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摊牌

  沈雪抖了抖,想拍飞这个聊斋一样的想法,可一转念沉下心来,上一世的很多书都在写,如今上天已经漏成了筛子,到处可见重生穿越的妖孽。
  沈雪一边为自己的想法恶寒,一边天马行空幻想沈霜霜前世里她的人生旅途,忽然又觉得疑惑,她是南楚土生土长的土著,要说不同,便是得到前三生记忆并前三生所学,纵然阎王奶奶慈悲送她金手指,她也还是一个被阎王爷踢到这里投胎长大的土著,与穿越重生无关。如果沈霜霜真是重生,为什么她的三生记忆都与镇北侯府完全不搭呢?难不成说沈霜霜的那一世,彼沈雪并非此沈雪?呃,绕得有点儿晕。www.doulaidu
  门被轻轻推开,又被轻轻掩上,冬草和冬花端着夜宵走进来。
  冬草道:“小姐仔细身子,这一碗百合黄精红枣粥有安神的效用,小姐用些吧。”
  沈雪看着那盛粥的鸳鸯翠玉碗,心里默默叹息,桃花山庄往日的繁盛可见一斑,单一日三餐并夜宵所使用的餐具各不相同,均以美玉制成,其他一应用物也都极尽富贵之能事,却又无半点刻意雕琢,与山庄的奇巧幽宁相融,加之桃林峧的独特地貌,使桃花山庄内外真如一处世外桃源。
  沈雪小口啜着糯糯的甜粥,看到突然跪在脚下的冬草和冬花,甜意只抵舌尖,不达心底。她很明白,项嬷嬷的坠崖身亡让这两个丫环感到了恐惧。吃完粥,净了口,懒洋洋靠进铺着绣垫的交椅,静静地看着她们俩,眼光无波无澜。她保持沉默并不是要威慑,因为接下来两个丫环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她都没兴趣知道,左不过明天各自回她们真正的主子那儿去。跟着五小姐,有生命危险哦!
  冬花垂着眼睑,洗得干干净净的莲子脸无一丝平日常见的跳脱,声音很低,很清晰:“奴婢知道小姐心里起了疑,怀疑奴婢对小姐有异心。奴婢到小姐身边的时间并不长,与项嬷嬷没得可比,可奴婢对小姐一心一意也是项嬷嬷没得可比的,项嬷嬷做得出背主下药的事,自然是死有余辜,奴……”
  沈雪眉尖一跳:“你——你瞧见项嬷嬷下药?”话到嘴边,“你怎么知道”变成“你瞧见”,她识得药草可不能随便让别人知晓。
  “奴婢没亲眼瞧见。”冬花咬了咬粉嘟嘟的唇,“可奴婢鼻子很灵,辨得出各种气味,尤其是药草。昨天小姐的汤药是奴婢煎的,小姐吐出来的药汁却多了一股奴婢不知道的气味,奴婢想那药罐只过了项嬷嬷一人的手,必是她在药汤里加料,加的料必不是什么好料,项嬷嬷必是得了旁人的银子。之前冬草姐姐说,项嬷嬷自掏半年的月例银子买了一支镶红宝石的垂珠紫金簪,大方得有些奇怪,那时起冬草姐姐就对项嬷嬷留了心,可一直没见项嬷嬷做什么不利听雨院的事,时间一长便松懈了,”磨磨牙恨声道,“到底还是让她慈眉善目的样子骗过。”
  沈雪眉尖微挑:“项嬷嬷在药罐里下药,所以你故意摔个跟头砸坏药罐。”
  冬花:“奴婢寻思摔了药罐洒了药汤,项嬷嬷再想下药必得缓一缓,她是小姐的奶嬷嬷,大家都很信任她,奴婢不抓她一个现行定然掰不过她。”
  沈雪:“项嬷嬷下药,冬草知道吗?”
  冬草跪得笔直:“冬草不知。”
  冬花:“药汤气味本就浓苦,项嬷嬷加的那料味道淡得直可以忽略,奴婢又辨不出那是什么东西,思来想去怕说出来引得冬草姐姐草木皆兵,再惊着项嬷嬷就更难拿铁证了。”
  沈雪:“你没告诉冬草,心里却是存了疑的,所以当你听说我和项嬷嬷单独外出,就悄悄跟了上来,那你都看见什么了?”
  冬花:“奴婢赶到崖顶的时候,项嬷嬷已经掉在崖下了。奴婢知道小姐对项嬷嬷信赖有加,必是项嬷嬷为了旁人给的银子,起了歹念要推小姐坠崖,却把她自己折了进去。小姐一向仁厚,必得菩萨的保佑。”
  沈雪忽然道:“冬果,躲在门口偷听壁角,这是谁教你的规矩?”
  只听得门外“咕咚”一声,好一会儿才见冬果揉着屁股慢吞吞走进来,关上门,也跪到了沈雪脚下。
  沈雪凉凉道:“今儿晚上你们一个个地都跪在这儿,不止是要和我说项嬷嬷吧。”
  冬草抬抬下巴:“冬草想说的是,冬草没有旁的主子,如果小姐一定要给冬草找个主子,那个主子是三老爷,三老爷于冬草和冬花有活命之恩,冬草和冬花是听了三老爷的安排给小姐做的丫环。”
  “三老爷?我爹?”沈雪的声音染了淡淡的惊讶,面容神情并无多大变化,眼波微凝,注视着冬草。可是在她心里却有一种被滚滚天雷炸得外焦里嫩的感觉。
  按冬草和冬花的讲述,事情是这样的。
  冬草原名阿草,父亲是西南双桂府一家大镖局的总镖头,四年前一个深夜,双桂府严知府亲自到镖局托镖,第二天总镖头带着镖局二十个精干镖师和若干伙计押着五辆镖车北上,一路有惊无险抵达京畿三十里处客栈,当夜数十悍匪闯入,一夜杀戮,人死车劫!阿草的母亲得消息赶到客栈,报官,入殓,扶柩回乡,正变卖资产赔镖善后时,一场大火将镖局烧成废墟,整个镖局除了在总镖头坟前发呆的阿草,无一幸存。阿草连夜逃亡。
  逃亡路上遇到一群发配西南的官奴,阿草捡到一个被押解人员弃之荒郊的小病号,花光了变卖首饰得来的最后一个铜钱,将本名阿花的小病号从死神那里拉了回来。两个月后吃尽苦头的阿草和阿花到了长安,阿草敲响了刑部衙门口的大鼓,因无凭无据被衙役杖责十棒扔出大堂。
  饥寒交迫伤病交加的阿草蜷缩在城南一处破庙里奄奄待毙,阿花守在一边哭泣。常宿庙里的一群小乞丐见到阿花秀丽可人,竟动了色心上来拉扯阿花!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