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强吻

  兔子看到冰雕男被嫌弃了,都不知道这一章发出来是不是要兜上更多的嫌弃,呃,已经写成这样,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兔子捂脸飞逃!
  ——————。
  “我不会放手,你必须负责。”冰雕男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说。www.ttzw
  沈雪抬头凝视冰雕男的面具脸。美丽的白银面具遮住了他的神色,只露一双莹莹波光的黑眸,和一个线条优美的红唇。这冰疙瘩,有一双冰寒却充满魅惑的眼眸,有一个鲜艳而充满危险的嘴唇!白银面具下的脸孔,是美得惊心动魄,还是——被毁了?
  “好。”沈雪平静地吐出一个字,唇角弯出一个轻浅的笑,右膝忽然向上抬起,照着冰雕男的某个部位撞去!不放手,撞不死你撞残你!
  冰雕男反应很快,身形微动便错开,顺势向前一步,竟将沈雪推靠在假山石,右臂一环,将沈雪环入怀中。鼻子撞上冰雕男的胸肌,如撞石壁,又酸又疼,沈雪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冰雕男左臂一沉扣住沈雪的腰,低头便捉住了沈雪的唇。
  沈雪又惊又怒,本能地紧紧咬住唇,抵御冰雕男火热的攻入,扭动身体竭尽全力想挣脱冰雕男的搂抱。现实总是很骨感,搂抱没有挣得脱,唇还失守了,沈雪没奈何紧紧咬住牙齿,心中怒焰升腾,死冰雕男,等五小姐恢复武功,不将你寸寸斩断剁成排骨段儿,不解五小姐心头气!
  冰雕男眼中闪过一抹甚有兴味的光芒,右臂搂得更紧,探左手促狭地捏住了沈雪的鼻子。很快地,沈雪透不过气来了,不得不张开嘴呼吸,冰雕男顺利地突破牙齿攻占了沈雪的口腔。
  沈雪只觉得一股火热涌入口内,带着龙卷风的暴烈!她知道那是他的舌,心里恶念顿生,死冰雕男,你敢夺我初吻,就得付出成为哑巴的代价!
  冰雕男的舌灵巧地在她口里攻掠,眷恋不舍地卷过每一分每一寸,汲取她的芳香浓烈。
  沈雪全身掠过一阵颤栗,咬断他舌头的恶念倏忽被拍飞了,脑海中一片混沌,只剩下一个感觉,那炙热的唇舌在不知节制地攻城略地,辗转地不知疲倦地在她口中恣意狂放地反复征敛。
  随着唇舌的抵死缠绵,冰雕男和沈雪几乎全身上下都紧紧地贴合在一起,可是他犹觉得压迫得不够,更加紧迫地压着她,更加狂热地吻着她,仿佛这一刻,他已等了三生三世。
  沈雪宛如置身冰山火海,身后是冰凉坚硬的假山石,身前接触冰雕男的每一块地方都是烈焰般的火热,她喘不过气来,本能地想把他推开一点,可是这软弱的推拒引来他更加强力的搂抱。沈雪晕乎乎,傻乎乎,由着他把自己揉在他的怀里,由着他的气息通过口腔传到四肢百骸,由着他的烈火燃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
  在沈雪觉得自己再也承受不住的时候,忽听得“喵呜”一声,一个肉乎乎毛乎乎的球窜上沈雪的肩,狂风暴雨戛然而止,可冰雕男并没有放开她,而是环拥着她,毫不介意有一双闪着晶光的圆眼在怒瞪他,唇舌温柔抚慰一般轻缓地、缠绵地舔.弄着狂风暴雨洗劫后的领地,然后才放开她,弹一下胖猫花花的脑门儿:“真是个没眼力的调皮,你主子不用你护,一边待着去。”
  胖猫花花“咪呜”一声,委屈地跳到假山上。
  沈雪仿佛得到了苟延残喘,大大地吸了口气,可是脑子里一片金光闪耀,似有百花开放,她茫然地抬起头看冰雕男,就在他的双手松开她的腰放在她的肩上的时候,她竟然毫无征兆地、很没出息地双腿一软往地上瘫去,本能地伸双臂抱住他的腰身。呃!等沈雪察觉到自己的动作是多么热情又多么丢人的时候,简直羞愧难当,死死垂着头。
  冰雕男稍稍退了半步,扶起身子绵软的沈雪,环着她的腰,轻吻她的前额让她抬起头,波光潋滟的黑眸凝视着她,低低道:“你刚才说‘好’了。”
  飘走的意识慢慢地回到沈雪的脑子,她说“好”,对他的要求负责说“好”?那是想分散他的注意力给他狠狠一击的好不好,狠狠一击没给出去,自己却丢盔弃甲逃跑无路,这回可真是赔大发了!
  沈雪仰着脸,红肿的唇抿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你是因为我看光了你要我对你负责,还是真的想娶我?”
  冰雕男嘴角微翘,笑意在他眼眸里散开,星月淡淡的光辉下,那双冰寒的黑眸变得生机勃勃,给人以温润亲柔的感觉,他执起沈雪的手轻轻一吻:“真的想娶你。”
  沈雪笑容渐深,却不达眼底:“你想娶我,所以偷偷潜入桃花山庄,不惜设下这美人出浴阵来套我,慕容迟,你怎么会觉得我有嫁给你的可能呢?”
  冰雕男,哦,该叫慕容迟了。慕容迟似乎并不意外她认出他来,只是眸光略沉:“为什么没有可能?”
  沈雪有点抓狂:“你我没有一丁点儿的可能,这是个毫无疑问含量的事实!你是北晋的二皇子,我是南楚镇北侯府的庶小姐,你是北晋攻打南楚的军中头领,我的大伯父是御边守土的都督,是个人用膝盖骨想也可以想出来的差距,不是你矮一矮身、我蹦一蹦高就可以解决的,慕容迟,你的脑子只是用来打仗的?”
  慕容迟不以为然:“你没见过我,却能知道我是慕容迟,我没见过你,却也知道你是沈雪,两个人心意相通,不够吗?扯别的做什么?”
  沈雪只觉得没风也凌乱:“慕容迟,我是说你天真,还是说你愚蠢,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的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娶我,我也不想知道,我知道的是,你我不可能,你走吧,别再跟我说什么负责,不是每一条计谋都能成功,我想你是有承认失败的勇气的,就当今晚什么也没发生,放过我,女子名节有污会被沉塘的。”
  慕容迟眼里掠过一丝痛意,缓声道:“刚才我没有对你用计,我只是听说你到桃花山庄,所以就来看看你,我不过是一时念起泡一泡温泉松松筋骨,我预知不了你会在这么晚的时候一个人出来散步,我承认听到了声响,没有及时躲起来是因为我听出那是你的脚步声,临时起了要你负责的念头。”
  他低下头,灼热的气息在她颈间流连,微微笑道,“你说的那个没有一丁点儿的可能,交给我处理。——不必担心。”薄茧的手指从她肿胀的嘴唇上轻轻抚掠而过,“这儿,烙了我的印,守住它,小雪,等着我。”黑亮得近乎妖异的眼眸,笑意更加浓郁,线条优美的红唇弯成近乎鬼魅的弧度,浅淡星月下,他的面具脸透出一种奇特的美丽,诡谲如妖。
  沈雪被他毫不掩饰的挑.逗弄得清醒的意识又渐渐远离,在慕容迟不再冰寒的沉静凝视下,本想说的“不”字却说不出口,脸红心跳地发现自己竟有再靠他近一点的冲动,连忙低下头,暗暗唾弃不止,这季节,要防火,要防盗,也要防男.色!
  ——————。
  谁是阿雪命里的人呢?是有一张熟悉面孔的叶公子,还是有一个同名的慕容皇子?还是韬光养晦、蓄势待发的简世子?
  别错过兔子的《昨夜欢情》,草原之王的红颜江山,尽在浓墨重彩的《昨夜欢情》!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免费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