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手令

  第二天,也就是沈雪来到桃花山庄的第四天。
  用过早膳,沈雪便如昨日一般到桃林里练体能,刚把装满碎石的背包背上身,便听得数声尖厉的破空声,紧接着看到大朵绿色烟花升空而起。txtxiazai
  冬花变了变脸:“那些贼人又来了吗,他们还真是不怕来送死啊。”
  冬草有些忧心忡忡:“昨天爆的是一支烟花,今天爆成一片,来的人可能很多,小姐从来深居简出,没有得罪过谁,那些杀手的主子竟与小姐有多大仇,一次不成,再来一次,非得置小姐于死地么!”
  冬果拍手笑道:“不怕,老爷昨晚已经派来了二十个护卫大哥,这帮龟孙子,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
  冬草和冬花惊恐地看向冬果,龟孙子!
  冬果摸了摸辫子,讪讪地笑:“口快,口快。”
  沈雪解下背包:“升空的烟花是绿色的,应该不是来打架的。这么大的烟花,要不咱们瞧瞧去,瞧瞧又是哪路的妖蛾子来扰桃花山庄的清静。”
  三个丫环一齐点头:“有热闹看,不看白不看。”
  马蹄声声,另一条甬路上,一匹黄鬃马疾驰而过,马上的骑士正是沈二刀。
  冬草把摊开的器物又收回车上,沈雪和冬花、冬果挤进窄小的车厢,冬草一挥鞭子驾着小马车,不到一刻钟看到了石拱桥。撩开车帘看过去,沈雪皱紧了眉。
  昨日守桥的灰衣人正在山庄里养伤,今天守桥的似是山庄里养花的哑巴花工。此时哑巴花工横拖一杆大铁枪铁塔一般立在桥的中央,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势头。桥的那一头,有三十来匹高头大马,随后是二十多辆豪华马车。站在哑巴花工对面的一男二女,赫然是沈家二少爷沈世榆,沈家大少奶奶冯氏,沈家七小姐沈露露。
  离着很远就听得沈露露尖细的嗓音:
  “好言好语已经跟你说得够多了,你这厮怎生就一声不吭,好狗不挡道!这桃花山庄是我爹的,我爹最疼我,你凭什么拦着!你算个什么东西,等我爹来了,看不打断你的狗腿!”
  沈世榆咳嗽一声,压低声音道:“七妹妹莫生气,这样叫喊一失身份,二会坏了嗓子,你是沈家的七小姐,何必与一个沈家的下人一般见识,山庄里管事的人很快就会来的,还怕不恭恭敬敬地迎你进庄?”
  冯氏拉一拉沈露露的衣袖:“七妹妹身子金贵,还是先回马车里去吧。”
  沈二刀跳下马,大步走上桥,拍了拍哑巴花工的肩,打了几个手势,哑巴花工收枪站到一旁。
  沈世榆朗声道:“在下镇北侯府沈世榆,这位是镇北侯府大少奶奶,敢问你可是桃花山庄的管事?”
  沈二刀微微揖手:“见过大少奶奶,见过二少爷,卑职正是桃林峧的总管,”指了指哑巴花工,“他不会说话,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敢问大少奶奶和二少爷,可是到山庄来的吗?”
  沈世榆翻了翻眼睛,人都在眼前了,还问是不是进庄,有这么明知故问的吗,真真是奴大欺主!
  冯氏娴静地点点头:“是侯爷亲自安排的,都是沈家的世交子弟。”话里那意思,这些都是贵人,沈家的主子见他们都得以礼相待,你是沈家的下人,还能越过主子去?恭迎上山进庄才是正道。
  沈二刀毫不动容:“再问大少奶奶和二少爷,进庄可有三老爷的手令?”
  冯氏愣住了,手令?难道侯爷的安排抵不过三老爷的手令?
  沈世榆摸了摸鼻子:“莫非没有三叔的手令,我等都进不得桃花山庄?”
  沈二刀淡淡道:“是过不了这座桥。”
  沈世榆忍不住连咳三声。区区一个山庄总管,沈家的奴仆,在主子面前也敢拽成二五八万,三叔,你威武!
  沈露露怒了:“桃花山庄是我爹的,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庄?”
  沈二刀撩了撩眼皮:“七小姐?”
  沈露露不屑地哼一声:“知道就好,还不让开,想让镇北侯府在长安城丢尽脸面吗?”
  沈二刀揖了揖:“不敢。没有三老爷的手令,谁也过不得此桥,卑职奉命行事,七小姐不要为难卑职。”
  沈露露很生气:“我是我爹的亲生女儿,还比不过我爹的一纸破手令吗!你瞧清楚些,我爹最疼我!那——五……五姐姐已经进了庄子,她就有我爹的手令了?”
  沈二刀淡淡道:“五小姐不需要。”
  低低的谈论声此起彼伏,刻意压低的声音也不自觉地一声高过一声,夹杂着些许怀疑、嘲笑、好奇、失望,怀疑桃花山庄是否真如传说中的那般梦幻,嘲笑沈家兄妹竟被远远地拦在山庄外,好奇沈家五小姐如何可以自由进出山庄,失望今天可能乘兴而来要扫兴而归。
  沈露露一下子暴怒了:“你——那个——”
  冯氏赶紧拉开沈露露:“七妹妹!”
  沈世榆一贯风轻云淡的笑容也有些僵硬了,这些人的到来,都是祖父祖母下帖相邀,现在被阻在这石拱桥上连桃花山庄的边角都看不到一眼,只待他们回转,镇北侯府的面子在长安城可真是跌进泥土里了!进桃花山庄必须要有三叔的手令,难道三叔不知道祖父祖母的安排?这里面另有玄妙不成?沈世榆脑海中划过一道亮光,朝沈二刀拱了拱手:“除了我三叔的手令,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庄?”
  沈二刀抬头望天,眨了眨眼,慢吞吞道:“五小姐同意即可。”
  沈世榆呛了一口山风,猛烈地咳嗽起来,三叔,你狠!你给五妹妹长脸,不能踩着沈家一家子的脸吧!怪道前日听了祖父一句自言自语说狐狸尾巴就要露出来了,原来如此!
  沈雪默默泪两行,老爹,不带这样坑人的,你这是把我藏在心里疼吗,你这是把我放到火架上烤!你不知道你闺女我一向禀承的宗旨么,低调做人,闷声发财,猪还怕壮呢。身为镇北侯府的五小姐,她还真不能打沈家的脸,让这些长安的贵子贵女就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城。
  于是,桥上的,桥那头的,便看到一个纤细身影袅袅娜娜走了过来。
  ——————。
  求各种不要银子的收藏啊、推荐票啊、留言啊,看在兔子每日更新的勤奋上,给点儿吧,给点儿吧,(>^w^<)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