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 沈三

  简少华再饮一杯酒:“据说沈三有八个手下,个个有万夫不挡之勇,号称‘八大金刚’,接到战报后,沈三率八大金刚领北部边关五万将士,潜踪匿迹急行军,七日后与西戎军迎头相撞,沈三和他的五万人在十倍于己的敌营中,三天三夜杀了个七进七出,直杀得血流漂杵!听说杀到第三天的时候发生过多起奇事,上百的西戎兵向沈三的一个兵投降,三日之后偃旗息鼓,逃回西戎的败军不到十万,二十万战俘在沈三马前,无不人人惶恐,皆膝行而前,莫敢仰视!”
  简少恒听得心驰神往又心惊肉跳:“听说后来沈三下了杀俘令,那二十万战俘无一生还回国?”www.hahawx
  简少华冷笑不止:“下杀俘令的是今上,执行的是西部边防五军都督,沈三背了黑锅,今上为安抚沈家,由沈大接了北部边防五军都督一职。”
  急速转着手中的红玉折扇,“沈家兄弟个个俊才,抱团足令朝野生惧,阋于墙内却绝对是今上的喜闻乐见,今上玩的是一箭三雕,杀俘令使沈三虽胜犹败,诟远大于褒,沈大寸功未立却官居一品,既解了俘虏过多的困扰,又使沈大、沈三生隙。”
  默然许久,接着说道,“父王对杀俘令并无异议,只是觉得今上敢作不敢当,沽名钓誉,枉称一国之君,竟以良将为盾挡箭,令人心寒。”
  简少恒道:“叔父对杀俘令并无异议?那是二十万条鲜活生命啊。”
  “妇人之仁。”简少华扇子一点简少恒的前额,“有战争就有杀戮,这是必然。若是放他们回国,那二十万俘虏再拿起武器又是二十万的大军,留下他们,每天需要消耗多少钱粮,无论是充入军中或是迁居各地,人数都是太多了,时间一长,畏惧之心日减,战败之屈辱日增,到时若再与西戎勾连,里应外合,南楚必将大乱。杀俘令是以杀止杀,令西戎元气大伤,令西戎人闻战心怯,百年之内再难兴兵犯境,也免我南楚百姓刀兵之苦,保千万家庭完整。”
  “保千万家庭完整……我这一世,只求父母妻儿平安。”简少恒低了头,眼底有痛极的阴冷一闪而过,“哥,叔父让哥哥纳沈三的女儿,一是因为沈三之能,二是因为沈三曾受今上之欺?”
  简少华淡淡一笑:“阿恒说对了一半,若是沈三有嫡出的女儿,这信王府世子正妃的位子非她莫属,父王说倒是便宜了乔家,乔家嘛,对乔阁老来说,有一个做皇后的女儿比有一个做昭仪的妹妹,还是要好上几分的。”
  简少恒又道:“可是,据阿恒所知,沈五小姐并不得沈三待见,沈三宠在心尖上的是沈七小姐。”
  简少华轻笑道:“父王说,沈三宠沈七小姐是真,却未必真不待见沈五小姐。据父王调查,沈三和沈五小姐的生母明氏是在北部边关认识的,明氏是个有倾城之姿的村姑,极得沈三珍爱,杀俘令之后,沈三携明氏一起回京,据说回京当晚明氏早产,血崩而死,沈三迁怒沈五小姐催了明氏的命,竟将襁褓扔到房顶上,此后沈三既不过问沈五小姐,也没给明氏一个名份,沈五小姐因此处境尴尬。
  “父王却觉得这里面另有隐情,第一,沈三从边关回到长安,手下的八大金刚或是相随,或是留守,事实却是八大金刚从未在长安出现,也再未在边关出现,仿佛‘八大金刚’的名号只是一个传说。第二,沈三既珍爱明氏,对明氏留下的唯一骨血也当珍爱,事实却是所有人都认为沈三不待见沈五小姐。第三,沈三有不世之战功,却未得任何封赏,换谁都该一腔子意难平,事实却是沈三很乐于做没有兵权的总教头,闲暇时还捧红了多个醉仙楼的艳姬。
  “沈三究竟是心灰意冷,还是蛰伏待机,不得而知。依父王的意思,沈三若是心灰意冷,我们就让他重燃激.情,若是蛰伏待机,我们就是他的最好机会。所以,沈五小姐,我是必须要纳的,哪怕她笨如猪猡丑如鬼,我也得让世人看到,在我心里,她绝世无双。”
  简少恒暗暗叹了口气,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他的父亲智王是个痴呆人,什么也不知道。这样也好,一切扑向智王府的风雨由他这个唯一的儿子遮挡吧。
  暗卫统领无声地闪进来,给简少华和简少恒各行一礼。
  简少华白如冠玉的脸上已无一丝笑意,静静看向暗卫统领。
  暗卫统领递上一辐画轴:“这是七号报来的。七号隐匿近二十年,终于将皇宫所有宫殿的位置、地形、构建、地道等情况悉数摸清画完,宫中守卫常态及紧急状态值守的时间、路线、人数、武器等等情况也都摸清标注,若无绝对意外,保证无一丝差错。”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兴奋。
  简少华接过画轴:“告诉七号,我父子深知他的忠诚和能力,二十年隐忍才有今日之功成,我父子没齿难忘,告诉他,不会等太久的。”
  “七号省得的。”暗卫统领接着道,“十四号报,淑妃看上了镇北侯府嫡出的四小姐,准备提请今上为四皇子赐婚,二十九号查实,北部边防右军都督、中军都督与大皇子交往甚密。”
  简少华细长的眉略略一皱:“四皇子位尊身贵,又算是俊秀倜傥,倒也引得不少豪族寻求攀附,于沈家而言,四皇子识雅知趣善解人衣,却非良配,淑妃想分一分沈家的羹,只怕沈家不给,却把念头转到今上那儿,赐婚,真是好打算,”
  眉锁得更紧,“镇北侯老谋深算,最是识时务,沈家若与四皇子连上,以沈大夫人赵氏闻名长安内外的护犊子品性,对咱们可是大大不利,三十万边军毕竟掌在沈大的手里!”
  缓缓转玩手中的红玉折扇,笑容浮上脸孔,“通知八号,务必阻止今上下旨赐婚,如果淑妃不肯安分,不介意给她弄点事,去冷宫一住!”
  “喏!”暗卫统领目光微凝,八号,长袖善舞,颇得今上的宠爱,无子无女也没引高位猜忌,但自入宫以后,主子似忘了这个人,从未给过指令,看来淑妃这一请旨赐婚真是触了主子的逆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