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投怀送抱

  桃花山庄的留守人员都是些本分的,没有召唤谁也不到主院来,主院有什么事都由沈二刀接了话去安排。
  到达桃花山庄的第三天早晨,沈雪开始了她的锻炼之路。让她欣喜的是,貌似是那个金毛猴子的梦,让这具身子得到前生三成的轻功和飞花的功力,上天送她金手指,她不能辜负,这一世一定要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www.hahawx
  镇北侯府武将世家,小姐们都会骑马射箭,尽管骑得不好,射得不准,漂亮的骑装是必不可少的。
  沈雪换上一身橙色骑装,负重在桃林里奔跑。雨后林间的草地看起来十分平整,却是一踩一噗哧,一噗哧一脚泥,沈雪便沿着鹅卵石的甬道跑步。空气湿润而清新,透着泥土的芳香,让人心神俱宁。
  给三个丫环的解释是,父亲的重视会给她一个不错的将来,可是庶出身份的卑微会让那不错的将来面临很多变数,若是自己身子骨不好,还没等别人打击就先趴下,太冤。所以将来的事留待将来想,眼前最重要先让身子强健。当然,能让她们瞧着的也就是基本的体能训练,武功的练习她还不愿泄露。尽管三个丫环都是她爹安排的,可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前头让人知道了她有前三生的记忆和能力,后头就可能让等着抓她把柄的人以妖的借口抓了,妖鬼附身都是火刑,她很喜欢吃烤鸭,可不想自己当烤鸭。
  三个丫环坐在锦杌上,六只眼睛紧随着沈雪跑动的身影。她们觉得小姐的想法一定是对的,高门大户里的后宅阴私没见过却也听过,多的是身子羸弱、休养不力、到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女子。至于小姐锻炼身体的奇怪方法,一定是从书上得来的,小姐不声不响看了很多书。她们不约而同地想着,以小姐的品貌才智,哼哼哼,信王府世子妃也是当得的,白菜粉条的日子不会太多了,山珍海味正在前方招手,呃,吞下一口口水。
  大约坚持了一个时辰,沈雪慢慢停下脚步,冬草连忙上前取走装满碎石的背包,冬果帮着除去灌满沙子的绑腿,冬花递过来沏着雪山云雾茶的岫岩碧玉茶盅,冬草打起了扇子,冬果把厚棉垫铺在甬道边修整得光滑如镜的大青石上。
  深绿剔透的茶盅里突有白光一闪而没。沈雪心中一沉,那是金属反射的阳光。前一世听沈妈说起,有一次为抓捕一个大毒.枭,特警在丛林里埋伏七天终于等到了贩.毒队伍,却因为战士的帽徽反光导致大毒.枭逃脱。
  桃林里有人!
  沈雪不动声色喝完茶,盘坐到棉垫上,惬意地做起在三个丫环看来非常扭曲的瑜珈,过了一会儿似不经意地吩咐冬草去找沈二刀寻一本经书《往生咒》。
  冬草很快取了半新不旧的经书折回来。
  沈雪拉完韧带直起了身,捧着经书翻看一遍,幽幽叹口气道:“项嬷嬷虽然背了我,总算有这么多年周到照顾的情分,我到崖顶给她念念经文,也让她早早托生轮回。这儿是桃林峧,都是我爹信得过的人,你们就不用跟着我了,收拾东西早些回去准备好午膳吧。”
  冬草拉过小马车。
  樱桃红绵缎的车厢小而精美,胭脂红的马高而匀健,小马车很有几分不太低调的奢华。
  待到把东西都收到了小马车上,冬草牵着胭脂马与冬花、冬果说说笑笑往山庄走去,沈雪抱着经书慢吞吞来到崖顶,寻了块岩石坐下。
  望着山间密密叠叠的浓绿中开始透出一层层秋天的金黄,沈雪叹了口气喃喃道:“项嬷嬷,有两个项嬷嬷呢,项嬷嬷,我竟不知你早被人替了,你可恨那夺你性命的项嬷嬷?若是你还在,必不会被沈霜霜收买了去吧,项嬷嬷,你们总是孪生的姐妹,恩怨情仇都将被一碗孟婆汤化去,这一段《往生咒》但能了结你们今生与我的情分,希望你们下辈子平安、富足、喜乐。”
  叽里咕噜念了半个时辰的《往生咒》,沈雪合上经书,顺了顺被山风吹乱的头发,抬起下巴扬声道:“看得够久了,还不现身?”
  慕容迟从树上徐徐跳下,长袖飘飘,仿佛御风而降。眸光沉沉地凝视沈雪,语气平平:“小雪,你这样摒退丫环,让自己长时间落单,遇有不轨,岂不危险?”
  沈雪没好气:“只要你轨,我就安好。”顿了顿,藏起三分得意,音色冷淡,“你的面具露了你的底,你潜进桃林峧,藏身树上,难道就是为了远远地看我一眼?”
  慕容迟失笑:“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沈雪撇撇嘴:“见人自然说人话,见着鬼若不说鬼话,怕鬼听不懂。”
  慕容迟突地伸手弹了弹沈雪的前额:“那你是不是也很想见我一见呢,不要违心说心口不一的话。”
  沈雪一挥手拍掉慕容迟伸过来的手,冷冷道:“我只希望你以后时时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不要再做出这样逾矩的事来,你有权有势无所谓,我还惜命。”私见外男,女子行止不贞之一,是有可能被沉塘的。
  “逾矩的事么,我没在半夜潜入你的闺房吧,想做呢还是可以试一试的,我不会让你因为我被别人捏了软的。”慕容迟不以她的冷为忤,“我清楚我的身份,我还比你更清楚你的身份,无论怎样,我会处理妥当的,只要你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能扛住,等着我。”
  等着我。沈雪心头一窒,这三个字好似在哪儿听过,扬眉望着慕容迟白银面具后的晶亮黑眸,一时竟无语。
  慕容迟闷声道:“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件事要告诉你,免得你到时无措,——听说过叶成焕吗?”
  “叶成焕?正三品北部边防前军都督,我大伯父手下得力的勇将。”沈雪不厚道地抿嘴笑,“我听说他让你吃了大亏,损兵折将。”
  慕容迟不以为然:“我若是不说自己损兵折将伤了元气,又怎能向南楚皇帝提出议和?没有议和使团,我又怎能进入长安拐带自家媳妇?”
  “哪个是你媳妇!”沈雪脸颊腾地飞红,又羞又恼,挥拳照着他的面具脸打过来!
  慕容迟一伸手握住沈雪挥过来的小粉拳,顺势一带便将沈雪揽入怀里,低头在她额上轻轻一啄,吃吃笑道:“小雪,殴打亲夫可要不得。”
  沈雪囧,这哪是给他一拳啊,分明是投怀送抱!
  ——————。
  求不要银子的收藏,求不要银子的推荐票,求不要银子的留言,给点儿吧!
  支持一下兔子的《昨夜欢情》吧!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