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关门打狗

  院子里的空阔地铺以灰白条石,西侧居高一座四角凉亭,亭子里有石桌石凳,亭基下有溪水泠泠流淌。
  沈雪姿态娴雅地坐在中间的石凳上,戴着蒙面头套的慕容迟好整以暇坐在她左侧的石凳上,同样戴着头套的空鹏则翘脚半躺在凉亭顶上。c66c
  沈雪望着沈二刀的样子,囧,左手剑,右手锤,沈二刀并不用刀!剑轻锤重,左右手齐上,这可真是个技术活儿!她的眼光凉凉地从那十多个赭衣人的脸上一一扫过,然而莞尔一笑,道:“冬果,搬把带锦垫的椅子来,冬花,沏碧螺春茶,上香惠和点心,看戏就得往舒服了看。”黑眸一转看向沈二刀,“小刀叔,吩咐厨房准备酒菜,再取了上好的外伤药来,一会儿用得上的,有山参的话更好。”
  冬花和冬果“喏”一声退下。
  沈二刀目光疑虑地看一眼慕容迟:“五小姐,这位是……”
  沈雪半眼也没丢给慕容迟,语气淡成一碗白水:“他就是个路人甲,小刀叔不用管他,快去吧。”
  慕容迟一动没动,却在心里使劲地弹沈雪的前额。
  空鹏呛了一口,差点儿从凉亭顶上掉下来,心里默默地欢呼,苍天有眼啊,空鹏和兄弟们多少次被主子嘲笑是路人甲,今儿终于轮到主子成为路人甲了!兄弟们说过,凡是敢把主子看作路人甲的人都是我们心目中的神!五小姐你这个主子,空鹏认了!二殿下主子,空鹏为你掬一把同情的泪!
  赭衣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恍然觉得自己贸然闯进桃花山庄是中了计,倒转兵器想往大门口退,却又不甘心,他们一共十二个人,沈家五小姐就在眼前,这山庄里的人或老或残一看就没什么战斗力,至于那两个黑衣人,尤其是凉亭里的那个,冷森森的放着千年冰窟的冷气,可能有几分能耐,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并不足惧。他们对视几眼,分配各自进攻的目标。
  不一会儿,冬果搬来了带锦垫的黄藤椅,冬花端来了碧螺春茶和香惠和点心,沈二刀取来了上好的外伤药和野山参。
  沈雪叹息着缩进软软的黄藤椅里,折腾大半天,歇会儿。喝一口茶,吃一块薄荷香糕,瞅一眼慕容迟,波光潋滟的眸子里满满都是大笑,让你蒙着脸,让你见不得人,瞪眼看着我吃吧,哈哈哈,仰天长笑三声!
  慕容迟哼一声扭过脸去,那茶的清香,那点心的鲜香,香气袅袅,唉,真的是一种折磨啊!这小妮子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
  为首的赭衣人看着这些在他们眼里已是死人的人竟如此悠闲,翻翻眼打了个哈哈:“沈五小姐,你还是知趣些吧,咱家主子请你那是给你天大的脸面,刀枪无眼,要是伤了你,大家都不好看,只要你乖乖的,咱家保证不伤你半分!请吧!”
  沈雪捉弄了慕容迟,心情大好,笑意盈盈:“顶上的路人乙,五小姐我可给了你练手的机会,别辜负啰!”
  扑通!空鹏从凉亭顶上摔下来,滚到慕容迟脚下,无比哀怨地看向慕容迟,主子,我兴冲冲认她是新主子,还没认得热乎她就叫我路人乙,真是太太太过分了!我空鹏可是野狼营的副营长,手下有一千个兄弟,她她她居然把我当小跟班来吆喝使唤!
  慕容迟俯过身,拍了拍空鹏的脑袋,道:“能当小跟班是你的福份,要珍惜。”
  空鹏郁闷地翻个跟头窜了出去。
  院子里的人们什么都没看清,就听得“咔嚓”一声,再看,一个赭衣人已被拧断脖子死透透了!
  众赭衣人大吃一惊,慌忙退开两步,又吃惊又无法相信地怒视空鹏,各挥兵器将空鹏围住。
  沈雪双目微滞,空鹏的一招致敌死命,干净,利落,出自特种兵的近身格斗。她悄悄睃一眼慕容迟,这家伙是特种兵出身?喝口茶,笑嘻嘻道:“路人乙,说好了练手的,悠着点儿,手底下千万放慢点儿,让我家冬草看得清楚些才好学你几招,有什么绝活可别藏着。”
  空鹏打个趔趄,哀怨地看向慕容迟,主子,你不是找媳妇主子,你是找虐,空鹏再次为你掬一把同情的泪!目光闪闪,以无比敬佩的小眼神向沈雪抛媚眼,沈五小姐,空鹏认你做新主子啰,咱们一起把主子往残了虐,想当年,兄弟们被主子虐得那个惨啊,惨不忍睹!
  赭衣人气坏了,合着他们都是软杮子,由着捏的?
  沈雪又喝了口茶,慢吞吞道:“路人乙,五小姐这里准备好了酒菜,打得累了可以歇一歇,喝喝小酒,吃吃肉菜,攒了力气继续往珠圆玉润了靠,动不了的就送下来,这里有上好的外伤药,还有吊命的野山参,保他们活蹦乱跳的还能再胖上一圈。我家冬草有点儿笨,你得慢慢地教。”
  冬花和冬果脚底下一滑,趴着石桌子才保住了脸蛋没和大地母亲亲密接触。冬草很想捂了脸碎碎念,小姐,你强,你真强!
  山庄的留守人员一起转着脖子看天,这时候如果有人问,你今天看见五小姐了吗?他们立马会把头摇成拨浪鼓回答说,没有,五小姐下棋练琴,一天都没出主院的门。
  沈二刀别过脸去,嘴角抽抽,憋笑可不是一件轻松活唉!心里喊,老爷,有女如此,你威武!
  赭衣人又惊又怒,该死的,在这些魔鬼的眼里,他们连软杮子都不是,软杮子好歹是可口的水果,他们是由着踢的沙包,由着抽的陀螺,由着踩的波波球,还是由着他们取乐的小丑!一瞬间脚板底都悔绿了,悔不该接下这个以为抬抬手就能有银子有女人的差事!
  沈雪侧过身面对慕容迟,注视他的黑眸,灿然一笑:“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仗势欺人,原来仗势欺人的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
  慕容迟双眼眯成了月牙,心中似有钝器重击,一时闷痛不已。他安静地看着沈雪,目光却是飘忽的,似在某种记忆里徘徊,然后,他的黑眸浮上一层薄薄的水光,雾里有一丝浅浅的笑,道:“你高兴就好。”
  沈雪愣住,捏着桂花九层糕的手停在了嘴边,她看到了什么?慕容迟,传说中的冰山战神,在他那双清洌璀璨的黑眼睛里,欢喜是真的,柔和是真的,心疼也是真的。这是一个她跳起来也够不着的男人,沈雪有片刻的怔忪,明丽的双眸一合一睁之间已转了薄凉,唇角灿烂的笑意展开即散去,转过了身子,她的脸上是沉寂的端庄和疏离,因为沉寂,另有一种她自己还没意识到的委顿。
  ——————。
  支持一下兔子的《昨夜欢情》吧,精彩正在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