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怀疑

  石隙的泥土零星滚落,荆棘的根须一点点断裂。
  项嬷嬷惊恐之极,嘶喊道:“五小姐,求你了,抬抬手救救奴婢,奴婢这些年来也算尽心尽力服侍过五小姐,五小姐大人大量,大慈大悲,总不能见死不救啊!”txtxiazai
  沈雪抿抿唇冷笑:“见死不救?呵呵,你毒杀了你的姐姐,代替她进了侯府做了奴仆,也就是认了我是你的主子,那么,见你死不救是我的本分,见你死救是我的情分,而你我的情分已经被那一杯茶水一碗药汤化去了,此时此刻,你我易位,你会伸手救我吗?”
  项嬷嬷绝望了,土石松动,悬空的身子又往下落了几尺,急怒恨怕,恶狠狠喊道:“五小姐,今日奴婢丧命于此,必到阎王殿告你无情害命,是你,是你踢我落崖的!”
  沈雪唇角漫上一抹讽笑:“你一定要去告,我正好想问问阎王爷,已经落崖的我怎么就能踢崖上的你一脚呢?”眼光一转,看到冬花远远跑来的身影,微眯了眼,又道,“你我总算主仆一场,待你见着阎王爷,替我向阎王奶奶请安,告诉她,我很好。”
  项嬷嬷来不及再想,荆棘断裂,山谷里一声惨叫回声不绝。
  一阵悠扬的钟声似从半空传来,在群山间传得很远,清心,宁神,让沈雪烦躁的心一下子归于沉静。抬头遥望,远处落雁崮顶天元寺雄峙苍茫暮色之中。沈雪放空大脑,专注地听着那钟声,直到最后一缕余音弥散在空气里。
  冬花从树后走出来,扶着沈雪缓缓往山庄走,难得没有碎碎念地一路沉默。
  入夜下起雨来。
  细密的秋雨从山的那一边飘过来,雨丝织成一张巨大的网垂天而下,又有一两声嘹呖的雁鸣划过,带着无限的深思和哀凉,山野愈见空旷而宁静。
  荧荧的灯光刺破黑沉沉的雨夜,沈雪执着笔坐在书案前。
  项嬷嬷坠崖了,留下几个很难解释的问题。
  沈霜霜贵为镇北侯府长房嫡女,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为什么偏和她这个三房庶女过不去呢,竟然早在一年前就收买项嬷嬷打起持久战,若想取她性命多的是杀人无形的机会,用桥塌落水这么费力的事来害她,实在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若说桥塌落水针对沈霜霜本人,还真有些匪夷所思,总不能说沈霜霜活得腻味自己想找死,也不能说沈霜霜吃饱了撑着想玩一回死亡游戏,那灵雀桥下的河水足够淹死不会游泳的沈霜霜。难不成说沈霜霜肯定自己不会淹死?这可有点意思。灵雀桥所在地虽不偏僻,时时都有行路人,可未必就有人见义勇为,有见义勇为者也多是男子,沈霜霜怎么敢拿性命、拿清白赌一个未必?
  沈雪揉了揉太阳穴,从头捋一遍落水前后发生的相关事情:沈霜霜花二百两银子雇项石匠毁桥,项石匠使用开山采石的黑硝炸断桥梁,梁断桥塌的时间不够精确导致翻车落水的人变成沈家三个哥儿,五小姐沈雪跳河把三个哥儿推上岸,简少华跳河救下力竭呛水昏迷的沈雪,简少华藉此向镇北侯府提亲纳妾。
  简少华?沈霜霜的最终目的竟是为了成为简少华的女人,为妾亦在所不惜?
  沈雪摇摇头,简少华亲自下水救人这件事,存在着很多不确定的因素。
  智王府世子简少恒和长安第一美女褚嫣然成亲,从长安各处赶往智王府凑热闹的人不在少数,沈家的车马和简少华的车马不一定会在半路相遇,半路相遇了也不一定就在灵雀桥上,在灵雀桥上相遇,见到沈家有人落水,高高在上的简少华本着侠义心肠,也不一定需要他本人不顾病体舍己救人,信王府世子一声令下,谁敢不从?简少华救了镇北侯府的小姐,也不一定就会求纳,镇北侯属朝堂上的实力勋贵,侧妃再贵也是妾。
  这么多的不一定,尽管中间上天打了个盹翻错了车,但最后还是都成了一定,如果不是知道沈霜霜事先做的功课,谁都会吐槽一句“真悬,好巧”,也就是说,在沈霜霜的计算中,没有不一定,只有一定,她预知结果而巧妙布置。
  除去沈霜霜未卜先知这种不靠谱的可能,最大可能就是沈霜霜和简少华联手做下这件事,把让人诟病的嫡女作妾演变成让人热血沸腾的英雄救美、美人不计名分以身相许。至于落幕时简少华求纳沈雪,却说明简少华在意的并非沈霜霜而是沈家女这个名头,也就透出信王府早就有意联姻镇北侯府,简少华可能真有不臣之心。
  纵观整个事件发展,可以说天不从沈霜霜愿,洞察的先机歪了歪,被救者变成沈雪,于是沈霜霜送来了活死人白.粉,因为庶女沈雪若进信王府,简少华再也不是嫡女沈霜霜的可求之。有意思的是,上天再次不从沈霜霜愿,天命马车拐了个弯,奈何桥上的孟婆汤失效,沈雪想起短命的前三生,结果白瞎了十两金子一钱的好药。沈霜霜的计算自此华丽丽地谢幕。
  沈雪眯起眼,将一双凤眸弯成月牙。窗外夜色沉寂,细雨淅沥。冥冥之中自有众神在吧,沈雪忍不住嘴角抽抽,沈霜霜,你的算计一再歪楼,额米豆腐,要么是你做孽太多,要么是你太贪心,上天都不愿意再看下去。心里的小人优雅地弹一弹小拇指,沈霜霜,简少华,你们两个人,最好别再招惹我,毛老人家有话说,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北晋用来开山采石的黑硝是北晋独有的一种矿石,因其稀有而价格昂贵,又因其具有燃烧会发生爆炸的危险性而被北晋官方列为民间禁品。
  沈霜霜找上项石匠,应该是知道项石匠在北晋干过开山采石的粗活,也知道项石匠私藏炸石的黑硝。可是,沈霜霜一个豪门内宅娇小姐,怎么会知道这些呢?
  如果沈霜霜没有和简少华联手的话,那就只能说她开了外挂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基于这种不靠谱的可能性,沈霜霜岂不正是传说中的重生人?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