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坠崖

  沈雪睡意惺忪地看了看窗外:“现在什么时辰了?”
  项嬷嬷心疼极了:“刚过申时,小姐可是肚腹空得烧心难受?午饭前管家送来一篮子说是香惠和的点心,小姐要不先进些许垫一垫?”hahawx
  沈雪怔住:“香惠和的点心送到这儿来了?”香惠和的掌柜确认没把火神庙当龙王庙拜?沈凯川,他玩悬疑到底什么意思嘛!
  项嬷嬷见沈雪回了神,放下心来,笑道:“可不,都说香惠和的点心从不外送,今儿为小姐破先例了,那股子香味,引得庄子里的人都在咽口水哩。”
  沈雪斜眼瞅着项嬷嬷:“嬷嬷也流口水了么?”
  项嬷嬷倒也爽利:“小姐莫怪,嬷嬷心里也是想尝尝鲜的。”
  沈雪的目光扫过冬草,又扫过刚进屋的冬花和冬果:“你们,都想尝尝鲜?”
  冬花抿着嘴使劲点头,只怕自己一张嘴,口水就流出来了。
  沈雪面色一沉:“你们这是在责怨五小姐我无能,连累得你们没吃过香惠和的点心?倒也对,五小姐就是个寒酸的,不能像别的院子一样随手给你们赏赐,现在又被发到庄子上来了,前途更是一片黑暗,你们要觉得委屈,我不勉强,明天便送你们回侯府,你们的身契都在三夫人手里,厌了我,她自然会给你们安排好去处。”
  项嬷嬷“扑通”跪下:“小姐这是拿刀子戳嬷嬷的心吗,别人怎样,嬷嬷不能说,小姐是嬷嬷奶大的,嬷嬷还能背了小姐另投别人去么。”
  三个丫环也都跪下了,连呼“不敢”。
  沈雪面容淡淡地,就着桂花茶吃了两个玫瑰饼和一个栗子糕。在没有确认谁对她无害的时候,吃什么都是味同嚼蜡。出府这第一步算是走成了,第二步便是清算身边这几个人,这样才好进行下一步恢复武功的锻炼。
  恹恹地让项嬷嬷把那一篮子点心交托沈二刀,让他分发给山庄里的那些人,不是都想尝尝么,那就如你们的愿,但是就这一次,真当五小姐是软杮子好捏么!
  洗过澡,换过衣裳,又吃了一碗冬花送上来的银耳莲子羹,沈雪捧了本书坐在窗下。
  项嬷嬷看着兴致缺缺的沈雪,小心翼翼道:“听这儿的婆子说,桃林峧的日落很美,与鹿山八大景之一的落雁夕照也不差多少,要不,嬷嬷陪小姐去看看,散散心?”
  沈雪微微一眯眼,看着项嬷嬷,展颜笑道:“还是嬷嬷最疼我,别个谁也比不得,就我们两个人去,好不好?”
  项嬷嬷心头一跳:“就我们两个人,这不太妥当吧,哪有小姐出门,身边没有丫环跟着的。”
  沈雪不悦道:“嬷嬷,有你在我身边就够了,冬草拘东拘西,年纪轻轻地总摆一副管事嬷嬷的样子,也不怕把自个儿摆老了,冬花是个碎嘴的,有她在,就像有五百只鸭子在叫嘎嘎,冬果最是可恶,声音大一点都能跳起来,委委屈屈的神气好像我欠她一百两银子十年没还。”扯着项嬷嬷的衣袖,“嬷嬷,还是别让她们跟着了。”
  项嬷嬷怜爱地抚了抚沈雪的头发:“好,好,嬷嬷听小姐的。”
  沈雪展开笑颜:“我就说吧,嬷嬷最好了。”
  披上一件浅粉紫绣紫莲花的软缎斗篷,沈雪喝退了想紧随身后的冬草,扶着项嬷嬷的胳膊往山庄外走去。小半个时辰后,两个人顺着鹅卵石铺成的甬道来到了桃林峧西的山崖上。
  远远望去,深深浅浅明明暗暗的绿色铺满山峰和山谷,其间或有一片银杏叶的鲜黄,或有一片枫叶的火红,以及岩石的苍灰,对面的绝壁上垂挂一条瀑布,闪耀着滢滢水光,“山抹微云,天连衰草”,莫过于此。
  沈雪低头看着山崖下,只见得荆棘丛生,藤萝缠绕,一眼瞧下去绿幽幽的也瞧不见底,不由得退了两步:“嬷嬷,离着崖远些,咱是看夕照,可不是跳崖来的。”
  项嬷嬷笑笑:“省得的。”
  抬头望向天空,渐渐西沉的太阳又大又圆,红得娇妍绚丽,将西天的白云染成瑰紫,给山间万物镀上金色光晕,冉冉升起的雾霭和着天空的云彩变幻着五颜六色,一群群禽鸟争鸣着在树林上方盘桓,消失在密林深处。
  沈雪长长地舒出心头郁气,不自主地唱道:“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突然,一股大力撞上腰背,喃喃哼歌的沈雪便似一片落叶向崖下飘去!
  项嬷嬷看着沈雪在眼前消失,脸上那抹怜爱的笑容也消失了,拍了拍手:“五小姐,对不起,奴婢这么做也是被逼的,冤有头,债有主,阎王爷那儿你要告状,千万别告奴婢。”狠掐一把大腿,便要嚎啕大哭,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凉凉的声音:
  “那我该告谁呢?”
  项嬷嬷又惊又怕,浑身三万六千根毫毛根根直立,回过头往崖下看去,沈雪抓着一把藤萝悬在崖壁,山风吹过,她纤细的身子飘来荡去,随时就会坠下崖去。项嬷嬷拍拍胸口,把窜到嗓子眼的心拍回肚子,吓得惨白的脸色缓了过来。
  “那我该告谁呢?”沈雪挣扎着又问一句,“项嬷嬷,你要我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我这么年轻,糊里糊涂地死了,见着阎王爷再被训上几句,投胎都投不到好胎。你我主仆一场,你不至于这么狠心吧。”
  “五小姐真是和以前不一样了,走在黄泉路上也敢说笑,倒叫奴婢长了大见识。”项嬷嬷笑了,“说出来也不妨事,与五小姐不对付的是四小姐,五小姐还是好好上路吧,记着要你命的是四小姐,奴婢左不过是个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当不起五小姐阎王殿前一声嚎的。”
  一阵风过,沈雪摇摇欲坠,双手竭力攀着藤萝,咬牙道:“真是沈霜霜想要我的命?”
  项嬷嬷一怔,笑道:“反正是四小姐与五小姐不对付,要命不要命的,也就是个五十步与一百步,没啥区别。”微笑着拔了头上的簪子,蹲下身来割断那藤萝的根。
  ——————。
  喜欢就收藏吧!不喜欢的,能不能留个评告诉兔子哪里不好?兔子也能参考修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