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重续前缘

  小半个时辰后,冬果着急而为难起来。
  缩在交椅里的小姐不知不觉睡着了,花花蜷在她的肚子上也睡着了。hahawx
  冬果想送小姐回房,一怕碰醒了小姐,二是抱不了小姐,可恶的冬草揍人正揍得欢,总不能让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黑衣人在众目睽睽下抱着小姐去小姐的卧房吧,呃,虽然,刚才,黑衣人已经抱着小姐逃过那些赭衣人的追杀,那是事急权宜,两天前因为落水的事急权宜已招来了信王府世子求纳侧妃,今天事急权宜不会再给小姐招来麻烦吧,可小姐这么睡着,着凉生病了怎么办?
  慕容迟示意冬果走近,低低吩咐她去拿一床锦被来。冬果“喏”一声往主院去,步子不紧不慢地十分镇定,可若是看她脸上的表情就会发现,与其说她镇定,不如说她三魂六魄飞到了天外。
  很快,冬果抱着锦被回到凉亭,可在见到慕容迟的那一瞬间,飞回来的三魂六魄又飞走了。
  冬果迷惑地看着悠然站在凉亭里的黑衣人步态优雅地走过来,从她手里接过锦被,站到沈雪身旁,俯下腰,小心翼翼地把被子盖在沈雪身上,他的身形魁伟健硕,几乎将沈雪整个儿笼住,然后,他直起身子,一只手随意地搭在椅子的靠背上,低下头,目光落在沈雪的脸上。
  冬花也很迷惑,这个只露一双眼睛的黑衣人,举手投足自然又亲和,从容不迫中透着逼人的清贵之气,很显然他不止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且身份极为尊贵,他会是谁呢,竟神秘得不能以真面目示人?极少走出镇北侯府的五小姐,又是怎么认识这样的人的呢?
  慕容迟低着头静静地注视沈雪,冰寒散尽,清湛专注的目光里流溢着只有他自己才明白的怜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说得容易,红尘之中又有几人做到?
  冬花和冬果你瞧我一眼,我瞧你一眼,忽然都有一种感觉,凉亭里,熟睡的沈雪和守在她身边的蒙面黑衣人仿佛是一幅清隽淡逸的画卷,而她们两个,是沾在画卷上的两只苍蝇,于是,她们觉得应该退出凉亭,让出这一方空间,可偏偏不能,不但不能,而且要让黑衣人远离。冬花和冬果同时垂眸,站到黄藤椅两侧,化身两尊护法金刚不语不动,心里不住碎碎念,你是妖是神,是人是鬼,我都不看,眼不看,心不乱。
  慕容迟的手放在椅背上也就是四五个呼吸的时间,屁股落回石凳,眼光停留在沈雪的脸上。
  沈雪双目轻阖,长睫黑密,一双黑眉无别个女子柳叶眉或远山眉的婉约,形似利剑,直直飞入鬓发,而她的肌肤细若白瓷,在阳光下转动着一抹莹冽剔透的色泽。
  慕容迟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眼底的疼惜又深一分,相由心生,这样的黑白清晰,总是至刚易折,需得小心守护才能完满。
  作为桃花山庄的总管、沈凯川手下的八大金刚第二,沈二刀有着保卫沈雪安全、维护沈雪名声的职责,不应该让一个陌生男子一直留在沈雪的身边,可惜沈二刀是个武痴,早已被空鹏的徒手克敌一招毙命惊呆,目不转睛地关注着空鹏和赭衣人的对决,如痴如醉,生怕漏掉一招半式,哪里还记得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两个蒙面的黑衣人,更忘了他应该驱赶他们离开桃花山庄。
  黄昏时候,在空鹏孜孜不倦的教导之下,在冬草观摩之余的兴奋实习之下,十一个赭衣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非常荣幸地由人头变成了胖胖的猪头。
  沈家五小姐,太可怕了!这是十一个赭衣人共同的心声。
  沈雪被钻出被子伸懒腰的花花踩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冷不丁看见近在咫尺一张戴黑色头套的面孔,呼吸也在咫尺之间,她甚至看得清那双露在外面的眼睛那浓密的长睫,沈雪一下子吓得真的清醒了,怎么回事?第一个念头,我被绑架了?转念,慕容迟这个穿越妖孽怎么还在这儿?再转念,沈雪,你居然在慕容迟面前睡着了,你得有多信任他?又一转念,胸腔里的心脏猛跳两下,怒火噌地窜出来,慕容迟,你怎么可以偷看我睡觉!她却没意识到,在陌生男人面前酣然入睡是一件多么失礼又极损闺誉的事情。
  慕容迟指了指空地上东倒西歪再也不肯爬起来的赭衣人,徐徐道:“你的丫环学得很认真,空鹏幸不辱命。”
  沈雪瞟去一眼,呆了呆,满腔怒火遭遇一盆冰水嗞的一声熄了,呃,打冷眼她真没瞧出那是人类,不由得讪讪然:“算了,庄子里也没损失,放他们走吧。”
  慕容迟丝毫不意外沈雪的话,淡淡问道:“你确认要放了他们?”
  沈雪苦笑道:“他们不过是听命于人的傀儡,不放他们,难不成杀了他们,你也不嫌脏了手?”
  慕容迟沉沉道:“小雪,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人的残忍。”
  沈雪抬头看他:“真要杀?”
  “你可以看看他们的样子,非常害怕,他们是杀手,干的是杀人的营生,在他们杀人的时候,他们从不去想被杀者是不是无辜,会不会害怕,”慕容迟的声音幽缓,“今天你放了他们,他们不会感你的恩,他们只会记得是你让他们吃尽了拳头痛到了骨子里,当他们的主子一声令下,他们会比今天更加疯狂地扑向你,撕碎你。”
  沈雪的眉尖蹙起,如果不是慕容迟因为叶超生与她婚约的缘故而潜到桃林峧,今天她可能就被这些赭衣人掳走了。敌人已经扑上来,不给以迎头的痛击,敌人就不知道收敛。至于这十来个赭衣人,仇已经结下,就不能指望他们忘记,既然不死不休,那就坚决贯彻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方针。
  沈雪撇撇嘴:“由你吧。”
  慕容迟对着空鹏做了个手势。
  沈雪在心里叹了叹,这是特种部队表示可以动手杀人的手语,慕容迟绝对在共和国的军队里生活过,那么,他与同名的穆容驰有关系吗?与精通枪械的迟迟有关系吗?还有,那个与穆容驰有着一样容貌的叶超生,与穆容驰又有怎样的关系?上天可真漏成了筛子,抑或本来就是个筛子!
  沈雪迷茫地望着西方的天空,夕阳如血,彩霞满天,她和叶超生,当真有指腹的婚约?她爹沈凯川,真的很满意叶超生?貌似叶超生没什么让人不满意的吧,父母双亡,有车有房,人还夺魂的漂亮!
  十一声不大不小的咔嚓声,连着之前的那声咔嚓,上午活蹦乱跳进攻桃林峧的十二个赭衣人变成了十二具尸体,沈二刀与山庄的留守人员唏嘘不已,将十二具尸体带至山下的石拱桥,摞放到仍然停靠在路边的大篷马车的车厢里,解开拴在树上的缰绳,甩了驾车的马一鞭子。
  大篷马车慢慢远了,消失在弯道处。
  沈二刀又服了,黑衣人说,老马识途,拉车的马会把这些人送回他们来的地方。他无法想像这些赭衣人的主子在看到马车时的惊悚表情,想来一定十分精彩。他心里疑惑不已,黑衣人是谁,五小姐如何认识的这绝世高手?
  慕容迟和空鹏走了。临走之前,慕容迟给沈雪留下两个他亲手做的物件。
  一个是三箭连发的弓弩,细细巧巧的可托在手掌上,雪花的刻纹十分精美,附带一个小小的箭筒,约装三十支精铁箭。另一个是做得也很细巧的飞虎爪,由硬度极强、质量极轻的玄铁制成,是缩小版的特种兵攀爬器。
  这样的精巧玲珑,显然是给女子用的。可是,一般养在深闺的大家小姐,根本用不上吧。沈雪囧囧地想着,他不会是特意给她做的吧!可是,他怎么知道她正需要防身的武器呢?
  疑云开始弥漫。
  慕容迟当真是穿越的妖孽那也是异国皇子,按常理依她的身份,他连听说她都不可能,凭什么说“我还比你更清楚你的身份”,她的身份不过是镇北侯府三房庶女,难不成她有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身份?他好似十分了解她,不惜让她看光光了他来逼她“负责”,他为何如此笃定自己逃不脱?他这样费尽心机地靠近自己,拿捏自己,又有着共和国军人的气质和学识,莫非他在穿越前认识上一世的自己?
  上一世,除了沈爸以外,她熟知的男子,现实中的同学兼男友校草,网络中的好友迟迟。
  慕容迟,难道是上一世的校草?
  他穿越而来,为什么?
  良心发现,要重续前缘?
  他说“惊着你是我的罪过”,他戴着白银面具,就是怕她认出来直接拿砖拍死他?
  沈雪心头一阵恶寒!
  那个渣男为了和校花一起占有她的设计稿,苦心炮制一场车祸,狠辣到怕她不死,竟然找一重卡!那种皮囊之下骨肉内脏碎成肉泥的痛,任何语言也无法描述,临死的那一刻她是极恨的,恨校草背叛爱情,恨校花背叛友情,恨自己有眼无珠把豺狼当绵羊,可是,那么滔天的恨意却抵不过最后的遗憾,谁在她耳边说“坚持住”?谁的手掌那样温厚?那一道打飞校草的军绿身影,是谁?
  共和国的军人有几百万,如果,慕容迟与上一世的她并不相识,那就是另一种可能,沈家藏着秘密,准确地说她爹藏着秘密,这个秘密利用得当的话,有助于他一统天下。
  她沈雪,再一次被人当作了基石!
  沈雪打开窗户,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山野的秋夜开始透出几分寒凉。抬头望,墨蓝的夜空下,远处的山影树影隐隐绰绰如一抹剪影,目之所极,有星光闪耀。
  沈雪右手紧握成拳,慕容迟,你想将南楚、东越、西戎纳入北晋的版图,我并不介意由南楚人变成北晋人,天下一统总是好的,但是,你想利用我,控制我,绝无可能!你想蹚着沈家人的血,蹚着我的命,我也不介意与你放手一搏,两世的情仇,一起了结!
  ——————。
  求各种不要银子的收藏啊、推荐票啊、留言啊,看在兔子每日更新的勤奋上,看在本章节比较肥的份上,给点儿吧,给点儿吧。
  求关注兔子的《昨夜欢情》,进入情节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