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看光

  年轻男子的声音很冷,他整个人也带着千年冰窟的寒冷。
  所有的记忆里,没有比此刻更尴尬的时候,她可不愿意被人认作是窥浴的女狼,既然面对面了,那就面对面吧!沈雪硬着头皮看向年轻男子,暗中叹口气,玉雕变成冰雕了!www.doulaidu
  冰雕男一身宽大的黑色衣袍,身形又高又挺,脸上戴着半张白银面具,遮住了鼻子以上的部位,将他的神情完全遮住。那白银面具打造得十分精致,镂铸龙凤祥云纹,迎着秋夜的浅淡星月,发出莹柔的幽光,而一双熠熠黑眸,宛似高山上的冰雪,冷而不厉,寒而不阴。
  “不想逃了?”冰雕男忍着怒气。
  沈雪苦笑道:“我也不是故意的,若再当着你的面逃走,岂不是更心虚,更丢人?”
  冰雕男眼波闪动:“那么,你是要认罪?”
  沈雪叹了口气:“是的,我应该向你认错。”罪?狠点儿吧,错都不在我。
  “你罪在哪里?“
  沈雪又叹了口气:“这位公子,你本该将这月牙池用纱幔围起来。”
  冰雕男瞪大了眼,有诧异,有愤怒,冷冷道:“你偷看我洗澡,竟然还怪我做事不周全?”
  沈雪撇撇嘴:“我是无意中走到这儿的,哪里知道夜深人静的,此间竟有美人出浴?”
  “美人?!”冰雕男开始散发千年冰窟的冷气,“你不知道就没事了吗,你若是知道呢?”
  沈雪淡淡一笑:“想听真话吗?”
  冰雕男怒道:“自然是!”
  “真话啊,好吧,”沈雪歪着头,仔细地想了想,“若是知道这里有温泉,有美人出浴,又知道这里没有纱幔阻隔,我会早早地过来,藏好了不让你发觉,看得更清楚一些。——真的,不撒谎。”
  冰雕男完全怔住——这可恶的小妮子,怎么会有这么厚的脸皮,这么大的胆子,他做梦也想不到眼前的小妮子会说出这样肆无忌惮的话,她还是受过良好教养、学过严谨规矩的大家闺秀吗,她是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大家闺秀?“你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
  沈雪不以为然耸耸肩:“真话总是让人不舒服的,所以世人大多宁可看重满口谎话的伪君子,也不肯看重直言不忌的真小人。——你说要听真话的,不可以动武,看得出你很厉害,君子动口不动手哦。”
  冰雕男恼不得,想笑,又笑不出,恨恨道:“既然你这样说话,那我也不绕弯子,你准备什么时候嫁给我?”
  “嘎啦啦!”晴空里打下一个霹雳!
  沈雪吓一跳:“你,你说什么?”星月在天,哪来霹雳,幻听,一定是幻听,额米豆腐,“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
  “玩笑?”冰雕男大怒,“你这没羞没臊的,把我看光.光了竟不肯负责?难不成心里还在想多看几个?”
  看光.光?负责?多看几个?沈雪擦一把额头的汗,貌似是看光.光了哦,吞了吞口水,貌似没想过负责哦,噫,这负责两个字不是男人对女人说的吗?多看几个貌似也是有的,不过是在上一世,海滨,游泳馆,那一条轻薄的泳裤欲盖弥彰而已。
  抬头瞄一眼冰雕男,暗道,虽然你是个有魔鬼身材的男人,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天神的人品,就算我把你看光.光了,那也是不小心,为一个不小心,搭上一辈子,怎么算都划不来。黑眸一转,再瞄一眼冰雕男,弱弱地说:“不至于吧,我是看了你,可你也没少一块皮肉啊。”
  冰雕男哼一声,冷气四射:“你想我少了哪块皮肉?还是想我少了那块皮肉,这辈子娶不成妻?”顿了顿,“我若真少了那块皮肉,你会不幸福的。”
  冰冷的语气,违和的字眼,怎么听怎么那么别扭。沈雪脸颊发烫,忍不住暗暗唾弃,联想太丰富,冰雕也猥琐,世风日下!“瞧你该是家世不俗的,岂不知婚姻大事,听媒妁之言,依父母之命,焉能由你一言以戏之?”
  冰雕男一愣,道:“有理。那——现在正是大雁南飞的季节,明天我猎得一对活雁便去你家拜见你的父母,向他们提亲。”
  沈雪怒了,今天是被讹诈的日子么,上午被简少华讹纳妾,下午被叶超生讹银钱,晚上被冰雕男讹婚事!她是水果摊上的桃子,谁都要捏两下么!
  压住怒气:“小女子已经向公子说了小女子不是故意的。多谢公子厚爱,小女子蒲柳之姿,实在不堪匹配,有失礼之处,还请公子大人大量莫再计较,夜色已深,小女子要回了,再见。”掉头便走。
  再见,就是再也不见,提亲,见你的大头鬼,爱情诚可贵,婚姻价不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冰雕男伸手拉住沈雪的左衣袖:“你,你看光.光了我,却不肯嫁给我,难道是嫌弃我粗鄙,入不了你的眼?既如此,你只有一死了!”冷气飕飕,直沁骨髓!
  沈雪想甩开冰雕男的手,却没甩开,压制的怒火腾地窜上:“你从小到大,看光.光了你的人不止我一个吧,难道你都要娶回家去,娶不了就要杀人?我只不过看了你一眼,又没看见你具体皮肉!看你也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你这身子,那伺候你的丫环童儿,上上下下摸都摸遍了,你把他们都娶回家了吗?”
  “你,你,你——”冰雕男愕然,这么骠悍,荤素不忌,是大家闺秀说得出口的?冰雕男心头滚过一阵闷笑,真是个让人惊喜不断的小妮子!顿了一顿,一本正经说道,“我从不要丫环伺候,十岁以后都是自己打理,圣人有云,男女授受不亲,七岁即不同席,我被你看光.光,难道不该娶你吗,你看光了我,难道不该嫁给我吗?”
  “男女授受不亲!”沈雪忽然觉得自己在走桃花运,桃花朵朵,理由都是“男女授受不亲”,怒火不由得更旺,“你也想仗势欺人?看一眼就要嫁给你,那我问你,那些讨不到妻的男人,光着大膀子,挺着大肚子,到街上溜达一圈,污别人一双眼,岂不是可以带一堆女人回家,塞得屋子里塞都塞不下?”
  冰雕男心头又滚过一阵闷笑,唇形微微一弯:“你——是个不可理喻的。”
  沈雪冷冷道:“圣人有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是女人,还是真小人,你放手就对了!”可恶的冰疙瘩,还扯着袖子不放。
  ——————。
  猜出冰雕男是谁了么,谁才是阿雪的男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