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袭击

  远处的树上,一身黑衣的空鹏倒挂在粗树枝上,像一只大蝙蝠。他是慕容迟的护卫。
  空鹏仰着脸看天上白云悠悠飘过,默默地说,还是惊一惊吧,主子,自己舀醋自己喝,总有一天酸死你!沈五小姐,嫁人一定要嫁叶公子,空鹏看好你,空鹏万分期待主子破功发飙,那必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soudu.org
  一声刺耳的尖啸划空而过,一支红色的烟花升空而起,紧接着传过来隐隐约约金属碰击的声音。
  慕容迟眸光微凝:“山脚下打起来了。”
  沈雪微微变脸:“一定是你招来的,你赶紧去解决,别弄脏了我的地盘!”
  慕容迟呛了一下:“什么叫我招来的?”
  沈雪耸耸双肩:“慕容迟,你的脑子是不是真的只会打仗?我是个无名无利、无才无貌、无德无能的小女子,谁会与我过不去,你却是大不同的,杀了你立马名扬天下,还能解了南楚之危,成为南楚人民心目中的大英雄,你说,山下的贼不是你招来的还能是谁?所以,拜托你离我远一点,我真的很爱惜这条命。”
  慕容迟再呛了一下:“小雪,你能不能不再埋汰你自己了?”抬手便要弹沈雪的前额。
  沈雪一见他伸手早早退后一步让开:“既然桃花山庄冠着我的名,那桃林峧就是我的地盘,到我的地盘上来撒野,我总不能不管。”抬脚便往山下跑。
  “等你慢慢吞吞跑到山下,血都流干了。”慕容迟长臂舒展,揽住沈雪的腰,竟将她横抱胸前,脚下一点,穿林绕木,寻着刀兵相击的声音急速前进。
  沈雪只觉得身子忽的腾空,听到风从耳边呼呼吹过,看到慕容迟的眼睛亮若夏夜星辰,那起伏的姿态好似猫科动物正在扑向猎物。她的心里愤愤不平,慕容迟,你轻功好,速度快,要带我一起走不是不可以,难道不是应该从背后环住我的腰让我与你并肩么,怎么能这样一个大大的公主抱,害我一点儿也享受不到轻功的腾挪之妙!眼角的余光一掠,便见一道黑影在侧边时隐时现,像一只黑色大鸟。沈雪心下稍安,这家伙有同伴就好,若是真让他死在桃林峧,北晋一怒,南楚不想灭国就一定会把沈家人奉上!
  慕容迟远远地看到,上山的石拱桥上,十来个赭衣人正在向挡住他们过桥的一个灰衣人猛烈进攻,那灰衣人的灰色衣袍上血迹斑斑,显然已经受伤,仍旧死守石拱桥不肯退半步。桥的那一头靠边停着一辆大篷马车,拉车的马被拴在树上,正埋头吃草,看起来应该是赭衣人为掩人耳目而选择的交通工具。
  慕容迟放下沈雪,双眼眯起盯着赭衣人,哼了一声:“这些杀手是冲着你来的。”
  沈雪根本不信,说了句不相干的话:“原来这桥是有人守的,不是谁谁谁都可以上桃林峧的。”
  慕容迟道:“我上桃林峧,只有跟着我的空鹏知道,我们是从山崖那边爬上来的,没有惊动山庄的任何人,沈二刀功夫不错,但在我眼里还不值一哂。其二,如果是以杀我为目的,这十来个杀手不够空鹏一个人练手。”双臂交叉抱在胸前,斜过脸看着沈雪,那融去寒冰的双眸里有沉沉的温和,却又透出三分准备袖手旁观的幸灾乐祸,呼呼,我很高兴你有麻烦了。
  沈雪气阻,宁静了二十年的桃花山庄,因为她的到来而染上鲜血,貌似她成了扫把星,这种感觉很不舒服。她狠狠瞪了慕容迟一眼,贝齿一闪,浅笑道:“你怎么没有一点,嗯,那个关系的样子?”
  慕容迟鲜艳的红唇微微弯了弯,俯过身来,缓缓地开口:“小雪,你答应有那个关系了吗?”
  沈雪目不转睛面无表情地瞅着慕容迟,然后呲牙一笑,扭过身便向石拱桥跑去。
  慕容迟一怔,这个呲牙一笑满满的都是恶意的挑衅,你不是要拐带我当你媳妇吗,好啊,我让你幸灾乐祸,我让你袖手旁观!慕容迟抿住嘴唇,心里哈哈大笑,小妮子,活像一只眯眼猫咪,时而温顺,时而慧黠,不定就炸了毛!错过她,损失太大了!睇视那群赭衣人,与空鹏互换了几个手势。
  桥上的灰衣人乍见沈雪从树林里跑出来,嘶声大呼:“小姐,快走!快走!”
  那群赭衣人一听,登时来了劲头,手中兵器更猛更密地向灰衣人招呼,只求赶紧突破灰衣人的死守,捉住沈家五小姐,要银子有银子,要女人有女人!
  沈雪看到两条黑影从头顶上飞掠过去,抿抿嘴抿出一丝得逞的笑,抬头向慕容迟和空鹏看去,不由得愣住,脚下的步子也不由得停顿,那两个人的黑衣服没变,各自多了一个黑色的头套把脑袋捂得只露一双眼睛,这头套,与特警出警时使用的蒙面套一模一样!沈雪暗暗吐一口血,这货果然是个穿越的妖孽!
  两条黑影鬼魅一般切入战斗群,沈雪瞧得清楚,慕容迟将赭衣人分割,空鹏一记手刀劈在灰衣人的后颈,灰衣人哼都没哼就晕了过去,空鹏一个抖手把他背到身上,在慕容迟的掩护下迅速脱离战场,沿甬道几个纵跳,消失在树林深处。慕容迟并不恋战,回过身,轻舒长臂将呆立的沈雪挟在腰间,如一只黑色巨鸟优雅飞翔,向山庄而去。迎面碰上沈二刀,在他后面是冬草,还有那些在沈雪眼里是退役老兵的男仆。
  沈二刀左手执剑,右手提锤,看到沈雪被蒙面的黑衣人挟持,想抡锤,怕砸着她,想挥剑,又怕刺着她,一时又急又怒,大喝一声横在路中央力图挡住黑衣人。
  沈雪刚呼得一声“小刀叔”,却听得慕容迟清笑一声,一个纵身便从沈二刀头顶掠过,接着她看见冬果和被冬果扯着跑跌跌绊绊不住口喊“小姐”的冬花。
  赭衣人眼见到手的肥羊被劫了胡,哪里肯依,大声呼喝着在后面紧追不舍。
  于是,黑衣人在前,山庄人居中,赭衣人在后,相继涌进桃花山庄,当最后一个赭衣人冲进山庄时,躲在大门后的空鹏踢出一脚,将大门关闭。
  ——————。
  喜欢就收藏吧,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