一院子的人谁都保不住命。”
  “冬草姐姐说得对哩,我这就拜拜菩萨去,下次过桥的时候千万别再碰着桥塌的倒霉事儿,主子们遭了罪,当奴婢的命就悬起来了,长房二房那边好些人挨板子发卖出府了!”
  “嘘,项嬷嬷来了。”声音忽然压低,然后陡地抬高很多,“项嬷嬷,冬草给项嬷嬷请早安了。”
  “冬草小妮子的嘴就是甜,抹了蜜的,哎,冬草,小姐醒了吗?”
  “还没,冬草都要急死了。”
  “这可怎么好哟,哥儿都没事了呀,哎,冬草,你去大厨房照看一下,老太君刚赏下了血燕,仔细备好燕窝粥,紧着小姐随时醒来取用。”
  “血燕啊,可是稀罕宝贝,冬草这就去了,项嬷嬷放心吧。”
  “项嬷嬷,问个事儿呗。”
  “冬花,你个嘴碎的,问吧,什么事儿。”
  “项嬷嬷,你瞧啊,咱五小姐是落水被信王府世子救下的,那信王府……信王府就没啥表示吗?”
  “你个小蹄子,乱嚼舌头根子作死哩,小心话多了要下拔舌地狱的。好了,嬷嬷看看小姐去。”
  落水被救,沈雪忽觉得一阵刺痛从大脑深处散至四肢百骸,痛得几乎痉挛,痛不可抑间,忽见一道五彩光环从空中缓缓落下。
  光晕柔和。
  那一世。
  桃林,紫衣少女半抱琵琶,琵琶声激越,歌声清扬。荷塘,紫衣少女挥毫,笔走龙蛇。梅林,紫衣少女捧卷,呵气成霜……她叫沈雪。
  沈父是西南云川府最大的商人,丝绸、粮食、药材,从生产到经销,年入十万雪花银,重金养得嫡女沈雪才华横溢,雍容大气,俨然是豪门贵女。
  沈父遇劫匪身亡,沈母病倒,沈家惟一的庶子刚满两岁,宗族伸出了强取豪夺的黑手,出嫁的庶姐携全家老少借住不去。代天巡狩的二皇子严令云川府知府全力缉凶归案,并弹压各方。十五岁的沈雪担起了沈家的责任,十年血和泪,沈家在云川府屹立不倒。
  沈雪应客户之邀泛舟嘉陵湖商谈药材转运,遇湖匪劫财又劫色,沈雪不得已跳湖,恰逢云川府卫所守备经过,湖匪被剿灭,落湖的沈雪被救起,盛夏衣衫薄,水透女儿身,沈雪嫁给那位英俊温润的守备做了继室。守备摒退了所有侍妾,视沈雪如珍宝。
  一年后时疫暴发,沈母病亡,沈弟病亡,沈雪病亡。百万金银落入守备掌中。
  光晕绚丽。
  再一世。
  胡杨林里,红衣少女身轻如燕,剑势如虹,惊起碧叶纷落如雨。玉门关外,杀声四起,无数将士埋骨黄沙,红衣少女白马银枪往来驰驱,如入无人之境……她叫沈雪。
  沈父是一等爵护国公,五十万边军统帅,位高权重,嫡长子勇冠三军,受封国公府世子,庶次子、嫡少子皆是文武双全,智计百出,嫡长女沈雪、庶次女皆是戎装克敌阵,裙装入厅堂。敌国称,撼山易,撼沈家军难。
  敌国大败,纳贡称臣。大军凯旋,皇帝亲至十里长亭迎接,与沈父携手进城。百官过护国公府,文臣下轿,武将下马。
  亲王府为二王子向国公府求娶嫡长女沈雪。
  豪门显贵你来我往,六月荷花宴,彩灯照画舫,沈雪被庶妹推入湖中,得新科状元搭救。国公府给亲王府送去庶次女的生辰,沈雪成了状元妻。
  半年后,护国公府被查通敌,铁证如山。沈雪击金殿鼓鸣冤。廷杖四十的血,混着落胎的血,沈雪看到状元郎笑嘻嘻拉走了陪嫁丫环。第二天,沈家背负叛国罪满门问斩,刑场外沈雪遇刺身亡。从此再无沈家军。
  光晕耀眼。
  又一世。
  全国中学生机器人大赛,沈雪获银奖。高考,沈雪以绝对高分报考军械工程学院。
  沈爸是a集团军空降师参谋长,多次立功受奖,沈妈是女子特警队的教官,有“变态”之称,两个模范军人把个独生女儿养成了男孩一般爽直,不爱红妆爱武装。
  大学第一个暑假,同学们相约到西柏坡拦道石漂流,持续雨天,水势浩大,极是过瘾,接下来的藏龙洞漂却发生了意外,船体损毁,同学们纷纷落水,莫名的晕眩使曾获市自由泳冠军的沈雪迅速沉入水中,已经爬上石岩的校草立即下水相救,开学后校草展开疯狂的追求,第二个暑假沈雪成了校草的女友。
  考研面试,沈雪发现有人拿出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连发狙击枪设计方案。那是校花,一个大院一起长大,读同一所小学,考入同一所大学,她以为是可以背靠背的闺蜜加战友。恍恍然离开现场,跑出学院,不知走了多久,有重卡呼啸而过,她的身体飞起落下,校草跑过来,在她耳边说,你那些设计图纸都归我们了,最后的一眼,她看到一道军绿身影冲过来,一拳打飞校草,抱起她握着她的手说“坚持住”,她想看看是谁,却看不清,只觉得那个手掌很温厚。
  光晕散去。
  这一世,她是南楚国镇北侯府的五小姐,三房的庶长女,祖母不亲,父亲不爱,生母不在,嫡母不喜。
  ——————————。
  以“长安”为城名,纯粹是兔子喜欢长安这两个字,请勿与汉唐的长安联系哦!
  哪位大大给兔子留第一个评啊?
  自荐旧文《昨夜欢情》,浓墨重彩,一个美人,英雄,江山,爱情的传奇故事!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