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金毛猴

  琉璃镜里的沈雪,下巴放在梳妆台上,一双斜飞入鬓的剑眉皱得紧紧的,眼睑下有两团浓重的黑青。可是,那双颊飞红如霞,那眸中波光流转,还有那肿肿的嘴唇,怎么说才是说得通的呢?
  双颊飞红如霞,可以说是晒的,昨天逛了半天街。www.hahawx
  眸中波光流转,可以说是困的,眼下的黑青证明。
  那,这肿肿的嘴唇怎么说?蚊子叮的?嗯,山里的虫子实在是太猛了!
  沈雪郁闷地瞪视着琉璃镜里明显心摇的自己,她想了几个时辰也想不通慕容迟的意图。
  慕容迟,她在沈凯川的只言片语中听过这三个字,给她的印象就是,五年灭五国,白银面具脸。从前没有前三生的记忆,慕容迟这三个字便如一阵轻风吹起一圈涟漪,散开便什么也没了。
  想她沈雪,顶着无才无貌无身份的三无帽子,被简少华盯上,可以说是因为简少华有救命之恩,人家为了她的名声而大义凛然地去堵那悠悠众口,那么,被慕容迟夺了初吻是因为什么?难道说慕容迟是个变态见一个少女就要搂过来狂啃?从没见过的两个人,一见钟情或可理解,一见求娶,有点儿天雷滚滚啊,需知娶之一字是不能乱用的,娶的是妻,妾是用“纳”字的。
  沈雪能想到的,北晋的二皇子求娶沈家女,唯一可能是因为沈凯山守在北部边关,沈凯山若降,晋军便少一劲敌,可是新问题出现,慕容迟该当求娶的是沈凯山的嫡女沈霜霜,怎么也轮不到她这个沈凯川的庶女。
  沈雪不是一个特别放得开的人,即使上一世是在二十一世纪的欧亚大陆,为着沈妈出身军旅世家,沈爸是书香门第弃文从武,双军人的父母对她管教极严,各个假期又被拎了去参训,因此无论军营外怎样与国际接轨,军校里与校草交往三年,始终停留在拉拉小手上。但是,沈雪也不是一个想不开的人,不至于因为慕容迟一个暴吻就把自己的一辈子送出去,亦不会有被狗咬了的阿q想法。
  以前她藏拙只为平安无争地过日子,可是奈何桥上的孟婆汤失效了,涌出三世的记忆,亲情,爱情,友情,都是被钱权践踏的基石,而今若再看不破情之一字,岂不蠢死!还是行走山川求一个逍遥自在的好。
  然而,公认三无的她开始泛起朵朵桃花,简少华这朵桃花,尚有沈家挡住,可慕容迟这朵桃花太大了,怕是整个南楚都挡不住,慕容迟,你可真是个大烦恼唉!
  令沈雪不安的最主要原因,慕容迟唤她“小雪”。
  小雪,一个遥远而又熟悉的称呼。上一世的她曾在军内刊物发表过一篇关于有必要研制连发狙击枪的报告和初步设想,不久有个网名“迟迟”的人加她好友,一起讨论连发狙击枪的相关问题,对她最终完成设计稿提供了很大帮助,而她有高兴或不高兴的事,都会找迟迟吐一吐槽,在网上,迟迟便呼她“小雪”。
  迟迟,慕容迟,两世之人,会有关系吗?沈雪发呆,难道在这片秦皇大陆,她并不是孤独的?
  冬草推门进屋,端着洗漱用具和清水,看到沈雪脸上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吃了一惊:“小姐莫不是一夜没睡?”
  沈雪懒洋洋应了一声:“生地方,我认床。”
  在冬草的伺候下,沈雪很快洗漱完毕。冬花很掐点地送了早膳进来。
  沈雪一边吃着一边打哈欠,还一边听着冬花的碎碎念,忽儿是山好水好空气好风景这边独好,忽儿是那些妇人做的饭食难以下咽白瞎了好材料,忽儿是那些仆人怪怪的与山庄的玲珑奇巧不太协调……
  沈雪皱了眉斥道:“冬花,我们刚到山庄,不知道这里的水是深还是浅,说话做事本当小心为宜,你却这般放肆!须知走出去你可背着五小姐我的名儿,别人是说你没规矩,还是说我没规矩?长安城里凡发到庄子去的,都是在府里待不下去的,我不知道人家的庄子怎样,我觉得桃花山庄不错,你要是觉得山庄里的人不顺你的眼,我可以让人把你送回侯府。”
  冬花吓一大跳:“小姐,可别,奴婢是小姐的奴婢啊,奴婢也只是在小姐这儿叽歪两句,出了这个门,奴婢的嘴都是缝着的,”举起右手,握拳,“奴婢向菩萨保证!”
  “在我这儿也不许乱叽歪,隔墙有耳。”沈雪捂嘴打一个哈欠,“我看你闲得发慌嘴淡碎碎念的,要不这样吧,昨天买回来的那包药草,你去用大号紫砂锅注满山泉水煮了,记得在水里加一勺酒,煮开改小火煮够两个时辰,晾凉以后把买的丝线泡在药汁里,丝线不能有浮出药面的,满十二个时辰再取出来,用清水焯一焯,晾干收好,不要和别的丝线混了。”
  “哦。”冬花眨眨眼睛,想问做什么用的话又咽回肚子里,撅着嘴转身出门去了。
  “冬草,你去和项嬷嬷说一声,山庄的那个总管,应该和沈一刀一样是我爹跟前的红人,我们初来乍到的多些小心总是没错,不过也别憋屈了自己,五小姐我还是很要脸的。”沈雪一推碗箸,很没形象地伸了个懒腰,“我要补个觉,吩咐下去,谁也别来打扰我,该叫你的时候自会叫你。”
  “喏。”冬草答应一声,收拾干净轻悄悄出了门。
  沈雪又打个哈欠,走进内室,换了中衣,上.床补觉。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一直做着梦,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金毛猴子,翻墙,爬树,下河,掏鸟蛋,捉蝴蝶,撵兔子,上窜下跳忙得不亦乐乎!当沈雪从梦中惊醒的时候,第一个动作就是摸自己的脸,没摸着一把黄毛才顺了口气,软软地呼了声“项嬷嬷”。
  听得声音,项嬷嬷和冬草一起进了屋。
  看着沈雪额上细汗涔涔,项嬷嬷着了慌:“小姐这是魇着了?小姐,你可别吓嬷嬷啊!三老爷把小姐发到庄子上不会太久的,小姐想开了才是。”
  ——————。
  兔子第一次收到打赏啊,各种激动啊,为了这第一个打赏,兔子晚上六点加更!呼呼,^-^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