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假冒

  “嗯。”沈雪冷笑道,“项嬷嬷害人性命也能害得理直气壮,这才真叫人长大见识呢。举头三尺有神明,佛家说善恶终须有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定会报,项嬷嬷你相信吗?”
  项嬷嬷笑得更欢,手中簪子更快地割划:“报应吗?五小姐读书读得迂了,却不知规矩是给老实人定的,报应就是用来安慰吃了亏的老实人的。这人世间有哪个见过神佛,若是当真有,红男绿女也虔心许愿,可是人心不足,成一便会求二,得寸便会进尺,满天神佛还能无怨无悔地一一照应周全?早恼了那贪婪之心!奴婢相信求佛不如求人,怪只怪五小姐是个庶出的,什么都没有,四小姐的大……”txtxiazai
  一团阴影从头顶呼啦掠过,项嬷嬷口里到了舌尖的“方”字还没吐出来,腰眼一痛,痛得眼前发黑,蹲着的身子晃两晃再也稳不住,也如一片落叶向崖下飘去!项嬷嬷手舞足蹈拼命挣扎,双手还真抓住了崖壁上伸展出来的荆棘,可是双脚悬空,身子不受控制地晃来晃去,棘条的刺深深刺进手掌,疼痛难忍,偷眼一看,深谷绿重重黑黝黝的深不见底,直吓得魂飞天外,哪顾得疼痛,更紧地抓住棘条,扯开嗓子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别喊了,谁也救不得你,除了我。”头顶传下轻缓温柔的声音。
  项嬷嬷抬头,却见沈雪岿然立在崖顶上,夕阳西下,落日的金辉洒在她头发上,染在她衣襟上,但见得凤眸斜飞,丹唇微翘,气势锐利如刀,向晚的山风吹起裙袂翩翩,如仙,如魅!
  项嬷嬷唬得魂飞魄散,手上一松,身子登时下落数尺,心中大恐,拼了命握紧长满尖刺的棘条,生生吞下“救命”的叫喊。明明落在崖下的五小姐,怎么到了崖上呢,见鬼了吗?
  “项嬷嬷,我刚刚与你说,善恶终须有报,时辰一到,一定会报,你却不信,现在信了么?”沈雪优雅一笑,“可是,我不敢得罪头上三尺的神明,项嬷嬷,你是跟着我时间最长的人了,还不知五小姐我是个心软的?”
  项嬷嬷心中一动,可不,在镇北侯府,说到最没主意的心软,舍五小姐没别人。忍着手上鲜血淋漓钻心的疼痛,努力抬起头,项嬷嬷呼道:“小姐,我招就是!”
  项嬷嬷作为听雨院五小姐的奶嬷嬷,虽然在听雨院独大,可在侯府里并没什么地位,除了月例银子没有其他进项,十多年下来项嬷嬷清汤挂面也认了命,寄希望沈雪将来嫁个高门,却又明白以沈雪的地位一定不可能。一年前沈霜霜的大丫环春燕找上了她,一出手就是五两银子,所图不过是隔三差五向春燕说一说五小姐的动向,项嬷嬷思忖这对五小姐并无大碍,便将银子欣欣然收入袖中。
  半个月前,春燕带五十两银子让她找娘家做石匠的哥哥提前破坏灵雀桥桥基,然后在约定时间炸梁毁桥,事成后再付五十两银子。项石匠害怕伤及无辜坚辞不肯,春燕于是保证约定时间是指沈霜霜的马车通过灵雀桥的那一刻,与旁人毫无干系,最后以二百两银子成交。结果桥塌了,翻车落水的却是沈家三个哥儿。事后沈霜霜银子照付,还招了项嬷嬷亲谈,交给她一包白.粉,让她寻机给沈雪服下。结果放了白.粉的茶水和药汤,都被沈雪吐个干净。沈霜霜的意思本是等待时机再次下药,项嬷嬷私心觉得死人比活死人还仁慈一些,不如一死百了。
  沈雪浅笑盈盈:“就这么简单?”
  项嬷嬷又痛又怕,哭得稀里哗啦:“奴婢知道的就这么多,不算那二百两,四小姐一共给了奴婢八十两银子,奴婢全部交给小姐就是。”
  沈雪问道:“沈霜霜给你的白.粉是从哪里得来的?”
  项嬷嬷道:“奴婢不知,只是后来听四小姐一语,那白.粉价值十两金子一钱。”望着沈雪素净的面孔,莞尔的笑容,明明无害模样,却令她从心底里生寒。
  沈雪又问:“你娘家哥哥用什么东西炸桥?”
  “奴婢娘家哥哥年轻时在北晋讨生活,炸桥的黑硝是北晋那边开采山里石头用的。”项嬷嬷哭喊道,“奴婢受不了了,小姐拉奴婢上去吧,奴婢一定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
  沈雪笑道:“不急,我不会用簪子去割荆棘的根。还有件事我早就想问了,在我四五岁的时候,你就开始故意遮掩我的容貌,发型、脂粉、衣饰,无一不用,只为把我扮丑,项嬷嬷,你是我的奶嬷嬷,我信任你,在这冷冰冰的侯府里我视你为唯一依靠,这么多年来我由着你扮丑,什么都没说!你告诉我,你这么做是为什么?”
  项嬷嬷惨白的脸连最后一丝血色也没了,嘴唇翕张却没吐出一个字。
  沈雪笑了:“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是你自己要这么做,还是别人让你这么做,说完了我就拉你上来。”
  项嬷嬷咬了咬牙:“小姐说话可得算数,无论奴婢说什么都得把奴婢拉上去!”
  沈雪并不经意:“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那奴婢就说了,”项嬷嬷再咬了咬牙,“小姐的奶嬷嬷其实是奴婢的孪生姐姐,小姐五岁的时候,奴婢的丈夫病死了,姐姐得了信儿来看望奴婢,奴婢见她穿金戴银过得好不滋润,一时起了代替她的念头,就在她的饭食里下了耗子药,姐姐临死前说了两句,一句是要奴婢好好服侍小姐,一句是让小姐在别人眼里是个丑的,我若不答应,她做鬼也不放过我,我想着这有什么难的,便点头允了。”项嬷嬷嘶声道,“小姐,奴婢不敢隐瞒,拉奴婢上去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沈雪怔了怔,平静无波的眼眸闪起了狠厉,慢慢地说:“项嬷嬷,你真笨,这种话是在这种时候说的吗?”
  项嬷嬷大惊:“小姐,你答应奴婢拉奴婢上去的,奴婢已经实话实说,把小姐扮丑从来不是奴婢自己想的,小姐可不能骗奴婢啊!”
  沈雪笑意散去,冷冷道:“骗你?我骗你了吗,我说的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可没说过自己是个君子。”掸了掸裙子上的泥土,音色更冷,“话说回来,骗你又如何,对一个想着要我命的人,难道我不能骗一骗逗个乐?”
  ——————。
  兔子又来聒噪了,支持一下兔子的《昨夜欢情》吧!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