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择婿

  这少女穿一身黑色骑装,没有刺绣也没有花边,墨玉般的黑发梳成灵蛇髻旋扭于头顶,偶有几缕发丝轻拂额前,通身没有一件金银玉饰,简单到了极点,却衬得她一张脸孔细白如最通透的羊脂玉,一双凤眸明若清泉。
  她姿态沉静地站在那儿,身后是秋天里染上金黄的山野,朦朦胧胧的让人觉得,这一带美景因着她而带上了世外桃源那种与世隔绝的清雅悠远。soudu
  长安城里的世家子弟在中秋节之前,提到镇北侯府,常听自家姐妹说起四小姐沈霜霜博学多才,沈家众小姐多“才貌双全”,至于五小姐沈雪,不外乎“才貌平平,不受沈教头看重”,让人觉得奇怪的是,长安第一美女褚嫣然视她为手帕交。中秋节之后,沈雪名声大振,却是个臭了整个长安的名声,被一群地痞堵进醉仙楼。招惹地痞,已是行止不端,再进醉仙楼,更是清白扫地。可笑褚嫣然被黑云蒙了双眼,固执地给沈雪单独下帖,邀她出席智王府的喜宴。而沈家五小姐也不知检点一二,当真随沈家一起赴宴。偏偏中途发生意外,竟成就了她“长安第一侠女”的名头。这两天,镇北侯府婉拒信王府求纳沈雪为世子侧妃的消息,也渐渐在长安散开,理由是“庶女不堪匹配”。
  骑在马上的世家子弟,坐在马车里撩开车帘的贵女,此时此刻都在看向盈盈站于桥头的黑衣少女。难道这就是大家偶尔提到的“才貌平平,不受沈教头看重”的沈家五小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长安第一侠女?难道这就是镇北侯府不堪匹配信王府世子侧妃的庶女?
  这样容貌,怕是不逊于褚嫣然,这样风骨,正当得第一侠女,这样气度,足以和简少华比肩!
  沈雪看一眼冯氏和沈世榆,略带歉意:“大嫂,二哥,阿雪来迟了。”
  冯氏心中吃惊不已,只三天不见,沈雪又是另一种风华,怪道敢拒信王府的好意,合着侯府上下全走了眼!她回头看了看骑在马背上的各世家子弟,想起临行前老侯爷一番嘱咐,噫,莫非是在为五小姐择婿?
  沈世榆目光闪闪,祖父暗喻三叔是狐狸,看来五妹妹也是个狡诈如狐的,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这一对威武的父女,为什么要这样呢?又是为什么不再掩饰下去呢?
  沈露露双眼冒火,说话的声音却压得没半分火气:“五姐姐。”
  沈家有一条家规,绝不可以在外人面前内讧,让外人寻着可趁之机。沈家先祖说,谁来当家谁来承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沈家每个子孙,不管心中如何作想,在外人眼里都是沈家这棵大树上的枝枝桠桠,沈家荣,大树繁茂,子孙才得荣,子孙皆荣,沈家才更荣,而沈家衰,大树枯败,子孙便有万劫不复的可能。
  因此,沈家兄弟姐妹之间,各自的小心思,各自的小算盘,可以在家里打得鸡飞狗跳,一出府门,都是沈家人,绝对兄友弟恭,姐亲妹睦。
  沈雪看着沈露露,指了指沈二刀,微微一笑:“七妹妹,这是山庄的总管,小刀叔,沈二刀。”
  沈——沈二刀!
  镇北侯府的沈一刀,长安城里有几个不知?
  镇北侯府竟然还有一个没人知道的沈二刀?
  沈一刀得罪不得,沈二刀就是可以得罪的?
  石拱桥上一片寂静,世界仿佛都是寂静的。
  沈雪心里平衡了,人果然是比出来的,相比沈世榆和沈露露被劈了脸的表情,自己初听沈一刀说沈二刀时的表现实在是太平淡了,而且,看别人被雷到的感觉,爽呆了!
  沈二刀默默地想,与五小姐在一起,他原本十分坚强的铁石心脏还得升级,变成烈火淬炼的精钢心脏。
  沈雪转眸看向冯氏:“大嫂,山庄里的人算不得沈家下人,阿雪也不知祖父请了这么多人来,怕是不少事情都得劳烦大嫂费心。”她说的是实话,谁家请客也没有临时的,何况来了这几十号人,就桃花山庄那些留守人员,再训练有素也不是仆婢出身,这些娇滴滴的贵子贵女,个个都是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半点委屈不曾受过,稍有怠慢,丢的还是镇北侯府的脸面。
  冯氏不由得蹙起了眉,压低的声音忍不住一丝埋怨和忧虑:“这可如何是好,祖父竟不曾与三叔商量!这么多人又吃又喝又住,一个不满意,就损了桃花山庄的名头,咱们沈家将永远被许家压得死死的,就许家现在那……”
  沈二刀语气淡淡:“小姐同意他们进庄,老爷自有安排。”
  沈雪磨磨牙瞪向沈二刀,心里的小人舞动大锤狠砸沈二刀,你家老爷已经自有安排,你还来问我同意不同意做什么!我要是不同意,你还真不让他们进庄了?
  沈二刀点头,表示“真的不让”。
  沈雪的目光扫向被哑巴花工和沈二刀堵在桥那一头的人们,忽然怔了怔——
  宝马雕车,锦男绣女,仿佛都是他的背景。
  沈雪有一种感觉,叶超生不管站在哪儿,都似是一颗夜明珠,吸引着别人的目光,哪怕此时他所在的位置并不显眼,她一眼看过去的时候,还是从人群中看到了他,远远的,发如墨染,衣白如云。
  沈雪一直觉得男子若穿一身白衣,身材以瘦高为宜,那样才能穿出白衣的秀逸潇洒,否则就是东施效颦。叶超生很高,与瘦却不沾边,高大劲健的完美身形与慕容迟有得一拼。那一身不带任何纹饰的白衣,硬是让他穿出了一股清华优雅的风采。
  沈雪又看了他一眼,正看到他稍稍弯起了嘴角,注视着她的黑色眸子中似乎蕴藏着浅浅的笑意。沈雪觉得耳根一热,这个吃白食的家伙,应该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婚约吧,叶成焕上阵之前不可能不告诉他,也就是说他吃白食是故意的,她被这个花蝴蝶骗了!他心里一定在嘲笑她是个大傻瓜!看来,防火防盗防男.色同样适用在这个花蝴蝶的身上!
  ——————。
  没收的亲收一个吧,(>^w^<)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